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王道森《返流》

http://www.frguo.com/ 2017-04-17 王道森

 

 

  作者简介:

  王道森,男,现年68岁,湖南省洞口县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原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取得法律大学学历和律师、教授、法律语言专家、研究员资格与称号。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省委宣传部、省检察院、省政府法制办等单位供职。

  发表论文60余篇,散文、随笔70余篇,有《牛伏山祭父》(获全国精短文学大赛优秀奖)、《古渡新桥》、《观天琐记》、《致“落魄者”》、《秋缘梦语》、《水东桥的变迁》、《蜕变吟》等。出版理论专著《法律语言运用学》(2003,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返流》(2015,湖南人民出版社)。

 

  《返流》内容简介:

  王道森所著长篇小说《返流》是以官场与社会为题材,篇幅40万字,分为4编。以20世纪80年代初期至90年代末我国改革开放与选拔领导干部实行“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为社会背景,塑造了年轻知识分子主人公布枫忠厚、纯朴、善良、刚毅的正面形象。他出身农家寒门,大学毕业后留任南江大学中文系任教,后被选拔进入省府办公厅当科员。南江省1983年力行遴选“四化”干部进入“第三梯队”下县挂职锻炼。经过正义与邪气的较量,布枫与反面典型代表丛昌世同时入选。两位在改革大潮中入仕的县处级官员之心术、行为迥然不同,正如小说中的人事干部肖子平评说:“布枫靠民意,丛昌世靠官意,条条道路通罗马”。

  布枫具有浓厚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观念,具有强烈的民本意识和对国家、社会发展的使命感。他历经省、县、市三级职场,只想为国为民大展才智实现远大抱负,中年出任市政府秘书长,为维护百姓权益、保护一方自然环境、坚决抵制腐败市长丛昌世为捞取政治资本的巨资城建工程,遭到打击报复被陷害入狱。身陷逆境、家徒四壁、亲人生离死别,仍毅然走上城街做义工、考察民情社情,并力争政府予以关注和解决,赢得广泛的好评与钦敬。

  以丛昌世为代表的贪官以官为本、追名逐利,反而如鱼得水、风生水起、步步高升。当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最终受到人民唾弃与依法惩处。

  小说塑造了干部、知识分子、工人、农民等各类人物群体,展现了正义与邪恶、善良与狠毒、廉洁与腐败之激烈的冲突,揭示了不同人物的性格特质。故事感人,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发人深省。本作品的又一个显著特征是作者试图将小说作品散文化,而语言表现形式则讲究文字的优美,且大量融入社会学、诗词学、堪舆学、命理学、中医学等传统文化,从而使其可读性、趣味性、知识性得到有效的提升。

 

  “尴尬”处境下的守望与回归

  ——论《返流》中的文人从政主题

  〇 黄 瑶

  20世纪90年代,在蔚为状观的小说创作中,官场小说兴起并迅速发展为当代文坛一道令人瞩目的风景线。该类小说主要以迎合时代反腐政治诉求为出发点,以揭示官场的黑暗和腐败,探求腐败滋生的现实和历史原因,展现官场内部惊心动魄的权力斗争及权力对人的异化为主要内容。①与其他官场小说的讽刺主调不同,小说《返流》不仅以二元对立结构揭露了官场上的权力斗争与钱权交易,更以其感性、真挚的笔触塑造了一位浩然正气、刚正不阿的文人型官员形象——布枫。纵观王跃文、阎真、张平等人的作品,不难发现如何从“知识者”与“从政者”之间找到平衡的支点是如今官场小说的一大叙述重点。作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文人从政现象背后蕴含着深刻的文化意味,《返流》主人公布枫“出仕—浮沉—回归”的官场经历不仅本质还原了知识分子官员在“士”与“官”尴尬处境中的纠结与挣扎,更彰显了一位知识分子的人文情怀与精神持守。

  一、出仕:寒门学子的政治情结

  《返流》主人公布枫是一位大学中文系的普通教员,南江省

  人事制度改革大潮将他推上仕途,历经了省、县、市三级职场,虽在风云谲变的官场浸淫多年,却始终难以摆脱内心深处的文人情怀和书生意气。如果说南江省人事制度改革、家庭住房的现实需要等外在因素是布枫踏上仕途的契机的话,那么潜藏知识分子内心深处的政治情结则是他出仕的主要原因。在省委组织部来南江大学开完动员大会之后,虽然布枫与李怀远的对话中表明了他不愿报名参选的原因,但话语中那深入文人机理的政治情结则清晰可见:

  前些年批判学而优则仕,其实这句古训没错的。……历史上学、德双优的官吏不乏其人。……但因出现太多的贪官污吏,让很多人陷于误区,认为想做官就是心术不正,就是野心。我们是党和国家培养的人民子弟,为何怕进官场呢?为人民介入权力、参与国家事务管理,让人民放心嘛!只是父命难违,爹早就嘱咐我当教师。我娘去世早,爹苦挣苦爬送我读书,我应该尽孝。我理解孝顺二字,孝为心,顺为行,就是对父母要顺气、顺意、顺言。逆行就是不孝。②

  虽然此次动员大会将布枫推入忠孝不能两全的两难境地,但值得注意的是,布枫是在他已经接到省委组织部通知被安排在省政府办公厅之后才收到了爹的回信。从信中仍可以看出父亲其实并不希望他因为身外之物或私心所求进入官场,但作为一名老党员,儿子做官既是党之需要,便不再强求。与其说由于妻子怀孕并急需住房的现实因素最终迫使他违抗父命,不如说是他作为知识分子应该为国尽忠、为民服务的政治情结促使他踏上仕途。

  考取功名、光耀门楣自古以来就是知识分子的既定责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观念及科举考官制度使得“学而优则仕”观念深入知识分子骨髓,入仕成为实现人生价值的最佳途径。自此,“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的某种集体意识,知识与政治之间的天然联系促成了知识分子的政治情结,他们对国家事务、社会发展有着强烈的参与意识与超乎寻常的使命感。即使科举制度被废除,流落民间的知识分子仍保留着那种“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忧患意识并以反抗者、觉醒者的姿态关注社会,一旦有了机会,他们定会大展拳脚,实现抱负。

  因此,布枫本着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寒门学士的乡土情缘,他兢兢业业,为群众办实事,为城镇谋发展。出任文卫处科员时,凭着过人的胆量与惊人的决断力解决了一宗“老大难”的上访事件;在高陵县挂职副县长的短短两年时间内,布枫牵头制定的一系列举措,如制定教育改革方案、开辟果林基地、扩建人工草场、修筑鹰山油路等,为高陵县的经济与教育发展贡献了一己之力;出任银城市政府秘书长期间,他主动处理庄田村上访事件,力争提高拆迁补偿标准,为失去收入来源的村民谋生路。作为正直无畏的知识分子,他不懂得也不屑于官场的钻营与倾扎,只专注于为人的诚实与责任;作为出身寒门的学子,他心系百姓情牵乡土,致力于民生民情与保护生态环境。

  二、文人官员的尴尬处境

  林语堂在《吾国与吾民》一书中提到了中国政治的一大特征

  ——“人治”:中国人只知道政府是人民的父母,谓之“父母政府”或者是“贤能政府”。他们将照顾人民之权利,一如父母之照料其子女,是以吾们人民把“便宜行事”的权利交托于政府,便予以无限的信任。③即中国人期待如父母般真诚帮助、贴心呵护群众的“包青天”,因此官员的选拔就显得尤为重要。小说中肖子平一句“布枫靠民意,丛昌世靠官意,条条道路通罗马”④便恰当且真实揭示了当今官场上两类截然相反的官员,一类是以丛昌世为首的深谙官场生存之道的贪官们,他们是“官本位”文化氛围中成长起来的追名逐利者。所谓官本位,“就是社会成员把任官视为最优的职业,并以官职的高低作为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的一般尺度。”⑤即以官为本,以权利为本的权力至上意识。与根植机理的政治情节不同,升官发财、衣锦还乡的人生梦想是驱使官员们走上仕途的唯一目的。尤其出身农村的丛昌世清楚地知道,当了官就有了特权,随之而来的还有名誉、金钱和女人。即当官对于他的意义恰似“革命”之于阿Q,造反并获得自己不曾拥有的东西才是其根本目的。因此,深谙为官之道的丛昌世凭着灵敏的觉悟、有力的手腕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风生水起。先是投领导所好,搞到了治疗肺气病的偏方并成功地打入组织部部长肖伯良的圈子。不仅顶替布枫去了安逸舒服的钱粮县挂任副书记,更是在短短半年时间内迅速晋升为银城市副市长,仕途一片光明。正如阿克顿说的那样,“在所有使人类腐化堕落和道德败坏的因素中,权力是出现频率最高和最活跃的因素”⑥,权力使丛昌世的欲望无限膨胀,为了升官的他甚至不惜以牺牲生态环境、毁坏历史建筑为代价大搞政绩工程。

  另一类是以布枫为代表的文人型官员,他们多受过高等教育,带着使命和理想进入党政机关,希望用知识和责任感实现自身价值。如布枫,从身份上讲,他是权力机构的一分子,但从精神气质上说,他身上留存着古代知识分子的精神传统。但是在瞬息万变的官场,潜规则、钱权交易及人脉关系的复杂令他彷徨,原本卓尔不群的书生本色竟成为他格格不入的障碍。在高陵县挂职副县长期间,因举报虚假浮夸的民生报告遭到了县长向国标的陷害,一份无中生有的黑材料差点儿断送了布枫的仕途;任银城市政府秘书长期间又因要求提高庄田村赔偿标准被丛昌世设计入狱,不仅妻女受人冷眼、父亲受挫去世,甚至连祖传的《双松图》也被贪官施计窃取。

  在官场这个包含了权力、金钱、美色的浓缩社会中,布枫跌宕坎坷的仕途是知识分子独立意识与官场政治撞击的结果。官场是一个以权力为中心的网络,想得到权力或者利益的人们必然要追随权力顶尖之人。如丛昌世一面以肖伯良为靠山,另一面又笼络周政科、谭飞、刘毕等“人脉”。正如费孝通先生指出的那样,中国的社会格局是一种“差序格局”,“像是把一块石头扔在水面上一圈圈荡漾开去的波纹……每个人都是他社会影响所推出去的关系的中心”。⑦诚然,这是“圈子”的最好说明,合则顺,不合则阻。但对于知识分子而言,独立意识和批判精神是其区别于其他群体的显著特质。在“反智”与要求无条件服从组织、顺从上级的官场,布枫及其他文人官员那看待问题的独到眼光与不畏强权的孤傲的知识分子品格总显得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因此陷入了一个尴尬的两难境地:一方面对无处不在的官场恶俗心生鄙夷,一方面又为了施展雄才伟略、实现远大抱负而痛苦挣扎。怀揣远大抱负进入神秘而庄严的官场,却被官场的虚伪、污浊与压抑折磨得体无完肤。

  三、回归:知识分子的精神持守

  正如小说《返流》一样,小说中的“鼠马相冲”“被锁住的

  鹰”“下岗工人”等一系列事件预言了布枫的运命多舛。关于其故乡回水湾返流现象的传说更是其坎坷仕途的形象概括:

  一说回水湾是一隅仙地,这里出生的人都心地善良,无论成年后当多大的官,也无论将来发多大的财,都不会忘记故里和老百姓,都会尽力给故里和老百姓以体恤、关爱。……另一种说法,这里出生的人出门做官或是做生意,大都注定半途受阻,虽然都会善终,但都会历经磨难。⑧

  因抵制丛昌世危害社会、伤害群众的政绩工程,布枫遭到了

  严酷的打击报复。身陷囹圄、父亲逝世,重获自由却家徒四壁的

  遭遇使他心身俱疲。从七号监房取保候审之后,布枫蜗居于一个

  八平方米的书房内,虽然临近车水马龙、嘈杂无比的老商业街与

  散发着恶臭味的垃圾场,但自由、安宁的氛围却更能使他定下心

  来读书、创作。与《沧浪之水》中的《中国历代文化名人素描》

  一样,布枫书房墙上悬挂的《双松图》与父亲的遗像也有其象征

  意义:一方面以杜甫忧国忧民的诗句警示其作为官员的职责,另

  一方面松树的坚韧高洁时时提醒他要自律,保持知识分子的孤傲

  品性。同其他从政文人一样,布枫在官场风雨的多年洗礼之下融

  入其中并幻化为官场的一部分:

  我多年身居领导岗位,无形之中滋生了一种官架子和虚荣心,下野了就怕丢面子。我原本在老家当农民,后来当干部,摘去了官帽就不敢走到人群中去了。这不正常!天空的雨水源自大地,又回归大地,我也该从容回归平民。⑨

  诚然,下野并离开官场对于他来说有着一时的不适应,他也

  清楚地知道离开官场之后,需要的不仅仅是行为上的变化,更根

  本的是内在人性与心灵的回归。“树有根,水有源”的祖训使他

  开始重新审视自身且决心摒弃“官气”,寻找原初的书生意气。

  于是经过再三权衡去到离家三公里远的下马街做义工,免费为骑

  车市民单车打气;一来可以把面子丢尽,让心灵回归常态;二来

  为市民服务,实现自我社会价值。

  一般来说,知识分子官员离开官场以后本应远离官场,躲避

  世俗的纠缠与纷争,沉淀躁动的内心,积极追寻知识分子固有的

  清高淡雅。但是现为士的他们有着“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

  远”的责任感;曾为官的他们心中不免或多或少残存着入仕之初

  的“治世”理想。如小说中的“10.12”事件。年迈退休、赋闲

  在家的前盐务局副局长张国宝并没有安全卸下肩上的担当,仍关

  心政府之事,关注官场动向。因与其他老人在晨练时谈论起丛昌

  世的种种劣迹,被市公安局副局长晏跃进以故意制造政治谣言、

  煽动群众不满情绪的名义抓捕。此事件不仅揭示了官场存在的滥

  用职权现象,给了丛昌世帮派一个致命打击,更体现了离休官员

  那忧国忧民的政治热情与坚韧刚直的文人风骨。

  当下乌烟瘴气的官场环境使布枫很难表现出“安能摧眉折腰

  事权贵”的豪情,但是他仍以儒家积极心态入世,面对人生,面

  对生活,获得了一种难能可贵的清净与洒脱。虽然尽量减少官场

  世俗关系,避免不必要的纷争,但中国知识分子内化为肌理的“担

  当”情怀并没有使他完全置身社会之外。做义工的日子给了他近

  距离全方位考察民情、观察社情、了解民生的独特视角,现实的

  腐败与民众的疾苦被他尽收眼底并记录为一本《民情笔记》,并

  将其中一些典型民生问题梳理为报告文字递交政府或相关部门,

  真正彰显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知识分子情怀。

  怀揣满腔热情,肩负着理想信仰进入名利争锋的官场,意气

  风发却碰壁受挫并消沉,奋斗之后仍有失败。但随着阅历的增长,

  布枫变得成熟并坦然应对官场的风云变幻,最终成长为一名识时

  务的文人官员,更实现了为民造福的梦想。他一波三折的仕途使

  人真切感受到了以他为代表的文人官员们的尴尬、无奈与忧伤,

  其尴尬与浮沉的生存状态给人心灵上的激荡和情感上的震动。作

  为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布枫有着对美好、合理、公正生存方

  式的追求,面对世俗生存、官场诱惑,始终保持精神独立与自由,

  真正做到了“宠辱不惊看月出日落,上下无憾望星移斗转”⑩。

  注释:

  ①罗斯林:《政治文化与当代官场小说略论》,《湖南农业大学学报》2005年第四期。

  ②④⑧⑨⑩王道森《返流》,湖南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58页、第32页、第

  270页、第343页。

  ③林语堂著,黄嘉德译:《吾国与吾民》,湖南文艺出版社2012年版,第180页。

  ⑤齐秀生:《官本位意识的历史成因及对策》,《文史哲》2002年第6期。

  ⑥[英]阿克顿著,侯健、范亚峰译:《自由与权力》,译林出版社2011年版,

  第342页。

  ⑦费孝通:《乡土中国生育制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25-26页。

 

  《返流》部分片段节选:

  方叔明的拍板就是一锤定音的“党组决定”。可能有人会质疑:行政一把手的拍板固然一锤定音,因为实行行政首长负责制。而这是党组会议,实行集体决策。错了。党政单位第一把手大都是党、政职务一肩挑,对于党、政决策就难解难分了。方叔明是省政府秘书长兼任省政府办公厅党组书记,主持厅党组会议的角色是党组书记,可他习惯了秘书长职务之行政首长拍板。行政首长拍板简单、省事、高效,不用权衡多数人和少数人之意见,铁板钉钉,比法院判决书还硬。

  党组会议决定录取人选之后,就到了领导个别谈话程序。方叔明安排周艺平跟布枫谈话,自个跟丛昌世谈话。他亲自跟丛昌世谈话并不是他跟丛昌世亲近,而是对他严格要求,他不像周艺平跟布枫谈话那样投下阳光又传送清风,而是阴晴变幻。首先肯定其思想与工作表现,突然沉着脸问:“你明白自个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

  丛昌世笑呵呵地回应:“嘿嘿,嘿嘿,我明白,就是在您面前太随意了,感觉是靠在父亲的肩膀上那么安全。我跟别的领导接触就有些拘束,在同事面前也喜欢开开玩笑,有的人容易发生误会。我想到的缺点就是这些,秘书长。”

  方叔明大声训斥:“乱弹琴!你就是话太多,言多必失。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油腔滑调,眼珠子转来转去,显示灵泛吗?你一定要修正自个的形象。古人讲究‘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一个干部的成长,不能只靠个别领导的信任,要注意协调跟领导群体、干部群体的关系。你一定得改,彻底改!明白吗?”

  丛昌世收敛了笑容,认真地说:“谢谢秘书长!小丛听明白了,完全接受秘书长的批评,保证以实际行动彻底改正,秘书长!”

  方叔明双眼久久地盯着他,最后点了头。 (见第10页)

 

  过了一天,这篇新闻稿在《南江日报》头版刊出。千字左右,还加了《编者按》。……见报第二天,周艺平在厅党组会议上通报了布枫处理谭秉能信访一事,给予表扬。会后,这个信息很快在省府大院传开。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猪养肥了面临杀身之祸,人出名了也会祸起萧墙。

  布枫原本就不想张扬,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啊,机关上同事关系微妙,很难“荣辱与共”。汉语里对“扎眼”一词的解释,是“刺眼”或者“惹人注目”。人们对布枫得到的荣誉都“扎眼”,具体如何解释则因人而异。

  人心百态。一些人关注自个的利害得失,尤其是职、级升迁,对布枫的荣誉就生起强烈妒忌。干部职、级是有限资源。好比一座宝塔,越往上空间越狭窄。又好比主席台上的座位,人家坐满就没有自个的份了。等人腾出位置又有一群人竞争,未必自个能够争得。又好比两人对坐一副跷跷板,对方升上去了,自个就降下来了,只有对方降下来了,自个才能升上去。

  (见第71页)

 

  龙仁民说:“小巴,县里‘四大家’和各部门领导组成慰问团来看望老乡们,你带我们先看看灾情吧。”

  巴石领去东面山坡,但见一片坡地上瓦砾、散木狼藉。巴石说:“这里是我们组的寨子,木楼、牲口、农具、衣物大都让洪水卷走了。”

  龙仁民吩咐巴石把乡亲们都叫来,要开个短会。巴石应诺,返去寨子叫人。过了一阵子领着三十几位男人来了。乡亲们大都把幸存的冬衣让给孩子和老人裹身御寒,自个只穿一件单薄的衣裤,蹲在地面蜷缩着身子,用失望的目光瞅着这群山外来客。

  龙仁民让巴石把一叠慰问信发给大家。他们都不识字,接住慰问信,有的塞在腰带上,有的用来垫屁股。龙仁民宣读过慰问信,猛然想起一个事来,对乡亲们说:“对不起啊,刚才我忘记介绍县里‘四大家’几位领导了。”接着,逐一介绍四位县领导。乡亲们都无动于衷,还是那样蹲在地上呆滞地瞅着。然而,介绍到“这位是副县长布枫同志”时,一个始料未及的场面发生了。几十位乡亲都立马起身拥到布枫跟前,双膝跪地,双手高举,频频打拱,喃喃地叫着:“太爷,太爷……”

  领导们不知其故,默默地诧异。

  布枫措手不及,眼泪扑簌流淌,连忙俯下身去伸出双手,把乡亲们逐个扶起。

  龙仁民抹去眼泪,把巴石拉到一旁问:“巴石,乡亲们能听懂我的话吗?”

  巴石说:“有的话听懂了,有的话听不懂。大家都不知道书记、主任、主席是什么官,只知道县长是县太爷。”

  (见第107-108页)

 

  齐可达笑笑说:“我跟你讲个故事吧。老子小时候在乡里,正月里就盯住人家祭新坟。上坟的主儿用蔑撮箕盛装好多米粑粑,站在坟墓上往人群抛撒,大家就扯起衣兜去接。抛撒的人要照顾谁就总是朝那里抛,几轮下来就装了一兜兜米粑粑。有的人一个都接不到,衣兜还是空空的。有的哈哈笑,有的哇哇哭。哭也没用,抢功不行呗!”

  布枫说:“正是正是,我小时候正月里去新坟抢粑粑就哭过。”

  齐可达得意地说:“是吧!你不行哩!有的伢子看几次都不朝他抛,就冲上去抢,甚至把抛撒的人冲倒成四脚朝天,爬到他身上去抢,抢到很多米粑粑。蛮有味哩!布枫啊,我看干部提拔的事就跟抛米粑粑一个样。抛米粑粑的人起码得认识你才朝你抛么?肖部长假如不认识丛昌世,这么大的米粑粑会抛给他吗?不过,接米粑粑的人要站得高,衣兜要拉得宽,要把准角度接得住。我就是看你接不到米粑粑,才跟党组提出不兼任接待处长,将这个米粑粑抛给你咯!”

  布枫苦笑着说:“齐秘书长抛来这个米粑粑很烫手呵!”

  接待处长这个官差因人而异。对于活泛之人是个美差,可以用公款名正言顺取悦上级领导和四方贵宾,就有许多机会去巴结靠山。而对于布枫这等不活泛的人来说是个苦差,诚惶诚恐,提心吊胆。

  (见第126-127页)

 

  季曼丽是个温柔的女人,她就知道,越是老公不愉快的时候,越是需要妻子的抚慰。她凑近他身边压低嗓门说:“阿飞,你莫气咯,听我说说高兴的事咯。你说让我们坐公交车,万一让扒手摸了我们身上的宝贝,那样我和你都会气死哩!”

  谭飞理解错了,下意识地朝她胸脯上两只鼓鼓囊囊的奶子望去一眼,谄笑说:“我谭飞的宝贝谁敢摸啊?”说罢,就动手去摸她胸脯。

  她娇滴滴地说:“我才出去六天,你就受不了啦?我特意等你回来,等会上床了,你就放肆的摸啦!”说罢,扭着蜂腰走进房屋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双手端出来一个A4纸张大小的长方形红色金属盒,笑眯眯道:“阿飞,你猜猜,这是什么宝贝啊?”

  “还能是什么?是你们女人佩戴的金镯子、金项链呗!”

  “不哩,是比金镯子、金项链更值钱的宝贝。”说罢,把红色金属盒摆在条桌上,小心翼翼地解启盒扣,揭开盖子,但见盒子里躺着一只金灿灿的奋蹄金马。

  “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哩,不就是一只镀金的工艺品嘛。”

  “阿飞,你看走眼了吧?再仔细瞧瞧!这可不是镀金的啦,是二百一十八克重量的千足金金马哩!”

  “是谭格吾送的?”

  “对呀!这个谭老板是很大方、很细心的人哩!他上次来银城问到你属马,也问到晏跃进属狗,就特意在香港一家金铺定制了一只金马和一只金狗,都是二百一十八克重量。还给我和陈香梅一人送了一条二十八克千足金项链。三天陪我们逛街、吃饭,很殷勤的。他说修复南桥签了三十年效益分成合同,争取每年来一次。明年还想来银城投资办项目,你要帮他哩!”

  (见第186页)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