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廖鹏君《梦牵菊溪河》

http://www.frguo.com/ 2017-04-24 廖鹏君

 

 

  作者简介:

  廖鹏君,1948年7月出生于湖南省浏阳市,1966年毕业于浏阳一中,是“老三届”的一员。1969年下放农村当插队当知青,1972年招工至湖南省浏阳磷矿,当过工人,搞过管理,工作之余,热爱读书写作。

  退休以后,出版《穿越岁月的烟云》、《梦牵菊溪河》并加入湖南省作家协会。《梦牵菊溪河》获浏阳市作家协会2016年度最佳作品,并被评为“浏阳市2016年10部本土优秀文学作品”之一。

 

  《梦牵菊溪河》序:

  做现实生活真善美的歌唱者

  曾长秋

  阳春三月,我细读了孩提年代同窗廖鹏君的散文集。尽管多年不见,都过了花甲之年,对他勤于笔耕的精神,使我感慨不己,义不容辞要说几句肺腑话。鉴于当今已进入文字快餐时代,就不面面俱到,碎片式地与读者们交流我的粗浅读后感。

  这66篇作品,分成6个专辑。即:留住乡愁、人物春秋、人在旅途、人生感悟、旅游天地、学无止境。

  他写了亲情,这是文学永恒的题材。亲情是一支古老的藤,承载着对岁月的眷恋、对往事的缠绵。他运用散文这种体裁,更能表达自己的怀念和感恩。他写了父母、哥哥……一一做到了直抒胸臆、畅叙情感,其情炙热,灼灼感人。

  他还写了各式人物,是啊,散文怎能离开人呢?“文学是人学”,早已属于老生常谈。但散文篇幅普遍都很短小,能写出人物独特境界,写活人物鲜明性格,却并非易事。他写家乡人,上至女将军,下至任课老师,一个个鲜活的形象,跃居纸上。

  他记叙了自然风光,抒发游览感受,这也是散文作者们很热衷的题材。但能写出独特的味道,写出深刻的思想,却属不易。一些人写游记,容易写成导游解说词。然而,他在浏览时却细致观察,总能抓住景点突出的特点来写,写出了自己的认知和真情实感。

  童年生活是作家挖掘不尽的创作源泉,故乡热土是作家漂泊人生中永难忘却的温馨港湾。这本散文集中,往事如歌,流年似水。他更多的是写了家乡的那一片热土,如对古井的记忆、对菊花石的情结、对小火车的消逝……读起来别有一番情趣。

  肯定会有遗漏,恕我不能对所有作品一一评析。需要提到的是,虽然散文创作没有定法,各篇看似散乱、随意组合,以为掌握了几千个汉字,有自己一点小感情融入,就是美文。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与其他文学体裁相比,散文最能表露真实自我,容不得半点虚假情感来伪装。它对思想、语言、结构、意境、旨趣、风格的要求近乎苛刻,必须呕心沥血来浇铸文字。只有用自己的人生体验换来的独特感悟,才能让读者的心灵荡起涟漪。当把自己的切身体验用自己的语言风格表现出来时,便是把握了散文的精髓。我认为,他做到了。

  读过这些作品,我仍感不满足,不过瘾,要写几句话表示祝贺。我的老同学——廖鹏君,一个从知青到工人的平凡劳动者,他热爱生活,以他永不放弃的业余爱好——爬格子,忠实地做现实生活真善美的歌唱者。榜上虽无名,脚下却有路。趁这本散文集出版,祝愿他老骥伏枥,焕发青春,走得更远!

  特撰数语,权当序言。

  写于2016年清明之后

  (作者系中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兼湖南省网络德育基地首席专家。)

 

  《梦牵菊溪河》部分散文节选:

  乡愁,那一方菊花石砚

  风光秀丽的浏阳河与古朴厚重的永和老街一依带水,被誉为“全球一”的菊花石就蕴藏在老街尾的浏阳河庙下潭中。我家就住在永和老街,距菊花石的开采地仅百米之遥,小时候常和小伙伴跑到庙下潭戏水,看那些“浪里白条”们潜入河中,在二、三丈深的水底打眼、放炮、采石,用自制的木绞车把开采出来的菊花石提升到水面……

  我从小就对菊花石有着一种神奇的感觉,向老人打听。据传说,在清乾隆五年(1740年)前后,浏阳永和镇在砌河堤时,偶然发现有一种灰质交黑的石头“长”有晶莹洁白的花纹,形如菊花,大小不一,姿态各异,十分美丽。永和有个秀才叫欧阳锡藩,爱好书画,喜弄文墨,见石头长有天然花朵,觉得奇怪,就用所采之石雕琢成一方砚台,磨出来的墨汁十分细腻,书写流利,而且墨汁久存不干。欧阳锡藩的亲朋好友众多,见菊花石砚高雅别致,便纷纷向他索取,令他应接不暇。欧阳锡藩从中看到了商机,便遨同乡木雕艺人程维达共同创作菊花石砚。从此,菊花石砚逐步进入市场,这也是我国菊花石雕的初始阶段。

  永和的菊花石雕是从雕制砚台起步的,石料是生成于2亿多年前的菊花石。此石像菊花一样,花芯有单芯、双芯、三芯和无芯,有类似竹叶菊、绣球龙葵菊、蒲叶菊和金钱菊花型等。雕琢艺人利用菊花石这些特点,精工雕琢,理出花瓣,添枝加叶,浮雕成丛丛菊花。据《故宫博物院刊》记载:“清代内府中已存有菊花石多方,其大都近尺半,小者约七八寸不等。”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永和菊花石也是重要的贡品。在新出版的《湖湘人库·刘文熙集》中有一组诗词:“围山峨峨,浏水洋洋。沐日浴月,醉雪酣霜。金精蕴结,耀此南邦。蟾蜍滴露,凤鸟归昌”。说得就是东河总督许振祎,采进浏阳菊花石九方砚,作贺礼献给了慈禧太后。同时,菊花石砚台也是文人墨客喜爱的收藏品,维新志士谭嗣同、梁启超就收藏了不少菊花石砚台。特别是谭嗣同,不仅喜爱收藏菊花石砚精品,而且还题写砚铭。他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石菊影庐”,自谓“菊花石之影”,可见这位浏阳的先知光觉对菊花石如此钟爱。他使用过的菊花石砚,至今保存于谭嗣同纪念馆。

  也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在我的印象中,当年的永和老街商户几乎家家都有菊花石砚。只不过这种菊花石砚质量差异很大,富人家的菊花石砚是选用上等的菊花石料,聘请名艺匠精雕细琢而成,观赏价值及收藏价值极高。一般人家的菊花石砚只是大路货,其石料、造型、雕工都逊色很多。更有一些穷人家的孩子,跑到浏阳河边的采石场捡一块菊花石的边角料,随意在石块上凿个洞,就权当菊花石砚使用。

  记得我家也有过一方菊花石砚,是我哥哥用来习文练字的,它是一个不规则的椭圆体,直径约为20厘米,厚7-8厘米,呈深灰色,砚面有两朵菊花,花色洁白,是一方普通的菊花石砚。后来,我哥哥外出读书,这方石砚就不见了,我估计是“大跃进”期间,频繁搬家时弄丢了。

  永和菊花石雕从做砚台到做笔筒、笔架、水池等文案用品发展到做花屏、镜屏和帽筒等装饰用品,历经师徒相传几代人之久。工艺水平大有提高,从平雕、线刻、浮雕、镂空雕、立体雕、圆雕、综合雕不断创新。1915年,永和镇菊花石雕艺人戴清升创作的菊花石雕作品《梅菊瓶》和《梅兰竹菊横屏》,在马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荣获金质奖章。因为菊花石仅浏阳出产,还被誉为“全球一”。从此,菊花石雕名声大振,或收藏于朝野、或馈赠于友邦、或流传于民间、或远销于海外,至今长盛不衰。

  从欧阳锡藩发现菊花石至今已有两百多年了,风云际换,菊花石雕的发展几经大起大落。新中国成立后,传统的菊花石雕行业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迎来了蓬勃发展的大好时机。1961年,省政府在省会长沙成立了湖南省工艺美术研究所(以下简称工艺所),并把戴清升等菊花石雕艺人调入工艺所,创作了大量的菊花石雕精品,如戴清升创作的《石菊假山》、《争艳》等,陈列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湖南厅。

  “文革”期间,菊花石雕创作深受干挠,1967年8月,工艺所所在地“湘绣大楼”因武斗被付之一炬,从此菊花石雕一蹶不振。1969年9月,工艺所被撤消。菊花石雕停产,引起了中央领导同志重视,周恩来总理在审查送国外展览的工艺美术作品时问:“为什么没有湖南的菊花石雕和湘绣?”随即,湖南省委、湖南省轻工业局迅速组织恢复菊花石创作生产。戴清升不顾八旬高龄,欣然应邀,再次回到工艺所招收学徒,培养接班人。写到此,不由引起我对一段往事的回忆。

  那是1971年10月的一天,工艺所的人手持有关部门的介绍信,来到菊花石的原产地永和镇,要招收两名菊花石雕学徒,永和镇知青办的杨义杰主任立即向来人推荐了我和一名株洲女知青。当我们大队知青专干周高贤同志陪同工艺所的招工人员来到我们知青组时,正好我不在家,趁着秋雨绵绵,队上宣布放假两天,我利用空隙去大光公社看望我的同学去了。工艺所的人没有找到我,就径直往那位株州女知青的生产队去了,在那里他看到了她们知青组另一位男知青的作品——挂在墙上的山水画和刻有花草虫鱼的升筒(量米的量具),工艺所的人大喜过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决心要把此人招走。可是知青办杨主任不同意,他说:“我们送出的知青是按照本地与外地,男生与女生搭配的,这样既体现了公平,也有利于今后招工工作的开展。”而工艺所的人强调的是招工的专业性,说这种人才很难找,后经反复协商,镇知青办让步了,而我就失去了千载难蓬的上省城学艺术的机会,真是后悔莫及呀!

  与这次招工擦肩而过,是我终身的遗憾。不过,通过这次招工令我对菊花石刮目相看,这长在自家门口的菊花石,看似黑不溜瞅,却是世之罕见的瑰宝。连国家都设立专业机构来研究、创作、生产和发展它。这灰质交黑的石头,经过加工和雕琢,就能“长”出菊花,花态逼真,花色晶莹,玲珑剔透。有着极高的历史价值、工艺价值、收藏价值、文化价值、欣赏价值和经济价值。从此,我也喜欢上了菊花石雕,只是那时囊中羞涩,后来工作缠身,又要养家糊口,没有这份闲心关注它、研究它。

  一晃三十多年了,我退休后有了大把的时间,但学菊花石雕已为时己晚、力不从心。我就想到用另一种方式为家乡的菊花石写点文字,用来宣传、弘扬家乡的这种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此,我经常去拜访从事菊花石开采和雕刻的能工巧匠,和他们交朋友,如高福君、朱同义等艺人,向他们了解菊花石开采和雕刻的原理、工艺、鉴赏,写出了《菊花石史话》等几篇文章,收录在我即将出版的散文集《留住乡愁》一书中,这也了却了我对菊花石的悠悠情结。

  作为菊花石原产地,近年来,永和镇政府致力于传承、保护和发展“菊花石雕”国家非物资文化遗产,有过几次大手笔的举措。2014年,建设在永和滨河路的“菊花石商业街”正式开街,聚集在这里有二十多户菊花石门店和加工作坊,每年产值近千万元。2015年,“永和民间菊花石博物馆”建成,成为对外宣传、推介的窗口。目前,正在筹划建设“菊花石遗址公园”……在政府主导和菊花石行业协会的努力下,菊花石这颗高端艺术品中的奇葩,将绽放得更加灿烂辉煌。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