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毛云尔:守秋

http://www.frguo.com/ 2017-07-26 

  【一】

  秋天来了,爸爸告诉大麦和小麦,再过十天半月可就要守秋了。爸爸的语气有些沉重。弟弟小麦还不懂守秋的意思,姐姐大麦告诉他,就是守护那些成熟的庄稼,别让山里的动物糟蹋掉。

  往年,守秋的队伍由村子里的青壮男人组成,他们在山坡上搭起窝棚,不分白天黑夜,睡在窝棚里。一旦贪吃的动物靠近庄稼,大伙儿一齐吆喝,将动物们重新赶回到山林里。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十分刺激却又危险万分的任务。

  这一次,爸爸将守秋的任务交给了大麦和小麦。

  “已经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爸爸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山坡上。

  大麦知道爸爸的苦衷。按理,这样危险的任务怎能让两个孩子去完成呢?爸爸这样安排,实在是迫不得已,因为这个偌大的村子,随着进城务工的人越来越多,变得有些空空荡荡,过去那支浩浩荡荡的守秋队伍再也无法组建起来了。

  大麦不无埋怨地想,如果大家都留在村子里,相互照应着,那该多好!不过,大麦也知道,这是多么不切实际的想法,就像她有时埋怨外出打工的妈妈那样。试想,如果妈妈留在村子里,她和小麦就有可能……大麦摇摇头,“辍学”那个词,是她最不愿意提起的。

  “真是熊掌与鱼不可兼得呀!”每当想到这里,大麦就在心里叹息起来。

  小麦却高兴得手舞足蹈。他一个劲儿问姐姐大麦,那些来糟蹋庄稼的,都是哪些贪吃的动物呢?大麦沉默不语。许久,姐姐大麦抬起头来,像爸爸那样,将目光落在远处的山坡上。

  此时,秋风阵阵,从山坡上吹拂而过,隐隐可以听见叶子被吹动的沙沙声,其中,还夹杂着蝉鸣和一些虫子的叫声。

  大麦知道,当这些翠绿的叶子慢慢变黄了,蝉声凋零,秋也就深了,真正守秋的日子便来临了。大麦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与紧张。

  【二】

  读初二的大麦至今还没有守过秋。但和村子里其他孩子一样,关于守秋的故事,大麦倒也知道不少。每年秋收过后,大人们围坐在火塘边,闲聊中,会一遍遍将守秋的那些陈年往事翻出来,进行加工和渲染,一旁的孩子们自然听得津津有味。

  其中最精彩的,当属赵子龙的爷爷——赵铁头,一头将野猪撞下山岩那件事。

  “啊,那头野猪,大概有三百斤吧!”讲述故事的人啧着嘴唇,满脸惊讶的表情。

  “这么大的野猪,山林里可是很少见了呢!”其他人附和着。

  大麦想象着这头体重达三百斤的野猪的样子,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要知道,这样一头体型庞大的野猪就连豺狗见了,也会敬而远之。当这头野猪爬上山坡,出现在玉米地边缘时,赵铁头难道就不害怕吗?大麦想,赵铁头肯定不会害怕的,因为他手中有鸟铳。这种武器尽管杀伤力不大,但声音十分吓人,震耳欲聋,“嘭”的一声,准会将野猪吓得落荒而逃。事实上,居高临下的赵铁头确实朝野猪开了一枪,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不是大麦想象的这个样子。

  大野猪安然如素,竟然不为枪声所动。

  它慢腾腾地继续朝玉米地走来,仿佛眼前就是自家的餐桌,大野猪心安理得,开始大快朵颐。

  咔嚓咔嚓的咀嚼声,将四周的其他声音都淹没了。

  刚开始,赵铁头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在他的经验里,还从未发现有什么野兽竟然不忌惮枪声的。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面对近在咫尺的野猪,赵铁头立马想到了逃跑。

  “这个老赵啊,跑了不到一百米,就转过身来了。”

  “他可以跑得远远的,可他的玉米不能跟着他跑呀!”

  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将故事推向了高潮。转过身来的老赵看见满地糟蹋的庄稼,那个心痛呀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可是他辛苦一年的汗水结晶,更是这年赖以过冬的粮食,想到这里,老赵突然鼓起勇气,鱼死网破一般,猛地朝大野猪冲去。

  “咕咚”一声,猝不及防的大野猪被老赵撞下了山岩。

  从此以后,大伙儿就不喊他老赵了,送了他一个响当当的绰号——赵铁头。

  这件事情被传得神乎其神,大麦觉得,其中渲染的成分恐怕太多,她想还原故事的本来面目。“事情真的是这个样子吗?”大麦和赵子龙是同班同学,她问过赵子龙好几遍了,每次,赵子龙都点头称是。可惜,赵铁头早已不在人世,不然,喜欢刨根究底的大麦,会当面问个一清二楚。

  当爸爸将守秋的任务交给大麦和小麦时,大麦首先想到的便是:如果一头野猪出现在眼前,她和小麦该怎么办呢?难道也像赵子龙的爷爷赵铁头那样,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一头将野猪撞飞吗?

  这样的想法让大麦不免心惊肉跳。

  【三】

  时光在忐忑不安中度过。这一天,大麦和小麦,紧跟在爸爸身后,来到山坡上,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守秋。放眼望去,满眼一派荒凉。那种丰收在望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在大麦的视野里。

  在大麦的记忆中,这整面山坡曾经都是庄稼地,长满了玉米和红薯之类的庄稼。

  不仅如此,就连下面狭窄的山坳,也有人种了庄稼。甚至山脚下,弯弯曲曲的小河旁边,那嶙峋的乱石中间,有人见缝插针,种上了几株南瓜。而现在,小河旁边,只有冬茅草在恣肆疯长;山坳里,齐腰深的灌木,仿佛一块巨大的斑驳阴影。

  许久,大麦将目光从远处收回来,重新落在荒凉的山坡上。这一次,大麦看得更加仔细,没错,除了自家那两块种了玉米的土地外,其它土地都抛荒了,成了狗尾巴草和艾蒿的乐园。

  最后,大麦的目光落在那座储水的水塔上面。

  那座碉堡一样的水塔,快要被齐腰深的蒿草淹没了。

  大麦突然记起那年夏天,那是一个干旱的季节,差不多半个月没有下雨,山坡上的庄稼都快干死了,这储水的水塔就成了大家心中的救星。为了多分一点水浇灌自家的庄稼,大伙儿围在水塔周围,吵得不可开交。孰料,几年过去,庄稼地抛荒了,这水塔也荒废了,过去那种热闹的景象不复存在了。

  大麦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失落。

  显然,爸爸和大麦一样感到十分失望,他环顾四周,不停地摇头。

  就连小小年纪的小麦,也被眼前荒凉的景象惊呆了。

  “唉,这上好的土地,为什么要抛弃呢?多可惜呀。”小麦问大麦。

  大麦不知如何回答小麦。但她心中清楚,倘若不是爸爸得了腰疼病,而是像阿旺叔他们那样身强体壮,爸爸说不定也会抛弃自家的土地,离开村子,去遥远的城市淘金的。

  这种潮水一样汹涌而至的失落情绪,很快,就被喜悦取代了。

  当大麦和小麦跟在爸爸身后,钻进自家的玉米地时,他们一下子被高大的玉米包围起来。尽管秋天了,天气转凉,但密不透风的玉米地里,依旧十分闷热。大麦和小麦仿佛两条快活无比的鱼,在玉米地里游来游去,大口大口地呼吸带有玉米甜味的空气,转眼工夫,他们额头上便布满了涔涔汗水。

  直到爸爸招呼他们,意犹未尽的大麦和小麦这才走出玉米地。

  大麦眼前一亮,不知什么时候,爸爸已经将窝棚搭建起来。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临时住所,搭建在一个高高的树杈上面,仿佛那是鸟儿建筑在树杈上面的一个巨大鸟窝。大麦抬起头,久久注视着,小麦同样被眼前这个鸟巢一样的窝棚深深吸引住。

  沿着草绳编织的梯子,大麦和小麦飞快地爬了上去。

  趴在窝棚里,居高临下,大麦的视野开阔起来,整面山坡尽收眼底,而那碉堡一样的水塔,突然变小了,一动不动地蹲在草丛中间。当风将草丛吹动时,大麦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那蹲在草丛里的已不再是水塔,摇身一变,成了一头潜伏的大野猪。

  短暂的兴奋消失了。大麦的心顿时又被揪紧了。

  【四】

  不知不觉,太阳压到了西山顶上。大麦和小麦的肚子不约而同开始咕咕叫唤。爸爸利用那些干枯的陈年艾蒿,在山坡上燃起了一堆火,然后,再次钻进玉米地里,摘了几根玉米,放在火上烤起来。一会儿,黄昏的空气里,烤玉米和艾蒿的香味弥漫开来。

  大麦和小麦从未吃过这么甜腻和喷香的烤玉米。

  “真好吃!”小麦砸着嘴巴。玉米尚未完全熟透,一些颗粒嫩嫩的,咬开来,便有带着甜味的汁液,蚯蚓一样,从小麦的嘴角流淌出来。

  爸爸告诉大麦和小麦,只要守上三个晚上,这些玉米估计全都熟透了,摘回家挂在屋檐下面,就可以高枕无忧,再也不用担心野兽来糟蹋了。此时,爸爸的语气已经没有了半个月前的那种沉重,相反,当他双手抚摸这些颗粒饱满的玉米时,脸上挂着难得的微笑。

  “三天?”大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要坚持三天,便大功告成!大麦在心中暗暗祈祷,这三天里,该死的野猪千万不要来捣乱啊。

  小麦似乎不满足这短暂的三天,他的嘴唇一下子撅起来老高。

  “爸爸,有猴子来摘玉米吗?”终于,小麦想起了那个萦绕心中许久的问题。不久前,小麦从书上看过一个猴子摘玉米的故事,所以,他想亲眼目睹那红屁股的猴子,是怎样从玉米杆上将玉米掰下来的。

  让小麦失望的是,爸爸告诉他,附近的山林里,根本就没有猴子。

  “你们要赶走的,是‘白面儿’!”爸爸告诉大麦和小麦。

  小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小小年纪的他还没有见过这种叫“白面儿”的小动物。大麦经常跟随妈妈进山扯猪草,偶尔,在弯弯曲曲的小道上,会与白面儿狭路相逢。那家伙个头不大,尖牙利爪,脸上全是白毛,只有眼圈儿黑黑的。第一次看见白面儿,大麦立马将它与熊猫联系在一起。白面儿属于杂食性动物,胃口特好,一次可以吃下好多食物。

  不过,大麦不怕白面儿。白面儿胆小,一个吆喝,就把它吓跑了。

  “那……野猪呢?”犹豫再三,大麦鼓起勇气问道。

  “哈哈,野猪不会到这里来的!”爸爸回答得十分肯定。爸爸打消大麦的顾虑,这里属于“浅山”,人气旺盛,是人类活动的地盘,野猪们则生活在树木茂密、地势陡峭的深山之中。

  大麦如释重负,长吁了一口气。她在心中暗自嘲笑自己,这些天来的忐忑不安,纯粹是杞人忧天,自寻烦恼。

  许久过后,爸爸才想起另一个让人头痛的讨厌家伙——那就是老鼠。

  三天三夜守在窝棚里,原来,就是为了撵走这些见惯不惯的老鼠,小麦再次不高兴起来,就连大麦也觉得,如此大张旗鼓,根本没有必要。爸爸语重心长,告诉大麦和小麦,可千万别小瞧白面儿和老鼠,它们可以将整面山坡上的庄稼全部糟蹋掉!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天色悄悄暗淡下来。山坡上,影影绰绰,已经分辨不清狗尾巴草和艾蒿了,就连那座水塔,也成了黑暗的一部分。大麦再次莫名地紧张起来。幸好,有爸爸在身边,大麦紧张的心才渐渐放松下来。

  【五】

  大麦惊讶地发现,爸爸竟然将那杆祖传鸟铳带到山坡上来了!杀鸡焉用宰牛刀,撵白面儿和老鼠,哪里用得着鸟铳这种武器呢?大麦在心里暗笑爸爸的“大材小用”。

  直到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大麦才知道,爸爸带来的这杆鸟铳,其实另有用途。

  原来,爸爸要独自一人到鹰嘴岩去守秋。

  鹰嘴岩坐落在深山老林,那里,有爸爸开垦出来的一块药材基地。这是全家最主要的经济来源,自然,需要重点保护。而鹰嘴岩正是野猪频繁出没的地方,据说,那里还有凶悍的豹子呢。当爸爸告诉大麦,他要去鹰嘴岩守秋时,大麦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既担心爸爸的安危,同时,那纠缠了她无数遍的问题又浮现在脑海里:如果爸爸不在身边,她和小麦万一遇到了危险怎么办?

  “放心,爸没事的!”

  “你和小麦也不要害怕,山坡这一带其实很安全的。”

  尽管如此,爸爸还是放心不下大麦和小麦。临走前,爸爸反复叮嘱他们,守秋时要多几个心眼,千万不要小瞧白面儿和老鼠;秋夜寒意特别重,要记得盖好被子。另外,睡觉时要谨慎,千万不要从窝棚里掉下去。爸爸的话语多得简直可以装下两个箩筐。

  大麦再也无法忍受爸爸的啰嗦了。

  “爸,你去吧,我和小麦保证完成任务。”

  大麦和小麦趴在窝棚里,目送着爸爸朝鹰嘴岩的方向走去。一会儿,爸爸背着鸟铳的身影便消失在山脊投下的阴影里。

  现在,山坡上,只剩下大麦和小麦了。

  四周骤然变得空荡起来。莫名的恐惧又将大麦的心攫住。不过,当大麦想起爸爸刚才的叮嘱时,她便在心中一遍遍告诉自己,一定要守护好这片玉米地,勇气源源不断地从心中滋长出来,渐渐地,她将恐惧抛到了脑后。

  月亮继续升高,如水的月光洒满一地。刚才消失在夜色中的艾蒿和狗尾巴草,重新变得可以分辨。那座水塔也再次出现在眼前。一些白昼藏匿起来的虫子,开始活跃起来,唧唧的叫声此起彼伏。

  保持着高度警惕,大麦和小麦自始至终将目光放在自家的玉米地里。

  许久过去,大麦和小麦的眼睛看酸了,都没有发现玉米地里的异常。

  “姐,白面儿怎么还不来呢?”小麦快要失去耐心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突然,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啊,白面儿终于露面了!大麦和小麦既紧张又兴奋,屏住了呼吸。

  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玉米地里。

  仔细一瞧,那根本不是什么白面儿,而是一只野猫!

  小麦仿佛一个泄气的皮球,变得无精打采。大麦也多少有些失望。

  或许是聆听到了大麦和小麦的叹息声,蹑手蹑脚的野猫抬起头,打量着树杈上的窝棚。目光相遇的刹那,大麦隐隐觉得,这只骨瘦如柴的野猫好像在哪里见过。蓦地,大麦想起来了,这不是赵子龙家那只叫咪咪的猫吗?大麦去赵子龙家写作业时,还抱过咪咪呢!

  这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后来,赵子龙辍学了,跟着爸爸妈妈去城里打工,咪咪变得无人照管。

  再后来,村子里,便再也看不到咪咪的身影了。

  想不到,咪咪竟然成了一只自食其力的可怜野猫,大麦心里涌起一股酸酸的味道。

  “咪咪!咪咪!”大麦情不自禁地朝咪咪呼喊。咪咪一个愣怔,犹豫了一下,试探着企图爬到高高的树杈上来,可后来它突然一个转身,头也不回地跑开,消失得无影无踪。

  月光笼罩,玉米地里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大麦和小麦睁大眼睛,继续期待着白面儿的到来。直到月亮西斜,那些唧唧叫个不停的虫子疲倦了,声音低沉下去,白面儿依旧看不到踪影。

  更加奇怪的是,静悄悄的山坡上,就连老鼠也没有出现。这让大麦纳闷不已。

  【六】

  小麦终于熬不住,睡着了。大麦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当大麦惊醒过来时,月亮快要落下山去,明亮的山坡陷入昏暗之中。大麦听到玉米地里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大麦翻转身子,朝玉米地里望去,顿时,心跳不由得加快了。大麦看得一清二楚,两只白面儿正在大口大口飞快地啃着尚未熟透的玉米。

  爸爸说得没错,千万不要小瞧白面儿!按照这个速度,要不了多长时间,这片玉米将被糟蹋个一干二净。

  “该死的白面儿!”大麦在心里咒骂开来。她想,必须尽快将这两只白面儿赶走。刚准备吆喝的大麦却立即将嘴闭上了。她的目光落在熟睡的小麦身上。小麦还没有见过白面儿呢!

  “小麦!小麦!快醒醒,白面儿来啦!”大麦摇晃着小麦。

  可是,小麦睡得实在太沉,大麦根本摇不醒他。大麦急得满头大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大麦左右为难的时候,玉米地里突然一阵骚动。大麦低头望去,两只白面儿惊慌失措,丢下刚掰下的玉米,撒开四条短腿,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自己还没有吆喝,它们就被吓成这个样子,真是胆小鬼!”大麦在心里嘲笑这两只失魂落魄的白面儿。大麦数了数被白面儿糟蹋掉的玉米,总共十几棵,损失并不算太大,想起这些玉米都是爸爸辛辛苦苦栽种出来的,大麦还是为之隐隐心痛。

  白面儿说不定还会回来的。睡意未消的大麦强打精神,目光寸步不离地落在玉米地里。

  过去了一会儿,果然,从白面儿逃走的相反方向,传来了一阵响动。这一次,大麦不想叫醒酣睡的小麦了,碰见白面儿的机会以后多的便是,眼下保护玉米要紧!大麦使劲憋足了一口气,一旦白面儿蹿进玉米地,她就要扯开嗓子吆喝。

  响动从水塔那个方向传来,越来越大。伴随着响声,山坡上齐腰深的蒿草,纷纷倒伏下去。大麦头皮发麻,她突然意识到,这次造访的绝对不是白面儿,体型娇小的它们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么,这一次,那不速之客会是谁呢?

  当这个不速之客出现在眼前时,大麦一阵窒息,心跳差一点停止了。那竟然是一头体型庞大的野猪。不,是一大群野猪。体型庞大的野猪无疑是野猪群的首领,它身后不远,是一支浩浩荡荡的野猪队伍。大麦恍然大悟,刚才,那两只白面儿就是被声势浩大的野猪群吓跑的。

  眨眼功夫,黑压压的野猪们就全都窜进了玉米地里。

  矗立的玉米杆纷纷倒下去,沙沙的咀嚼声,密集地响成一片。

  大麦害怕极了,她忘记了吆喝,也不敢吆喝。赵子龙的爷爷赵铁头用手中的鸟铳,也没有将野猪撵走,一阵吆喝自然无济于事。大麦更不敢跑到玉米地里,一头将野猪撞飞,她缺乏这个勇气。难道……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野猪将玉米糟蹋掉吗?束手无策的大麦急得哭泣起来。

  当大麦开始哭泣的时候,玉米地里,几乎所有野猪都停止了咀嚼。

  它们站立着,支楞起耳朵,仔细捕捉着声音的来源。

  大麦的哭泣声惹恼了野猪,突然,那体型庞大的野猪发飙一样猛冲过来。“嘭”的一声,大麦感到身下的树干一阵颤抖。树杈上的窝棚,随着一起晃动,随时有掉落下去的危险。

  大麦赶快停止了哭泣。

  【七】

  倘若发飙的野猪将树干撞断,后果不堪设想。大麦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再弄出什么动静来。偏偏这时,小麦醒了。醒过来的小麦一脸惊恐。他问大麦:“姐,是不是发生地震了?”大麦伸过手去,将小麦拉进自己怀里,紧紧抱着他。

  “不要怕,是刮风呢!”大麦告诉小麦。“风太大了,连树都摇晃起来了。”

  “白面儿,来了吗?”睡眼惺忪的小麦继续问大麦。

  “嘘!”大麦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大麦用眼神告诉小麦:“白面儿正朝玉米地这边走来呢!千万别出声,不然,会吓到那胆小的家伙。”

  小麦信以为真。

  窝棚里,静寂下来。

  发飙的野猪终于停止了撞击。玉米地里,野猪们重新开始进食,发出沙沙的咀嚼声。

  这沙沙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密集的雨声。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隐没到山脊背后去了,山坡被黑暗笼罩起来,伸手不见五指。沙沙声却一直没有停止。在这无边的“雨声”里,小麦渐渐又睡着了。

  “姐,下雨了,白面儿还会来吗?”

  睡梦中的小麦还在惦记着从未谋面的白面儿。大麦一点睡意也没有。爸爸明明告诉她,野猪是不会到这面山坡上来的,可事情并非如此。因恐惧而颤抖不已的大麦,内心里有一种被爸爸“欺骗”了的感觉。

  天快亮的时候,沙沙声骤然停止了。

  侧耳聆听,玉米地里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大麦知道,吃饱之后的野猪已经离开了。可她依旧十分害怕,不敢往玉米地里看一眼。

  大麦搂着小麦,一动不动地趴在窝棚里。

  直到明晃晃的太阳光线刺痛了眼睛,大麦这才抬起头来。尽管眼前的景象在意料之中,大麦还是大吃一惊。玉米地里,一片狼藉。那些饱满的玉米全都不见了,就连玉米杆也被啃得只剩下小半截。

  这可是爸爸辛辛苦苦栽种的玉米啊!

  这可是他们过冬的粮食啊!

  大麦开始自责起来,因为她和小麦没有完成守秋的任务,她不知道该如何向爸爸交代。想到这里,手足无措的大麦开始哭泣起来。醒来的小麦也跟着哭泣起来。在这个空旷的秋天早晨,天高云淡,大麦和小麦的嚎啕哭声却根本没有谁听见。只有一只早起觅食的白面儿从山脚下经过,被哭声吓着了,飞一样跑走了。

  【八】

  大麦和小麦蹲坐在狼藉不堪的玉米地里,不停地哭泣着,大半个上午过去,她们的嗓子都快哭哑了。这时,大麦发现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想念过妈妈。她想,如果妈妈听到她和小麦的哭声,一定会走过来安慰她们的。可是,隔着几百公里的遥远距离,妈妈怎么可能听见大麦和小麦的哭声呢?想到这里,大麦瘦瘦的肩胛再次耸动起来,眼泪哗哗流淌而下。

  直到山坡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大麦和小麦才从玉米地里站起来。

  是爸爸回来了!眼前的一幕,让爸爸目瞪口呆。他一个箭步奔过来,将大麦和小麦一起紧紧搂在怀里。“大麦……小麦……你们没事吧?”爸爸急忙问道。

  想起昨夜山坡上那浩浩荡荡的野猪群,大麦仍心有余悸。大麦哽咽着告诉爸爸,昨晚,她和小麦一直躲在窝棚里,安然无恙。

  “野猪……把玉米……全都吃掉了!”没有完成守秋任务的大麦,既委屈又难过。

  爸爸一边安抚大麦,一边将玉米地扫视了一遍,眉头紧锁在一起。显然,出现这样的情况,大大出乎爸爸的意料。

  “野猪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许久,爸爸摇着头叹息起来。

  “以前,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其中的原因……是因为村子里守秋的人越来越少,野猪才敢如此放肆吧!”爸爸自言自语。

  突然,大麦想起鹰嘴岩的药材基地。

  爸爸没有回答大麦。但从爸爸布满血丝的眼神里,大麦知道了大致答案。大麦的心不由得一沉,似乎被什么东西死死揪住了一样,难受极了。

  接下来,爸爸怀着侥幸心理,将玉米地仔细搜寻了一遍。或许还会有零星的几根玉米藏在什么地方,这样,或多或少可以减少一点损失,结果一无所获。

  “我们回去吧。”爸爸说道。显然,继续守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了。

  当黯然神伤的爸爸带着大麦和小麦离开山坡时,已经是这一天的中午时分。

  爸爸,大麦,还有小麦,一步三回头。一路上,大麦脑海里不时浮现出往年秋天丰收的景象。

  乍看上去,这个秋天似乎和往年并没有什么两样。一轮硕大的秋阳高挂在他们头顶,铜汁一样的灿烂阳光,倾泻而下,铺满整个山野,掩盖了深处的荒凉……

  有风从山坡上吹拂而过,仿佛一声悠长的叹息。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