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潇湘诗词 -> 诗词常识 -> 内容阅读

关于对仗的类型有哪些说法

http://www.frguo.com/ 2017-03-16 

  关于对仗的不同类型,南朝人已经有所讨论。刘勰《文心雕龙·丽辞》将对仗分言对、事对、反对、正对这四种类型:

  故丽辞之体,凡有四对:言对为易,事对为难,反对为优,正对为劣。言对者,双比空辞者也;事对者,并举人验者也;反对者,理殊趣合者也;正对者,事异义同者也。

  所谓言对是指直陈胸臆,率而成对,刘氏举司马相如《上林赋》“修容乎礼园,翱翔乎书圃”为例。事对类似于后来对仗中用典一种,刘氏举宋玉《神女赋》:“毛嫱障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无色”为例。反对是指两句表达的意思,是相反并且相成的,刘氏举王粲《登楼赋》“钟仪幽而楚奏,庄舄显而越吟”为例。正对是指两句所说的事情虽然不同,但是含意是一样的。刘氏举张孟阳《七哀》“汉祖想枌榆,光武思白水”为例。这种有关对仗形式的讨论,对于我们分析诗歌的对仗艺术,应该是有所启发的。

  唐人继续讨论对仗的类型问题。处于律诗最初定型时期、讲究形式的初唐人对此尤感兴趣。上官仪《笔札华梁》有六种对、八种对之说。我们姑且据《诗人玉屑》所引略陈于下:

  唐上官仪曰:诗有六对:一曰正名对,天地日月是也;二曰同类对,花叶草芽是也,三曰连珠对,萧萧赫赫是也,四曰双声对,黄槐绿柳是也,五曰叠韵对,彷徨放旷是也,六曰双拟对,春树秋池是也。又曰:诗有八对:一曰的名对,“送酒东南去,迎琴西北来”是也。二曰异类对,“风织池间树,虫穿草上文”是也。三曰双声对,“秋露香佳菊,春风馥丽兰”是也。四曰叠韵对,“放荡千般意,迁延一介心”是也。五曰联绵对,“残河若带,初月如眉”是也。六曰双拟对,“议月眉欺月,论花颊胜花”是也;七曰回文对,“情新因意得,意得逐情新”是也。八曰隔句对,“相思复相忆,夜夜泪沾衣;空叹复空泣,朝朝君未归”。

  后人关于对仗类型的分析还有种种说法,但是大抵不出上述范畴。这些关于对仗类型的讨论,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入地认识对仗艺术的形式技巧,但注意不要过于拘泥这些分类。在实际的应用中,对仗艺术的形式是层出不穷、变化多端的。所以真正艺术高妙、立意远大的诗家,都不太讲究这类理论。

  下面我们有选择地讲讲工对、宽对、流水对、隔句对、当句对、以及广泛使用的借对这几种对仗的名目。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