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网络文学 -> 湘军 -> 内容阅读

网络作家伍汉:写作是我心灵的“桃花源”

http://www.frguo.com/ 2016-04-13 华声在线—湖南日报

  书生气很足的网络作家伍汉打开心扉——

  “写作是我心灵的‘桃花源’”

  湖南日报记者 陈薇

  【人物档案】

  伍汉:男,上世纪70年代生,湖南人,现居长沙。湖南省作协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隐秘日记:我家的夫妻生活》、《沉浮:谁说我没人性》及散文随笔集《隙中窥月》等。另作有长篇小说《国企简史》及随笔集《种植白术的村庄》等。

  加了伍汉的QQ,头像是一张耕田的照片。

  牛在前,农夫推着犁车在后。农夫戴着斗笠,穿着雨衣,只有背影。

  “这就是我理想的生活。为了谋生,不能如自己所愿地回到乡下,漱石枕流,日日流连于山林泉石间,颐养天年,欢度余生。这是我绵绵不绝的、无告的苦痛和无奈。这不是矫情,真的。”

  “或许,我这么说有些书面化,但对一个书生气很足的写作者来说,也很正常吧。”QQ中,近日伍汉发来一个笑脸给记者。

  2008年,伍汉创作的长篇处女作《隐秘日记:我家的夫妻生活》(简称《隐秘》)刚上网连载就很火爆,2009年,小说出版并成为当季热销书。

  “《隐秘》一出炉就很火,点击率很高,七八家出版社找我。甚至有热情读者以报销机票和宾馆房费等作为诱饵,邀我去当地签售与晤面。我自忖,一个作品受欢迎,除了题材合式,作品本身的质感也很关键。也就是说,作品要耐看,让人有咀嚼和反刍的兴味。”

  “其实就我本人的出发点而言,写作是我心灵的‘桃花源’。《隐秘》所呈现的,其实是现代夫妻平常、琐碎、真实的‘隐秘’生活。我在自序里对它有个定位:一种懒散的、闲适的消遣读物。”

  “坦率地说,《国企简史》是我迄今最好的作品。每天三五百字的写作进度,可谓是精耕细作,绝非商业写作者所能想象。相比《隐秘》,《国企》在行文上显得更为从容,创作手法也更成熟一些。这虽是一部有着随笔味道的小说,读起来其实很享受的。然而因为故事情节不是那么紧急热烈,较少‘说时迟那时快’式的、间不容发的激烈场面,在面对出版社千篇一律地要求申报选题资料撰写作品的所谓‘看点’时就非常尴尬和为难。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那您觉得,对一个网络作者来说,是坚持自己的文学理想重要,还是考虑读者的需求重要?”

  “我当然希望两者兼顾,做到两全。其实,也是有可能的吧。毕竟,读者感兴趣的文学也并非一种两种。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作品根本没人爱看,那作者的‘文学趣味文学理想’就很值得怀疑。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受到读者喜爱并因此畅销。但老实说,那些已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

  “作为一个书生气足的网络作家,生活中的您又是怎样的呢?”

  “现实里的我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个儿子、一个丈夫、一个父亲,驮着家庭的重担,每天早上开着一辆不太入流的车子出去觅食,在办公室里一边和同事比赛似地讲荤笑话、比赛似地哭穷,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上股市的起起落落心跳不止……然后在傍晚拥塞的车流里,艰难地回到家,分享‘老伴’的欢乐与忧伤。”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