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小说 -> 内容阅读

冤家传书

http://www.frguo.com/ 2016-12-24 龙会吟

  秀芹的女儿给山槐写了一封信,要秀芹交给山槐,秀芹很生气,在电话里对女儿说:我不交。女儿说你不交我就继续寄,一直寄到你愿意交给他为止。秀芹被镇住了,女儿寄的是快递,一直寄下去,得浪费多少钱!便软下来,说:我交,我交,前世欠你的。

  你要亲手交给他本人,不能让别人转交,信里有秘密。女儿说。秀芹心想给冤家写信还有什么秘密?想拆开看看,又不敢,她晓得,私拆别人的信件违法。

  山槐和秀芹同住一个村,两人都打单身,曾经为了一点小事伤了和气。山槐承包了村里的水库后,计划一边养鱼放鸭,一边在水库边办养猪场,猪长大了能卖钱,猪屎猪尿可喂鱼,一举两得。建猪场要地皮,恰好水库上边有块闲地,是秀芹家的,山槐想以地换地换过来。秀芹不但不答应,还口出恶言,从此两家的怨仇越结越深。现在要她亲手把信交给山槐,秀芹虽不情愿,又不敢违背女儿的意志,女儿就是因为两家结怨,才赌气外出打工,不把信交给山槐,她会更加生气。

  秀芹无奈地向山槐家里走去。山槐也正朝秀芹家里走来。两人半路相遇,彼此都很尴尬。秀芹正要交信,山槐也拿出一封,说,这是我儿子写给你的。山槐的儿子也在外面打工,也是因为两家结怨,赌气外出的。

  你儿子给我写信?秀芹大吃一惊,下意识地从山槐手里接过信,转身就走。走了几步想起还没把女儿的信交给山槐,便又转回,说,我女儿也给你写了一封信。山槐也大吃一惊,接过信,两人都满腹疑团地走了。走了不远,又都迫不及待地拆开信看。信是两个年轻人联名写的,说他们已经恋爱,过年就回家结婚。

  两人都像触了电,木木地站在那里。好久好久,才互相回首对望,四道目光碰在一起。碰在一起又刷地闪开,像做了什么亏心事,慌慌张张地朝家里跑。

  跑回家的秀芹把那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同样,山槐也把那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完了两人又走出门,秀芹朝山槐家走,山槐到秀芹家去。两人又在半路相遇。

  秀芹说:两个年轻人都相爱了,两个老人没有理由再结怨。

  山槐说: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听他们的。

  秀芹说:从现在起,我那块地让给你建养猪场。

  山槐说:那块地算你入股,我们两家联合经营,养鱼放鸭,办养猪场,双赢。

  两人越说越兴奋,心里的积怨化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秀芹一脸笑容往回走。

  山槐犹豫地叫住了她。

  望着山槐犹豫的神情,秀芹奇怪地问: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山槐鼓起勇气:我俩也联名给儿子女儿写封信。

  秀芹问:怎么写?

  山槐说:照他们的样式写。

  秀芹红了脸,骂:你想得美。骂归骂,两眼却汪满了柔情。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