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精品力作 -> 内容阅读

愤怒的子弹

http://www.frguo.com/ 2017-04-27 周健良

  编辑推荐

  特种的贴身记忆,一位中国军爷的悍猛军文,特种军文头号作家军力继《终身制职业》后再动干戈。每一颗子弹,上面都有我的血、我的汗、我的魂、还有我兄弟的命……

  《愤怒的子弹》以一种另类的思维模式,讲述了我国特种兵军旅生涯中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愤怒的子弹》首先是一颗激越、高昂的子弹,它深刻勾勒了特种兵战士们在艰苦中奋斗,执著为国为民披肝沥胆、勇往直前的铁血军魂,是一部见证我国特种兵成长的军事巨作;《愤怒的子弹》还是一颗威力无比的催泪弹,它把亲情、爱情、兄弟战友情用一种虽略显粗糙,却异常煽情的语言向你一气诉说,令你情不自禁被书中的人物所感染,被他们的故事深深打动。

 

  内容简介

  尽管害怕、尽管孤独、尽管我觉得下一秒钟我就能趴在雪地上来个永垂不朽,可我还是朝着目标挺进、不断地挺进。每一个兄弟都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因为,我们是穿着一身马甲的中国军爷。

  当敌人出现在我的瞄准具中时,我感觉自己的心脏竟然瞬间停顿了下来!时间和我身边的一切仿佛都凝固了,我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从耳机中传来的那一声低微而又危险的命令——杀!

  我的兄弟,竟愿意为了一个陌生人的性命,去赔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这不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就能解释的。我想,得利的,应该是人性中的善良。那种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只求个心安理得、问心无愧的善良。

  我要记住每一个和我同生共死的兄弟,记住那些滴下的汗水和眼泪。老子仰天躺着,朝着依旧是满天飞雪的天空狂笑起来!老子是爷们、老子是狼、老子还没抓住那猎物老子就是不死。

 

  作者简介

  周健良,网名流浪的军刀、最后的游骑兵。在生死场上横刀越马,绝地里笑饮藏獒血,扛着AK47跟人死掐……是个身经百炼的中国军爷。曾著有军文小说《终身制职业》,有大批的铁杆拥儡,是铁血文学的扛鼎斗士。

 

  目  录

 

  序 子弹终于上膛

  第1颗 老子是这样当士兵的

  第2颗 把新兵蛋子往死里练

  第3颗 谁说男人只流血不流泪

  第4颗 第一次出任务

  第5颗 是个爷们,就得有点子精神

  第6颗 大兵们的幸福生活

  第7颗 千万别和中国军爷死掐

  第8颗 怎样才配得上“军爷”这称号

  第9颗 又一次“死嗑”的到来

  第10颗 真正的悍将,得经过血与火的锤炼

  第11颗 因为,我们是穿着一身马甲的中国军爷

  第12颗 悲喜交集的探亲之旅

  第13颗 把自己练成最精锐的屌毛序 子弹终于上膛

  第14颗 枪林弹雨打砸出来的猛兽

  第15颗 你们还真把自己当大爷了

  第16颗 我们为什么不开枪

  第17颗 终于熬成了游骑兵

  第18颗 最后一场战役

  第19颗 那军旗上,有我的血,有我的魂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子弹终于上膛 我得先说清楚。

  后面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我胡扯蛋。

  我是个靠码字为生的人,至少目前是这样而且以后也打算这样过下去。

  不写、或是写了没人看,那就意味着我要饿肚子睡马路外带起盗心之类的不堪设想的故事将会发生…… 所以,我只能胡扯,而且希望有人能喜欢我的胡扯。

  这么说吧! 谁要是拿着我写下的这些当个真事较劲,我立马搬行李端碗筷上你们家吃住去! 你断了我的饭辙,知道不? 行了,场面话说完了! 咱们这就开始扯淡了! 我究竟是怎么当兵的?自己都快记不清楚了。

  所以,当我偶然在街上撞见了我那可爱的指导员、还有他那更加可爱的媳妇的时候,我险些就把他们给当成了那些个在街头逢人就说丢了车票钱没法子回家需要善心人士捐助的九流骗子了! 当时,我那指导员,我那足足比我大了二十岁的指导员,就像是那些九流骗子一样在我身后,用很不确定的、而且是明显中气不足的声音叫了我一句:“光头,是你小子么?” 我转身,足足盯了我那指导员一分钟的时间。那还是我的指导员么? 我的指导员,河南汉子,精明但绝对厚道,走路像打桩的动静,说话的声调加上点子豫剧的曲调,绝对能和小香玉站在一个舞台上得个满堂彩! 可现在,我的指导员全变了!瘦得都没了人形,就那么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旁边是他同样小心翼翼的媳妇,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怎没了……反正,我是一把抱住了他,用喊番号的嗓子吼了一句:“指导员啊… 我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就是觉着心里发酸。

  指导员是那么强悍的一个猛人啊!这才几年的时间不见,他居然就成了这个模样,连眼神里面那犀利的光芒都不见了,就那么无端端地换上了那种被生活磨平了棱角的沧桑和看破一切的淡然。

  我的眼泪就刷刷地下来了! 我今年三十四岁,从我懂事开始,尤其是成年之后,我没怎么掉过眼泪。老爷们儿一个,有事扛着有苦受着,有哭的那工夫干点什么不好?当年好歹也是枪林弹雨中晃悠了几个来回、阎王爷客厅里喝过茶的人…… 我心肠算是硬的了!可当我抱着指导员的时候,我忍不住眼泪直流。所以,就在这个周末的黄昏,在我居住的城市最繁华的街道旁,一个将近六十岁的男人和一个三十四岁的男人抱在一起,两人都是使劲地抱着对方! 而我还在使劲地流着眼泪。旁边还有指导员的媳妇——我叫嫂子的那个女人。嫂子就那么看着我,就像是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她递给我一碗河南人叫甜汤的东西时,其眼睛里,也是这种庄户人家的女人特有的谦恭和顺从,还有那种拼命为自己的男人撑住了场面的竭尽全力。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