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静悠《我只喜欢你》

http://www.frguo.com/ 2017-05-08 静悠

 

 

  作者简介:

  静悠,80后言情作家,现居湖南,爱看书爱说故事,相信真爱,相信奇迹,相信笔下能生花。已出版作品有《你若安好》《你若盛开》《念念勿忘》《致最好的你》《我只喜欢你》《从此,我的幸福都是你》等。

 

  内容简介:

  他与她相遇在最美好的年华,本以为此生会执手到老。然而命运无常,她从他的世界消失,自此杳无音。而他发了疯般地找她,如同一只困兽。

  一别四年,这四年里,他从未有一天停止过对她的思念,更没有放弃任何寻找她的机会。他总想着,有那么一天,可以再次见到她。哪怕她已嫁作他人。

  或许因为地球是圆的,相爱的人总会走在一起,绕了一圈,他们终于再次相遇,只是此时,他有婚约,而她有良人。他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他。

  他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

  眼前仿佛有道门,像是千山万水,隔开了他和她。

  然而,再勇敢再坚强也抵不过他一句话,他说,我来晚了。

 

  《我只喜欢你》目录:

  第一章 作戏要作足

  第二章 后不后悔?

  第三章 好友是狗熊

  第四章 BOSS,你好

  第五章 去向成谜

  第六章 一直在这里

  第七章 她不会说谎

  第八章 酒醉迷情

  第九章 两两相忘

  第十章 那些过往呀

  第十一章 真相靠近

  第十二章 偷来的幸福

  第十三章 我们就到这

  第十四章 期望落空

  第十五章 我陪着你

  第十六章 旧伤重揭

  第十七章 纸鹤情缘

  番外一 我爱的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番外二 齐骥的爱情

 

  《我只喜欢你》部分章节节选:

  第一章  作戏要作足

  林夏坐在半天没挪一步的公交车上,望着八车道上的车辆停滞不前。

  这时,手机不安分地振动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接听时扯着嘴角努力让自己不笑出声,“孟蔚林,我还在三环呢,你那边的饭局我怕是赶不上了。”

  好好的周末,她跟周公神游得正欢,正要进一步联络感情时,某人却一通电话扰了她的好梦。

  那人在电话里说:“林夏,今天你一定要救我一次,求你了!”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凄厉,听得她都没忍心发火。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是孟大少爷的娘亲又替他安排了相亲宴,这次躲不过,就想到拉着她唱出戏。

  林夏下意识地拒绝,扮女朋友这种事,一来她没经验,二来要是孟家人当真了怎么办?

  孟蔚林却坚持不懈,说:“没让你扮我女朋友,你这条件,怎么看都不像我喜欢的类型呀!你就去那坐坐,我们装得亲密一点,人家姑娘不瞎,一看我俩这样,心里就清楚了不是?”

  这话到底是夸她还是损她呢?林夏还是为难,“要是一桩不错的姻缘呢?都讲‘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

  孟蔚林终于没耐心继续哄她,语调一转道:“就请你帮个小忙,啰唆个没完,真是白拿你当这么多年兄弟了。”

  他那一句犹如一技绝杀,把林夏制得马上就应了下来。不是她没底线,而是孟蔚林早就摸清了她的软肋——最怕被人控诉狼心狗肺、无情无义。

  不就是陪相亲吗,一回生二回熟,说不定她天生演技靠谱,根本不用装,一上台就入戏。她这人向来说话算话,应下来的事,就会尽力做。她还特地费心打扮了一番赶赴现场,却不想老天不作美,让她堵在去的路上,怪她咯。

  “林夏,我劝你半个小时后,老老实实出现,要不然后果自负!”

  孟蔚林估计气得不轻,对着电话一阵咆哮,震得她耳根发麻。她皱着眉,嘟囔道:“半个小时赶到?哥哥,你派直升机来接我得了。”

  三环都堵成一窝粥了,酒店的位置离这还有很远,难不成让她狂奔过去?想着她心里已经把孟蔚林的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了一遍。

  孟蔚林自然没察觉到她快要爆棚的不满,悠悠道:“记住我的话,这顿饭,我算你五倍的加班费。如果你能弄到直升机飞过来,到了运费我来付。”

  “孟总,您可要说话算话呀。”林夏在心里噼里啪啦计算出五倍加班费的具体数额,脸立马笑成了一朵花,谄媚地确定,“可不能赖账呀。”说完记起他话里的运费,忍不住满头黑线,她是货品吗?

  “当然。”话音未落,有哗啦啦的冲水声响起。

  究竟被逼得有多窘?连电话都躲到洗手间打了。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从小就立志当个好人,好人怎么能见死不救?什么?明明是看在五倍加班费的份上,谁说的?她才不会承认自己见钱眼开。

  装回手机的工夫,她已经挪到司机附近,一脸焦急地请求道:“师傅,能不能麻烦您开下车门?我要赶个很重要的考试,再堵就不来及了。”说着她还不忘抬腕看表。

  司机扭头看了她一眼,又望了望一眼看不到头的车队,按下了开门键。

  “师傅您真是个大好人,太谢谢您了。”下车前林夏不忘道谢。

  师傅憨厚地咧开嘴笑了笑,林夏已经跳下车,腾腾热气扑面袭来,云城正值最热的季节,特别是从有冷气的地方下来,分分钟感觉皮开肉绽,真是冰火两重天。林夏咬咬牙,穿梭在车之车之间窄小的缝道里,一点点地挪到路边。脚下的路总算宽敞了,她吐了口气,准备大步前进,手机又震了起来。

  “快了快了,别催了成吗?”她接起来直接埋怨道,“我已经在尽力了。”

  “嘻嘻,夏夏,是我。”电话那端传来好听的女人声音,“赶着去哪,约会吗?”

  “左璇,对不起呀,我加班呢。”林夏不好意思地解释,左璇是电台谈心节目的主持人,声音好听得让人过耳不忘,自然也容易分辨。两个人从孤儿院起便是死党,小时候感情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大了虽然分隔两地,却也时常联系。

  “可怜的孩子,星期天都没得休息。我说夏夏啊,帮你加的那个相亲群,你进去看过没?”左璇听她说这么忙,赶紧提醒道。两个人同岁,虽说离成家立业还有点距离,但左璇至少已经有确定的对象了,结婚也提上了议程。可是林夏自从离开滨城,一直打单,年龄越来越大,渐渐就要被纳入剩女的范围了,院长总念叨着这事,她这个死党也是急人之所急。

  “你身边如果有好的,给我留意一下就是了。最近太忙,等消停一些后,我再认真去那个相亲群看看。”林夏轻笑一声,这真是所谓的皇帝不急太监急啊,“你跟你家那位什么时候办酒席啊?”

  “我们办酒席你回来吗?滨城如果真有适合的,是你过来,还是让人家过去?”左璇问。林夏当年在学校里跟某人的恋爱,那是人尽皆知,无比甜蜜。谁都以为,她跟那人会一手毕业证一手结婚证,结果刚毕业,林夏却突然消失了,再后来那人出国,这段感情就不了了之了。过了差不多半年,林夏才从几百公里外的云城打来电话。

  相处了这么久,彼此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林夏不想说的事,她问也问不出来,等林夏想说了,她就是不问,林夏也会完完全全地告诉自己。不过,这已过了好些年,林夏却绝口不提滨城的任何事,就像是把那段经历生生从记忆里抹掉了一般。

  这不正常。

  “你身边的好男人都在滨城吗?办酒席的时候再说吧。”林夏四两拨千斤,轻松地就避开了重点,“好啦!左璇,我忙着呢,再聊啊。”

  “夏夏,他回来了。”

  在林夏挂电话的前一秒,左璇不疾不徐地扔过来一句。

  “谁?”林夏听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反问道。

  “卓天才。”左璇答道,“前些日子,我回滨大参加一个演讲,想着忙完回我们当年住的宿舍附近逛一逛,当是缅怀下我们的青葱岁月,结果走到楼下,没想到竟然看到了卓天才。虽然他的穿着完全变了,气质也成熟稳重了,可他那张脸,帅得太非同寻常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噢,我没敢多待,怕他看到我。”

  林夏握着电话的手一紧,有指关节竟然啪地响了声,“璇璇,你答应过我,不会向任何人透露我的消息的,记住了。”

  “放心,我这个电话号码是同事拿他的身份证帮我办的,很安全。”左璇给她吃定心丸。

  “那好,再聊呀,我挂了。”她说完就收了线,准备装回手机的时候,才蓦然发现手心里已经冒出细细密密的汗来。

  卓天才,这个称呼好像很多年没有人在耳边提起过了,乍一听,她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是呀,算一算,已经快五年了,左璇说的那段青葱岁月,已经过去快五年了。

  这五年来,她一直让自己忙一点,这样就没有太多时间去回忆。忙是好事,她真怕自己哪天闲下来了,冷不丁回忆起那些前尘往事,会把自己溺死在那漫无天际的黑暗里。

  人要学会朝前看,朝前走,林夏甩甩头继续赶路。

  吃饭的地方不是一般的高档,看得出,孟家的态度还是诚意十足的。如果不是孟蔚林提前交代过,林夏觉得自己今天绝对会被堵在门外。

  侍应引着她到了包厢门口,还体贴地替她推开门。门一敞开,包厢里的情景映入眼底,林夏的第一反应是,好多人!

  孟蔚林坐在主位,身旁坐着一位穿白衣的女子,女子的脑袋几乎要埋进胸里,以至于林夏都看不清她的模样。

  “来了,快进来,都等你了。”孟蔚林看到她,像是舒了口气,那原本挺得笔直的背缩了缩,“快来坐。”

  林夏脸上带着笑,步伐款款地走进包厢,眼珠子却转个不停收集情报。在座的除了孟蔚林和他身旁的女子,还有几位年纪较长的妇人。孟蔚林的娘亲她虽没亲眼见过,可孟蔚林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家人的合影,她已经记不清自己看过多少遍了。孟蔚林如此大胆地安排她出现,搞半天原来是他最顾虑的人没有现身。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妹妹,林夏。”孟蔚林已经调整好状态,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不少,比划着手如沐春风地开始介绍,“小夏,这是陈乔,这几位是陈乔的长辈,陪她过来坐坐。”

  哈,相个亲有必要出动这么一大家子人?难道是瞧孟蔚林长得不太正派,担心闺女吃亏,所以都跟来了?据她了解,孟蔚林这厮可是根红苗正的好少年呀。

  再说了,相亲这种事,最怕气氛尴尬了,男女双方碰个头,感觉不错再约续缘,不搭调的话,那就就此别过了。人多了反而不好,众口难调,哪能都尽如人意?搞不好把好生生的良缘都掰扯了。你看,人家孟家就没有多余的人掺和。

  孟蔚林身旁还有一个位置空着,一看就是特地替她留着的,林夏也不忸怩,大大方方地落了座。那相亲的主角也终于抬起头,打量起她来。

  林夏也趁机多看了两眼,妆容精致,谈不上惊为天人,却也秀秀气气的十分耐看,应该是大家里出来的好姑娘。要不然也不会相个亲都这么多人跟着,担心被狼惦记了。

  “好了,人都到齐了,开动吧。”孟蔚林装模作样地招呼了一下,桌上凉菜、热菜,加上汤品、甜点,最少有二十来样。他说完也不顾长辈在场,拿起筷子就开始替林夏夹菜。不论什么菜,都挑最好的给她夹一点,表现得异常细心体贴。

  那么大一桌子人的目光全落在他俩身上,林夏看自己碗里的菜越堆越高,忽地有些不安了。

  要是目光能杀人,她现在应该死无全尸了吧。

  “怎么还不吃?这可是正宗的淮扬菜,试试看。”孟蔚林语气里透着关心,“如果不合胃口的话,咱们换就是了。”

  好大的口气!平常怎么没见他对自己这么大方过?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没有眼力价?一大桌子人现在恨不得生吞了她,就不能低调点?

  林夏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鲠得她想翻白眼,但还是忍了下来。也不管众人的眼光了,她拿起筷子慢慢吃。这一路奔来,脚走疼了不说,还真有点饿了。

  菜的味道很正宗,特别是刚呈上来的狮子头,每人一盅,肥嫩异常,入口即化。林夏吃完自己的,犹觉得不够,扭头看了眼孟蔚林的那份。孟蔚林倒是识趣,马上把自己那盅推到她面前,嘴里还道:“慢些吃,总是那么拼命地工作,哥哥又不是养不起你。”

  话语里透着无限宠溺,林夏看着盅里的狮子头,突然就没了食欲。任凭她来时已经做了强大的心理建树,此时此刻也被孟蔚林出神入化的表演震惊得快要坏了金刚不坏之身。

  是她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她以为她要面对的就一个人,那人气急了,最多泼她一杯咖啡什么来着,哪料想,人家相亲来了一大家子。一会儿,坐实了她狐狸精的身份,一起围上来,弄花了她的脸,那就得不偿失了。越是想,她越觉得危机四伏。

  “孟先生的妹妹在哪里高就呀?”女主角终于弱弱地问道,有些惶恐不安,坐在位子上拼命地绞着手指。

  “万和地产。”林夏刚夹了一筷子青菜塞进嘴里,听她这么一问,来不及咽下去,只能口齿不清地回答。

  “万和做得很大,我有个姐妹就在里面,不知道孟小姐在哪个部门啊?”一脸试探的表情。

  “咳……”林夏嘴里那口菜刚入喉,被那句“孟小姐”呛得差点没喷出来,“咳……咳……”

  “你慢点。”孟蔚林轻斥道,递过水,伸出手在她背上轻轻地拍起来。

  林夏一把抢过杯子,猛灌两口,好不容易将菜咽下去,呼吸终于顺畅了。她迅速地瞟了一眼使劲憋着笑以至于表情僵硬的孟蔚林,实在是气不过,脚一提重重踩了下去。

  “嗯……”孟蔚林闷哼一声,接着拿起自己的餐巾沾了沾林夏的嘴角,面色如常地答,“我妹妹不姓孟,她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不过,我俩一直挺亲的,我也习惯这样宠着她了。”

  女主角的表情由吃惊到委屈最后变成愤怒,当即扔下餐巾,嘤嘤地哭起来,跑出包厢。

  这就搞定了?林夏觉得节奏有点快,快到她刚咳完还没缓口气,战斗已经结束了。

  可想而知的不散而欢,不过林夏却身心舒畅,她本来就是来毁了这场相亲宴的。顺利完成任务,她拎着大包小包欢快地上了孟蔚林骚包的座驾。

  “跟猪一样,就知道吃吃吃。”孟蔚林瞧她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忍不住嫌弃道。

  林夏不在意,“节约是一种美德好不好?我说孟大少爷,不带你这样的,过河就拆桥,我打几个包你就叽歪个不停,是谁大清早夺命连环CALL求我江湖救急来着?”

  那么多菜除了孟蔚林替她夹了几筷子的,其他人根本就没动过,扔了多浪费?她一个人过日子,只图省事,谁在意这是剩下的?

  “好了,总是你有理。”孟蔚林也不与她计较,发动车子时不忘记提醒她系安全带,“我知道,这事下不为例。”

  听他这么一说,林夏倒是不好意思了。她不是不清楚,孟蔚林但凡有一点办法,也不会拖她出来了,“我说,这些年你一直这么单着,真没一个合眼缘的?”

  孟蔚林要相貌有相貌,是翩翩公子的模样,要钱有钱,要车有车,要房有房,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争抢的对象,怎么会沦落到到处相亲的地步?林夏一直没想通,今天忍不住试探。

  “那你呢?”想不到孟蔚林却以牙还牙,直接反问回来。

  “我?”林夏被他问得一愣,一张俊逸的脸毫无预兆地在脑海里闪了闪,她眨眨眼,摇摇头,“你知道的,我一直挺博爱的,长得好的我爱,有才的我也爱,小年轻小鲜肉也能入眼,哎呀,要爱的人太多了,我可不想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

  “切……”孟蔚林鄙夷地瞟了她一眼,“你哪是博爱,你是再也不敢爱了,对不对?”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雨了,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场,车外的行人都撑着伞,行色匆忙,路上的车辆熙熙攘攘的。雨刷左右摇摆,重复着将玻璃上的雨水抹净的动作,孟蔚林觉得这场景像极了他们相遇的那个夜晚。

  那晚他心里烦得要命,开着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明亮的远景灯,打在一道狼狈的身影上,单薄的身体瑟瑟发抖,整个人浸在那漫长的大雨里,伸手拦着车。他一个不忍心,将车靠了过去。车子还没停稳,那身影就已经一头栽倒下去。

  “冷气太低了,调高一点。”林夏不答,摸了摸手臂,一片冰凉。

  孟蔚林腾出手来,调高了温度,“许霆说,你很久没去他那里取药了。”

  “嗯,喝得想吐了,停一阵再说。”林夏解释,中药是真的不好喝。

  孟蔚林又瞧了她一眼,她的眉梢有明显的疲色,他也不再多问,目视前方,认真开车。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