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评论 -> 内容阅读

李双元:在国际私法道路上执着前行

http://www.frguo.com/ 2017-04-20 何石

 

  这是个老大没小的“老顽童”!2010年8月2日,当联合国WHC组织宣布崀山与丹霞山、龙虎山等联合捆绑的“中国丹霞”获准申报“世遗”成功的消息从电波里传来,特邀回去见证这一历史时刻的83岁的李双元老人居然欣喜若狂亲自站在城东的观瀑桥上点燃了一挂长长的鞭炮,然后拉着年轻人的手疯狂的欢呼奔跃……

  即使90高龄,他每天早上开门第一要务就是要爬爬师大红楼后的岳麓山;若逢风雨,他也要在家里走上999步,无论寒暑,从不拉下……

  约访的电话里他那爽朗的哈哈声以及始终未改的乡音,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也让我诧异于这位世纪老人口齿和逻辑的清晰与缜密。见面后几个小时的长谈里,尽管偶然有点“翻豆槁”,但只要你引领话题到位,便会发现:这位鼎鼎大名的耄耋长者,对自己近一个世纪法学人生的过往烟云以及童年的淘气捣蛋往事是那样的乐此不疲、记忆犹新……

 

人才辈出 从冻江口走进“楚南”的叛逆少年

 

  李双元的老家在崀山脚下新宁县堡口老街沿夫夷江顺流一炷香时辰的冻江口,这是一块神奇而又被人遗忘的红色土地。在这里走出了早期民主革命的传奇人物李培根先生、影响和变革中国现代中学教育的重量级人物李昌董先生,以及中国共产党早期地下活动的重要关联人物夏明钢和邓启东(李双元堂姐李赞君女士的丈夫)。

  李培根是李双元的伯父,1885年生。是新宁晚清时期公认的神童。17岁考入日本政法学校,并在日本加入了孙中山先生的同盟会。学成回湘后积极联络广东革命军反对军阀赵恒惕;1927年任国民党湖南省党部常委兼司法厅长,何键主政湖南后因主张不一辞官闭门不出;抗战后,赋闲回县。1943年又当选为省议员,然坚辞不任。

  夏明钢,1895年生,冻江口人,早年入读岳云中学,后考入北平工业大学。他是早期共产党人中与陈独秀、李大钊同期、同事的响当当的人物。“五四”运动中与瞿秋白、段锡朋三人起草组织章程,火烧赵家楼,串联全国学联,创办《国民》杂志等活动都是积极参与者和重要组织者。

  李昌董先生本来离冻江口还有点距离,但他祖上与冻江口李家渊源较深,1908年生,他祖父和父亲都是秀才。从新宁第一高小毕业后考入长沙岳云中学,在校期间在同乡共产党人夏明钢、刘子载影响下,订阅《新青年》等进步刊物,追求进步。考入武汉大学后,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又在同乡邓启东(新宁白沙人)等带动下创办了反帝反封建的进步刊物《现实》(半月刊)。1934年毕业后在长沙岳云中学执教,1936年回新宁担任教育局长,次年邀请邓启东、刘天民等创办楚南中学。此期为新宁教育的鼎盛时期。1947年赴岳云中学(1938年后已迁南岳)任教导主任,解放后回长沙长郡中学任教导主任。

  李双元的堂姐李赞君很早就接触了进步思想,她在长沙读书时结识了邓启东,以后结为夫妇,成了丈夫教育和革命事业的忠实追随者。邓启东武汉大学毕业以后在战乱中辗转多地教学,后于1937年应李昌董之邀回县伙同流亡的几个留学生、县内教育宿耆创办了私立楚南中学,并出任校长。新中国成立后,回武汉大学执教。正是因为李赞君与邓启东的姻缘,使冻江口与红色革命联系在一起;也因为他们的结合,让夏明钢、邓启东、王君石等人接力做好了新宁县长徐君虎的策反工作,为新宁和平解放铺平了道路;也因为他们的结合,使一代代新宁学子通过楚南中学、岳云中学、武汉大学等进步学校走上追求光明、推翻旧制的革命征途。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背景和地域文化影响,加上他父亲又是县政府的财经委员,1927年出生后的李双元自小生活在书香熏陶和大家庭衣食无忧的呵护里。很小的时候他就进入族人办的私塾学习,然后到了县公立小学,初中时他的父亲为他选择了私立楚南中学。不仅是因为他的堂姐夫邓启东在做校长,关键是当时的“楚南”荟萃了国内名师,很多还是留洋过海回来的。

  “楚南”的岁月,留给他太多甜蜜而 “烂漫”的回忆。他的父亲起初为他起的名字叫“李双圆”,那意思是“所有一切都能心意圆满”,随父所愿。并且为他设计了从医的事业方向。而这个热爱文学,工于文科的孩子,终究与父亲的期望渐行渐远了。初中二年级时,很顽皮的他为应付老师布置的一篇作文,便用文言文写了二、三百字的短文来交差。不料老师对这篇文章大为赞赏,说是全班写得最好的文章。这件事把他的兴趣全部吸引到了文科方面。在高中以前,他便读过了艾思奇的《大众哲学》《苏联二十年》、普希金的诗集、苏联的革命文学等大量的哲学、文学作品。

  谈起“楚南”时的淘气往事,70多年过后,他心中依然充满了自责与懊悔。那是初二时的一个晚上,寝室里已经关灯鸦雀无声了,教务主任李若飞打着手电来巡查。他是浙大生物系毕业的高材生,放弃了大都市的优越条件回乡执教,终因各方面突出被提拔做了主任。但因为自小家里穷,在山上放牛时摔了一跤跌破了头,落了个很明显的疤子。因为这个疤子,婚姻、事业、家庭承受过很大的打击,他讳莫如深。而少年李双元却犯了大忌,竟然在李主任走出门仍然贴着耳朵静听时等来了一句“疤子老壳”的揶揄,李若飞气得直跺脚,他把整个寝室的人都叫起来,没一个人承认,也没有人揭发,李主任就让他们在寒风中站立着,直到承认了才叫罢。最后,李双元站出来“自首”了,可是等待他的居然是“开除学籍”的顶格处罚。

  楚南中学寄宿生澡堂里常常没有很热的水洗澡,李双元就和一个叫李全的同学偷偷潜到烧柴火的灶膛里自己烧水洗澡,大把的柴禾常常能把水烧开,他们每人弄个木盆子慢慢的泡,水冷了又光着屁股去烧点水,你为我淋水,我为你搓搓背,不时溅起满屋的水花,不时又在水里弄几个响“屁”。有一次,李全要李双元给他加点热水,李双元二话没说,拿了个盆子舀满不假思索地就往李全的脊背淋了下去,可怜那一声惨叫过后,只见李全那个屁股和脊背全是晶莹的水泡……而他妈妈第二天赶来看孩子时,居然大度地只摸了摸李双元的头,一句责备的话语也没说。采访时我分明看见他眼里噙满了泪水,他说:“不知李全还健在否,50多年没联系了,太想对他说声对不起了。”

 

弘法取义 新宁和平起义和“老右”的闪亮印记

 

  屡屡犯错被“楚南”劝“退”后,李双元的父亲只得设法让他转到县立中学继续学业。初中毕业后,他考取了南迁衡阳的岳云中学。我问他为什么要考岳云中学,而不考长沙的名校,他说堂姐夫邓启东、新宁县教育局长李昌董等人都曾是岳云中学的学生,他们与李双元的父亲都是好朋友,都极力推荐了这所名校。恰好李昌董于1947年的又被邀去做了岳云中学的教导主任。

  经过初中“劝退”事件的历练,昔日那个调皮捣蛋的纨绔少年不见了。李双元偏重文科的学习,并在伯父李培根的影响下,决意在法学领域有所建树。

  岳云中学有很深厚的地下党基础和浓重的爱国氛围。学生一般都关心时事,不会两耳不闻、埋头死读。所以,当时日本投降以后,国民党假和平的面目和很多自欺欺人的真相学生们都很清楚,很多学生革命情绪高涨,都愿意投身革命熔炉。李双元也不例外,他在认真读书立志以法救国的同时,也与共产党人夏明钢,邓启东、李赞君夫妇保持联系,当得知夏明钢与解放军代表黄君石、王可夫等奉命去接收整编新宁和平起义部队的消息,尽管此时他还没有正式毕业,便马不停蹄地赶回新宁,加入到新宁和平起义的队伍中去,在一个排里负责政治思想工作。他坦诚相见的,与战士们打成一块,和风细雨、耐心细致的化解他们的顾虑和忧愁,很快赢得了大家的信任。

  1950年初,一心想考大学的他离开起义部队,抛下新婚的妻子奔赴武汉,当年考入武汉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历经几个单位。1957年初春调入华中农学院时,大鸣大放的政治风波正席卷全国。年轻气盛的李双元站了出来,发表了一篇关于党应相信、重用知识分子的讲话。就是这篇讲话让他厄运难逃,1958年被打成了右派。

  1961年,“摘帽右派”李双元被安排到农学院图书馆工作,处于孤立状态的他把整个身心投入到博览群书之中。每天他都要读书到深夜,久而久之,他得了很严重的失眠症。即使是晚上读书到十二点,人很疲倦了,可是一上床头脑却又清醒起来,于是干脆爬起来读书。

  这种状况维持了20年。李双元教授说,这20年相当于读了几个大学。20年里,他不但继续研读了马列主义的一些经典著作,重新背熟了两百多篇古文,并对《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楚辞》《诗经》等典籍作了大量的补注和考证。同时,他又通读了英文版的《毛泽东选集》前四卷,这为他以后翻译国际私法的外文著作、研究国际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79年7月,武汉大学恢复法律系,李双元回到了武大,开始了他的教学与研究生涯。他被安排教国际法研究生的《国际私法专题研究》课程。一个已离开讲台20多年的本科生去教研究生,而且备课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资料异常匮乏(解放初国际法的课程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的工具而被取消),全靠自己从外国文献资料中翻译。这些情况给李双元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与此同时,李双元还要负责《国际私法》和《法学概论》两本国家统编教材的撰稿和统稿工作。他整天忙得像个陀螺,工作10几个小时成了常态。

  国家教委下属高校的第一个国际法研究所1980年在武汉大学成立,当时研究所领导人韩德培和姚梅镇教授均年事已高,李双元便先后以秘书和副所长的名义担起了该所一线工作的重任。他还带领一批年轻的研究生建立了以韩、姚老教授为会长的“中国国际私法研究会”、“中国国际经济法研究会”。这两个研究会的成立,对我国国际私法、国际经济法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1993年,经武汉大学同意,湖南师大同时聘请李双元为终身教授。来到湖南以后,他为组建湖南师大的法律系、法学院并进一步推进师大法律学科的发展付出了大量的劳动和心血。

 

老骥伏枥 壮士暮年人生九十正当年

 

  1980年,我国一次重大的涉外经济纠纷对李双元触动特别大。那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我国的宝钢、南京仪征化工厂、胜利油田的化纤厂、克拉玛依化纤厂分别在日本和德国进口4套成套设备,总金额达25亿美元。而当时我国国民经济正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无力同时建设这样4个大的项目,中央决定中止这4个合同。日、德两国当即在国际社会作出强烈反应,提出了要我国100%赔偿的要求。当时我国刚刚对外开放,国际经济法律方面简直是一片空白。国家进出口委员会特邀了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的韩德培、李双元和上海法学所周子亚3位教授进京咨询,研究对策。李双元是3人中最年轻的,于是很多具体的工作便落在了他身上。3人共同研究、李双元执笔写出的咨询报告指出,我国在当时的特定情况下要求终止这几个合同,在国际法和国内法上都是有根据的,并建议有关部门不要怕打国际仲裁官司。根据这份报告,我国与日、德两国的公司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谈判,最后对方答应我国只赔偿11%。这时,国家的经济形势好转,我国决定恢复合同,从而避免了重大经济损失。这一案例使李双元进一步认识到国际法对一个国家政治、经济的重要性,促使他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国际法的研究之中。

  从1979年底,李双元进入国际私法教学与研究领域后,数十年如一日,尽职尽责,不但学生(包括硕士、博士生在内)遍布国内外,而且在国际私法及法学哲学方面亦均有建树,并形成了独具一格的理论思想体系。

  1979年底、1980年初,李先生即受聘参加教育部教育司与司法部教育司联合组成的全国统编教材“法学教材编辑部”所定的第1批12种教材中《国际私法》与《法学概论》的编写工作。1982年由韩德培先生任主编的《国际私法》完成初稿后正待全书统稿时,韩德培先生应邀去美国作学术访问,返国后有大病一场,就授权李双元替他赴北京与该书副主编任继圣、刘丁先生作全书的统稿工作。其中冲突法部分所有各章(包括重新改写的两章),均由李双元完成。在这两部统编教材中,《国际私法》经数次增印后未再修订。而《法学概论》现已出至第11版,并继续列入“教育部统编教材”之中,并成为九五、十五、十一五、十二五教育“国家级规划教材”。1987年他个人独著的《国际私法(冲突法篇)》出版,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系统研究冲突法基本理论及制度的最具权威的著作(后又有经重大修订的第2版出版)。1990年,他与谢石松教授合著的《国际民事诉讼法概论》出版,约50多万字,至今仍为国内国际民事诉讼法方面最优秀的专著之一,并由教育部定为“研究生用书”。1993年他主编的内容丰富翔实的《中国与国际私法统一化进程》专著问世,并于1998年出第2版。由他任主编的经教育部、司法部分别审定的《国际私法》与《中国国际私法通论》两部教材,现已出至第4版和第3版。

  在学术专著方面,他主编的《市场经济与当代国际私法趋同化问题研究》于1994年出版,《国际民商新秩序的理论建构》于1998年出版,《现代国籍法》于1999年出版(该书为继李浩培先生的传世之著《国籍法》之后的国内第二本讨论国籍法的专著)。他作为第一作者并系统阐述他的法理学观点的《21世纪法学大视野——国际经济一体化进程中的国内法与国际法》于2006年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是阐述他相关学术思想的重要著作。他系统讨论2010年我国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著作《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制定研究》,是一本兼具理论与实用价值的专著,2013年由湖南人民出版社以国家“重点图书”推出。他的个人文集《走向21世纪的国际私法:国际私法与法律趋同化》和《李双元法学文集(上、下)》,先后于1999年和2009年分别由法律出版社、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此外,由他主编的《比较民法学》于1998年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作为非民法专业的法科学生用书,被广泛采用。

  李双元在译介世界法学名著方面也有重要贡献。1997年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了由他主译的英国国际私法名著《戴西、莫里斯论冲突法》(上、中、下)。1998年由他主译的萨维尼《论法律的地域与时间效力》于法律出版社出版。2003年应法律出版社邀请,在邓正来先生第一次译出并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的《牛津法律大辞典》的基础上,受法律出版社的特别邀请,由李双元主持完成重译本的出版。

  在学术论文方面,其中近50篇重要论文,已收入李双元的上述两种个人法学文集。近年来,他虽已近90的高龄,仍时有重要的独具见解的学术论文发表。如《塞缪尼德斯“冲突正义”与“实质正义”译评》《再论起草我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几个问题》《关于国内学界对商法特征的表述的若干意见》等论文,陆续在由他自任主编的《时代法学》(双月刊)与《画际法比较法论丛》(不定期连续出版物)上发表。这些著述,均充分表现出他对法学学术研究所秉持的数十年如一日的治学态度。这在国内法学界甚至社会学界都是很少见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2016年10月10日,“李双元教授九十华诞暨从教60年学术交流会”在湖南师大红楼举行。主持会议的正是他的学生、湖南师大副校长蒋新苗。著名法学家、河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吴祖谋,中国国际私法学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国务院学科评议组成员、湖南师范大学校长蒋洪新,国务院学科评议组成员、武汉大学副校长周叶中,中国国际私法学会副会长、福建江夏学院副校长屈广清,中国国际私法学会副会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校长刘仁山,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副总裁、中国国际私法学会副会长李玉泉,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岳阳市副市长唐文发,武汉大学著名教授、长江学者肖永平,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肖北庚,湘潭大学副校长廖永安,湖南警察学院副校长李先波,湖南广播电视大学副校长周辉斌,《法商研究》常务副主编温世扬,中国国际私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杜新丽,中国国际私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宣增益等法学界人士出席了会议。这其中很多就是他的学生。

  湖南师大校长蒋洪新感慨万千地说:“我们当效李双元教授立大德、树新人,奋斗不息,求索不止;始终坚守学者的使命,潜心学问,教书育人,真正做到了将学者、师者和仁者的完美统一。”

  再种新苗三百树,春郊又喜绿缤纷。历经近一个世纪的风雨洗礼,如今的李双元教授面对定期上门前来上课的博士,一如他走进教坛的第一堂新课,还是那么慎重,还是那么庄严,多了的只有从容和淡定,他俨然要向他的学子传递对法律的肃穆,依然要表达他对于法学初衷不改的敬意。

 

  人物链接:

  李双元,湖南新宁人,新中国国际私法主要奠基人,中国国际私法学会副会长,现为武汉大学教授,湖南师大终身教授,博导;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现任全国博士后流动站管委会专家组成员。主要的个人专著、主编的学术著作和国家文科教材有《国际私法(冲突法篇)》《国际民事诉讼法概论》《国际私法学》《当代国际社会国际私法趋同化问题研究》《中国与国际私法统一化进程》及《国际民商新秩序的理论建构》等十余种。他提出的国际私法的趋同化趋势、国际社会本位理念及全球化时代国际私法应致力于建构国际民商新秩序等理论在国际上自成体系,具有重大影响。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