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潇湘诗词 -> 诗词常识 -> 内容阅读

绝句法浅说——兼谈律诗中的对仗(下)

http://www.frguo.com/ 2016-08-04 熊东遨

情中景的例子:

湖亭对酒谁为客?月窟寻诗梦作舟。

“湖亭对酒”,是现实,是溯史,是疑问;“月窟寻诗”,是虚拟,是游仙,是幻想。

呼酒自圆心上月;插花相笑鬓边春。

“呼酒”落于虚,“心上月”是自得;“插花”落于实,“鬓边春”是自慰。

一种心情人别后,百端奇幻夜分时。

“心上情”,捉摸不定,是虚写;“眼前景”,变幻迷离,是实描。

情景理结合的例子:

云非有意能生雨;水到无形始入流。

上联是想象,在高处,寓理,属于初级境界。这一点我们很多人能够做到。云变成雨,并非自己有意,但变成雨以后在客观上能滋润大地,就像我们做某种具体事一样,例如文化传承之类,主观上也可能是为了挣口饭吃,不一定想着要为谁谁谁服务,但所做的事在客观上有利于国家民族,就叫做“云非有意能生雨”。下联是观察,在低处,同样寓理,属于高级境界。什么是“无形”?这句话大家应该能够理解,比如水在瓶子里,它是瓶子的形;在缸里,则是缸的形;在壶里,则是壶的形;冻成冰山,就是山的形……它自身本来没有形状,只有离开限制,流入江河湖海,才能达到无形,才是真正“入流”。“水到无形始入流”,这是个非常高的境界。水在行进途中,如果遇到一座山,被挡住了,它绝对不会首先去冲垮这座山,而是展现包容,绕过去,所以才会出现蜿蜒曲折的江河。水是最伟大的,其对自然生物的乳活之恩无与伦比。当然,水被逼得没办法的时候也会发威,如这里被拦,那里被截,也会引发诸如泥石流之类的自然灾害。这是人类破坏生态平衡的结果,不能归咎于水。

三、两分式

两分式的概念:两句一意,组合成篇。它有三种形式:

1)以时间顺序的推移构成两分;

2)以空间位置的变化构成两分;

3)以时间顺序的推移和空间位置的变换交错构成两分。

第一类:以时间顺序的推移构成两分。如崔护的《题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首诗是两句一意,按时间顺序推移:前面两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时间是去年,地点是“此门中”;后面两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时间是今年,地点则不变,还是“此门中”。景物依然,变的只是人。通过前后强烈的对比,失落的情绪也就不言而喻了。所谓两句一意,就是前面两句是一个完整的意思,后面两句则是另外一个意思,按时间顺序推移,而地点不变。

第二类:以空间位置的变换构成两分。如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前两句是写“我”,地点在异乡;后两句是写兄弟,地点在家乡。写自己的思亲,却从对方的角度着笔,通过对家乡兄弟“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推想,加重了异乡为客的“我”思亲情绪中“倍”的份量。它的时间是不变的,都是九月九日,变的只是空间位置,这和上面的按时间顺序推移有明显的差异。

第三类:以时间顺序的推移和空间位置的变换交错构成两分。例如李义山《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前两句的人物是“我”,地点在巴山,时间则是现在;后两句的人物是“我”与“君”两个人,地点在家乡的西窗,时间则是未来。这首诗以结句倒扣全篇:今夜在巴山听雨的“我”,想念西窗的“君”,设想有一天“我”回到西窗,与你剪烛夜话,细说今夜的“我”对你的思念;时间由现在推移到将来,地点则由巴山推移到西窗。由时间和地点的交错变化构成了两分。

四、混合式

混合式是并列与递进二式的一种组合。它有五种形式,这个比较复杂一点,分别是:

1)并列带转合递进;

2)起承带并列递进;

3)三拖一递进;

4)一拖三递进;

5)三夹一递进。

其一:并列带转合递进。相当于律诗的后半段。如李益的《夜上受降城闻笛》:

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前两句是一句一意,每句都有一个独立的镜头,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结构类似于前面讲过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画面却截然不同,令人一望而生苍凉肃杀之感。后两句是转合递进,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由一声“芦管”引动的普遍乡思之情,殊不可抑。曲折地反映了战事的艰难,为军的不易。

其二:起承带并列递进。它相当于律诗的前半段,两个单独的镜头放在诗的后面。例如秦观的《春日》:

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

前两句起承递进:因为一夕轻雷落万丝,才造成了霁光浮瓦碧参差;后两句并列:有情芍药含春泪是一个镜头,无力蔷薇卧晓枝是另一个镜头。这两个镜头,又分别是前面起承递进产生的效果。

其三:三拖一递进。请看戴复古的《淮村兵后》:

小桃无主自开花,烟草茫茫带晚鸦。几处败垣围故井,向来一一是人家。

前三句各自成镜头:小桃无主自开花是一个,烟草茫茫带晚鸦又是一个,几处败垣围故井还是一个。三个分镜头,由一句向来一一是人家将其串起来,形成了一组支离破碎的“兵后田园图”。无主的小桃、茫茫的烟草、破败的墙垣……那些个地方,从前都是“人家”,如今都不是了!读诗至此,不觉心碎。

其四:一拖三递进。例如谢枋得(一说苏轼)的《花影》:

重重叠叠上瑶台,几度呼童扫不开。刚被太阳收拾去,却教明月送将来。

这首诗是由重重叠叠上瑶台一句作总领,带动后面三个并列句递进。意即:几度呼童扫不开的,是重重叠叠上瑶台的那个花影;刚被太阳收拾去的,也是重重叠叠上瑶台的那个花影;却教明月送将来的,还是重重叠叠上瑶台的那个花影。后面三句,都是围绕“花影”来展开的。这种结构比较少见,谓之一拖三递进

其五:三夹一递进。此式“递进句”夹在中间,既不领头,也不煞尾。例如苏轼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我们可以看出,它有三个不同阶段的独立镜头:第一个是黑云翻墨未遮山的阶段;第二个是白雨跳珠乱入船的阶段;最后一个是望湖楼下水如天的阶段。其中只有卷地风来忽吹散不是一个阶段,它是用来串联三个不同的阶段的穿珠之线。这种三夹一递进的形式,是东坡首创。

五、回环式

回环式又叫连珠体,不常见。其特点是结构不依常格,回环重沓。方岳的《梅花》诗是一个独例: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此作围绕着三个个字回环重沓,别有意趣。我们谈诗,通常都强调不要重复字,但这里的重复叫做重沓,属于有意识地回环,不仅合律,而且抢眼,是非常巧妙的连珠。这是整首回环,还有半首回环的。例如卢梅坡的《梅花》:

梅雪争春未肯降,诗人搁笔费平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其中,梅雪争春未肯降,诗人搁笔费平章是一般的起承,而下面两句,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是以来构成回环重沓的。这半首回环,同样相当于律诗的对仗,因此,我们将卢梅坡的这首诗看作“混合式”,也未尝不可。

前面我们讲过,并列式可以用作律诗中的对仗;回环式中的对偶,也有这个功能。请看拙作《癸未元宵前二日友人约赴浙南看山车中有作》:

喜赴清风约,携春过北江。不知山态度,先与月商量。

月道亏将满,山应翠覆苍。明朝逢卫八,杯酒尽吾狂。

首句点明关系:朋友是清风,我是赴约;次句“携春”扣住时令,“北江”扣住出发地。三、四句,因为是应友人之邀去看山,不知道山对我会是什么态度,所以先与月亮商量一下。月亮说:“我很快就满了”,显然答非所问;月亮不说,对山的态度就只好猜了:山应该是翠色覆盖了苍色吧?一个是确定的:“月道亏将满”;一个是不确定的:“山应翠覆苍”。正是这一实一虚的“亏将满”、“翠覆苍”,暗中扣住了“元宵前二日赴浙南看山”的关钮。中间四句,全是回环式流水,一气把看山前的全部心理状态写出来了。这种手法,古人的律诗对仗里没有,只在绝句里边有过,如前面说到的“有梅无雪不精神”。结尾借老杜《赠卫八处士》中“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诗意,照应一下朋友,正好收篇。

这是应酬诗,但不是应付诗。它有极强的个性,限定了只能写“元宵前二日浙南看山”。中秋前二日也会“月道亏将满”,但不会出现“山应翠覆苍”;那个时候是“山应苍覆翠”了。在“元宵前二日”这个特定时间里,也只有江南的山会有“翠覆苍”的变化,换成东北的山,早着呢。每一个字都有它的独特用处,这就是所谓个性。

六:问答式

严格地说,问答式已经算不得是一种结构模式,而只是一种表述方式,因其在诗中常用,所以附带说一下。具体有:

1)自问自答;

2)我问你答;

3)只问不答;

4)只答不问。

自问自答,如朱熹的《水口行舟》:

昨夜扁舟雨一蓑,满江风浪夜如何?今朝试卷孤篷看,依旧青山绿树多。

其中昨夜扁舟雨一蓑,满江风浪夜如何是自问。谁来回答?今朝试卷孤篷看,依旧青山绿树多,是作者自己来回答。这就是自问自答,它没有起承转合。

我问你答,有孟浩然的《问舟子》:

向夕问舟子,前程复几多?湾头正堪泊,淮里足风波。

起首向夕问舟子,前程复几多,是作者向舟子发问;接下来 湾头正堪泊,淮里足风波两句是舟子的回答。意谓“我们最好在附近的湾头里休息一晚,等天明再走,因为前面的‘淮里’风浪很大”。

只问不答,可看王维的《山中杂诗》: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寒梅”到底著没著花,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因为诗中问到了家乡的梅花开没开,所要表达的思乡情感已经透露出来了。诗的重点不在梅花,所以不需要回答;如果回答了,反而会冲淡这种浓烈的乡情。这是只问不答的例子,诗非常的美,非常的有味道。它通过只身在外的诗人关心、关注家乡的一切事物,甚至留心到窗前梅花开未开的细节,小中见大,表达了游子的故乡情结。

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白居易的《问刘十九》: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也是一首不需要回答的诗,相信答案刘十九一定会用行动做出。古时候邀请客人,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用手机短信或者电话,而是要将请柬送到客人手里。这首诗,其实就是一张请柬。刘十九收到这首诗,肯定会如约;白居易懂得朋友的心,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只答不问,莫过于贾岛的《寻隐者不遇》: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这是一首不常见的仄韵体五言绝句,描写的是寻访友人过程中的一个小小片断。诗人运用虚实结合的艺术手法,避开了繁琐的细节描述,信手拈来在古松下和童子相遇时的一段话,稍加剪辑,便勾勒了一幅情景相生、极尽变化的水墨写意图。诗人没有正面言情。全诗二十个字,有十四个字被用来写童子的答话。这样安排,似乎有点喧宾夺主;然而,我们正是从童子那先是含糊(师采药去),继而明朗(只在此山中),最后茫然(云深不知处)的答话里,听到了诗人一句紧似一句的追问,体会到了他渴望见到隐者的迫切心情。此外,诗人也没有直接写景。诗中涉及到景物的,只有“松下”、“云深”二处。前者从眼前着笔,交代了事情发生的方位;后者借童子说出,强调了不知隐者去向的原因。然而,松曰“下”,足见松之高古;云曰“深”,自明山之远大。这一实一虚之间,不正透露出了隐者居地古木葱茏、云霞缭绕的壮丽风光吗?诗人避实就虚,轻描淡写,不言情而情在其中,未写景而奇景自见,举重若轻地将读者引进了一个醉人的妙境,真不愧神来之笔!

以上所说,是绝句的六种基本形式;同时兼述了律诗中“对仗”的若干技术性问题。对这些“法门”,初学者可以照葫芦画瓢,高手也可以从中得到某些启示。

(完)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