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报告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李伟:发生在铜官的一件事

http://www.frguo.com/ 2017-07-12 

  在望城铜官靖港古镇间的湘江江面,发生过一件差点改变历史进程的事件。

  咸丰四年(1854)四月,曾国藩带着初创的湘军顺江北上被西征太平军占据的靖港,要试下钢火。谁知湘勇一触即溃,曾国藩在湘江中立一旗,退过旗者斩,溃勇则绕旗而逃,最后曾国藩自己都退过旗了。眼看着微薄家当一朝败破,练兵的不易、湘人的耻笑、功业的渺茫一齐涌到面前,曾国藩满心绝望,于是他跳进了湘江。

  随船幕客章寿麟情急之中纵身入水,奋不顾身地将曾国藩拖了上来,一心求死的曾国藩想再次跳水自杀,章寿麟将其死死抱住,并以湘军在湘潭大捷的托辞不断劝慰,终使曾国藩恢复活下去、战斗下去的勇气。

  在晚清,曾国藩位极人臣大权在握,相当于国家的顶梁柱。正是因为有了他,清朝才出现了“同光中兴”的短暂繁荣。晚清另一重臣李鸿章也是曾门弟子,苦撑危局,发起了中国近代史上的“洋务运动”,虽然没有让中国强大,但到底让中国人睁眼看世界,至少为中国以后的发展准备了经验教训。还有曾国藩日渐成熟的经世致用思想和修身齐家治国实践,成为湖湘文化的一个高峰,深深地影响了无数后人。

  要是章寿麟抢救有所迟误,曾国藩真淹死了,历史真的会不会颠倒很难说,但至少不是今天这个样子。章寿麟(1832-1887),字价人,湖南长沙人,咸丰三年入曾国藩幕府跟班打杂,不过能在曾国藩跟前打杂应该也非等闲之辈,只是仍然是个小人物,后来章寿麟做官做到知州,也不是大官。光绪二年(1876)官至泰州知府的章寿麟返回长沙途中,途经铜官靖港江面,感叹22年之前的旧事,亲手绘制一幅《铜官感旧图》。一时为人们津津乐道,纷纷为这幅画作诗、作序、作跋、题咏、唱和,题咏的人中有李元度、王闿运、蔡元培、章士钊、严复等。

  左宗棠首先不服,但他也用心写了一篇序,他说:“公不死于铜官,幸也;即死于铜官,而谓荡平东南,遂无望于继起者乎?则不然矣!事有成败,命有修短,气运所由废兴也,岂由人力哉!”言外之意是,曾某人死了,天下也会照样澄清,我左某人强运强,又岂是白吃闲饭的无能之辈?

  以左宗棠过人的才华,没有曾国藩,或许他更能收拾晚清残局,收复新疆就是明证。而以他的率直狂傲,当功高势大的湘军被慈禧太后忌惮打压裁撤之时,当王闿运等晓之以帝王之术劝说自立之时,理学修养与追求完美等稍逊曾国藩一筹的左宗棠会不会动心呢?

  当然,历史不能揣度。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