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逸闻趣事 -> 内容阅读

李迷糊

http://www.frguo.com/ 2016-04-08 

  李迷糊20世纪50年代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就读,并且是学校篮球队队员。曾为球哥的他,驰聘球场之后,拂袖而去,好不潇洒。特别是回寝室洗完澡休息时,才回过神来,赛球前所脱下的衣服眼镜全抛在球场边,事后去找寻,衣服已从球场“蒸发”,眼镜则“玉碎成仁”。诸如此类之事不少,同学们便赠给他一个绰号“李迷糊”。

  资深的迷糊很具“实力”,不仅眼睛迷糊,耳朵则更迷糊,好在他有自知之明:一生交给书安排。在那阴风浊浪的峥嵘岁月,为了洗心革面,脱胎换骨,他将所有的书血本无归地倾销于古旧书店,近千册书换回寥寥碎银,抵不上孔乙己的几碟茴香豆。厄运结束后,不改初衷的他,又陆续买回各种书籍,夫在外妻命有所不受,每次出差,少不了带回一捆书,平日上街,总要偷偷摸摸买回几本书,日积月累,我们家仅具四壁图书,抬头是书,低头也是书,专用书房仍嫌少,客厅、阳台上都放着书,卧室床头更少不了书,真是书斋、书灾加一个书呆子。平时饭菜摆上了桌,他还捧着一本书,不由得我无名火起一声断喝:“散棚”,可是几十年的“纠葛”岂能用“散棚”了难?

  家中事无巨细,他一概以“了愿”的方式对待。可谓之大麻烦三六九,小麻烦天天有。只因我心软手软,认定自己为输家,也就心安理得。

  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家住处的自来水别名叫“他来水”,需要水时开着水龙头滴水也无,不需要时,水又哗哗而来。一日我正在教室聚精会神地讲课,只听楼下有人大声疾呼:“段老师,你们家的水从阳台上淌下来啦!”我喊着答应:“我们家有人啦!”他又叫道:“我在你家楼下喊了很久,没人啊!”无奈我只得匆匆收拾教案飞快往家跑,开得门来,只见李迷糊坐在书桌前笑吟吟地说:“今天怎么这样早就下班啦!”我指着地上怒吼:“你长眼睛没有?”他“啊”了一声,才明白他的两只脚已浸在水里,床下的鞋像出海的船浮到房中间。我愤怒得像孙大圣,眼睛都在冒火。他抱歉地说:“我在诗的美境中神游,敬请原谅。”其实他在撰写《诗美学》一书。我只好深深地吸足一口气,呼出一声:“怨命!”

  本为万无一失,女儿特意为我们买了一只价格不菲能鸣叫的钢精壶,深恐父母出差错。有一天,李迷糊主动提着水壶烧水,表示他尽了一份家责。我知道他耳闭,所以精心听着,等待水壶鸣叫。可是10分钟20分钟半点钟过了,却没有鸣叫。我想今天自来水也许是浓泥沙水烧不开吧?待我小心翼翼地使劲一提,竟是一只空壶,李迷糊竟不是烧开水而是烧水壶!我怒不可遏,立刻冲到书房对他吼:“你就只知买书、看书、写什么劳什子文章。你的文章可以从无到有,如果着火了,我这个家就会从有到无,你明白吗?”幸亏是货真价实的钢精壶,否则熔化了后果不堪设想。

  习以为常的烦恼,我只能用“退一步”的哲学。李迷糊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生活却十分马虎,而我则生性好精致,两人结合在一起,无异于一座活火山,时而冒烟,时而喷火,只是时间以5分钟为度。李迷糊常常对我气势汹汹,张牙舞爪,而且不容分辩地宣布:“你闭嘴!我要发5分钟气!”说到发气,仍不失君子风度,动口不动手,也不砸锅甩碗,只是把声音的分贝尽可能提高,说白了就是“吼”。我则采取如东风过马耳的态度,光听不闻。事后他总会歉意地说:“我不是对你发气,我是让自己发泄。”这,就是他让人迷糊的逻辑。

  李迷湖有种特殊的爱好:“泡书店”。泡得太久,似乎又有愧于心,因为家务活全落在我身上,因此泡完书店之后,就急急忙忙风风火火往家赶,一路上还要想出各种花招:时而遇上了张三,时而李四又找他扯谈,时而又说碰上从未见过的老朋友。胡编一阵,经常哄我,让我又乐又担心。大侃之后,一拍口袋,门钥匙不见了。此刻家庭气氛急转直下,衣裤口袋及背包搜烂也枉然,有时钥匙就挂在门外锁孔上,有时就不知掉在何方。为门钥匙烦极了的我,一怒之下,半年不让他拿钥匙,他只好时常在门外苦等,经历半年严格治理,丢钥匙的情况基本好转。

  高枕无忧的李迷糊善于放下万缘,随遇而安,说睡就能睡,至于每日午觉,更是雷打不动。一天我外出有事,由于怕打扰他,中午在街上以盒饭果腹,回到家门蹑手蹑脚地开门。只听到室内有人说话,我十分纳闷,中午休息还侃什么?及至走进房中,才发现李迷糊早已进入黑甜之乡,伴随着轻微惬意的鼾声。而客厅及其他三间房都空无一人。刹那惊恐之后,我听到声音是从客厅电视机中发出来的,但厚厚的电视机罩将电视机罩得严严实实。此刻我的心在呐喊:可恼的李迷糊,迟早我要狠狠地制裁你!原来他看完体育新闻之后,电视机也不关,悠悠万事,就去午睡。电视机爆炸了,着火了怎么办?好一个“烦”字了得。

  有一次,李迷糊患了轻微感冒,我告诉他吃银翘解毒丸,他在用药中找出一颗腊壳银翘,然后又问怎么吃,我回复说:“吞噻!”他剥掉腊壳和包膜,竟将硕大一颗药丸和水直吞,天啦!只听到惊天动地的“哇!哇!”声,卡住了,幸亏还能及时吐出,满脸狼狈的他吼着:“就是你要我吞!”我既心痛又气恼,只好长叹一声:“阿弥陀佛!”

  悠悠书情,上街买书,回家看书,坐下来写书。李迷糊亦有不迷糊之处,恪守一方净土,书慰藉着他的心灵,丰富了他的生命,享受着人间好时节。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