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研讨会 -> 内容阅读

矿工作家邹学君作品研讨会在长沙举行

http://www.frguo.com/ 2017-04-12 湖南作家网

  2月28日,由毛泽东文学院主办、郴州市作家协会协办的矿工作家邹学君长篇小说《湘妹子》《博弈女》研讨会在毛泽东文学院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谭谈,湖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梁瑞郴、姜贻斌,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龚旭东、谢宗玉出席,中国文联出版社副编审周劲松出席并讲话。研讨会由省作协党组副书记、机关党委书记,毛泽东文学院管理处主任,省报告文学学会会长游和平主持。

  

 

  研讨会全景

  

 

  研讨会主席台

  

 

  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谭谈发言

  出席研讨会的专家学者有:聂茂、王涘海、曾祥彪、娄成、容美霞、刘哲、方雪梅、奉荣梅、晏杰雄、纪红建、王硕男、王琼华、王杏芬、雷云等。

  矿工作家邹学君创作的长篇小说《湘妹子》,以解放初期和红色年代作为社会背景,讲述了高傲美丽的女主人公孙叶在历史变迁的艰难处境下不甘沉沦,不坐等奇迹出现,而是勇往直前,敢于向命运挑战的动人故事。然而她并非是一个传统意上的女性,她在社会、爱情生活中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该作品成功塑造了女主人公孙叶及她身边的人尹芳、贺天栋等诸多个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邹学君姊妹篇长篇小说《博弈女》以改革开放的历史轨迹作为小说的社会背景,讲述了高傲美丽的女主人公孙叶在拨乱反正、良莠共存的社会、经济环境下锐意进取,“山鸡变凤凰博弈长空”的动人故事;同时凸现出了她在经济生活与情感纠葛中的自私与贪婪,导致了她错将暗恋情人当作自己精神生活的供品的悲哀,最终招来的是遍体鳞伤的懊悔与失落。

  与会专家学者在发言中一致认为,繁重的体力劳动没有磨灭邹学君的文学梦想,他作为一名矿工作家,用一把铁锹、一双粗糙的双手和三十余年的井下一线工作经历构建起一部部厚重的长篇小说,实属不易;由于作者独特的人生体验与文学感受,致使其笔下的人物性格在同类的长篇小说中具有脱颖而出的独特性;两部作品都用朴实的语言,讲述着社会上普通人的命运,而正是在这些普通人身上,不仅闪现着崇高的品质和可贵的尊严,同时也深刻地揭示出了社会生活的内涵。

  

 

  作者邹学君发言

  作者简介:

  邹学君,1950年出生,湖南祁东人。桂阳县原湖南宝山铅锌银矿井下矿工。鲁迅文学院函授高级班结业。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八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1OO余篇(首),并多次获奖。退休后,即2OO6年至2O11年,先后在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流星羞月》和《南国金落山》;2O15年12月,中国文联出版社推出其姊妹篇长篇小说《湘妹子》《博弈女》。

《博弈女》封面

《湘妹子》封面


  【书评】追问生命的价值

  ——读矿工作家邹学君的长篇小说《湘妹子》

  《湖南工人报》(2017年03月31日 07版)●聂茂

  对于湖南祁东的矿工作家邹学君而言,文学意味着什么呢?显然,既不是为名,更不是为利。因为《湘妹子》(中国文联出版社2016年12月版)和《博弈女》(中国文联出版社2016年12月版)这两部小说既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名气也不会给他带来财富。那为什么他还如此坚持要把文学当成一种事业来追求呢?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替代性满足,是一种对生命价值的追问,一种文化精神的传承。

  邹学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创作并出版两部小说《湘妹子》和《博弈女》不仅殊为难得,而且令人动容。我不知道邹学君写这两部小说花了多长的时间,我们说十年磨一剑,看来,他可能还不止十年吧。这两大本小说,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令人敬畏。丁玲有一个观点,叫做一本书主义。她说,一个作家,一生中只要写出一部好书就足以告慰人生了。

  《湘妹子》主要讲述了文革年代(1967年起)孙叶及其家人的生活演变。《博弈女》主要讲述了文革之后(1978年起)孙叶及其家人的生活。

  我想重点分析一下《湘妹子》的文本特质。这部书的主人公叫孙叶,她继承了母亲孙喜英的容貌,还未成年就出落得美丽动人,但她心上人只有汪乔梓。然而汪乔梓已与尹芳定下婚约,心高气傲的孙叶为了报复汪乔梓,一怒之下嫁给了尹芳的表弟陈南生。怎料陈南生意外去世,留下孙叶和两个尚在襁褓中的幼儿。

  为了改变孙叶精神恍惚的状态,母亲孙喜英决定将三人送到衡阳的邹月云舅妈家,同丈夫外出当兵的尹芳住一块。在这里,孙叶遇到了商人贺天栋,在他的影响下,孙叶逐步摆脱了“寡妇”这个身份带给她的自卑,获得了新生。时局动荡不安,让孙叶格外思念父母,但汪乔梓归队前将妻子尹芳托付于她,迫使她不得不等到尹芳生育完,再一起回到家乡。

  回到故乡祁东,物是人非。孙叶母亲因感染风寒加上受惊而过世,父亲也变得精神恍惚,只剩陈皮婶照顾卧病在床的两位姐姐,以报答孙喜英曾经的救命之恩。无奈之下,孙叶挑起了照顾一家人的重担,从一个受尽宠爱的娇小姐变成了勇往直前,敢于向命运发起正面出击的湘妹子,生活的磨砺使得她变得粗糙,也让她变得坚不可摧。

  按照第一世界文学理论批评家杰姆逊提出的所谓民族寓言说:即“第三世界的经典文本,总是以民族寓言的方式来投射作家的政治抱负,关于个人命运的故事也包含着第三世界的大众生活和整个社会所受到冲击的定位指涉。”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邹学君创作的这两部小说其实是具有中国特色、中国个性和中国经验的民族寓言。

  我认为:对绝大多数中国作家而言,他们的创作诉求有两个路径:一是“文以载道”,一是“为民代言”。“文以载道”中的“道”是指大道,关乎国计民生的生存之道,而绝非小道。在《湘妹子》中,孙叶的母亲孙喜英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存在。她不仅长得好,而且乐善好施。家道中落,依然能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当孙叶不得不直面生活的困境时,她想起来她的母亲孙喜英,想起了她的先辈们,没有哀嚎与埋怨,他们只知道坚持战斗。他们“战到力竭而死,死时仍不丧失斗志”。她感知到祖先们在血液里的召唤,如今面临的困境,亦是她的战场。坚韧,不仅仅是流淌在孙家血液里的韧劲,更是存在于整个中华民族生命里的精神支柱。正是中华民族血液里的自强不息,勤劳勇敢、艰苦奋斗的精神,指引着炎黄子孙奋勇前行。

  提及中华民族的文化大道,当然少不了知恩图报这一人尽皆知的道义。小说中不管是汪妈子还是陈皮婶,都受到了孙喜英的恩惠,两人也都进行了报恩。汪妈子愿意为孙氏一家端茶送水,做牛做马。而陈皮婶也冒着被批斗的风险为孙喜英采摘药材,最后甚至替已经去世了的孙喜英照看生病的子女。文革结束之后,孙叶前往镇上买点谷种,而几户曾受孙喜英救助的人家都坚持不肯收下她的钱,只道是报恩。

  除了孙喜英之外,尹芳也同样善良与勇敢。当她面对上门讨吃借宿的人时,她总是会善良地将本来就不多的粮食分给他人。对他人总是报以感恩之心,就算是再讨厌的人,她也能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闪光点。这也让原本讨厌她的孙叶,慢慢对她产生了不一样的看法。她善良但不懦弱,当她听到枪声响起时,不顾自己的伤病,毅然决然地拿起枪支,准备拯救孙叶。正如《湘妹子》在自序中所言,孙叶和她的家人们是“华夏大地炎黄子孙的见证并与之相融合的缩影”。这是作家的神圣职责,也是这部作品宏大叙事的闪光之处和文学价值的关键所在。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