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网络文学 -> 评论 -> 内容阅读

“一带一路”背景下西部网络文学的现状及未来愿景

http://www.frguo.com/ 2017-07-31 文艺报  乌兰其木格

  现今,网络文学借助媒介变革的东风已经实实在在地进入了公众的文化视野,成为当代文学园地中令人无法忽视的文学景观之一。庞大的网络作家群体、浩如烟海的网络文本和万千粉丝的追捧阅读无可辩驳地确证着网络文学的在场性和新锐性。

  关于网络文学,一个已经形成的共识是,网络文学是断裂的通俗文学的接续,它恢复了中国古典小说最为原初的故事性与传奇性的书写。从文学革命已降至到新时期以来精英文学中被贬义和驱逐的大众化、娱乐化、商业化的通俗文学重新唤醒并赋予其蓬勃的活力。网络文学的平民化和自由性不仅拆除了纸质文学发表和出版的森严壁垒,为万千热爱文学的作者提供了发表作品的渠道,而且网络文学的写作改变了一代人对文学价值的单维度认知,宣告了多元文学格局的形成和众声喧哗时代的来临。

  在网络文学形式大好的情状下,西部网络文学的发展现状还存在着诸多不尽如人意处。毋庸置疑,网络文学在地域发展方面存在着不平衡性。目前西部网络文学创作严重滞后于东部和南部文化发达的省区。具体而言,西部网络文学缺少具有鲜明网络语言和审美特质的原创文学作品,即使有的作者借助网络传播技术进行创作,但其大部分的作品在内容和风格上依然偏向于传统文学的创作路径,并非是媒介变革和商业资本合力作用下产出的新型网络文学。譬如宁夏网络作家黄河谣曾说:“我的网络作品,绝对属于传统严肃的一类。”对大部分西部网络作者而言,互联网技术陶铸出的“新瓶”装的依然是传统纯文学的“旧酒”,所以西部网络文学的类型以历史类和都市类为主,缺少最受读者粉丝喜欢的玄幻类和言情类作品。类型的单一造成了西部网络文学读者群的流失,同时也折射出西部网络文学尚处在起步阶段。

  其次,西部匮乏有一定影响力的大型商业文学网站。商业化网站的建立与运营是网络文学发展的助推器。网络文学以“产业化”为价值本体,注重文学的市场价值。网络文学的发展过程就是艺术与商业资本逐渐接轨并不断磨合的过程,成熟的商业模式是网络文学生产的重要保证,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网络文学的快速发展。网络文学的商业化并不是其原罪,爬梳古今中外的小说史,不难发现文学与商业的关系源远流长。伊恩·瓦特曾指出,早在18世纪时,英国小说就与书商密切地结合在一起。小说降低了写作难度,不再以贵族庇护人和文学精英的标准为金科玉律,而是迎合了读者大众的口味。网络文学的商业运作机制是时代文化转型的一部分,能够使文坛格局更加多元化。付费阅读模式的建立、签约制度的实行和IP的全版权运营为网络作者提供了比较丰厚的物质回报,激发了网络作者们的创作潜能,提高了网络作者的写作积极性并体现出网络作者的个人价值和写作意义。成熟的商业化网站的建立是网络文学发出的时代召唤,它的欠缺无疑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网络文学的良性发展。

  再次,在全国重点网络作者中,西部省份的网络作者人数所占比重偏少,与上海、浙江、广州、北京、江苏等网络文学大省不可同日而语。西部的网络作者队伍里更缺少像甘肃的孑与2、陕西的银河九天等这样既有代表性的网络文学作品又具有市场号召力和粉丝读者群的网文作家。在东南部省份纷纷建立网络文学院和大力扶持网络文学创作的当代,西部的网络文学作者大多还处于散兵游勇状态,在孤寂和忐忑中摸索前行。

  最后,西部网络文学的阅读者和粉丝群体总体人数较少,这与文学研究者和管理者的缺席和缺乏引导有密切的关系。据笔者所知,在西部的高校和科研院所中认真投入网文领域的研究者并不多见。学术界在面对网络文学这种新的文化现象时,依然存在着傲慢与偏见。没能意识到网络文学研究的重大意义及其所具有的新颖性、前沿性。高校内即便是讲授当代文学的教师们也大多不了解网络文学,甚至偏执和激愤地将网络文学指认为垃圾文学。在课程设置上,这些教师不仅不会讲述网络文学的相关学理知识,而且还会阻止学生对网络文学的阅读和写作尝试。久而久之,便会扼杀青年学子对网络文学的热爱。

  以上诸种因素的叠加,导致了西部网络文学发展的贫弱和滞后。西部能否获得网络文学丰收的硕果除了行动起来切实解决以上存在的诸种问题之外,最为重要的是文学从业者需要放弃头脑中对文学封闭狭隘的认知,敢于接受和正视文学变革和新的文学形态正在生成的事实。广袤雄浑的西部大地原本便是一个多民族、多文化的汇融之地。随着古丝绸之路和玉石之路的开辟,中原文明、印度文明、希腊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在这片热土上交汇融合。新时期以来,西部文学以其民族风情的彰显,宗教情结的深浓及道德伦理的坚守而成为中华文化版图中令人瞩目的存在。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文坛风起云涌的文学思潮和花样翻新的创作实验对西部作家产生的影响并不大。许多作家更愿意在一个熟悉稳妥的“自留地”中埋头苦耕。站在前现代主义的文化立场上追念逝去往昔的温情缱绻,批判现代文明的罪恶入侵和城市之恶。当然,作家是应该建立起独属于个体的写作富矿的,但却不能在文学思想与文学审美中故步自封。大部分西部作家陷溺在既定的创作模式中,不关心不理解变革的文学生态,甚至固执地形成一种共识:西部文学的自足性已足够强大,没有必要作出冒险的新尝试,更不必关注当代文学的前沿动态,以免被裹挟而去。对西部文学而言,我们有必要重申文学的自由精神——文学是精神的自由翱翔,对有追求的作家而言,文学写作永远在路上,无限的可能和创造空间等待着作家们的勘探和开启。

  西部的作家和研究者要意识到在一个多元开放和媒介变革的时代,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之间是能够“兼容并包”的,而且这种包容和互补既是文学生态良性发展的需求,也是无可阻挡的文学发展潮流。

  西部的网络文学在坚持严肃文学写作的责任良知时,也应该学习和借鉴商业化的网络文学质素,本着寓教于乐的原则搭建起商业资本与艺术价值之间的通途。与坚持“小白文”创作路向的网络作者不同,西部的网络作者更强调的是文学的精神品格和价值承担。当下,网络文学中现实主义题材回暖,读者的阅读品位逐年提升,网络文学作品日益精致成熟,对生活的揭示渐臻深透……这些变化为西部网络文学的奋起直追提供了契机。只要西部网络作者坚持不懈地进行艺术实践和探索,合理地解决文学的诗学规范和平民大众阅读趣味之间的矛盾,他们中的部分作者也许更有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成为与张恨水、金庸、阿加莎·克里斯蒂、斯蒂芬·金等比肩而立的通俗文学大家。

  在未来,在远方,在“一带一路”的政策东风助力下,惟愿网络文学的繁盛景象也能在西部大地上呈现出来。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