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吴双英:童话世界的一朵奇葩——读周静的《一千朵跳跃的花蕾》

http://www.frguo.com/ 2017-06-29 

  读过周静的多篇童话作品,而《一千朵跳跃的花蕾》给人完全迥异的阅读感受。周静从那些山林、溪涧、小屋、炉灶间走了出来,走入了一个亘古洪荒的神话世界,她以姥姥的定心石棒,开始了创世纪。她喝令“石头归于一处,水归到一处”,于是“山成了山,湖成了湖,平原成了平原”。这里借用了远古神话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中国神话记录了中华民族在它童年时代瑰丽的幻想,作家以此作为童话故事创意的源头,无疑气象宏大,场景瑰丽。作家以“我”为纽带,通过姥姥绣出的十二个姨的故事,连接远古和当下,连接不同的地理空间和人情世界,让远古神话穿越万年,依然以其充沛的生命力和原始的拙朴感,拨动当代人的神经末梢,激起他们对生命最初的热情和想象。因而《一千朵跳跃的花蕾》一开始就奠定了与众不同的基调,显得生机勃勃,气象万千。

  一、从神话源头寻求灵感

  从童话故事的开篇,作家即以姥姥化身盘古、女娲等宇宙大神,开始开天辟地,造人造神。姥姥将石棒磨成了绣花针,绣了花,绣了树,绣了万物,还绣了十二姨。这十二个有着超能的姨,即成为作品要写的一组群像。十二是很多文学作品愿意采用的数字。中国远古神话常羲曾生育了十二个月。西方神话中奥林匹斯山上的主神,也是十二尊。中西文化虽然属于不同的文化传统,但在神话故事中,却有很多相似相通之处。比如创世纪、世界最初的七天,就情节类似。这部作品中的十二个姨的形象,也可以从东西方文化中找到根源。比如大姨很有力气,却长有三根胡子,性情有时也十分温柔,可以说是一个有些男性化的女性形象。中国的农业祖神后稷,有时称五谷爷,有时称五谷母,也有着亦男亦女的特点;五姨喜欢煮汤,像欢乐之神;七姨像爱情之神……十二姨像大地之神或丰收之神。中西丰富的神话传统和文化滋养,给了作家丰富的灵感,浇灌了作家的想象之花。作家以此为源头,创造了一组完全不同的儿童文学形象,这十二个姨既来自天界,也来自人间。

  二、以神来之笔写活人物

  神话故事给了作家奇思妙想,给了她天马行空的自由,也给了她回归文学的源头去寻找文学生命力的可能。作家以灵巧的叙述手法,借助“我”和“姥姥”,让童话脱掉神话的外衣,穿越时空,来到了当下生活。“我”的十二个姨个个本领非凡,神奇的魔力和超常的才能,让他们像神一样的让人仰视,让人崇拜。但他们又因为和“我”的关系,或者通过“我”这个下一代孩子的视角,他们变得亲切可感,充满了人情味。作为姥姥的女儿们,她们不再是抽象的,她们也有生为人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作家极尽笔力,将我的十二姨塑造的立体丰满,有血有肉。大姨并非粗线条之人,她不仅能干粗活还心思细腻,能绣花种花,甚至成为人人喜欢的花姨。二姨收集了很多很多的宝贝,最宝贝的就是一个葫芦。葫芦,也是一种特别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物件,二姨因为选择了太多的东西而被葫芦给困住了,太多的东西也意味着太多的欲望,欲望太多,则容易迷失。幸而二姨挣脱诱惑,斩开葫芦,跳出了迷阵。三姨终其一生,只为让湖底能开出一朵花来。黑暗之苦,绝望之痛,也流露在字里行间。在这里可以看到作家对于无力改变现实的痛苦,但作家还是以希望化解了。四姨深知,非得以自身心智来养育的故事,才是能存活、能飞扬的故事,才能成为自己的故事。这里也显示出作家对创作的理解。十二个姨各有各的个性,各有各的口味,各有各的法宝,各有各的习惯。十二个姨也是十二种人生,十二种风景。

  三、让灵性之光照耀生命

  童话生来带有神话的胎记,但经过不断的演变,童话已经从神话这一文学最初的样式中独立出来了,尤其是在安徒生开创了文学童话的创作源流之后,童话更是因为能表现现实生活,表现深刻的人性二赢得了很多人的爱戴。如果说,这部童话因为实现了和神话的融合,而体现了体裁的创新;因为创作了一组女性形象,传递了东方式的人物风格和美学特点;让作品处处闪现人性之光,表现悲悯之情,让作品的语言包含丰富的意蕴和民间文学的风味,则是这部童话最大的特色。作品以神话开篇所具有的恢弘气势,以十二个姨的故事织就的十二种精彩人生,都敌不过那些潜藏在故事里的人性之美。书中随处可见的哲理性文字和作家独到的生命感悟,总是让人心头一震,沉吟不已。

  “拿针脚也是要有力气的。有力气,真才拿得稳。针拿得稳,针脚才均匀。”

  “姥姥说,如果你老想显摆手里的好货,说不定就会显摆的没了。”

  这样从民间生长出来的智慧,在作家的笔下轻轻松松写来,极为鲜活生动。作家以民间文学切入创作,又扎根生活,从生活中吸取了无限的能量和灵感,产生了新的民间的智慧,这样的语言就特别的有质感有活力。

  “在这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三姨对湖水的爱,也感受到了湖水对三姨的爱的回应。”

  “这是一种怎样的温暖呢?不是燃烧的火塘散发出来的温暖,不是阳光照在身上那种暖和的感觉,而是……”

  这样的语言在书中比比皆是,用心的投入生活,必定对生活充满了各种感悟。唯有付出爱,才会有爱的回报。像三姨。即使付出爱,也未必需要有爱的回报。像五姨说的蓝狐狸和老狼。我们不断的通过生命的体验去提升生命的境界,去实现精神的升华,也不断的让灵性之光照亮自我的灵魂,去温暖更多的生命。

  书的最后作者以一首国外的民歌做结:“种壳里关着一千朵跳跃的花蕾,我的呼吸吹动了一座花园,我的手中沉睡着一片森林,春天啊,春天……”这首诗歌意味深长,含蓄隽永,充满了辽阔的生命的意味。“我”虽然还只是一个孩子,但“我”却在十二个姨的故事中感受到了生命的况味和深刻,体验到了世界的美丽、忧伤、快乐和生生不息。如果可以,“我”也可以像十二个姨一样让花朵盛开,生命绽放;“我”也可以像姥姥一样,让世界有花有树,繁华似锦。只要“我”内心有神性的照耀。

  祝愿周静写出更多有神性的作品。祝愿每个儿童文学作家都能创作出有神性优秀之作。

  (本文作者:吴双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