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资讯动态 -> 内容阅读

母女画家的童谣绘本-蔡皋、萧翱子分享会实录

http://www.frguo.com/ 2017-07-12 

  夏日里追逐发光的萤火虫,夜空下长辈摇着大蒲扇口口相传的故事,孩童在嬉笑打闹间脱口而出你知我也知的童谣,这些都曾是上一代人的童年记忆。随着都市化进程和城市开发,这些美妙的童心乐章已逐渐消失在小朋友生活中。6月24日,在梅溪书院召开了这样一场面对小朋友和“曾经的小朋友们”的分享会,著名画家蔡皋和女儿萧翱子将湖南的方言童谣画在书上,分享给下一代,期待延续方言童谣生命力,也让成长在水泥建筑中的孩子们能看懂“月亮的微笑”。

  众所周知,童谣,是为儿童作的短诗,强调格律和韵脚,通常以口头形式流传。全国各地童谣都以方言形式代代相传,湖南则有极具代表性的《月亮粑粑》《月亮走 我也走》等。这些童谣为谁所作,已无从稽考,但口耳相传至今。学唱童谣,有助于幼儿语言和思维的发育,长大后更成为温馨的童年记忆。可惜的是,在文化剧烈变动、方言备受冲击的当下,会唱原汁原味家乡童谣的孩子似乎越来越少。倾耳听去,普通话的儿歌四处在唱,方言童谣却近乎一种文化遗存了。怎样让古老的童谣延续生命,为今天的孩子所接受?著名画家蔡皋和女儿萧翱子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把童谣变成绘本。

  在分享会上,年过七旬的著名画家蔡皋回顾了她与童谣结下的不解情缘。而青年绘本画家萧翱子则讲述了她与孩子关于绘本故事的动人时间,分享了她在孩子与绘本故事共同成长的童年里,与童谣的深刻感情,以及同时萌生了与母亲一起通过绘本创作传承童谣的想法。让我们来看看蔡皋和萧翱子都分享了哪些“干货”吧~

 

  久远的童谣,不变的童心分享会,蔡皋现场演讲录音

 

  我看今天在座的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更多的是小朋友,大家允许我调整一下我的思路,我今天就不往深里讲而往浅里讲,那我结合我的体验讲童谣,童谣是类似于母乳一样的有营养特别好的东西,我们有一段时间都忘记了童谣是特别朴实的东西,它真的是母乳。为什么这样说呢?这道理很深。循环系统很重要吧,童谣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掺杂在一起,结成密不可分的整体,类似我们的微循环系统,这句话我是对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说的,我们不能忽视这细小的营养。童谣就是这细小的营养,哺乳的方式和别的东西不一样,它和生活紧密相连,和爸爸妈妈紧密相连,特别是妈妈,母乳有着身体的触摸感有质感,所以童谣的传播是靠一代又一代的人口传心授。

  为什么现在小朋友坐不住,我回想我的童年,我的家人给我最好的食物就是童谣,童谣可以让我记忆到很久很久以前,在座的各位能回忆到多早的时候?我给大家讲我一岁时的事情,我一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我最深刻的记忆是一天早上我起床了,爸爸妈妈还没醒,我就爬到他们的床头,我还记得是白色的枕头床的颜色我也记得,场景我都能记得。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在床头拉了便便,结果就把我爸爸妈妈弄醒了,后来我问我妈妈有没有这回事事,她很惊奇为什么我还能记得我婴儿时候的事,我就想床铺的颜色、枕头的颜色都对了,所以我说最初的记忆和场景有关,和爸爸妈妈有关,和爷爷奶奶有关。

  记忆是怎么来的,记忆要有场景,所以说图画书是好东西,因为是爸爸妈妈抱着你读,场景就在了,所有的场景都跟爸爸妈妈读故事的场景都进入了小孩子的心灵,特别是妈妈,读书人的声音,这时候就不叫读书了,是“吃书”。小朋友将图画书的内容和声音一同吃到肚子里去了,。永远永远都忘不掉了,就和小孩子结合在一起了,就会记住读过的童谣和妈妈的声音,和你所有的记忆就激活了,会跟你一辈子了,变成永远的,你走到什么地方,你的爸爸妈妈就会跟你到什么地方。否则的话,你记忆的荧光屏里就没有父母,没有爷爷奶奶,你是一个很孤独的人。

  你离开家,到更遥远的地方去工作,去追寻你的幸福,但是你不知道幸福曾经就在你旁边,可惜,与你失之交臂。这不怪你,怪我们大人,我们要让这些东西跟定小孩子一辈子。跟定不跟定这是不一样的。不然的话,孩子就会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家人会渐行渐远。你只能侧面看他,还好,有些只能看背影,挥一挥衣袖,不再带走一片云彩。就这么回事,他跟你割裂开来,就像割裂了脐带离开了母体一样,毅然决然,一刀剪断。他不再有乡愁,你没给他乡愁,不再有乡土之恋,家庭之恋,和父母温情的怀想。他没有,因为你没给他,这不能怪他们,是大人把养育小孩的责任交给了录音机,交给了荧屏,交给了其他姐姐,跟你无关,跟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无关。爷爷奶奶说,去玩吧,给他一个手机,给他一个电脑,那里面有姐姐讲故事,电视里面多的是好听的声音。不对,那些声音不能替代爸爸妈妈最亲切的声音,带感情的声音,就是妈妈呼唤儿女的声音,爷爷奶奶呼唤孙子孙女的声音,这种温情是任何人不能替代的。但是我们轻易把他们交给了电脑或者其他,太可惜了。

  我看今天,了不起的是来的还有些爷爷奶奶,我们应该要给他们鼓掌,我们真的应该感谢爷爷辈的人。因为他们是最关心这个家的人,爷爷奶奶曾经是一个家庭的主心骨,爸爸妈妈在外工作的话,爷爷奶奶起核心作用。可惜我们现在爷爷奶奶不和孙子住在一起,孙子只能偶尔礼拜天接回来团聚。这是不够的,我们现在也没有三代同堂了。我们以前的家是有堂屋的,堂屋里供奉着我们的祖宗,是每一个家庭的,“我”的天地君亲师。天地君亲师在我的眼中,他不是一个抽象的共同的概念,而是家庭的。祖宗供奉在大堂里的时候是亲切的是鲜活的,对祖宗的记忆在爷爷奶奶这复活。而现在都没有了,这就是我将童谣做到图画书里的初衷,我们是新传统的创造者,我们要在新的环境里重拾童谣,大家都是创造者,建立一个新的大家庭,比如建立社区,比方说小院大院,建立各种各样的群体。人是趋光的,是需要群体的温暖的,这就是我们的家,这才有安宁。

  童谣的本质就是通向安宁的。“安”字怎么写,宝盖头一个女子,一个家庭还有女性要有妈妈才能安宁,童谣是女性的文化,它是口传心授的,跟女性有关,和爷爷奶奶有关,是柔和的东西,从我们幼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做童谣的原因,作为微小的力量加入你们,重拾传统。传统有很好的东西,源远流长,悠远就像水流有绵延、甜美、悠长、隽永的感觉,比如我的奶奶就教我一个童谣:

  (长沙方言)

  一个坛子细细盖

  里头装着好青菜

  你们说这是什么东西?想一想。对,像泡菜坛子,但是它是一个最小最小像小拇指大的坛子,它有一个小小的盖子,盖子打开里面是一颗小青菜,你们的妈妈有没有给你们看过?可能湖区的人知道。采莲,采莲南塘秋。莲子的形状像不像?

  这些童谣都是和生活关联,并不是说来我们来学童谣,它们完全是随着生活的。我外婆又说:

  (长沙方言)

  一个矮子矮又矮

  天天窝在煤头里踩

  这是什么东西?煤耙子噻。你们没用过,我们那时候就用煤耙子耙煤烧煤。它只有那么长。这是我外婆编的,是不是也很好玩,这都跟生活有关系。我外婆又讲:

  (长沙方言)

  一个细伢子细又细

  一个跟头一个屁

  这又是什么?你们每年都玩,对,是鞭炮。这是我外婆告诉我的,很好玩。

  语音是我们最后的故乡,我们要教会小朋友长沙话,没有乡音最悲哀,找不到回家的路,讲童谣的时候不要忘记我们的家乡,这就是我做童谣的初衷,一是安慰我的乡愁,另外也安慰我的童年。童年给我的东西太多了。我的外婆这样说,我要做动作了:

  (长沙方言)

  楼上三个观音菩萨来恰酒

  底下三匹白马来恰草

  长子矮子打一架

  王婆婆出来骂一骂

  细伢子跌在床脚下

  咕呀咕呀要饭恰

  她还有了手势,这样你就全部记得了外婆的形态样子,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反复得玩。这样的东西很多。

 

  月亮粑粑大家都会,月亮走我也走你们可能不会,《月亮走我也走》只画了一段,是我创造性的把它变成了一个绘本。

  (长沙方言)

  月亮走,我也走

  我给月亮提花篓

  一提提到大门口

  大门口,栽石榴

  石榴树下三盏油

  三个姐姐会梳头

  大姐梳的盘龙髻

  二姐梳的插花头

  三姐不会梳

  梳个狮子滚绣球

  一滚滚到大门口

  只见狮子不见球

  大姐回,戴金戒

  二姐回,戴银戒

  三姐回,没得戴

  戴根豆芽菜

  大姐回,坐轿回

  二姐回,骑马回

  三姐回,没得骑

  走一里,哭一里

  走到门口擦眼泪

  后面两段,我们不太熟了不好做成图画书,里面有那个年代的价值判断。但是我来读,我好喜欢三姐,我说戴金戴银好俗气的,戴根豆芽菜好时髦的。你们现在不是喜欢鲜花吗,三姐好美啊。没轿子坐没车子坐,一定要开奥迪吗?走路就不是女人了吗,走路长裙摆摆,头发飘飘,好美的。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塞在车里。不仅形态美情感也很美,她走一里哭一里,她跟传统的势力眼光拗不过去,因为姐姐比她富有。她穷啊,她嫁给的是一个劳动的小伙子,她坐不起车只能一里一里的走,她想家走回家看爸爸妈妈,最后一句很好,她走到门口擦眼泪,不让爸爸妈妈伤心,开开心心的见爸爸妈妈,让爸爸妈妈心安,多好的女孩啊,童谣里面有价值传递,它表扬的还是三姐。所以我喜欢童谣,喜欢童谣里面的立场,里面的态度很朴素,但态度很决然,里面的有些东西是含蕴的,需要化开,教化教化,它还要化开,小朋友从小就要有,他自己就会去琢磨。我先说一点点占的时间太多了不公平。

  

    萧翱子画家、艺术家,儿童阅读推广人,儿童美学教育践行者。199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2010年英国伦敦艺术大学访问学者,现为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副教授并担任绘本工作室负责人,在指导年轻画者的同时,着力于绘本创作。其代表作有《登登在哪里》《登登的一天》《火城一九三八》(与蔡皋合作)《甜甜的手掌》《奶奶的大布头》《中国故事》《红狐狸》等。

 

  和蔡奶奶相比起来,我对绘本的真正认识并不早,我都是懵里懵懂的,一直没认识到绘本有多重要。在我小孩出生的时候,我还是有一个误区,我最初还是把绘本当做识字工具。我在一个很好的绘本上剪一个很大的我写的字贴在上面,他刚刚能坐稳的时候就会拿着书看,他盯着看,他不懂,但是他看,这点我还是很安慰的。

  我对绘本的认识是后来慢慢深入的。大概在08、09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听到一首童谣,是我妈妈在北航做讲座的童谣《麻雀生蛋粒粒滚》,讲座特别好很多人都流泪了,她讲的一首童谣,我当时真的是震惊了,她那时候六十多岁,一首童谣,倒背如流。这么好的童谣,我都没听过。我就在想这么好的童谣怎么让更多的孩子知道。

  蔡:她一问呢,也怪我,我没跟她说。我也忙去了,不像我外婆。我做外婆的时候已经不像我外婆那时候了。我外婆极好,我没有我外婆小拇指那样好。她整个的生活按节气走,四季分明。她没有文化,她都是自己扫盲,就是小学水平嘛,她讲的童谣全部是自己想的。你们说这么长的童谣小孩子怎么会去背啊?没关系,小孩子就是喜欢里面的无厘头,喜欢里面的好玩。等长大了就会去琢磨,这是什么意思?搞明白了,就会非常高兴。这个里面有梅子核,有骨头,就是那个莲子心在里面。童谣里面藏着很多。我外婆的故事都是一边干活一边讲的,是一边挫麻绳一边搓出来的。我就跟着搓,这一搓我就“得了路”。

  (长沙方言)

  麻雀子蛋粒粒滚

  又说哥哥冇买粉

  买得粉来不会擦

  又说哥哥冇买麻

  买得麻来不会缉

  又说哥哥冇买笔

  买得笔来不会写

  又说哥哥冇买马

  买得马来不会骑

  又说哥哥冇买皮

  买得皮来不会削

  又说哥哥冇买刀

  买得刀来不会磨

  又说哥哥冇买鹅

  买得鹅来不会杀

  又说哥哥冇买鸭

  买得鸭来不会钳

  又说哥哥冇买田

  买得田来不会作

  又说哥哥冇洗脚

  搞得这样,冒路哒吧(搞成这样,没戏了吧),倒过来就有路哒(倒过来就有戏了),最好玩就是这里。

  洗哒脚,把田作

  作哒田,把鸭钳

  钳哒鸭,把鹅杀

  杀哒鹅,把刀磨

  磨哒刀,把皮削

  削哒皮,把马骑

  骑哒马,把笔写

  写哒笔,把麻缉

  漆哒麻,把粉擦

  擦哒粉,麻雀子蛋粒粒滚。

 

  萧:我听见一个小朋友在玩游戏,他在唱歌,他唱一闪一闪亮晶晶天上好多小眼睛。这个歌的原文是英文,我想这个孩子一定是听了很多这样的磁带,但是没有人给他解释,也许翻译过来了唱成了中文,但是祖祖辈辈的文化不一样,他还是有创造性的,天上好多小眼睛比天上有好多钻石可爱很多。

  但是还是有很多遗憾,我对自己的小孩子小时候也没有给他讲方言,因为我看到的很多育儿书,比如德国很著名的教育家卡尔威特他的一个观点就是不要给孩子讲方言,他要给他孩子讲最正宗的德语,他把跟了他家好几十年的老仆人都遣走了。我当时觉得很有道理,觉得长沙话好土啊,就一直和他说普通话。意识到给他讲方言的时候他已经十多岁了,已经有点晚了。

  我后来才意识到传统的东西很重要,很多宝贵都在传统里面,童谣就是语言的源头性东西。我是在妈妈的怀里听着她说的童谣长大的,像月亮粑粑这样的我听过,麻雀生蛋粒粒滚我就没听过,我觉得我有责任让现在的小朋友听到这样的童谣,即使是普通话版本的,因为本身的含义就很好。

  另外一次,我参加学校的活动,我听到侗族孩子唱的歌,用侗语唱的,就是清唱但是太好听了,像天籁一样。我当时在采风就问他们小时候都唱的怎么样的童谣。我了解到有些孩子离开村庄去了城市,他们是很羞于讲侗语的,我就意识到这个事情很迫切了。语言关乎于对自己文化的自信,这是根子里面的事情,维特根斯坦说语言就是哲学本身。

  绘本有两种传统语言与艺术,我们都想把最好的东西给孩子,绘本呈现的一个是文学一个是艺术,同时通过爸爸妈妈的阅读,潜移默化的传递给孩子。所以在做绘本的时候,我就自然而然的把童谣做到里面去。但是这是有难度的,因为有些专家认为童谣不适合进入绘本,因为大多数童谣是无厘头的,没有故事情节,但是我还是很想做,我认为童谣虽然没有故事情节但是有内容。如果绘本是从文学方面给孩子提供营养的话,童谣就是很大的可以开发的源泉。

  麻雀生蛋粒粒滚是我很想做的一本,另外一本就是侗族的孩子的童谣,因为侗语需要翻译成汉语。这是一首关于采杨梅的童谣,很可爱。我们生活中都会遇到窘境,我们需要有自我解嘲的能力,这首童谣里就有传递这种精神的东西,我觉得太可爱了一定要做成绘本。

  我们还有很多很好的童谣,我都想做进来,比如天黑黑要下雨,这是一首闽南语的童谣,还有一首大西瓜,是一首粤语的童谣,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太被打动了,还因此想学粤语。所以我现在特别觉得方言重要,大致就讲这些了。

  怎么样让孩子在现在的大环境下对传统的童谣感兴趣,接下来让蔡奶奶说说。

 

  蔡:这是一个侵染的功夫,要从胎教开始,妈妈在怀着孩子时候就要有这个愿望,小孩子的到来是一种偶尔也是一件特别神圣的事情,怀胎十月的时候妈妈给孩子的教育就开始了,胎教对孩子性格的形成有着看不见的作用。小孩子在肚里的时候,妈妈讲的童谣就是在和他对话,你听的音乐你喜欢的东西都传给他了。胎教是科学不是迷信。

  我还是要强调,妈妈应该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孩子最好的东西,古人说妈妈是厚土,是最有安全感的,我们心中应该有对天地的大敬畏,应该有大情怀,妈妈才会安定。怀胎的时候妈妈很安定,孩子也会安定。

  举个例子,我的摇篮曲,我用土话哼出来,是安胎的,我觉得灵感来自于纺车的声音,绵长像线一样,哄小孩子的,小孩子特别安宁。什么安宁的音乐都可以,但是需要妈妈唱出来,小孩子认妈妈的声音。童谣就富辅助小朋友成长的东西。这就是我要补充的内容,谢谢大家。

  (录音整理 向楚婧 万欣)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