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文化研究 -> 内容阅读

我读叶梦的乡土散文集《遍地巫风》

http://www.frguo.com/ 2016-10-08 

  第一次读叶梦的书,是乡土散文集《遍地巫风》。不动声色的冷,一笔一刀的深,像极黑白色的木版画,朴素而拙美。细细端详,内里的暖热一层一层涌上来,会突然叫你心里发慌。甚至,还有身在异乡望故乡的泪。

  我所碰到的《遍地巫风》里的叶梦,是洗尽了铅华,将自己化作隐形的叶梦。她深深地沉下去,贴下去,葡伏在那个三里桥的小街里,一笔一笔地写尽胸中情怀,人间气象。收骇婆婆,曾喜娘,贺千岁,纸扎匠,益阳城里不起眼的小人物,她写来每一笔都伴随着各种奇异的声响,连字缝里都填满了灵魂的气息。

  她写对给她接生的曾喜娘的敬畏之情:

  “曾喜娘如今早已不在人世,然而我无法忘记她,我依然对她的冥灵充满敬畏,是她最先接触我的身体,是她最先看到我拖着一根脐带赤条条来到人世间的窘态。但是,我一想起她那双男人式的骨节粗糙的大手,一想起那双大手曾托住我湿漉漉的胴体,我便会有一种痛的感觉,童年的幻梦于是重演,恍然间她拿着一把扫把,披散着满头白发,疯婆子一样朝我扑来。”

  她写小时候给她招魂的收骇婆婆:

  “灵魂总是招回来了又丢失了,我的灵魂总是在野地里和外婆以及华家翁妈的手上传递着,我手腕上的青线旧了又换上一根新的,在青线的更替,灵魂的失而复得之间,我慢慢地长大了。”

  生命刹那的生死往复,灵魂的彼此相约,在这些简约文字里蓦然惊起,仿佛绸缎上印着不可知的暗色绣花,被突然的光亮照出那枝蔓花叶的形状,映照出格外的性灵之光,之美。

  每次读这本《遍地巫风》,那些白纸上的黑字总会慢慢变得模糊而浮荡,仿佛要将我轻轻渡到她笔下的那些人物和场景之中,令我对于益阳这座小城保持一种非常隐秘的向往和想象。似乎在我的记忆里,因为一个女人而记住一个地方,因为一个女人而向往一座城市,除了萧红的呼兰河之外,我只有在叶梦的文字里重新找到这种感觉。这些文字总让我想起萧红,想起那座北方的放河灯跳大神的小城,想起城里的东二道街上的那个五六尺深,一到下雨天会淹死猪、马甚至人的大泥坑。一南一北隔着时空的两位女作家对于家乡的某种异曲同工的出色的描写,一时会令我坠入恍惚之中,并奇异地获得那种灵魂相通的感觉。

  我将《遍地巫风》视为叶梦观照人世凡间的一个典范样本。她对人的命运与面目有着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敏锐与善感,一个微小的细节,一个无意的动作,一句话,就会让她感觉无穷生发无限,连日常生活也充满了这种意识的飘浮与驿动。她的文字无论从哪一个角度与层次进入,她所展现的都是非常细密、体贴又带着湖湘文化独特的巫性思维镜头下的人。人的生命,人的灵魂,明亮的,黯然的,热闹的,寂寞的。她一直以来对于生命的个体、群体那种自由尊严,那种悲喜生死的独到的过人的观察体悟,令她在宏大的人的灵魂世界里具备细微体察的悲悯情怀。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