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网络文学 -> 评论 -> 内容阅读

为网络文学喝彩时别忘了“资本”这头怪兽

http://www.frguo.com/ 2017-07-12 北京青年报  乔焕江

  短短两个十年,网络文学就从初期的自在萌生发展到如今的盛况空前。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文学批评界对网络文学的判断像是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前几年的类型小说价值低俗论迅速转换为网络文学的意义重大论。把网络文学看作通俗文学或大众文学在网络时代的功能承载变体,甚至视之为担负向世界传递中国形象的文化载体,但正是因为这种乐观期望,认清这一文学形态的真实属性,就显得尤为迫切。

  网络文学经过二十年的发展,之所以呈现为现在的形态,除了媒介形式的变化、读者群体巨大的阅读需求等直观因素的影响,加入到网络文学生产场域的资本,是根本上制约网络文学发展形态的决定性因素。也可以说,所谓网络文学的新媒体性或通俗性,不过是在资本的规训和制导前提下选择性呈现的特定面向,并不能简单自然地将其视为网络文学的真实属性。

  实际上,正是由于资本的持续介入,使网络文学不可避免地走向了高度类型化的形态,更进而成为网络游戏、影视剧等产业链条中的初加工产品,也是在这一过程中,网络文学所孕育的更多文学可能也持续不断地扭曲衰减。具体来说,这种扭曲和衰减与不同时期介入网络文学生产场域的资本构成及其盈利模式紧密地关联在一起,从要素配置、类型界定、作者状态、文本的内容模式、价值取向到读者阅读消费习惯等各个方面,中国网络文学都不同程度体现出了这些阶段性特征。

  追踪摄迹,大致可以“寻绎”出几个关键的转捩点:

  首先,上世纪90年代末到新世纪初,出版发行领域民营资本介入,使网络文学由初始萌发阶段对写作可能性的多样探索和对原创性的强调戛然而止,都市小资言情和青春疼痛书写被迅速捕捉,短时间内打造成文学出版的商业奇迹。这种初始的类型化写作其实直接是资本商业运作的结果,在上世纪90年代悄然壮大的民营出版资本,对某一门类图书的专营和高效的分销渠道是其固有的盈利模式化。

  世纪之交,“榕树下”几位重要写手如安妮宝贝等人的小资言情小说一时引发洛阳纸贵,在网络空间积聚人气,线下出版盈利的商业模式就此奠定,并被定位更为精准的青春文学迅速放大,创造出令人咋舌的巨大阅读市场份额。然而与此同时,对网络写作技术变革可能带来的文学民主化、文本的开放性、多元的原创性也就此被终结。超链、多媒体写作、交互式写作等等或者蜕变为理论上的可能,或者被部分吸纳到前述商业写作模式;诸多文学网站先后加快了类型化的步伐,在“起点”的网页上,奇幻/玄幻、盗墓、穿越、职场等等各种类型的网文加快了分众和模式化的脚步,潇湘书院从武侠同好网站迅速全面转型为女性言情类型文学网站,而早期一呼百应的榕树下因为没有跟上类型化的步伐迅速衰落。没有证据能够表明短时间内读者阅读取向和阅读习惯会发生如此重大的变化,归根结底,资本的盈利模式才是网络文学转向类型文学的直接动力。由此可以看出,起点中文网推出的付费阅读和作者分成制度,实际上是借助网络这一新兴媒介而孳生的出版资本盈利模式的升级版,它直接推动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化。

  2004年至2008年,以盛大为代表的文化产业资本集团大规模收购文学网站并成立专门的文学公司,从根本上改变了文学网站的生态格局,决定了网络文学的性质和走向。在盛大把一家家文学网站收到麾下的途中,是由强大资本推动和放大的起点盈利模式对其他文学生产模式的杀伐和征服。依靠盛大注入的强大资本,起点抢夺了大量作者、占据了大份额的阅读市场,激烈的竞争导致更多网站内容的急剧类型化,红袖添香网的文人趣味迅速被长篇连载小说挤成一个落寞的板块,晋江文学性别抵抗意味浓厚的耽美向之外,言情向聚拢了更多粉丝。一系列文学网站只能渐次跟进VIP付费阅读制度,加入到商业文学的大军,但这远不足以抵挡资本来势汹汹的脚步,随着幻剑书盟等屡屡败北并最终不得不投靠另一资本集团TOM在线,最终,盛大文学以绝对的垄断占据了网络文学生产规则制定者的位置。我们注意到,这一阶段制约网络文学发展走向的资本,已经不是民营出版发行资本,而是新兴的互联网业资本大鳄,且多具有国际资本的背景。其盈利模式与之前相比,又有很大的差别。全版权运营,与互动游戏业,与影视业的深度关联,造就了网络文学的IP热,这一方面直接导致网络文学作者群更为严重的贫富分化;另一方面,也导致了网络文学内容生产的“打怪升级”和“小白”走向。

  2015年初腾讯收购盛大文学之后,这一移动互联网巨头的加入,使网络文学的文学性、思想性总体性进一步弱化。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腾讯更深入的将网络文学作为原材料嵌入包括游戏、动漫、影视在内的全产业链,对网络文学自身的文学价值和思想价值不可避免地相对忽略;二是腾讯移动互联网巨头的身份,使其更注重网络文学在移动端更大消费群体的传播与消费,由此,内容的浅白易懂和情节设置的片断化显然更适合零散化的快餐式阅读。

  当下,很多研究者和批评者从呼唤一种新时代通俗文学的高度急于肯定网络文学的发展经验,但我们必须看到在这种由资本盈利模式根本决定着的商业文学生产中,网络文学作者的写作爱好者身份被从事非物质劳动的文化劳工所取代,文学内容的多源原创性和群落同好性被日益模式化的情节结构和人物设置高度制约,文学语言本来可能的凝练趋向被大量的注水和冗长的篇幅所终结,读者阅读期待视野的丰富性和层次性及其拓展的可能被高度预设的快感机制简化和缩减。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