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聂沛:邻家小院

http://www.frguo.com/ 2017-04-21 

中年之秋

我的办公室里并没有秋天
只是某些秋天的文字和冥想
窗外的桂花开了,一阵阵秋香
吸引着人,该出去走走
路边的矢车菊让我怦然心动
秋风蜷缩于命运的角落
随时准备抚慰悲伤的诗歌
还有悔恨,一切还不算太迟
秋天之路可以通到天边
把两个人置于最遥远的距离
一道破败的栅栏落满黄叶
上面曾刻着她的小名。我的刀子
早已被岁月没收,用来雕凿
中年这不可收拾的沧桑
天是圆的,我的心却扁平
如纸,希望能写上一行大雁
钉子那样嵌入浩瀚的星群
而更低处,掉落的野板栗
被慢慢烤熟。仔细去壳、剥皮
我熟悉的滋味,像咀嚼自己的骨头

 

半  生

春天必然花开无边。内心
一半在痛,一半变成遗迹
一只愤怒的小鸟突然不知所踪

秋日天高云淡。倦鸟归林
念家的诗行里,半生云烟
拂去了多少被岁月贬谪的诗意

或许,这一切都出于偶然
一个人死了;一只鸟出现
似乎生活的一切又得从头再来

在白雪下的巢穴半睡半醒
其实是一种幸运。你见证
并发现了自己,还有爱与悲情

 

我在白石铺的隐秘生活

思绪沸乱时,彻夜读书
淡白的秋天,大海来到了窗外
充满南方迷人的力量
灰濛濛的蓝色乌云般的大海
让我想起那些慷慨的游历
怀揣认识事物的喜悦
和不安的憧憬。一年的明月
照耀小镇女孩安宁的眸子
弥漫潮湿的黑夜神秘的寂寥
波浪像小兽那样可爱
在心灵最僻静的角落,我有什么?
只有诗歌仍保留群山硕大的纯朴

 

邻家小院

邻家小院像丰子恺的版画
有一棵垂柳和半开的木窗
风经常在这里乘凉
两只麻雀,从谈情说爱到成家
悄悄占有我空想的时光
仆人每天早晨都来打扫院子
却从未见过主人的踪影

那么多夜晚,我梦见
天空的叶子落满邻家小院
似乎还有谁的泪痕
幻想不断地养活我的诗歌
但永远也无法治愈理性的顽疾
我怀疑邻家小院的存在
如同肯定自己的一无所知

 

宿命的故乡


无人能破解故乡的编码
作为一个地名,它完整如初
而作为一个词语,却晦涩、破碎

有人回到故乡,为孤独寻求庇护
在一片屋檐或树下躲雨
躲来躲去,只是把自己颠覆

我与一条路、一条河较劲
它们带走的希望和绝望一样
在宿命的风里,还原于一无所有

万物在,一如群山。天空
剧烈疼痛之后交出健康的蓝
我交出故乡,只保留草根的方言

 

我一直在给一个乡长写信

我一直在给一个乡长写信
讨论一些问题,还有请教和致敬
那卓绝的坚守中无言的大美
让人顿生醍醐灌顶之感
孩子都是瞬间美学家;诗人垂垂老矣
但仍能就着落日豪饮大江而不醉
然而,乡长从未给过回复
这让我怀疑他是否太忙?
抑或已经死亡?甚至从未存在?
乡长,一直生活在乌有之乡


一块乌云,天风吹我

苍穹把一切重量压在一块乌云上
乌云把所有重量又压在一座山上
压在滚满陡坡的嶙峋怪石,和一棵
高高挺立的松树上。那里有鸟折翅
哀伤的鸣叫一直传到诗人的书房
他用颤抖的笔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天风吹我。请宽恕一个脆弱的灵魂
这茫然不知所措的悲,与尘世不配!”


大海落日

在海边喝了很多酒,看落日
像一只红蟹摆在天地之间
波浪不断涌进我们的杯盏
重口味,咸,大海从未改变

最生动的花,永远是浪花
你的采撷只能是竹篮打水
如果爱情里没有一个爱人
我只能爱上两行沙滩上的脚印

只能。别无选择。与诗歌
背道而驰。诸神被放逐时
正是一个漫游者归来之日
他带来了世代孤独的宿命

拱形的乌云;斜刺的光芒
一如人生的幻象。我曾经
无限接近过那种真理般的启示
可它又在一瞬间大雨倾盆

一只落汤鸡把剩下的路走完
闪电的锁链,他视而不见
大海啊,我如此珍藏每一滴泪
我一直在无用地想念这个世界

 

 

已刊于《诗刊》2017年3期上半月刊“方阵”栏


 

聂沛,湖南祁东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全委,湖南省诗歌学会名誉副会长。1985年开始写作,同年在《诗刊》头条发表处女作。已出版诗集《天空的补丁》、文集《闲人颂》等四部。作品获多种文学奖,入选《诗刊50周年诗选》、《诗刊60周年诗选》等几十种选本。短诗《手握一滴水》,系2012年四川省高考作文题。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