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秦 晋 花 莲

http://www.frguo.com/ 2017-04-20 何  石

  女儿执意要嫁到花莲,女婿是台湾大理石世家的“石三代”,从美国毕业后已执掌其祖上在上海20余年前创设的“广典石材”多年。经过2年多的相知相识,我们终于踏上花莲的秦晋之旅。

  婚典定在5月12日。我和至亲组成的10人送亲团成员11日从长沙直飞台北。下了飞机,一个自称小白的退役警察热情地接过大陆导游的接力棒把我们一行逗的乐呵呵的。他这些年见陆客爆满,以其从警熟络政策、人脉广好的优势,赶紧退休干起导游行当,快人快语、热情爽朗,很多大陆旅行社争相与他合作,他也算是业内炙手可热的人物了。我们的大巴车从台北过宜兰,一路上人文与自然景观很多,他都能联系历史与现实,还能专拣顺耳的数落,比如经过郭台铭的私家直升机场,他联系郭氏企业在台的影响,并列举其大陆布点与发展战略,进而对台商在大陆的大佬如数家珍,最后大谈习大大与台为善,正当天时地利人和,台湾普世向和天下太平……让我们如坠云雾,大出所料。

  台北的高楼和绿色生态相掩映的作派以及厚重的人文底蕴从窗前掠过,让人诧异;宜兰县城乡一体,屋舍与田垄、植被合理规划,阡陌纵横、星罗棋布,真正让人叹服。一路新奇,一路感慨。车至宜兰与花莲的中央山脉时,在一个火车站前停驻下来,因路上偶有坠石,出于安全考虑,司机一人开车去了花莲,我们只能坐火车了。

  花莲是台湾最后一个被汉人移居的地方之一。古称奇莱。是台湾面积第一大县。东边以海岸山脉滨临太平洋,西边是高耸的中央山脉,南端与台东县的池上乡与长滨乡交壤,北边以大浊水溪与宜兰县南澳乡接邻。花莲夹在高山与大海之间,县境东西宽仅27~43公里,南北却长达142公里,为台湾仅次于台东的第二“长县”。南北狭长走向的花东纵谷是人口聚居的地方。花莲县是台湾原住民最多的区域,境内原住民以台湾原住民第一大族阿美族分布最广。举世闻名的太鲁阁峡谷(太鲁阁国家公园)就是位于花莲县秀林乡境内。

  19点左右的花莲已经锁上厚厚的夜幕,细雨蒙蒙中好像四周没什么高楼。亲家母带着一个车队亲自驾车把我们往一个吃海鲜的酒楼拉去。进入市区,灯红酒绿中只见琳琅满目的招牌广告,路上小车和摩托车穿梭如织,陆客一拨一拨地抢摊各种美食。街道两旁依然大都是四五层的联排小院,看不到耸入云天的楼盘。

  亲家刘锡羲和一帮企业大佬早已恭候多时。他是个乐天派,自从前年身体小恙后就把企业交于两个儿子打理,自己常在花莲和大陆间游山玩水,平时酷爱高尔夫,组了个团队四处参赛乐得逍遥。今夜他叫的全是能征善喝的朋友,大有不醉不休的架势。烂喝到22点多,威士忌喝了无数,一个个东倒西歪,走出酒店,我勉强站稳握住亲家的手说了句还算得体的酒话:“今夜醉也不醉,不醉也醉!”在场人众摸不清高深,异口同声地叫“好!”。

 

台湾花莲县长傅琨萁(右二)接见本报记者何石,中间为上海广典石材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世纪

 

  女婿把我们安排在花莲一个靠近船坞码头的宾馆下榻,为的是晚可听潮朝可看海。的确,借着酒意当晚早就酣然入睡,倒没有听到訇然撞岸的潮音;早晨6点多钟,我拉开窗帘满眼只见空廓无边蓝得醉人眩眼的天和蓝得平静中泛起点点白浪的海水,多么和谐静谧,那么的水天共色!以致于吸引着游人站满了长堤,张开怀抱呼喊着仿佛就要奔跑而去。

  这天,我们的行程排得满满的,所以我把大家早早的叫起床。重头戏有有两幕:除了结婚大典,还有女儿出阁拜别父母。

  女儿先我们几天到花莲,她上音的同学闺蜜组成的伴娘团队也先期到达。她们选了一家上档的靠海滨的民宿作为“闺阁”,在这里要完成类似内地哭嫁、惜友、抢亲、拜别娘亲、出阁等一系列风俗礼节。阁楼设在6楼,老婆带着所有我方女宾都在上面与女儿缠绵她们的’“儿女经”,而伴娘团的那些才女们早就设计好了难住新郎的“千转百回”的题库。打打闹闹完后女儿女婿和他们的伴娘伴郎团,一起涌入我和亲友团所在的“高堂”,演绎了一出至爱至痛的人间喜剧。

  女儿一直都很争气,几乎按照我们设计的轨迹在走,而且几个重要的环节把握十分到位,发挥的几近完美。尤其是考上海音乐学院的本科那会,那份执着,那份辛劳,那份茫然赶考中的笃定、自信、淡定、坚韧,让我这个在教育上从来对她铁石心肠而又“冷漠无情”的父亲动摇了恻隐之心,等她以第三名的成绩考取上音本科,及至以第一名考上本校的研究生,回想当年拿着棍棒在网吧找寻她的行迹,跟踪在学艺的路上、躲在教室的窗外看表现的点点滴滴,我如释重负也如芒在背……

  当女儿和女婿真正跪在自己面前,他们要去经营自己的人生了,台湾、上海、湖南,看似并不怎么搭界的地方,我们能抓得住风筝的长线吗?历经理念磨合、文化差异、政治变幻以后,他们的爱情还能坚如磐石吗?很多的不知,太多的念想,原本只想对着窗外的太平洋淡然一笑,但见一波早潮奔涌而来,排山倒海,我也话语凝咽,竟已泪雨滂沱……

  女儿拿着一把扇子,头也不回的走到迎亲的车前。然后把扇子丢在地上让娘家人捡回。意为从此自成一家了,原来的大小姐脾气、不更事的作为要放下了。一队车马扬烟而去,女婿却不停地朝我招手,看着他那虔诚而内敛的目光,我空落的心沉稳了许多。

 

刘何两府亲家与新人合影

 

  台湾的风俗结婚当天男女两府是不串门的,接下来我们就只去拜望亲家母蔡府的高堂,然后看了看刘氏家族在新城乡的大理石厂以及女儿女婿正在装修中的新别墅。途径七星潭公园时,大家执意要去捡几颗“花莲玉”。

  七星潭位于花莲县新城乡北埔村,在花莲机场的东侧,七星潭是一个突出于美仑鼻一侧的海湾;从前是花莲发展定置渔业最兴盛的地方,早年是真的有零星湖泊散布,如今一般称七星潭是指美仑工业区和花莲机场以北的地区,海岸线绵延20多公里,海滩宽度约在100公尺左右,大多都属于砾石摊,让七星潭成为花莲近郊最佳的踏浪捡石好去处。七星潭的历史可追溯到清朝,在清朝的《台湾舆图并说》里,标示着花莲有几处低漥的湿地,这些大小不等的湿地湖泊就是七星潭。

  千谷飞鸟鸣,万顷玉珠滚。白浪追着游人,若是走慢了,大有咬腿盖顶之虞。小沛霖第一次见这阵势,吓得狼奔豕突,哭笑不已。海滩上有很多看起来很有价值的石头,有晶莹透剔的,有奇形怪状的,这是地壳运动和海水冲刷的结果。这就是地道的花莲玉。我们每人捡了好几块,花莲亲戚过来却说:“带不走啊,机场安检查出来要罚几十万!”难怪这些玉石相安无事,安静地睡在沙滩上。我不信那个邪,心存侥幸地捡了好些石子揣在包里,很多人也跟着揣,到了安检关口再理论。

  从七星潭回到宾馆用过午膳,接着在市区和女婿就读过的花莲中学看了看,即刻又赶往宾馆准备晚上的婚典大戏了。

 

 

  福容大饭店是花莲最大最好的酒店。花莲及周边县市的企业大佬、在上海投资的台商和在花台立法委员、乡镇长坐了满满50余桌。花莲县议长、县长也抽空赶来。傅崐萁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活像个弥勒佛。可能是提前背书的缘故,他与我一见如故。从上海到湖南,天南海北,无所不知无所不侃。从台商规模到从事行业、陆婚现状到发展态势,以及与湖南官方的交流互动到某某领导的爱好习惯,言无不尽、一发难收。见人就笑,见人就寒暄,亲民到了骨子里。难怪这个 “花莲王”是个不倒翁,呼声之高、政望之盛难有其右。他出来带了三四随从,风风火火的样子,说是当晚还要赶一个灯火晚会的开场。

  他即兴讲了10分钟,没等主持衔接就把话筒交给我。我也好在有备而来,从台湾、花莲之美到两岸和亲的愿景,还不忘给家乡崀山做了个“广告”。正好“5 ▪20”即至,我也做了“向好”的展望与期许。其间穿插警言与禅诗,亦庄亦谐,反响商好。

 

  各位嘉宾,各位亲朋,晚上好!

  “山外云海水中山,山自凌空水自闲”。

  这次台湾花莲之旅,感受深刻,可以8个字概括:“宝岛”不虚!此行不虚!

  我是今天最幸福的新娘何棋的爸爸。我的家在湖南崀山,在这里要给崀山做一个广告:我们台湾也出版有《辞海》和《辞源》,这个“崀”可是舜帝所赐。崀山,在湖南新宁,舜帝南巡时见山奇“良”,连声赞叹:山之良者,崀也!现在的崀山是世界自然遗产,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欢迎大家去玩,去考察,最好也去投点资,那时候,我们就是亲戚了,我就可以跟大家串串门、叙叙旧、打打牌、喝喝酒!

  第一次来台湾与喜结良缘的亲家刘氏、蔡氏的亲戚、朋友相聚,倍感荣幸!倍感亲切!在此我代表本府亲友团及大陆关心大裕、何棋的婚事但又不能一一成行的亲人和朋友向刘府、蔡府一应上亲及到会的政府党团嘉宾、亲朋好友致以崇高的敬意!并祝大家万事胜意、吉祥快乐、财旺体健、幸福年年!

  天下大融合, 两岸一家亲!

  自从去年起,我就有一个愿景:我们以后想这边的亲戚和朋友或者回味着我们花莲的小吃了,拎着包就可以走,自由行再放开一点,出行方式更便捷一些、价格再优惠一点,文化认同和交往的渠道再顺畅一点……

  过几天就是蔡先生“5 •20”的日子了,我和大家一起畅想和期盼,也借此机会捎去我对她真诚的祝福!

  借用一首改后的禅诗聊表我此刻的的心情和美好愿景: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盼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崀山花莲好时节!

 

 

  花莲的两大地理特色是一山一海。有人说:去花莲不看太鲁阁山是宝山空回。所以女儿在给我们订团时就特意叮嘱了这个景点,导游选择了在我们返程中先看太鲁阁,再走沿海公路看海景,到台北看101大厦、“总统府”后逛夜市购物,第二天看了中正纪念堂、故宫博物院后离台返长。

  太鲁阁,是日文的直接翻译,“太鲁阁国家公园”是台湾最早的国家公园之一,位于台湾东部,地跨花莲县、台中县、南投县。四百万年前,菲律宾海洋板块与欧亚大陆板块碰撞而成台湾,慢慢降起的中央山脉表层岩层受到风化侵蚀作用而剥离,大理岩因而露出地表。这些大理岩受到立雾溪长期侵蚀下切作用与地壳不断隆起上升,形成几乎垂直的U型峡谷。园内有台湾第一条东西横贯公路通过,称为中横公路系统,是蒋经国当年和数十万大陆去台老兵的杰作。当时留下很多传奇故事,蒋经国带兵修路时,只能就地喝山间的渗水,而水中多有蚂蟥,他就把衣服往水中一盖,待水渗出来再喝。此举后被广泛活学活用。

  进入太鲁阁之后的第一个景点“长春祠”,即为纪念筑路殉职的200余名老兵所修建,大部分团队的大车一般也只能开到长春祠,再往里实在不好开。太鲁阁景区以雄伟壮丽、几近垂直的大理石岩峡谷景观闻名,景致清幽,“鲁阁幽峡”名列台湾八景之一。沿“立雾溪”峡谷风景线而行,触目所及皆是壁立千仞的峭鐾、断崖、峡谷,连绵曲折的山洞隧道,大理岩层和溪流等风光,身临其境者无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因为路险肩窄,加上游客众多,整个路段只能单行,且停靠点很少,游人不能恋游,要尽快让位。

  到长春祠时,我喊老婆下来留影,她想对镜梳妆一番,猛然惊呼一声:“哇!我的包掉了,拉在太鲁阁门口了!”这还了得,包里有兑换的10万多台币的现金,还有女儿托她带回的全部结婚首饰,昨天婚礼后就叫她带回来;最重要的莫过于赴台的所有证件。如果丢了,不知如何是好?!原来老婆在公园门口拍集体照时把包放在刻有“太鲁阁国家公园”那块石头旁边的矮石上,司机一喊上车她就忘到爪哇国了。

  此时离出发至少半个小时了。司机空载了我们疾驶而去,她也不敢肯定是一个什么结局。我的心悬到胸口,瞪着老婆充满了怨愤,然而心里却在不住的祈祷,希望奇迹能快点出现。

  奇迹真的就那么出现了,当我们赶到门口,一个台北中年男子自作轻松地舒了一口气,冲我老婆说:“你总算回来了,我一直站在这里等,不敢离开,就这么盯着,相信你会找回来的。”

  他为了看住包,他让整个团队停下没有走,包始终在原地未动,他就那么看住,直到我们出现。

  我拉住这个汉子的手,紧紧地握住;又走入他们的团队感慨地说:“你们是真正的太鲁阁!”

  从花莲回台北的路上,有很多风景,因为感动,多了一份赏心悦目的怡情。甚至站在101大厦的楼顶,也有了年轻时展臂高呼的冲动,忘记了台北购物被宰的不悦,忘记了“总统府”前被叫停的拍摆,更不屑“法轮功”分子灯残式微的嚷喊……

 

作者在101大楼前留影

 

  数月后,我经常向花莲的亲戚打听太鲁阁的新闻,向女婿探问太鲁阁的历史,直到前几日导游小白告诉我,他生意惨淡无团可带,我就建议他去太鲁阁吧,那里有温泉可泡,那里有很厚很厚的文化可以发掘。今天他终于在微信里说:何老师,谢谢你,我在太鲁阁的深山里和原住民喝酒。我释然地笑笑,回复说:有空我也会去的。

 

  作者连接:何石,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出版专著多部,发表文学作品近200万字。现任《崀山文艺》杂志主编。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