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徐德宏:红尘里昙花一现的爱情

http://www.frguo.com/ 2017-04-21 


·红  日


 

你说——,总是渴望自己

能在零点钟声响起前进入梦乡。

梦中,有家乡汹涌的长江,

以及江面上的一轮红日!

还有夕阳下的父亲,

一杯小酒,将日子拉得悠长。

 

我是,迷失于城市的秃尾巴狗;

你是,都市霓虹下歌唱的夜莺;

某个灯影里,我以猎杀的姿势走近,

不经间,你的眼神传递太阳的味道,

阴谋一败涂地,我呵护的冲动!

真实得连自己都无法相信。

 

如果,我以欲望侵略了你的身体,

我的精神,将会是一堆碎片,

无法折射,灯影的温度,

碎片之上,你的生命之花凄美绝伦!

猎杀与被猎杀,占有与被占有,

在深夜的孤寂里,界限模糊。

 

你醒着的时候,我睡着;

我醒着的时候,你睡着;

从下午3点到凌晨3点,

时间的河,将日子剖成两半。

我头顶的红日,拗不过夜色的任性,

可怜的温度,无法抵达你梦的腹地。

如果,不是在拐角的灯影里相遇;

如果,我依然是那条乡野撒欢的狗;多么希望

你就是太阳下 ,从未迷恋过花裙子的女孩,

和你一起爬树摘野果,追逐草丛里的小花蛇。

你所有的秘密,只有我清楚地知道,

在哪棵大树的树洞里,偷偷发笑。

 

你告诉我,太多的如果是虚假的标签,

女人魅惑的笑,男人随意的甜言蜜语,

让行色匆匆的城市,扑朔迷离,

我终究不是一轮夜色里的红日

那就做都市里游走的乞丐吧,

需要的不是金钱,而是彼此注视的温暖


 

·怀念春天

 

风起,树叶落下。

砸伤眺望的眼神,

心底的疼痛,勾起我

对一个冬天的爱恋。

 

游离季节之外。我丢失了

一把开启春天的钥匙。

绿肥红瘦,春华秋实,

于身后渐行渐远。一滴

眼泪,浸湿了前方的太阳。

脸上的笑容,倔强而夸张,

心力交瘁的纠葛,野草般

肆无忌惮地日夜疯长。

十字路口,疯狂的

导向牌,摇摆不定。

阿修罗界的入口,隐藏在

错乱的立场里。记忆,

颠簸得不成人形。

城市街道拐角的流言里,

燃烧幻想,滋养爱情

苟延残喘的希望。

冬天,其实是一家黑店,

囚禁了春天的土壤。残酷的

冷漠里,我伪装成爱情信徒,

怀念躁动的春天,春暖花开。

 

 

·早起的鸟儿(外一首)

 

推开门,邂逅一只鸟。

鬼魅的浓雾,谋杀了太阳。

唯有你的歌唱,生动

宿醉初醒的早晨。清醒,

于昨夜失眠,手表指针,

因缺少摆动,停在凌晨3点。 

来自不同的山野,因饥饿

一见钟情。一个冬日的爱恋,

敌不过蝴蝶的撩拨,偶尔

交错的花期,与天荒地老无关。

飞上树梢,那里有性或爱情。

走向街头,用别人的谎言欺骗别人。

下一次相遇,会是哪一个季节?

我可以记住你的歌声,你

或许永远也记不起,那一抹

瞬间心动的眼神,躲躲闪闪。

其实,都只是一只鸟而已。

你漂亮的花裙子,一次次地

被甜言蜜语迷惑。我,被酒精和口红

灌醉的外套,挂在某条街道的酒馆。

邂逅,这个十足的恶魔,

掏空我,珍藏了一个冬天的心思。

连同,积蓄了整夜的荷尔蒙,

让短暂的时间,无法安放。

理智,刻薄古板的家伙。隐藏了

两只鸟的秘密,埋于深夜,悄悄发芽。

 

 

 

·化  妆

 

扑粉描眉  挽发抹唇膏 

衣衫薄如纱幔  曲线

呼之欲出  贪婪眼神中的尤物 

把爱  隐藏在灯影里

化妆镜中  我怜爱的眼神 

看到的  只是你模糊的背影 

婀娜曼妙  柔情蜜意

是一条寂寞的蛇  缠绕

深夜都市的空虚和寂寞

舌如莲花  温柔的芬芳

游走于  形形色色的怀抱

我的臂弯  张开期待

却被遗忘在睡眠之外

荷尔蒙泛滥的城市  曾经

我也是被暧昧迷惑的狗

流连水粉的香艳  以及

游戏中  喘息的伪装

粗制滥造的快乐不断复制

精神大地  一寸一寸塌陷

焦虑的岩浆  溢满心灵天坑

温度炙热  烘烤虔诚守望

有意或无意  一次娇羞对视

爱恋  便如蚕蛹般不断疯长

作茧自缚  吐出的每一缕丝

能否成为你生命的盛装  蚕

遗留的体温  为你抵挡深夜清冷

即使你怎么也记不起  是

哪一只蛾  从那一团丝中

破茧而出  然后悄然死去

身体触手可及的轮廓  猫在

浓妆艳抹的背后  过度的执着

模糊了真诚和虚伪的界限

迷幻的灯影里  窥视的眼神

争先恐后  表达欲说还休的渴望

镜子之外你立体鲜明  镜子之内

无法感知  对视的眼神里

是否有我温柔的反射  哪一次

装扮  是为我精心准备的喜悦


 

·猫之魂

 

 

城市高架桥  一只猫

性别和年龄  被

川流不息的车轮碾碎

羸弱的躯体  赤裸裸

对视天空  生命的轨迹

被喧嚣  悄无声息地淡忘

躁动的城市  吃了激素

体形开始肥胖  空间被压迫

心脏因缺氧而呼吸沉重

白天拥挤不堪  一群人

不得不簇拥在黑夜的魅惑里

烹制  快餐式的爱情

淳朴乡村  按捺不住

身体的冲动  和城市幽会

然后爱得死去活来  老鼠

流连失所  转入地下独立称王

猫无所事事  不是做了小蜜

就是做垂死挣扎  以理想充饥

穿越车流  生命的付出不全是

是因为理想  从城市的一端

到另一端  或许只是为了一条

隐藏在垃圾堆里发臭的鱼  但是

我宁愿相信  这只猫是为了追寻

人群中  恋人远逝的背影

一群人和一只猫  在高架桥

相遇  或许食物  或许爱情

彼此  却未因相同的目标而

相互怜悯  猫愤怒了  跳上

带烟囱的瓦房 在我的梦里啸叫

噩梦惊醒 电梯房楼顶空空如也


·梦游的猫

 


古寺,佛像。冬日暖阳

一只猫,将门槛搂进自己

的身体。红男绿女

双手合十,飘渺的梵音

远在千里之外。冬眠的触觉

无法预知。哪一个拥挤的午后

一个善良的人,用一个祝愿

滋养九条尾巴的疯长。

化身为妖。香风一阵,

怀中原本温润的木头瞬间冰冷

旅程戛然而止,臂膀的疼痛

让不停舒展的懒腰病入膏肓。


怜悯的酸楚,由鼻尖开始蔓延。

同样的诵经声,同样祥和的暖阳。

终究无法赐我,一段无忧的睡眠。

城市的黑夜和白天,到处飘荡

五颜六色的欲望。我在一个谎言

又一个谎言中漂浮。彼此躺着

谁也看不出我和猫关于姿势的差别。

只是它躺得安详,我死不瞑目。

就连它怀中的木头,即使睡着

也可以变得妩媚。我貌似伸手可掬的柔情。

却在物质的天平上,

眼睁睁地,在魅惑的灯影里被偷走。


·晨  霜



深夜,一股寒流惊扰温存

失手打落脂粉,覆盖山野。

踩上去,吱吱作

冰冷之外不为人知的温顺

顽劣,封存于冬日清晨。


和霜,都只是顽皮的伪装。

的缠绵,是盛开的花

半梦半醒之间,羞红了月亮。

慵懒地躺在月色里,我

只是你恶作剧的标靶。

犹豫和悲伤,总是

善意的谎言欺骗

迷失在快乐,无法自拔。


其实内心里我更渴望一场雪,

否则,立春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虚伪。

雪后的太阳还原真实。一颗露珠

荷叶间滚来滚去,浮萍上

张开双臂,等待一场晶莹剔透爱情

 

·逍遥游

 


奔驰的列车  停止和前行

脚下  流动无根的土壤

一个不知终点的旅客 

沿途的风景 遗忘或被遗忘

时间左右  配角或主角

容不下思考  漫天飞舞的

鲜花和臭鸡蛋  成就

一个戏子的舞台 虽然他

不一定是家喻户晓的角


幻化成 千年前的决定

成为一个无法换回的错 

北冥或  鲲或鹏

水击三千里  扶摇九重天

一个简单的信念  可以

海阔天空  风轻云淡

即使只是一只蜩或学鸠

知小  悉小年而自乐

生命的个体  自是一种圆满


立于时间河岸  前世的影子

一直被传颂  今生的我

被 流言和嘲笑捆绑

群体的习惯是一条绳子

叛逆的队伍中  笑容

只是可有可无的装点  一只

夜莺从天空划过  眼睛

闪烁着千年前温柔

穿越时空的怜悯 送赴刑场

 

·去年今日


去年今日,父亲说看到一团火在天空燃烧

其实,我也没亲眼看到。只是后来听旁人

无数次对我提及。那是此刻

我蜷缩在城市某个逼仄的角落

搂着浮躁情感,熨烫灯红酒绿

纸醉金迷的忧伤。直到阳光刺疼双眼

我在流言中沉沦。父亲紧闭的双眼

传递给我最后一丝光亮。背光的脊梁

一把一把灼烧,如同娴熟的按摩师

将浮躁的寒气,一罐罐拔出体外


今年今日,我以古老而传统的方式与父亲对话

从牙牙学语到不惑之年,很多生活的细节

陌生得心惊肉跳。近40年的光阴成了

一块压缩饼干。表层的糖沙诱惑我背叛生活

童年的憧憬、少年的浪漫、青年的激情

以及中年的责任,只是浮光掠影,时空颠倒

过去和现在,现在和未来,因与果关乎日子

更关乎奔跑的速度和力度虚伪的远方

跑得越快、离得越远。遗忘的身后

秋天的树叶落下,如同那次春天的花开

是否记录我某年某月某日的快乐和忧伤,无从想起


明年今日,我也许将是一个欲说还休的老头

如同父亲,坐在堂屋门口。摸着脚丫

看一群蚂蚁簇拥着一粒米饭,忙忙碌碌

或者与一群同样孤独的灵魂,谈着收成

虽然一无田地,二无耕牛。曾经的奔跑

是失忆于去年今日,抑或今年今日,其实没那么重要

全部的心思,坚强地支撑起听力不断衰弱的耳朵

手指一边又一边的滑动着手机屏幕,亮了又暗

暗了又亮。虽然,手机通讯录里,永远保留的

就那么几个号码。远方,也由去处变成来处


2016.2.28 

 

 

·我只是守护爱情的狗

凌晨,锁孔扭动的声音

叩响满屋的寂寥。我的眼睛

似睁非睁。灯影很疲惫,

我讨好地,钻进你的怀抱。

环抱的双臂,释放压抑的脆弱。

我讨厌脂粉凌乱的味道,

却渴望,在你熟悉的心跳里,

找寻自己,真实的位置。

午后,南国的阳光异常耀眼。

窗帘酣睡,都市的浮躁。一次次

妄图闯进你慵懒的身体。

我蜷缩在你的衣服里,假装

贪恋你身体的气息。嘴边的

哪块骨头,我嚼出石头的味道。

却始终保持着,呼吸的韵律。

生怕一不小心,就惊醒你回乡的梦。

傍晚,城市霓虹,不怀好意地

在大街小巷游荡。我围着你的裙摆

不停地撒欢。世界安静下来。

被荷尔蒙挑逗的异性向我展示性感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躲进

你的怀抱,深埋于柔顺长发。

害怕自己一时的冲动,丧失你我

短暂的厮守。因为我知道白昼之后,

你总是用一块骨头帮我打发寂寥。

自己,却光彩照人地走向夜的深处。

回到北方,是你我最初的约定。

原以为,可以肆无忌惮地

在原野上不断地奔跑。追逐

花丛里的蜜蜂。你,终于无法

抗拒来自异乡的召唤,在一个

我熟睡的清晨,消失在晨曦里。

没有了你的修剪,指甲开始疯长。

睫毛参差不齐。为了掩饰内心

的慌乱,我不得不混迹于

蝇头小利间,你死我活的争夺。

退回到,乡间秃尾巴狗的真实。

不管身处何方,我的耳朵,总是

习惯地在凌晨打开。锁孔的扭动声,

却再也没有响起。以后,没有了

我的守候,你是否依然把黑夜

当成白昼?在午后的广场,坐等

城市黄昏。以后,没有了我的守候,

你,是否依然独自去到陌生的城市,

找寻我的影子。只是我无法知道,

你精心煲的那一锅骨头汤,将留有

唇温的骨头留给谁,抵挡长夜孤寂。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