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谈铁安:有一种责任叫做:您是一名抢险队员!

http://www.frguo.com/ 2017-07-12 

  6月29日下午参加了一个会,会上领导说防汛己经启动三级响应,所有人员要到联系的堤垸参加防洪。这是我近6年以来参加的唯一一次这样层面的会议,感受到了防洪形势的严峻。

  6月30日上午,便收到了单位值班室的通知——式四份,微信,QQ,短信,纸质。根据通知安排,我和另外一位同事是值7月1日凌晨1:00至8:00的班。

  窗外的雨如瓢泼一般,在地上砸出了一个个的水洼;天上的云是乌色的,天像一铺浸湿了的大棉被,不知道它含了多少水,还有几团黑山一样的暗灰色的云滾过来,将天地挤压;稍远处就是湘江大河,己是茫茫一片,看不见大堤,看见的是雨中河岸的树,像一条绿带,在宽阔的河水面前略显柔弱;妻从家里打电话过来,水进堂屋了,街面成河,还漂了一台空调来,问捞上来晒干用不?我回答,随你。

  因是零点班,便想趁着还有点空休息下。然而,外面的雨也大,人也心里老是想着这个事,不知道现在水位多高了?天气预报怎么样?便将微信翻来覆去,从上至下,从下至上不停地刷新,希望从中翻出更多的信息来,掌握洪水的情况,根本没有一丝睡意。

  刚到7月1日零点,便穿上雨服,带上手电来接班。我们的责任堤段就在单位前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小湖河坝到枞桥港桥再往北折到胜利垸机台。上一班的同事中有一位值的是通晚班,有一位则是由我接他的班。既然如此,便对值通班的同事说让他休息一阵子,我去巡查一趟,他同意了,于是我便一个人去巡查。

  村组的防汛值守人员都蹲在伞下,见有人来了,将手电筒亮几下,以示有人,有两位年龄长一些的则拎着锄头,也在堤脚上巡视着。这段大堤是湘江风光带,堤身稳固,“早就灌了桨了,没有发浸!”在一把伞下,我和一位值守人员交流,他说。

  我和他们交待了几句,便上了这大堤边的雷锋广场,广场在静夜的雨中略显宽敞。突然,一条两尺多长的蛇从我前头扭过去,吓我一跳,因我从小就怕蛇,怕到猛地见一根麻绳掉在路上都一蹦好高的程度。这条蛇往大河里扭,我便将手电照过去,光柱中间,雨像针一样往下落;河里的满满的,黄汤一般浓酽,漂着厚厚的浪柴;水流得很慢,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便将手电光收回来,照着前面的路,继续前行。走了几步远,地上还爬着几条蚯蚓,这蚯蚓有6—7寸长一条,和小蛇差不多,但爬得很慢,灯光一照,它还一缩一跳,好像被我吓了似的……就是这样一个雨夜,我值完了这个班。

  7月1日中午,我再一次收到信息,您是单位的防汛抢险队员!同时,防汛启动Ⅱ级响应;不久,又到了I级应急响应!

  2日,我值的白天班!天虽然放晴了,但河里的水也更大了,水位更高了。早晨7点接班时,胜利垸的水位已经到了38.16米,超过历史最高水位38.05米11厘米了。而且,水还在涨。大家相互问着:“洪峰什么时候来?”“有没有新的信息?”我们这班的几位同事顾不上这些,到大堤巡查督查。小湖河坝的南头有一处水漫过了公路,便向指挥部报告,指挥部安排人员带上蛇皮袋彩条布等调来挖机,很快便将险情控制了;在巡查过程中,我们还发现有两处小渗水的地方,便要求村组值守人员高度关注的同时,插上了显眼的标志……

  不久,又来了条信息,全体人员到高家脊抢险。于是我们又和大家一起到高家脊打掩峰。太阳狂晒着,河水还在涨,铁锹挥舞,手臂酸痛,汗水从脸上一把把滚落。看着筑起来的子堤,望着河里的大水,有一个声音从耳边响起:“您是防汛抢险队员!”

  ……

  七月的值班安排表上,我有了一个新的称谓:您是一名防汛抢险队员!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