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精品力作 -> 内容阅读

无雪之冬

http://www.frguo.com/ 2017-05-19 王跃文

  作者简介

  王跃文,当代作家,湖南溆浦人。1989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国画》《梅次故事》《苍黄》等六部,中短篇小说若干,曾获湖南省青年文学奖。从2001年17月起,专职写小说。现为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

  目  录

  无雪之冬

  蜗牛

  旧约之失

  没这回事

  漫天芦花

  夜色温柔

  人事

  无头无尾的故事

  平常日子

  很想潇洒

  天气不好

  望发老汉的家事

  花花

  头发的故事

  明天见报

  棕红色皮鞋

  在线部分试读:

  放下电话,张青染更加不安了。他觉得自己的不安很可笑。明知如此,仍是不安,他下楼推了自行车,想去刘仪公司看看。外面风大,又飞着细雨,冷得他发抖。可是半路上,他又折回来了。什么事都没有,跑去干什么?别人真的要笑话了。时间也不早了,来回一趟至少一个小时,下午上班会迟到的。下午上班时间一到,他就马上拨了刘仪的电话。还是没人接。后来又打过几次,都只听见长长的嘟嘟声。张青染有些紧张了,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坐在对面的李处长看出些什么了,嘿嘿笑道,老婆被人拐了吧?我说老婆不要找太漂亮的。张青染故作坦荡说,哪里哪里,巴不得谁拐走她,我也乐得解放。她说中午去看看洗衣机,看中了再打电话给我。怎么总不打电话来呢?哦,是这样?你家洗衣机要换代了?张青染敷衍着,是的,国产的还是不行。两人就着这个话题,议论国产货的质量问题,很快就下班了。回到家里,见麦娜带着他的儿子琪琪在搭积木。琪琪喊声爸爸,又顾自己玩去了。妈妈呢?张青染问道。琪琪已全神贯注,不再抬头。麦娜说,姐还没有回来。张青染到厨房看看,见麦娜已做好了饭菜。六点半过了,仍不见刘仪回来。张青染说,麦娜你来得及吗?你先吃饭算了。麦娜才说没事的,就有人打她的传呼了。麦娜回电话。来电话的是麦娜她们时装模特队的伙伴狐狸。狐狸要她找一找猫儿。麦娜把自己裹进皮大衣里,说下楼去打个传呼。张青染叫她在家里打算了,这么冷的天。麦娜说声没事的,就出去了。她从来不在家里打传呼,说不想让任何外人知道家里的电话号码。好一阵子麦娜才回来。张青染见她神色不对,问怎么了?麦娜说,猫儿不见了。狐狸今天打她一天传呼,都不见她回机。我刚才打了几次,她也不回。不会有事吧。张青染抬头望着麦娜。麦娜背靠门站着,心神不宁,说,不会有事就好。麦娜身高一米七八,比张青染还要高出一头。麦娜她们模特队共六位姑娘,除了麦娜、狐狸、猫儿,还有老鹰、水蛇、相思豆。张青染不曾见过她们,只偶尔听麦娜讲起,一色美轮美奂。麦娜本名叫麦菊英,一定也有一个外号,只是张青染不知道。麦娜说,我不吃饭了。猫儿不见了,我们必须早点儿会面,节目组合要更改。说着就进卧室化妆去了。不一会儿,出来的是一位冷艳而孤傲的美人儿。张青染几乎要倒抽一口凉气。麦娜你怎么一化妆就冷若冰霜了?是吗?麦娜微笑着轻声应道。可这笑容竞凄婉如残照。小心一点,早点回来。张青染嘱咐着。麦娜应了声,提着行头出门了。过了一会儿,刘仪回来了。她一进门就抬头看看墙壁上的石英钟,说,回来晚了。张青染默不做声,进厨房热饭菜。刘仪抱一下儿子,说,青染你热饭菜要一会儿的,我干脆冲个澡。张青染也不理,只顾自己。饭菜热好了,刘仪还在洗澡。这么冷的天,怎么进屋就想起要洗澡了?刘仪洗完澡,又慢条斯理地把脏衣服往洗衣机里放。张青染很不快,沉沉地嚷了一句,饭菜再热一次就成猪食了。好了好了,来啦。晚一点回来你就这么恼火?张青染指一指石英钟,说,是晚一点点吗?刘仪不再搭话,盛了饭埋头吃了起来。琪琪望一望爸妈,也不敢讲话了。一顿饭就沉闷地吃着。只有洗衣机在哐当哐当响。张青染想起下午同李处长即兴扯谎,讲到买洗衣机,真是好笑。穷得打酸屁了,还说要买进口洗衣机。吃完饭,刘仪收拾碗筷。还没忙完,琪琪已在沙发上打瞌睡了。张青染心里有气,懒得去管。刘仪见了,擦净手上油腻,倒水给琪琪洗了脸,抱他上床睡了。刘仪忙完厨房的事,给男人倒了热水。张青染却不领情,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刘仪便做起温柔来。怎么了嘛,你又发什么神经?这样下去,我不神经也要神经了。张青染起了高腔。怎么啦,我怎样了嘛。刘仪还是温柔着。从中午起就不见任何人,干什么去了?刘仪愣了一下,霍地站了起来。好啊好啊,你一发神经就把我往坏处想。我干什么去了?我班也不上,陪人家睡觉去了!这下你舒服了吗?张青染气鼓鼓地拍着沙发,叫道,舒服!很舒服,今冬不是流行墨绿色吗,人家穿墨绿色皮衣,墨绿色西装,我正好没钱,只要一顶绿帽子就满足了。刘仪冷冷笑道,好,可以,你这么喜欢绿帽子,我让人给你批发一打!张青染脸也不洗,就回房上床了。刘仪自己洗漱完,又过意不去,仍旧拧了毛巾去卧室给男人擦脸。却故意说气话,别弄脏了我的被子。张青染死人一样,任刘仪摆弄,心却软了下来。刘仪先是背靠着男人睡,挨了一会儿,还是反过身来搂着男人。你呀,过不了几天又会发一回神经,也不问个青红皂白。把我往坏处想,你就舒服些?人家吴科长要我陪她去买衣服,我怎么好不去?她又是个挑三拣四的人,全城所有商场逛完才看中一件。刘仪便把过程细说一遍。说完又委屈起来,说,不信你现在就打电话给她,人家不笑你小家子气才怪哩!张青染也不说相信不相信,只道,你们公司难怪连年亏损。财会科长跟会计可以成天不上班去逛商场。不亏才怪!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