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王杏芬《青春·缪伯英》

http://www.frguo.com/ 2017-06-01 王杏芬

 

 

  作者简介:

  王杏芬,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报告文学、小说、散文等见于《人民文学》(增刊)《文艺报》《青年博览》《中外文摘》《湖南文学》《黄河文学》《湖南日报》等,曾获《人民文学》主办的全国旅游散文大赛佳作奖。长篇报告文学《大漠游侠》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现为《湖南报告文学》杂志副主编。

 

  内容梗概:

  缪伯英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女共产党员,也是与李大钊并肩战斗过的革命先驱。本书是围绕迎接党的十九大、建国70周年、建党100周年等重要时间节点而开展的典型人物的主题创作,以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的人生经历为主要表现背景,以缪伯英和丈夫何孟雄烈士的革命斗争历程与感人爱情故事为描述主线,真实地还原二十世纪初以李大钊、缪伯英、何孟雄、邓中夏、高君宇等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进步青年为了追求革命真理、追求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不惜为认定的主义和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那段历史。

  全书将通过呈现缪伯英的传奇人生故事、可贵的革命精神和忠贞不渝的爱情信念,达到“讲好革命故事,传播红色情怀”的创作目的。

 

  青春不言悔

  彭湘

  看完王杏芬的《青春·缪伯英》一书,我信手在黑色的键盘上打字,缪伯英,这个名字不是一起跳出来的,而是需一个一个字打出呈现于眼前。难道英雄的故事在斗转星移的岁月长河中已渐渐沉寂?不,不会的。我注视着屏幕,看着远处的山,郁郁葱葱,依然静穆着。

  青瓦白墙,延伸到远方的稻田,还有黄色的泥巴路,我依稀看到一个女孩在田间小路上奔跑着,身后留下的是一串笑声,那声音爽朗清脆。谁也不曾想到,这个女孩心中有着一轮红太阳,她30年短暂的生命中澎湃着激情,她就是中国第一位女共产党员——缪伯英。

  在王杏芬的笔下,缪伯英的形象跃然纸上,如同我们小时候看到的一位邻家姐姐,有着直率活泼天真的鲜活性情,有着喜怒哀乐的情感流露。王杏芬用温润的心灵情感,触摸英雄的精神世界,寻找英雄在生命历程中璀璨的光华。但作者不是致力于对人物的英雄化描摹,更多的是从女性作家的角度,贴近人性的真实,走进一位女英雄的精神世界。她以女性独有的细腻和情感丰富性,用还原历史真实与烂漫的艺术真实的方式,给我们呈现了一位把壮丽青春献给了中共初创时期,心怀理想,穿越腥风血雨,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的女性光辉形象。

  如缪伯英因为刘三华的丈夫溺杀女婴而义愤填膺,她那时年仅14岁,巾帼不让须眉,爱憎分明。在作者笔下,英雄从不放弃妥协。这一颗不畏惧的心,伴随着缪伯英今后的人生道路。"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在严峻的社会环境下,缪伯英选择了一条与千万女孩不同的人生道路,走向革命,九死一生,从不言悔。她剪掉长辫子,干练利落的头发昭示着她走上革命道路的决心。这一条路,充满凶险,需要超乎于常人的毅力和斗志。但是,我们不能忘却,她是女性,她用柔弱的双肩在中国革命史的长河中挑起责任和使命,这更显可贵。

  《青春·缪伯英》的出现,契合我们时代的需求,人总是需要信仰的,特别在当今时代,我们的精神世界需要凝聚信仰力量。书中 "信仰的洗礼""家庭和女子"等章节内容,体现缪伯英的果敢和勇气。她忠诚于中国共产党,向往共产主义事业。在入党的时候,她对李大钊的建议欣然接受,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第一位女党员。在我们和平年代,加入共产党是一种光荣,一种责任,在那个年代,是光荣,但更带着危险,新生的政党前途未卜,加入它,需要莫大的信念支撑着。"惟楚有才,于斯为盛",湘妹子,她们在革命年代,是不屈的代名词,如杨开慧, 缪伯英,向警予………缪伯英成为妇女革命运动的先驱,湖南第一位女工部长,这些称谓在一个女性革命者的身上,是沉甸甸的,也是让人义无反顾走下去的一份责任。

  峥嵘岁月,辉映日月。书中缪伯英,静谧的面容,面含浅笑。在那柔弱的躯体下,有着铮铮铁骨,面对强权,面对封建迷信,面对阻挠,面对分离,她从没有退却,有着男人一般的卓卓才干。她的柔情也是在革命信念统一中出现,她与丈夫何孟雄一起被赞誉为"英(缪伯英)雄(何孟雄)夫妻"。当她听到丈夫被捕的时候,她也有作为妻子的焦虑,也让她更清晰地认识到社会的黑暗和自由的重要。

  作者在写这些内容时,重点刻画了她的内心世界,还有神态,语言真实情境的再现,一个女人,她的爱,她的恨,她的坚强,总是交织在一起,让读者跟随其情感的步伐而揪心。直至生命的终结,缪伯英不忘革命,发出了"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我最大的遗憾"的长恨,这与我们历史长河中仁人志士的精忠报国,舍身取义的情怀何其相似。缪伯英的血液中流淌着英雄的血液,也与其父亲缪芸可从小对她的开明教育有着重要关系,促使她走上革命道路,奏响女性革命者的一首青春之歌。

  英雄也是凡人,可她在人生历程中选择了不平凡的人生之路,注定她成为传奇,成为历史中光辉的一笔,对现代社会濡染人们向上的精神,观照内心有着重要作用。"既以身许党,就应当为党的事业牺牲",青春不言悔,英魂永远在闪烁光芒,辉照历史的天空。

 

  《青春·缪伯英》部分章节节选:

  一乡两秀才

  飘峰山距长沙城区60余公里,跨长沙、汨罗、平江三地,山脚一条小道蜿蜒前行,经清泰乡板仓冲后直通往长沙的官道。这天,一个提着皮箱的中年男子到了这里,他站在官道一侧,对着山间阡陌,河畴田野极目四望,然后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态极为陶醉。

  阳光正好。油菜花在田埂两旁开得热烈和恣肆,黄灿灿一片,锦缎一般于风中起伏。忙碌的蜜蜂,在花丛中飞来飞去,秋蝉躲在看不见的树缝间,不知疲倦地长一声短一声鸣叫。

  中年男子提着行李,大步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乡间地域辽阔,人烟稀少,彼此闻鸡犬之声,因而十里八乡都显熟络。不时有扛着农具的汉子、大树下歇息的老人、提着衣物从河渠走上来的妇女……热情地与他打着招呼,唤着乡间对他的通称——芸可胡子。

  缪芸可离开家乡半年,虽说时间不算特别长,但因远渡异域日本,地理上的迢遥,加上去国的漂泊感,让这未得亲近家乡的半年时光漫长得恍若隔了半个世纪的光阴。太阳微热,他的头顶开始沁出细密的汗珠。摘下头上的帽子,却舍不得解下身上的长衫。这件长衫,是他在上海下轮船时买的。在日本,中国留学生一般都穿着新式学生装。不过,他的内心深处,还是蛮喜欢穿长衫的。不仅宽松、舒适,还因为长衫藏着他隐秘的乡愁。就像这一声声“芸可胡子”,听着虽是乡野俚语,难登大雅之堂,但乡亲间的亲昵,在这一声称呼里流露得淋漓尽致。

  道路右侧有大宅一处,青瓦铺顶,四周灰色砖墙围定。人未走近,桂香已然扑鼻。目光越过院墙,可望见宅内桂树华盖如荫,深黄色小花星星点点杂然其中,轻俏可爱。屋后青山之上,植物葳蕤丰茂,满目浓绿。

  缪芸可立定脚步,他发现这处宅子常年锁着的门竟然虚掩,心中不由一阵惊喜。

  东渡日本之初,缪芸可曾就读岳麓书院。29岁时中了晚清秀才。清泰乡仅出两名秀才,他是其中一位。之后缪芸可被湖南省教育司聘为教育科主任,庸碌无为、无所建树的职员生涯让他焦虑,适逢辛亥革命爆发,虽说最终这此革命没有成功,但它无疑是一把利剪,为中国的青年和有志向的知识分子剪开了那道沉重的天幕,让他们看到了黑暗之外仍然有曙光存在。

  1912年年底,缪芸可毅然从省教育厅退职,揣着部分退职金,满怀教育救国之理想,踏上了去日本寻求现代教育改良的旅程。半年时间,他走访了京都、名古屋、大阪等地多所学校,遍访各校名师,以期他山之石,琢自家玉器。

  国外先进的教育理念和办学形式的多样化,令他耳目一新的同时,也给他带来诸多启迪。回国的邮轮上,这位中年汉子新潮难平。积弱积贫的中国,就如黑暗中行驶的大船,需要有不惧牺牲的执灯者导航前行。书生不能执戟对抗外侮,但却能让教育成为开化民智、救国强种的有力武器。

  眼前这所宅子的主人,正是清泰乡两秀才里缪芸可之外的另外一位——杨昌济先生。杨昌济生于1871年,比缪芸可小两岁。两家相距不逾四里,是一同长大的多年好友。杨昌济游学海外十余载,与缪芸可偶有书信往来。他于今年早些时候回国,湖南都督谭延闿曾延请他担任湖南教育司司长,他坚拒不就,却接下湖南高等师范的聘书,甘愿拿着粉笔,走上讲台,为青年学子教授伦理学、教育学等多门课程。

  据缪芸可所知,杨昌济回国重拾教鞭后,家中大小都随他迁居长沙城内。今天,这门开着,未必……

  正疑惑着,缪芸可的肩头被人从后面轻轻一拍,一声热情的呼唤随之在耳边响起:“芸可兄?果真是芸可兄!”

  缪芸可掉过头来,高兴地握住来人双手,不停摇晃。

  “我刚自飘峰山湘峰寺的普静和尚处而归,沿途捡得一篮上好雁鹅菌,”杨昌济展示着手上的所谓“篮子”,一看就是用山间林木随手编织而成。他兴致勃勃说着:“芸可兄,不必急着回去,在我处用这菌子熬锅上好鲜汤,一道享用!”

  缪芸可完全不做推辞,行李随手搁到门外便跟着进了院子:“昌济兄好兴致!好兴致呀!”

  杨昌济仰头大笑:“乡居生活,惬意非常!惬意非常啊!”

  “我听说兄台已受聘于长沙任教,此时怎么还在家中?”

  “芸可兄,此时正是暑假,你忘了吗?啊?”

  缪芸可反应过来,拍了一下自己脑门:“你瞧,我这记性!”

  此时,一个织着长辫的女孩从堂屋跑了出来,杨昌济赶紧喊道:“开慧,这是芸可伯伯。”

  “芸可伯伯。”小姑娘昂起头甜甜唤了一声,转身朝杨昌济道:“爸爸,我是认识芸可伯伯的,我常跟他家玉桃姐姐一块玩呢!”

  “噢,是的,我也忘了。真的,玉桃现在何处上学?”杨昌济把手中菌篮交给帮佣,拍拍手继续问道。

  “我在赴日本之前,就将她托付给平江的凌容众、李樵松夫妇了。”

  “哦,那就是平江县启明女子师范学校啦!两夫妇变卖一千余亩水田及所有家产,毁家兴学,实属不易!”

  “对!教育乃当前之根本。今日回家便见昌济兄,真是好时机,正欲就我国之教育问题向昌济兄讨教。”

  “岂敢!”杨昌济一听此话,赶紧拱手致意:“不过今日中秋,又得一篮美菌,我们兄弟二人倒可在这良辰美景畅谈一番,芸可兄一下如何?”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呀!”缪芸可满面春风,两人携手往杨昌济的书房而去。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