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吴振尘:《阿莲》,记忆的力量

http://www.frguo.com/ 2017-07-12 

  汤素兰在新作儿童小说《阿莲》中的作者题词是:“谨以此书献给我的爷爷奶奶以及童年和故乡。”题词涵盖了作品的主要任务:写人、写童年、写故乡。从汤素兰作品序列来看,《阿莲》是对自我的提高和突破。

  一、写故乡:湘东北文学地域的拓展

  地域的开创,在现当代文学的小说创作中,自鲁迅的鲁镇以来,继武者众。这反映出生活对作家的哺育,以及作家书写自己的故事、讲述中国故事的需要。

  汤素兰是湖南宁乡人,地理位置属于湘东北。小说里故乡的名称是八都。《阿莲》则具有湘东北的特色,体现在地理位置、地名、称呼、风俗传统等方面。

  《阿莲》具有地域特色的介绍,作品既对冲、圫、湾、坳、塅等地名知识的普及,也给我们描述出独特的地域画面。“这里的人家都散居在山前坳后,邻里之间虽隔得不远,却常是只闻其声而不见其人。”

  这里体现着道家理想状态。八都在群山峻岭之间,远离政治中心,以其美与自然,对抗着现实的艰苦与残酷,作为具有中国传统理想特色的典型环境,影响和塑造着生存在其中的人们。于是,八都就具有了世外桃源般的存在价值。

  湘东北是较大的地理范围,作品具体的展现地方是八都的千丘田村。这里成为了文革时期世外桃源的代名词。《阿莲》的时代主要是文革时期,知识分子丁老师、梅三少爷,被下放农村改造。“

  八都地方民风淳朴,自古以来敬老尊贤,睦邻友善。虽然处在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乡村也要组织群众开批斗会,但往往只是走走过场。”《秘密》一章里,明秀对阿婆说:“季生说我们这儿是世外桃源,避难的去处。”作品中多处对景色的美好描写,也显示了桃源般的环境。有传统“带月荷锄归”(陶渊明)、“穷巷牛羊归”(王维)的田园诗风。

  湖南文学包括儿童文学,在小说中,其楚风/巫风的展示是自然的。《阿莲》重点写的巫风是“收惊、封禁”。贴符医治幼儿夜哭的风俗,在邓湘子写湘西南的小说《牛说话》中也出现过。说明这种风俗,在湖南境内普遍存在,属于古代楚风/巫风的流传继续。

  二、写人:角色形象的典型刻画

  《阿莲》的书名,突出了角色的地位,对角色的刻画,以及通过角色及其事件,反映时代,体现理想观念,给今天的读者以影响,是作品所展示和追求的。作品在突出塑造阿莲的同时,还塑造具有意味的女性(母亲)和男性形象。

  阿莲是作品的主人公,寄托了作家的审美理想,既写实,又象征。作品通过认干女儿、两次挨打、高中录取等重要事件,塑造出阿莲的性格形象特点。

  丁老师返城前,要认阿莲当女儿,当城里人吃国家粮。阿莲否定了,阿莲是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才华,去获取“城里人的身份”,而不是坐享其成。

  两次挨打时的儿童本色,一次是因为明秀喂奶的“秘密”,一次是偷藏碎布。前者是无端夹入成人的恩怨纠葛之中,后者却是没有诚实的缘故。这也导致了此后扑克牌事件中阿莲的诚实举报,明亮受到不公正对待,阿莲因此自责。

  高中录取事件中的淳朴宽容,阿莲已考了县一中,却被人顶替了。“这顶替她的人究竟是谁,阿莲不想追究了,就让它是个谜吧。”成年之后的阿莲的态度,显示了对不公命运的大度,也是对特殊时代岁月的宽容,更是书中自小受到传统美德教育及熏陶的延伸体现。

  在艰苦时代里,阿莲犹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香远益清。这种成长力量的获得,在于知识(书、花书包),尤其是传统优秀文化(《爱莲说》、《采莲曲》等)的追寻。

  《阿莲》塑造了多位母亲形象,是生活化的。阿婆的形象是完美的,爱护阿莲,不计较大儿媳菊香的小气和不尊重,给每个人以理解,最后为救淹没在池塘的孙子铁砣而去世,这是对柔弱男性的救护,对未来一代的无私守护。

  淑平具有多样性,淑平16岁出嫁,父亲去世,后妈改嫁,缺乏爱。在当妈妈之后,也没有给阿莲更多的爱,丈夫长年缺席,独自靠裁缝手艺供养维持一家人,也是艰难。

  明秀正直善良、乐于助人,富有爱心,在茶亭里烧茶水方便过往行人,十几年不辍。这种善,来自良好的家教和传统优秀文化思想,对于当时时代的乱象,自有着医治的意义。

  伯妈菊香小气、不体谅人、不能敬老,当然也好面子,吃苦、坚韧,能帮助人。廖家滩的吉婶因为两块碎布咒骂,代表了乡村中自私恶毒的个别女性。

  女性受苦及幸福具有隐喻的意味。我们常见的祖国母亲的比喻,让我们感受到国家在经受着苦难。在生活艰难、劳动强度大、家庭男性不能支持代替的情况下,独立、坚韧、坚强、自强、有能力,成为女性/国家生存的必需。

  作品塑造了年老、缺失、柔弱的男性形象。阿莲的阿公,读过私塾有文化,有重农轻知识、重男轻女的老传统思想。

  志远在作品里,仅在铁砣出生时回家半个月,其余时间一直缺席。同志远一起走的,还有志成、季生。村里的男性还提到了鹏叔,他的脸被火烧伤,出门总是戴着帽子和口罩,这是受伤害的代表。

  丁老师和梅伯伯是外来改造的,是被批斗的对象,这是被侮辱的代表。少年儿童身上,体现了未来的希望。阿莲的同学明亮,正如其名,给阿莲带来了明亮和温暖。阿莲的弟弟铁砣,其名隐喻坚强和强大。铁砣出生一节用了一章,作者用意体现在未来一代获得新生的艰难。

  三、写童年:取材布局与诗意表达

  作品童年故事的讲述,离不开恰当的取材剪裁和有特色的语言表达。

  全书分为上下篇和尾声。上篇《花书包》包括《喜鹊叫.喜事到》、《弟弟》、《秘密》、《挨打》、《碎花布》、《新名字.花书包》6章。

  喜鹊叫,妈妈淑平生了八斤重的弟弟铁砣;弟弟由阿莲带,缺乏奶水吃总是哭闹,明秀好心给喂奶;这个秘密让淑平知道了,新怨旧醋,淑平大打出手,阿莲挨打。

  快上学了,阿婆积累碎花布做书包,阿莲打扫卫生,把妈妈做衣服剩的布料捡了,因此妈妈被人误会。妈妈淑平爱心觉醒,给阿莲买了新书包,阿莲因为上学也有了阿公起的好名字。

  下篇《煤油灯》包括《丁老师》、《梅伯伯》、《一副扑克牌》、《空罐子》、《爱桃》、《端午节》、《丹柯的心》7章。丁老师是学校里的老师,梅伯伯是课外的老师。前者严厉多一些,后者温和多一些。

  在扑克牌事件中,丁老师过于严厉,让明亮和阿莲无端受伤。在艰苦生活里,建伟因为饿,去偷禁罐里代表铁砣魂的鸡蛋。阿婆打破迷信,大度地化解了这件事。爱桃小学毕业就不上了,跟着淑平学裁缝,做的衬衫非常好,爱桃也因为买布认识了卖布的小董。

  《端午节》写丁老师来认阿莲做女儿,《丹柯的心》写因救铁砣去世的奶奶,心也像英雄丹柯一样,变成天上的星星。尾声《爱莲说》,梅伯伯寄来在天涯海角拍的照片,背面书写《爱莲说》,是对阿莲的回忆与希望。

  全书的章节安排精心设计,围绕阿莲,设置了花书包、煤油灯、莲等意象,是亲情、知识、追求、时代的象征。写活了那个时代湘东北山村的人们,记下了儿童成长中的喜悦和忧伤。记忆和情感的力量贯穿其间,地域特色的画面清新自然,善良纯真淳朴坚韧的性格跃乎纸上,给我们感动、思考、回忆和启发。

  《阿莲》的叙述语言表达,也具有诗意的有文采的特点。传达诗意的笔墨,是很多作家所追求的。作家担负着净化民族语言从而提高民族素质的天职,有责任感的儿童文学作家,都会注重语言的文采性。

  景物描写上有传达诗意的便利自不必说,人物描写上,也借用修辞手法,传达出独到传神的美。写担心,“听了石八娭毑的话,阿公的心往下一沉,仿佛一只展翅飞翔的麻雀突然被调皮的孩子用弹弓击中翅膀,坠到地上。”

  写痛苦,“莲妹子看到被子上那些大朵大朵的红花被妈妈的身子压碎了,花丛里孔雀的尾巴也压弯了,孔雀仿佛也在发出身子被撕裂的呻吟声。”

  写失落,“丁老师把眼镜摘下来,擦掉眼镜上的灰尘,也很快把这点失落擦掉了。”写悲伤和愤怒,“这时天经黑了。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阿婆和伯妈都没有看到莲妹子的妈妈淑平撑着一把伞,默默地站在阶檐下,听她们说话。”

  天黑雨落伞下,衬托了人物内心的伤感,遮挡了人物的悲怨。这样的写法,有张爱玲《金锁记》写曹七巧“一级一级通向没有光的所在”的神韵。

  《阿莲》写故事、写人物、写童年,突出莲的主要意象,融贯和倡导着人物崇高的美好心灵品行和追求。

  曹文轩在序言中说:“2017,中国的儿童文学拥有一部《阿莲》,是很幸运的。”

  《阿莲》更是湖南文学的新收获。作品设计了类似乌托邦的八都千丘田村,融汇现实与理想,体现着记忆的力量。记忆让我们重遇童年的自己,丰富我们的生命,促使我们更行更远。

  作者简介:

  吴振尘,长沙师范学院学前教育系副教授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