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千树《烫心》

http://www.frguo.com/ 2017-04-24 千树

 

 

  作者简介:

  千树:女,巨蟹座。本名:艾羽。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灵魂敏感,神经大条。热血,仰望星空心怀诗意;悲观,冷眼看尽缘聚缘散。笔下人物生动、细腻。曾用笔名“楼兰筱阁”,在各大文学期刊发表青春、古风等言情短篇七十余篇逾百万字,已出版长篇:《烫心》、《小伤口》、《爱让我们变成傻瓜》、《花田小热恋》,已签约待出版个人合集:《没有一朵云一棵树不美丽》。

 

  编辑推荐:

  有些人还没爱过就老去,有些人还没恨过就逃离

  少年伊始的痴心不渝,

  溃于现实的浮城爱情,

  强档推荐 虐心的爱之复仇战

  若有岁月可回头 可否与你共白首……

 

  内容推荐:

  有爱不觉人生寒。

  有多爱一个人,向善向美的决心就有多大。

  两场不告而别,两场久别重逢。诉不尽百般相依缠绵,又背离凝咽。

  分别四年,韩东歧英俊依旧,当年困境已远,众星捧月的他,却对夏幼微突然示好,成功求婚,而未婚妻订婚不久因故失踪。

  云深不知处的爱,在飘渺不可触中,有人仍被爱滋养,温暖向上;有人却自我放逐,坠落沉沦。

  漂亮女友路彩虹曾迷失于纸醉金迷,火辣热情的朱印在不断失去中收获自我……

  为爱倾付的这些年,她们的人生到底发生了什么?爱过境迁,迎接她们的是形如槁木的现实人生,还是另一种风生水起?

  梦里对人笑,醒时全忘掉。

  我们美好的不是这姣好动人的容颜,不是这青春芬芳的身体,而是因爱着而兀自、持久发着光的一颗,滚烫的心。

 

  目录:

  第一章 似是故人来

  第二章 从云端到地面

  第三章 归来

  第四章 求之不得

  第五章 云的玩偶

  第六章 芸芸众生

  第七章 每个人都在生活中褪皮

  第八章 爱如荒草,生活是团野火

  第九章 失恋让人变成诗人

 

  《烫心》部分章节节选:

  楔子

  他们衣着笔挺,但个个都有内伤;看上去温文尔雅,但只要你盯着他们的眼睛看上十秒,他们一定会哭。

  ——某刀

  南方知名旅游小城蓝洲,在它的南海路有一家Rock heart酒吧,生意红火,于当地非常有名,据说它的老板是四个女人。

  酒吧占股最大的老板叫朱印,是一个性格火辣的百变姑娘,网络流行词“风一样的女纸”能高度概括她的属性:人来疯,能喝能唱、酒量惊人,能弹能跳,很有江湖气质。明明是南方人,纯正的普通话和结实的身材却像北方女孩。她留着齐耳短发,眼睛大而水灵,面孔沧桑又不时显露纯真的眼神,让人不敢贸然猜定她的年纪。

  前来Rock heartt捧场的,许多来自朱印的朋友,有本城乃至五湖四海的驴友,特意来小城旅游的,途经的,倾慕她的……不一而足。

  当然,令酒吧生意红火的大部分客人还是出自蓝洲本城。能在当地著名的酒吧一条街南海路脱颖而出,Rock heart自有它的特点,不似其他同行千篇一律的模式:等到入夜后店里便音乐震天响,一家家传来驻场歌手撕心裂肺的歌唱声;再派一些摩登时尚的帅哥美女,在酒吧门口扎成堆地吆喝拉客。

  Rock heart从来没有固定的宣传套路,但每个夜晚都有出人意料的派对主题。例如在一些特定的节日,像圣诞节的火鸡美食培训主题夜,情人节的最整盅相亲派对……在平常的夜里,甚至抽中现场的某个客人做当晚主持,想过派对主人瘾的往往想些大胆而创新的活动主题,一些腼腆的则可以请朋友代自己。

  于是,常常在Rock heart看到这样一些奇特的景象:性感的模特现场走秀、颓唐的诗人痛苦涕零地激情朗诵、冷峻的医院大夫现场对各手术病例的幽默解说、当然还有投机商人大谈商业经被众人抬下台灌酒……

  有时候,老板朱印会上场弹唱一些不知名的歌曲,虽是不知名的歌者和不知名的歌曲,却能直指人心。有时她会拉上她的朋友也是酒吧老板之一的好友关湖,那个姑娘看起来很安静,面庞清秀具有亲和力,眼神却幽深似湖充满距离感。她一般盘着头发,戴着红色连框的无度数眼镜,服装也是偏职业的西装衬衫。

  通常酒吧人们最先注意到的,是常和她们俩待在一起的另外一个漂亮女人。

  她的名字世俗普通——路彩虹,长相却令人感到惊艳,百里挑一的美人。

  标准的心型美人脸,皮肤细腻白净,一字眉杏眼,眉目狭长远如山黛,一排黑而深密的睫毛在下眼睑投下好看的阴影。鼻子小巧高挺,小而丰盈的嘴唇天生淡粉,肉嘟嘟地惹人爱怜。身材娇小,但前凸后翘,属于纤细有肉的美人骨架。大波浪的卷发随意披散在胸前背后,风情万分。

  纵然是在美女如云的酒吧,她就算是素颜,一进场,就像有一股磁力,吸附住大部分的异性目光追随以及其他同性的嫉妒眼神。

  “看起来就能联想到很多美好的事物。”男人们评价道。

  “她就像是古代美人画里走出来的,看你的眼神像隔着烟雾,朦胧胧湿漉漉。”文艺男青年忍不住抒情道。

  “她现在的价值,就是最金光闪闪的那个投资项目,值得肯定。”商人以此作比。

  “So beautiful!Are you star?”洋人赞叹。

  ……

  在朱印和关湖上台弹奏演唱时,大家看到落单的路彩虹,热烈怂恿这位超级大美人表演。美人屡次谦让不过,便愤然跑上台。

  结果,她一开口,全场瞠目结舌。路美女的走调和腻歪颤音,使人闻之一颤,与美艳高冷的外表,成戏剧性的反差。

  出于对美女的捧场,全酒吧的人,竟都麻着头皮听完她的一曲高歌,并奉上热烈的掌声。之后,再无人邀路彩虹表演。每当有新客人提议,也会被善意的老客人劝阻。

  此后,Rock heart又多了一个传说,女老板之一美艳无双,歌声却堪比鬼哭狼嚎。

  此外,在Rock heart还有另外一个不得不提的特色免费服务。

  除了周六,每晚十点到十一点,酒吧最左侧相对安静的拐角卡座,会出现一个高挑窈窕、非常有气质的中年女子。她叫水雾,也是酒吧老板之一,在固定时间出现,帮预约好的客人算塔罗牌。

  水雾的塔罗牌,据说奇准,但她每晚只算两个人。

  欲求她算塔罗牌的人,只能每周日现场在酒吧吧台前排队预约,预约的人很多,有些人没有耐心便没等到,等到的便都是有耐心的有缘人。甚至有些外地人专门跑到酒吧来排队预约,过一段时间再来蓝洲,只为让她算塔罗牌。

  水雾近一米七的身高,长相清瘦,眼睛细长,黑直浓密的长发及腰,属于不漂亮但气质出众的女子类型。她喜欢穿丝绒的素色长裙,披纯色的坎肩,简约雅致。

  在与人算塔罗牌之前,她会跟你进行简单的交谈,再隔桌对视。她整个人有一种祥和沉静的气质,眼神非常干净真诚,具有穿透力。

  大多数人在与她沉静的对视下最多坚持不了半分钟,她的行为被吧友们善意地调侃为酒吧界的Abramovi(南斯拉夫女性行为艺术家)。

  ……

  如所有酒吧一样,Rock heart也不乏帅哥。

  有多次被喝多了的美女拖着,要跟着走的大帅哥韩东歧,有路彩虹与水雾疯狂的爱慕者甲乙丙丁。

  也有酒吧开店一年来,每个月都在门外驻足一次,却从未进门的高大神秘男人。

  夜深酒吧打烊了,服务员收拾着满地狼藉,趴在吧台上的三个年轻女老板,仍在喝着酒互相调侃。

  “你要龙骁从沈阳来蓝洲看你啊,也顺便来咱们Rock heart玩啊,让他看看你的酒吧生意多火!”路彩虹望着朱印。

  “要他来看我?要他挺着发福的肚子,左手牵着老婆,右手抱着孩子,来看我像天山童姥一样又唱又跳,还每天酒气冲天?这样,我宁愿永不见他。”

  “好吧。”路彩虹又转身看关湖,“我要是你,我就原谅韩东歧。出国移民呢,加拿大独栋别墅呢。生活不就那么点事,哪对夫妻没有点破事,看在钱的份上就别去计较那些破感情阴影。总归要嫁人的,屌丝的世界里阴影更多……”

  “人贱不过三。”朱印接话。

  关湖笑笑,专注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没有回答。

  朱印温柔地看着她,摇头叹息,转头看向路彩虹的眼神玩味锐利:“总说我们,不见你让你那口子来玩?”

  路彩虹的表情像被人踩了一脚,尖细着声音:“他啊,没必要咯。我暂存在各商场的大牌包包衣服,还指望着他努力加班赚钱给我买。”

  “路彩虹你简直虚荣冷血得太……”朱印无语地搜索了半天词汇,“真……诚了!”

  “至少我不假。不像有些人明明心里想要得很,却装得很清高。”

  “好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关湖,又出声打圆场,“有没有觉得咱们,像三个老女人在好笑地讨论一些别人早就看透的事情?”

  路彩虹与朱印一怔,对望一眼,异口同声地吼她:“请考虑下比我们更老的女人的心情,OK?”

  关湖低头,露出得逞的笑意。

  酒吧里满地的啤酒盖、烟蒂,如同酒吧及世间男女的往事,掉落一地,廉价而丰盛。

  酒吧的背景音乐,刚好放到Rock heart的自制原创歌曲《烫心》——

  每一双善感的眼

  都曾受困爱之空城

  爱情的光影游戏

  红黑蓝黄绿

  终点太远,充满变数

  绑架未来,用我切断退路的投入

  你钟爱深渊修行

  以一颗滚烫的心

  可他爱的是烟火

  你燃的是烛灯

  谁的心里会有明路,为爱倾注

  若没有痛过,怎体味到转身

  别触碰她的烫心

  以怠慢的眼神

  因善良轻易宽恕

  还因爱得太投入

  别触碰她的烫心

  不如献上清晨的吻

  灵魂相依方能休息

  谢幕爱情最后江湖……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