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姜贻斌:雨母山上飞来石

http://www.frguo.com/ 2017-07-26 

  这个夏天,我独自站在飞来石山顶上,仔细地观赏它。

  我好奇地看着这三块形态各异的巨石,它们紧紧地拥抱着,似乎舍不得分离,因此,就成了巨大的一堆。它浑身呈棕铁色,冷静地看着这个世界。

  据说,本来它的体形还要大一些,却遭遇了不幸,在大炼钢铁的年代,它被人们残酷地敲打着,至今还可见累累伤痕。当时,人们头脑发热,误以为把它取走,也是可以炼钢铁的,因而,叮叮当当地挥锤击打,所以,让它的体形变瘦了,也变丑了。尽管如此,它仍然保持着3.9米的个子,身材则较为粗大,竟为13.8米,需要八九个大人手牵着手,才能勉强将它围抱。现在,它像一只被驯服的棕色的狮子,雄踞在雨母山之上,眼睛呢,却一眨不眨地傲视着来来往往的游人,以及那层层叠叠的山峦。

  关于它的传说,当然是人们发挥丰富的想象力,虚构出来的——说它是从南岳衡山飞来的——给它蒙上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让人惊叹的是,几千年的风雨雪霜,竟然没有让它风化多少,或萎缩多少。它仍然是那样坚硬无比,似是要跟这个风云变幻的世界抗衡。如此看来,它是决心要抗衡到底的,因为它们是那样紧紧地抱成一团,其脸色是坚毅的,其体魄是结实的。许多年来,居然没有流露出一丝妥协的神色。

  其实,它应该属于陨石,是千百年前,从天空降至人间的。

  望着这个大石堆,我不由生疑,难道它会单枪匹马地冲向人间吗?初初来到陌生的人间,它难道不会聚集许多的兵马吗?如果有许多的兵马,那么,它是否还有许多同伴呢?它不可能就这样孤零零地从天而降吧?所以,它一定还有许多的同伴。它们悄悄地定于某个适当的时间,然后,突然挟电持火,威风凛凛,呼啸地扑向这古老的大地,莽撞地冲向这多彩的人间。如果仅仅靠着眼前的这堆巨石,应该是没有这么大的勇气,懵懵懂懂地来到人间。

  据说,有人对它的到来,产生了许多怀疑,怀疑它不会也不应该没有同伴,所以,经常在这树林茂密的大山中苦苦寻觅,寻觅那些被人们遗忘的飞来石。后来,他终于找到了一些它的同伴,只不过比现在展现在人们眼前的陨石细小了许多,其体形是无法相比的。

  想想,在若干年前,它们一起从遥远的天空中飞速降落,途中饱经风雨霜雪的冲刷,经受着巨大气流的摩擦,哪怕是再坚固的身子,也会无奈而渐渐地变小了,甚至于痛苦地分裂了,然后,纷纷地掉落在不同的地点。它们虽然都掉落在起伏的雨母山,而现在,却只能遥相呼应而已,很难再见面了,更不能够像在天上出发时一样,结为一个整体了。

  而它们的待遇,又是如此的悬殊。像眼前这三坨大陨石,已成了一个极受欢迎的景点 ,让无数的游客前来观赏、赞叹,以及遐想。而且,人们还会给它想象出一些有意思的故事,这就让它们变得神奇起来。而散落在周边的那些小陨石,就只能寂寞地躺在泥土里了,让枯黄腐败的树叶轻轻遮掩,让各种虫子或野物慢慢践踏,极少能够得到人们惊诧的目光了。

  连绵起伏的雨母山,你充满了无限的温柔,也充满了莹莹绿色,却让人们觉得少了一点什么。而有了这罕见的陨石的到来,你便有了刚柔相济的性格,也便有了丰富的色彩。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