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谢宗玉:崂山的丁香

http://www.frguo.com/ 2017-07-26 

  想象中,被誉为“海上第一仙山”的崂山,应该跟电影《指环王》里的风景差不多,奇峰拔地而起,古木遮天蔽日,随便扔进去百万大军,都惊不起山禽野兽半点动静。

  实际上,崂山不是这样的。崂山也叫牢山,可它不牢,它像天神巨大的心脏,被另一位更凶狠的天神给拍碎了,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大小石头,散乱叠架,毫无章法可言。面对这一坡又一坡、一沟又一沟,胡乱横陈的石头,我的心,陡然间变得茫然起来,凄惶起来,零乱起来,仿佛有不可把控的大事随时发生,要让我的命运毫无逻辑地转弯。

  这一山裂石,吓着我了。

  对蚍蜉般的人类来说,陆地是浩瀚的,但对于海洋来说,整个陆地怕只是它油锅里的一块炸糕,载沉载浮,已不知被时间的巨手翻拨过多少回,揉搓过多少回。要不然这一山石头也不会乱成这样,乱得几乎都无法审美了。

  归来后,闲翻古人对崂山的品赏,竟全然不是我这般感受。看来只有我这个心思细腻、意志柔弱的南人,才会把一山峥嵘气象当成一山狰狞来审美。

  相对来说,我还是喜欢南方的山林一些。若讲雄奇险峻,天下之山,莫过于张家界。可张家界那些山峰被茂密而高阔的雨林拥抱,被无处不在的苔藓浸染,嚣张之气完全给消弭了,虚化了,仿佛怒昂的张飞被丢进后宫三千佳丽中,完全没了戾气。以致游完张家界的奇峰异石,我作诗云:秋来武陵披红装,天皇地母拜高堂。美色醉杀仙宫客,横躺大野露莽阳。

  南方之山,肯定也有乱石横陈,但全被山林掩映了;遮不住的,则是高石巨峰,耸立在林木间,其雄伟之状与藤柯蔓枝的阴柔之姿互相衬托,交错成趣,自成美景。相对来说,崂山还是少了些植被。藤木是岩石的衣裳,衣裳太少,莽汉般的崂山遮不住一身钢筋铁骨般的腱子肉,才会让人乍见之下惶然无措。还是好比那莽张飞,十万火急闯进刘备的后宫,让所有柔软的目光都猝不及防。

  现在,我终是明白,为什么古人画山,多喜危峰怪石、旋岩盘壑,而稀疏的虬木,竟然只是点缀。真正的山,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呢?当时不以为然,以为画家们造景抒情、设物言志,已超出了艺术的夸张。现在才知,他们不过是写实而已。那时的我,真是井蛙。

  好在,崂山花多。四月的南方,已是“开到荼蘼花事了”的时节,但在崂山,正是旺春。夸张一点地说,几乎所有能开花的枝头都有花朵绽放,而且密密麻麻,挤匝簇拥在一起,什么花,都是怒放的模样,都是云蒸霞蔚的模样,都是举火燎天的模样,真是太奇怪了。仿佛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也憋了一肚子的劲,要与南花较个长短:你虽然开得早,但我开得多!开得足!开得浓烈!开得不管不顾!开得要死要活!

  不说桃李、茶花、海棠、樱花,就单说丁香吧。这种植物,一直以来,我只在诗词中见过,什么“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什么“无意争春,梅蕊休相妒。含春雨,结愁千绪,似忆江南主”。几乎所有诗词给我的印象,丁香都是一种单单瘦瘦、小小巧巧、哀哀怨怨的小女子模样,谁知崂山的丁香竟开得这么恣意妄为?一树树,千朵万朵,团云叠霞的,竟可与雍容华贵的牡丹争奇斗艳。明明是十字花科,不少花朵竟还开出了五瓣来,这是要夺造化之功咯。

  对了,还有那溪水,也仿佛要与海水赌一口气。别处的溪水都是清澈无色的,可崂山北九水的溪水一潭潭,一湾湾,要么缥碧,要么靛蓝,要么翡绿,要么莹白,要么黝黑……总之,旁边的大海有多少颜色,它就能变出几多颜色来。简直是小小哪吒在与庞然大物的如来佛斗法。可崂山这一脉弯弯绕绕的溪水,显然就是东海给酝酿出来的,母女之间,斗什么斗呢。迷失在深山的子溪,不要多久,就会与母海汇在一起,再也分不出谁是谁。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