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潇湘诗词 -> 诗词赏析 -> 内容阅读

浅析京华高勇老七律《谒胡耀邦故居》

http://www.frguo.com/ 2016-04-10 吕子荣

  悠悠岁月共情长

  ——浅析京华高勇老七律《谒胡耀邦故居》

  2000年,吉林省《长白山诗词》第一期曾发表京华高勇老写的七律《谒胡耀邦故居》,此诗几番拜读后,倍觉其情深意切,大有对山高水长表白之情愫。好诗当以共赏,现将高老七律《谒胡耀邦故居》抄录于下:

  暮春三月到浏阳,拜谒胡公旧住房。

  院里清风吹劲柏,阶前峻节挺幽篁。

  十年鹤驭浑如梦,万里情牵水似长。

  遗物曾经多记识,入眸能不倍神伤。

  首先说明一点的是,高老曾是胡耀邦同志的机要秘书。在胡耀邦同志身边工作多年,与胡耀邦同志的关系可谓是:“革命生涯情意重,人间肝胆岁华彤。”人民领袖的崇高风范和人格魅力,应该说高老有着切身的体会,加之他又是中华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因此写出这首十分感人的诗篇,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开篇“暮春三月到浏阳,拜谒胡公旧住房”,以白描的手法,交代了作者所拜谒的时间、地点、对象。胡耀邦同志的故居在湖南省浏阳市中和乡苍坊村,不远万里来此拜谒,诗中虽没有深奥语言,但本身就说明了作者对胡耀邦同志十分崇敬的心情。在大朴若拙的诗句中,渗透出作者极为朴素的情感。而这极为朴素的情感,又是我们所说的最真挚的情感。

  颔联“院里清风吹劲柏,阶前峻节挺幽篁”,是作者来到胡耀邦故居所见到的优雅景致。习习清风吹动的劲柏,高高峻节挺立的幽篁,不由得使作者想到胡耀邦同志生前其风其骨之坚韧,其品其格之高尚,与眼前的“劲柏”、“幽篁”何其的相似。可以说,颔联是作者信手拈来之作。不是吗,我们将颔联与眼前的景致对照一下,作者只不过将其轻轻的描述了一下,即成朗朗上口诗句,但诗格不失奇伟,意境不失幽雅。能让景之真实和诗之真实浑为一体,没有轻车驾熟的能力,我想是作不成的。昔人已矣,大节犹余!又让我不禁想到变革先驱谭嗣同“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豪迈气魄。联句中“吹”,“挺”两个动词恰当的运用,尤使联句活灵活现,极具形像化和艺术感染力,大有一种呼之欲出之感。

  颈联“十年鹤驭浑如梦,万里情牵水似长”,通过长与短的相对,使诗中的情感骤然而升,让人感叹不已。“鹤驭”,应是“驭鹤”的倒装句,即仙人乘鹤奔天之意。“鹤驭”一词,使颈联乃至全诗都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类似“游仙”之作。用“鹤驭”代替辞世,那是生者对死者由衷的美愿,也是作者对人民领袖胡耀邦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英雄不死,浩气长存。人间天上,公者永生!上联之“浑”字,倍有对岁月如梭之感叹。暮然回首,恍然一梦,胡耀邦同志转眼间逝世十年了!人心多不古,世事等浮云。但作者对胡耀邦同志的情感却是依旧,对胡耀邦同志的故居自然也就一往情深。下联一个“牵”字,写的极有力度。问君能牵情几许,万里浏阳“水似长”。“水似长”三字,不禁令读者浮想联翩:那是包含作者何多的情感啊!

  尾句“遗物曾经多记识,入眸能不倍神伤”,最令人信服。作者在胡耀邦身边工作多年,对胡耀邦曾用之物自然知晓很多,故“遗物曾经多记识”。但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睹物思人,“入眸能不倍神伤”,诗篇至此嘎然而止,掩卷沉思,九转回肠,令人久久不能释怀。何也?好的诗句可引心灵之共鸣。“倍神伤”,勿需庚言,自是作者情之所至。话再说回来,若非情之所至,亦难写出感人肺腑的诗句。

  高老《谒胡耀邦故居》一诗,因具有气势、人格、神韵、晓畅、绘画、含蓄、章法等诸美,而使诗篇格高意远,生动感人。里面所表达的真实的情感和真实的心境,使读者的心绪也随之起伏跌宕。因此说,高老《谒胡耀邦故居》这首诗,不失为一首浑然天成,荡气回肠的力作。诗云:

  仰公才赋慕公章,感地感天泪透裳。

  不是昔人存峻节,何来诗笔颂幽篁。

  中华正气凌霄逼,公仆宽怀万代扬。

  一曲瑶琴传韵远,悠悠岁月共情长。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