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丁纯蓝: 外婆这样的女人(散文四章)

http://www.frguo.com/ 2017-04-21 

外婆这样的女人

 

 

 

 

 外婆,每到打雷时我就会想起九泉之下的您,您在那边还好吗?

 外婆是永和黄狮庵小板桥人,父亲作磐清华大学毕业,少时师承浏阳古文学家欧阳蔼诚,早年从政外郡,深谙经史文集,长于诗词书画,重视子女教育。分别给女儿们取名为寿娃、滁娃、载娃。寿娃就是我的外婆的小名,她在娘家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一个坚强、善于忍让、温顺而又宽容、刻苦劳作的女娃。在她身上可以看到一个中国女性具备的美德。

    外婆九十岁时,除了耳聋之外,身体很健康,一生没有进过医院,就是一双脚被封建思想迫害,那三寸金莲裹得她走路颠颠的,每走一步都痛。虽然上了年纪但很精致,脸上气色很好还有红润,笑起来像一朵盛开的菊花。外婆写得一手好字,古装戏她最爱看,眼睛她能看清电视屏幕上的字白。她的记性好得惊人,《三字经》能倒背如流,几十年以前的事都记得,以前认识的人好多年没有见面也能喊出他人的名字。在我的记忆中,外婆是勤劳的,烧火做饭、剁菜喂猪、劈柴洗衣、拣茶子、折纸做花炮筒,舅舅舅母要到队上挣工分,家里的事她一个人默默地去做,一早起来就打跑脚,从早到晚不停。外婆到底是大家闺秀,从不招惹是非,从来都和睦邻里,宁愿亏自己,不愿亏他人,做了一辈子的家庭主妇,她一生忠厚老实,把苦水咽到肚里,中年丧夫,一对双胞胎也不幸夭折使她曾经精神失常,服侍九十多岁的老外婆到过世,都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可是她对晚辈从来都是宽容的。她上有老下有小拖儿带女守寡至今,操劳一生无怨无悔。作为女人,我能理解外婆的苦痛。为了生活很早就上山砍柴,将柴和纳好的鞋底担到街上去卖再换点米回家煮早饭,我母亲有一回买了一升米回去,外婆说:今天就像是过年,我已经两个月没吃米了,天天吃糠巴巴。她在人民医院当临时护士,她给李凯家做过保姆外出修浏阳河吃饭时,每人碗里分了几块瘦肉,她留在衣袋里带回给小主人李力吃。

    小时候我住在外婆家里,长得丑,脚板又短,又怕见生人,不爱说话,人们便说这个丫头长大了怕是个矮子。吃饭不会用筷子,饭进了嘴又不会嚼像吮吸一样磨蹭到晌午,读书了又不会拿笔,智商低人一等的样子,外婆却从没有嫌弃过我,她总是轻言低语说话,从来不强迫我干什么,让我自由地长大。舅舅一家六口人加上我住在牛栏房旁边低矮潮湿的屋里,我和外婆挤在一头缠着问娃是从哪儿生出来的,外婆哄我说是从腋窝底下,我的性格很倔,虽不爱说话,痴痴呆呆的样子,心里认定的事八条牛都扳不回来。但我还是蛮痛惜外婆,帮她干活,早上一爬起来赤着脚步出出进进,帮着烧火煮饭,挑着一担衣服到河边捶洗,农村活的该女孩干的我都干过,插秧、晒谷、担稻草、犁田、扯猪草、挖红薯、拾煤渣、将晒垫背到山上晒薯丝、做藕煤、掰玉米、捉黄鳝、放牛,如果说外婆的脚是旧时代的产品,那么我的大脚便是新思想的见证。劳动锻炼了我有一副好身体。用水缸里可以盛八担水,茶水缸里可以盛两担水,我就赤着脚在石头里挑了一担又一担。外婆还是喜欢我的,她说我爱劳动,身体棒。有一次生产队里给她取了帽子不再是地主分子她很高兴。

    我大一些时候外婆坐车到我家,她从山坡上采了好多枳子花用方格手巾扎着带回家当菜吃,那花的芬香那味的清淡至今难忘,外婆顺便告诉我唱民谣,

    枳子开花六瓣叶

    嫂嫂带我六个月

    我带嫂嫂下苏州

    苏州城里好丫头

    红绫予袄,绿背褡,

    绿棱子小裤绣红花。

    到了晚上我就搬张竹床坐在地坪里缠着外婆讲过去,讲故事,唱戏给我听,外婆说那故事有毒不能讲,我是很任性的,不讲就闹,结果外婆滔滔不绝,孙悟空学艺,白蛇娘子与许仙,薛云贵征西,她说她父亲博览群书,待子女仁慈,她是老大,弟妹们都是她带大,嫁时娘家也给了不少嫁妆,家境好时也接济了娘家弟妹,有的一住就是几年,现在弟妹们都在远方,还有一个弟弟是重阳节生的,国字脸很聪明叫重九,不知他现在好不好。她虽然生活清苦,但她不图回报,她没有向弟妹们求过援,当时因为成份不好,彼此也没有联系。

    一有空闲的时候外婆就在堂屋里尖起嗓子教我唱,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到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路的君子听奴言,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的三郎把信报,就说苏三把命短,来生变马把恩报。

外婆摇起蒲扇又教我唱民谣:

花,花,花,走人家,

人家不筛茶,不是好人家。

外婆教我待人要贤惠,谁来家都要端茶喝,又教我不可独食,吃东西要分享,说是:一个人吃起喷喷臭,大家吃起喷喷香。我烧火,外婆炒菜,外婆又教我唱:

    麻雀子灰里面滚又滚,

    又怪哥哥冇买粉

    买了粉又不晓得吃,

    又怪哥哥冇买席,

    买了席又不晓得困,

    又怪哥哥冇买棍,

    买了棍又不晓得打,

    又怪哥哥冇买马,

    买了马又不晓得骑,

    又怪哥哥冇买犁,

    上也犁,下也犁,

    犁了哥哥的脚板皮。

我的童年是没有电灯的,只靠煤油灯,煤油还要票,外婆是最节俭的,说不要点灯,月光可以照进房来,又教我唱:

    月光光,夜光光,

    桫椤树好烧香,

    两个姑子同拜拜,

    拜到明年好世界,

    世界不奈何,

    打个金枝它,

    金枝它开花,

    有女莫嫁张家,

    张家柴又深,水又远,

    猫儿涝饭,蚌壳担水,

    笑死我。

民谣是文学的佳肴,这些精华长大了也派上了用场,有一次开联欢晚会,大伙起哄硬要我表演节目,我说我出个谜让大家猜,我学了外婆用长沙话教我的谜语虾子,出口又快又风趣:

    远看一蒲叉,

    近看须须叉,

    须须叉,叉须须,背低低,

    低低背,脚打跪,跪跪脚,

    一部壳。

    在一次庆祝教师节联欢晚会上我和男扮女装的龚健表演的相声里我自编自导自演中也插了一段京剧《苏三起解》,这些都是外婆给我营养。现在想来,外婆应是我的文学启蒙人。

  外婆从来都是先别人后自己,她睡在一张睡椅上看见长孙回来了,立马起身给长孙睡。看见长孙媳妇回来了就将凉席填给她,她一有空,就给左邻右舍用白线勾帽子。她借了人家一斗米,还米的时候一定要还好米,另外还多加一点。她待人是热情而周到的,我父亲从对门冲里骑单车回来还隔两三里,她一眼就能辨别出打好洗脸水准备开饭。有一次她从床上摔下来,儿媳跑出扶她,她说:天这么冷,你回房去吧,我自己起来。做她的晚辈是幸福的,她从不要求要怎样对她。我每到一处总要带点东西给她,到北京香山为她选购一顶帽子,到南岳为她带回一根拐杖。不知道外婆是什么时候开始老的,但她将事看成过眼烟云,一切都淡然处之,一个人经过大痛之后也就了不觉得是什么痛苦。我间或也接她来小住一段时间,为她订鲜牛奶,帮她洗澡,理发,剪指甲,买古汉养生精给她吃。外婆总说:你小时候我对你照顾不周,现在对我这么好,真是谢谢。

  外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常怀感激之心,外婆是我生命之根,没有外婆哪里有我。对人对事要常怀包容之心,和睦邻里,对小孩仁慈,做事要义无反顾,宁愿亏自己,不要亏他人,这些都是外婆潜移默化给我的礼物。这些品性我都学到了,继承了,要说感谢的应该是我呀,感谢我那历经沧桑,勤劳一生、困难中不低头,给人春风的外婆。

 

 

 

 

 

遥望家乡的小山村——高田

 

 

 


高田村的轮廊留在我的脑海里,他们的勤劳,热情也熏陶了我。我忆念高田的桃园和高田人。                                                                                          ——题记

 

 

 

 

高田村离我家大约有十华里,母亲从楼古调到高田小学,我便和母亲住在高田村有一段时间,高田是一个被山围绕的小村庄。青山绿水留下了我的足迹,但更值一提的是高田人的勤劳、仁义和朴实。

 高田老学校是在田野中的一座老祠堂里,学生集合时由大晚老师起拍:现在,我们来唱一首拿手歌,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预备起!”我也站在中间唱。放学后,便可以到附近的人家去走动,看水塘边杨柳依依,主人会从树上摘毛桃给我吃,看农民在田中辛勤劳作。每逢礼拜天我便来回于肖家湾和高田之间,那段路走熟了,便估算可以一个小时走十华里的速度。

有一次,我一个人从肖家湾提着东西往高田去,经过富善村一个山湾发现一条蛇向我追来,我便改走横田埂,那家伙左转右弯追了很长一段路才放弃,我素来最怕蛇的软功夫,回到祠堂便发高烧,母亲请了当地一个人帮我化水去吓收惊。

新建的校园在下屋山有前后两栋,另外还有一栋食堂,我和母亲住在后栋,要从教室经过的很窄得教员室,后来住到一间教员宿舍里,高高的房子可以抬头看见黑瓦,坐在木碳盆面前烤火,风簌簌地吹来,烤了前面又冷了后背。村子里常有雷响,有一次雷声很大我就用被子蒙住头,还有一次是白天我就躲在桌子底下,好像看见那红球一样的东西滚进来了,当天有农民在田里干活被雷打死了。

 吃食堂时我吃饭磨蹭,往往人家都散席了我还在吃。我记得同桌上的大人说:哇,这鱼儿在辣椒里打个屁都好吃些。母亲怕我在食堂里人多吃不饱,就让我到学校隔壁周家去搭餐。还跟我买了一双绿色的塑料筷子。对面有个人家,我喜欢到她家玩,在她家房里穿来穿去,那柳婆婆会蒸甜酒,用棉絮盖着保温。她家女儿年纪有些大还没出嫁,听大人说是:石货。我似懂非懂,但后来我离开高田后听人说她嫁了人生了小孩。

 因为是老师的女儿,全校的人,还有很多村民都认识我,老师们也喜欢在课间或晚饭后逗我玩,把我当作活玩具,把我当球丢,将我高高举起用力往前面一丢,然后喊:接住。我就像球一样往高处抛,站在另外一头的青年老师接住。

 学校里有文艺演出,老师总是让我去参加,在学校的塘边我们跳锄头舞的同学们一起照相,另外有一次排演《批判三字经》,我演女儿,一位男同学演父亲,唱词是三字经是骗人经,骗人经……”母亲是很注重培养我的出场胆的。

 如果本校有电影看,那是最美的事,学校的大礼堂每年也放两三次,在那里我看了《雷锋的故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我连看了八场。在本村有电影看也不错,因为当地群众尊敬老师会借凳子坐,农村的文化生活不丰富,所以有电影看是最让人兴奋的事,几里路远甚至高田的所有邻村放电影,青年老师们也带我去。有一次桥被河水冲垮了,为了看到电影,人们赤脚从洪水中过河,我被背着过河,到了邻村人已经很多,我人矮看不到,老师们就轮流将我架在肩上看,那次看越剧《红楼梦》,我不打瞌睡一直熬到看完,我至今仍然痴迷电影。

如果没有电影看,便随着大人们去听老祠堂旁一位老人讲传,吓得我全身发毛,鬼的字眼不时重复,说鬼专在晚上行事,有叉路鬼,走着走着让你迷路,还有一种鬼,专缠穿红衣服的,提红袋子的,吓得我不敢拿红袋子,那时没有电灯,电筒一晃一晃的,回去的路上紧紧的抓住大人的手不放。

 我在慕家冲听过颜祖武的弹唱,绘声绘色,他被评为湖南省优秀民间艺人。

 星期天母亲有时会和老师们一起到公社去开会,我一个人便守着偌大的学校,点着煤油灯,从教员室经过教室再经过长长的走廊再经过长长的路,周围又没有人,又怕风把灯盏吹灭,厕所建在高处还要上楼梯。

 母亲叮咛我用煤油炉子做饭,我划火柴总怕点着手,点几十次也点不燃,心想自己真笨,好不容易才把米和一个蛋蒸熟,这便是我最初的做饭经历。一个人闲着没事,看《小蜜蜂》杂志,拿红墨水在脸上涂,很难洗去。  

 母亲对我要求严厉,在吃穿上不许有什么特殊,我自己也丝毫感觉不出在这村里小孩中只有一个是吃国家粮的优越感,当时上优育课我班上有一个女同学穿一双套鞋,我和大家都羡慕她,别人问起母亲什么时候给我做的确良衣穿,母亲说至少要到十二、三岁吧。

从小到大我天生的人缘好,高子矮子都合得来,小朋友们都喜欢跟我玩,说我不嫌贫爱富,我们班上有一个女同学茶伢因为牙齿长得有些爆裂出来,人家不跟她玩,我不嫌弃她,中午午睡我和她并排睡在走廊上的乒乓球桌子上,她从家里带茴香和酸菜丁给我吃。我有时也帮她们插秧、寻柴。那时候孩子是幸福的,根本没有现代儿童劳心,放了学大堆的作业压着没有自由。我们则像快乐的鸟,放了学自由自在,从这山玩到那山,从这家玩到那家。学校附近有个湖北女人曾经一边剁猪草,一边唱《红梅赞》给我们听,到了吃饭的时候,附近的人家都留我吃饭,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吃的酱油拌饭还津津有味。有一回住在葵妹家里盖的是光絮,忽然有一只猫从光絮里钻出来。

 高田的人也很泼辣,也很会骂人,我似乎也学会了几招,有人真和我吵架,我的语速之快,反应之快、词语之丰富是一般人所招架不住的。人家还骂完上半句我就晓得她下半句的意思,立马就把人家的话给堵住。但是我不讲粗话,母亲在学校大会上还表扬了我。

 供销社在村中央位置的大树下,离学校有一些路,买猪肉是要排队的,我利用课间十五分钟猛地冲刺为的是要去买一坨红姜甜津津的,五分钱好大一,一丝一丝地分给小朋友吃。我至今仍和当年的高田小朋友保持良好的友谊。最好的朋友周红那年在株洲师范中文系读书,我去株洲电台考播音员,周红热情地招待我。现在她去广州教书了,春节我们互相问安。

 高田的桃园让我一生回味无穷,桃园在山上有很宽的面积,姓张的老头看管着,平时劳动课老师带学生去除草,到了丰收的时候师生分班采摘,那桃子味道正,又没有打过农药,没有人偷吃,采摘回校再分班发放。我母亲分了两大铁桶,真甜。

跟母亲去家访是常有的事,高田人尊师重教,每每经过便有人招呼坐啊,坐在火塘房里。茶不停地泡来,一杯接一杯,虽然是刚从热壶里洒出来但我也学会了喝烫茶,茶是放茴香或川芎,我喝茶的功夫是训练出来的。高田人好客、热情、仁义我真是佩服,老师来了就把家里最好吃的弄出来招待,用柴火三下五除二,一碗热腾腾的土产鸡蛋很快便端上桌来,如果自家实在拿不出什么吃的,主妇便开始在灶弯里炒米,加一些黄豆和南瓜子,香极了,热乎乎的还沾着盐端出来倒在我的衣袋里鼓鼓的,或者用手巾包着扎起来提在手里。很多人家都会做甜酒,首先我不喝,后来也慢慢学会了喝,看人将甜酒从米萝的棉絮里拿出来,不大功夫米酒飘香,现在我还保留着喝米酒的习惯。

在我眼里高田人没有懒的,都是早起晚归,偶尔有一两个,那也是三勤夹一懒,懒也勤,人家会编排笑话笑他。我睡在床上天蒙蒙亮,母亲说:你听,农民多勤劳,织布机一夜不停,吱吱呀呀转一夜。政策开放后,高田人勤劳致富远近有名,织夏布、打综绳。父亲从东乡调回淳口当营业所主任,高田人要求贷款求发展,父亲说:高田人靠劳动致富应该扶植。后来一些个体户先富起来了。父亲去高田收贷收息收存总是说,高田人仁义,几家拖着请吃饭。

高田村的轮廊留在我的脑海里,他们的勤劳,热情也熏陶了我。我忆念高田的桃园和高田人。

 

 

山村断章

 

 

 

 

一切都充满希望,果实累累的季节,就是太阳在天空也分外饱满,分外光亮。冲着那一张张闪烁着微笑的脸。                         

                                                 ——题记

 

 

 

 正是仲夏,收割季节,打谷机欢快的节奏,耕作者惬意的叱牛声,风车吱呀吱呀地转动,组成了一幅动人心弦的富有现实气息的交响乐曲。一切都充满希望,果实累累的季节,就是太阳在天空也分外饱满,分外光亮。冲着那一张张闪烁着微笑的脸。

 圆月之下打谷场上的稻谷堆满了,聚成了一个个小山包,黑黝黝的静静地蹲着。老榆树下一对情人正泡在秋收的氛围中,举目看牵牛织女星。男的说:秋后住到我家来吧,正缺帮手哩!女的甜嗓儿一亮:那要明媒正娶办手续呀。

 嗬!年年乞与人间巧,不知人间巧几多。谁不小心踢翻了一块小石头,塘中溅起小水花,青青荷塘处处蛙,青蛙也趁着机会闹满了荷塘。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有的语句不是一下子能够弄懂,要靠时间和空间的验收,靠生活的体验。太阳没遮拦地直射在人身上,先是觉得背脊发热,转而手脚发烫,头脑发胀。然而骄阳在上,汗如雨下,谁会肯让禾苗横七竖八地躺在秋田里呢看看劳动后换上了翠绿的秧苗,喜滋滋地想起又白又鲜的大米饭,吃起来会觉得分外香甜……

 要下雨了,收谷的人打着跑脚奔走在晒场,来不及全部收完就打起雨滴,跑不赢的扯把稻草盖在头上,转眼成了稻草人。雨停了,田野一片新绿,清气多了,大家又赤脚插在泥田里。小伙子一径插到田中央,哎哟一声,救命啦,我不能自拔。他陷进泥田越陷越深,脸上却微笑着似乎在开玩笑,大伙儿也从各自的位置跨过秧苗来急救,拔萝卜哟,使劲拔,哼哟!我也被这种气氛感染着,看看秧苗也高兴地直立在田里享受阳光雨露了。

今夜星光灿烂,黄昏的月亮带几分黄毛丫头的稚气在竹林上方造就一幅优雅图画,牛背上的牛娃许是贪玩忘了母亲在家吆喝声吹着口哨,从青葱般的山色中骑出来,不小心摔进圳里,活灵活灵的泥菩萨,惹来一阵嬉笑声。白天累得晃晃荡荡的人,到夜晚拉着胡琴,唱着湘戏,《送货路上》烂漫山村,笑在眉头喜在心,妹子啊,大妈今年好收成,明日上街看电影……”


(本文载湖南金融周报9189日总第228期)


 

 

 


闺蜜同游千龙湖

 

 

 

周六,我和闺蜜们参加中国人寿的活动到长沙千龙湖生态旅游度假区去游玩。一路上正准备好好打打瞌睡的,没想到大巴车上同座的保险公司的小叶推荐我唱一首歌。在别人眼里可能误认为我可能爱出风头,我其实一般只在熟人面前疯的,不爱在陌生人眼前露脸,更不想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但是既然人家点到了我,只好大大方方站起来唱一首《在那东山顶上》,顿时享受到了明星待遇,很多陌生人拿起手机为我拍照。

千龙湖位于长沙市望城区格塘镇。离长沙还有三十五公里,这里环境优美,风景迷人,生态环境质量优良。周围是一望无际的农田。

接待我们的人说千龙湖生态旅游度假区先后被评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国家农业旅游示范点中国国际龙舟标准赛区湖南五星级生态农庄新潇湘八景之一。200520062007年相继成功举办了中国望城千龙湖国际龙舟邀请赛千龙湖·长沙首届乡村休闲旅游节“2007长沙第二届乡村休闲旅游节“2007全国钓鱼锦标赛(长沙站)。

难怪我们看到很多人围着湖在进行钓鱼比赛。但是天公并不做美,风很大,感觉提早进入了冬天。霞妹母女两人都要风度不要温度,穿得很单薄,赶紧叫她俩加上衣服,我幸好带了一条围巾可以挡住寒气。

我们到室内参加体育活动。很久没有放开架势打乒乓球了,打了几个回合,身体就开始发热了。

再到一楼打羽毛球,又被叫着参加拔河比赛。像我这样的“重量级”人物不参加拔河比赛是讲不过去的。苗条的人在这里就没有那样吃香了。结果可想而知是我们队赢了。阿静拍的照片显示出我们笑得很开心。

吃完中饭,我们去游千龙湖,这里的山、水、田园、村舍雕琢了一首完美的田园诗。

千龙湖景色秀丽,湖水清澈,绿树环绕,令人神清气爽,我们携手漫步在千龙湖河堤,湖水碧波荡漾,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我们几人摆着不同的造型照相让人心生羡慕。

然后去菜地里摘菜,每人可以免费摘两公斤。我摘了一些豆角、扁豆、油菜苔和红菜苔,加上一个红薯。将红薯洗干净,借了刀分成几份,大家美滋滋的吃着千龙湖的红薯。

其实到夏天来千龙湖才更好玩,租一间木屋或乘一叶扁舟、临湖而立,垂钓、休闲、娱乐、健身尽在于此,其乐无穷。

我们几个闺蜜,都是老实本分的女人,友情经过了二十年时间考验,说好要一起玩耍到老的,特别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每次外出都很开心,人合得来,不管天气好和坏,不管景点美不美,我们都觉得好玩。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