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网络文学 -> 文讯 -> 内容阅读

天津首届全国网络作家创作论坛网络文学专题报告会

http://www.frguo.com/ 2016-04-01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家网  (发言顺序、发言人简介及讲话稿)

  发言顺序:

  发言学员 所属网站

  1、叶 勇(石章鱼) 起点中文网

  2、荣 进(三盅) 榕树下

  3、彭 哲(碧玉萧) 云起文学网

  4、吴书剑(浪漫烟灰、未苍) 看书网

  5、申大鹏(风圣大鹏) 中文在线

  6、祝敏绮(疯丢子) 晋江文学网

  一、石章鱼

  原名叶勇,籍贯江苏徐州,七十年代生人,阅文集团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毕业于徐州医科大学,本职工作医生,2003年开始从事网络文学写作,先后在网络上发表两千余万字作品,代表作《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医道官途》《食色天下》《医统江山》,目前《医统江山》正在起点中文网连载。

  出版简繁体作品十余部,曾经多部作品进入百度风云榜前十。

  发言稿

  各位老师好,各位同学好,很荣幸能有一个和大家公开见面的机会。这里要感谢鲁院,感谢中国作协,感谢天津市作协。

  本来我这人不会说话,对这样公开演讲的事情打心底是抗拒的,可我们鲁院老师跟我说,章鱼啊!你得上,南开大学!这是中国最优秀的高校,没有之一,这里集结着全中国最有内涵最有修养的老师和同学们,不去是你的损失!

  可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更加没底了,我跟老师说,我还是不去了,就我这水平,可千万别让人笑话。

  老师又跟我说了,章鱼啊,你得上,许多同学都看过你的书!我一听又害怕了,我怕你们见到我的真人之后落差太大,原本看过我书的同学以后看到我名字直接就点叉了。有没有同学看过我书的?都没看过啊!那我就放心了。老师看到我还是不肯上,于是就说,章鱼啊,现场有很多同学,而且一多半都是女同学!

  于是我就来了,可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敢情我是被老师给忽悠了,现场女同学虽然多,可没一个是冲着我来的。有没有?有的话就举下手。

  谢谢啊!就是你,那位穿红衣服的女同学,对!回头留个联系方式,你给了我继续生活和工作下去的勇气,是你重燃了我的信心,让我有底气在南开大学的演讲台上继续坐下去,谢谢!

  既然来了就得说两句,身为一个网络写手,我还是聊点跟网络相关的事情,谈谈我从业以来的经验和感受,跟各位老师和同学共同探讨一下网络文学的未来发展。

  我算是进入这个行业比较早的一批人,那时候还没有网络文学收费制度,大家写文章全凭爱好,我的本职工作是医生,工作之余忽然发现还有网络连载小说这件事,于是开始去网上淘书,大概是03年吧,开始是在龙空、幻剑、起点找书看,可看着看着,我就产生一种心理,这里面的很多书写得都什么乱七八糟啊,这种书怎么也好意思往上贴?我相信在场的同学但凡看过网络小说的都会产生这个心理。因为网络小说实在太多,这其中良莠不齐,想在茫茫书海中淘到一本可看之书,也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对选择困难症的人实在是一种折磨。

  其实这就是创作的动力,我都忘了最初让我产生动力的那本书是什么名字,不过我得感谢他,如果不是那本书我就不会产生创作的欲望。

  大家不管有没有看过我的作品,不妨百度下我的笔名,如果觉得还不错,你给我点个赞,如果啊,你觉得我写得乱七八糟,那你也得谢谢我,因为我激起了你的创作欲望,以后如果你有机会成为一个成功的网络写手,千万别忘了是谁激发了你的动力。

  当然,文学的创作不能只靠着动力和欲望,大家认为在创作的过程中什么重要?在座的有没有人知道?嗯,还是那位女同学,你说得对,灵感!

  灵感不是自来水,拧开就来,关上就停,我始终认为灵感和一个人的悟性有关,更关键的是灵感来源于积累,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共同之处在于,没有生活的阅历和积累,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个只知道观察不知道思考的人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网络作家,同样一个只知道思考而不注意观察的人也注定只能成为一个空想家。

  有人问我,我的灵感来源自什么地方,三个方面,一是来源于生活,二是多读书,三是多看片,我曾经收藏了两千多部VCD影碟,四千多部DVD,这其中当然有所重复,但是关键的一点是,我全都看过,当时我看这些影片的时候,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没什么目的性,更没有想到这些碟片会对我的以后产生那么大的影响,那时候我家人也没少抱怨过,说我败家,最早VCD30一张,DVD20一张,还不能保证完全是正版。现在没人说我败家了,当然现在我也不要去电子市场上淘碟了,网上资源多得是。

  生活的积累往往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很多时候你没有意识到所学的东西对你有什么用处,但是总会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曾经吸收的东西会产生它的价值,这种价值很可能会让你受益终生。

  我很羡慕在场的同学们,你们年轻,你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去学习,去汲取方方面面的营养,活在当下,认真的过好每一天,记住你们的每一天所从事的每一件事都是在积累和学习,看书是积累,看电影是一种积累,打游戏一样是一种积累。当然积累的最高境界,你们应该懂得!

  对!就是感情的积累,感情的积累不仅仅是恋爱,其中包括亲情、友情、爱情,只有亲身体会过,才能够写出感情丰富的文章,很难想像一个从未有过恋爱经验的人能写好言情小说。很难想像一个不懂得爱国爱家的人能够写出忧国忧民的情怀之作。当然能够写好言情小说的也未必都是恋爱高手,恋一次伤一次才体会深刻,同学们中如果有失恋三次以上的,恭喜你,你已经具备了言情小说家的基本素质。如果有失恋其次以上的,恭喜你,你已经有了大师的天赋。

  聊了创作的动力和灵感,接下来我跟大家谈谈我所认识的网络文学,正如刚才我所说,03年我入行的时候,还没有网络文学收费制度,那时候大家多半都是因为兴趣而在网上发文,我至今仍然怀念那个年代,我始终认为那时候是网络文学的黄金期,可以说是百花齐放,大家写作没有固定的格式,很少有模仿,更没有现在的系统流,跟风流,也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品。

  网络作品最早的价值体现却是出现在台湾,那时候台湾的一些出版社看到了网上的资源,开始从内地征集作品,以六万字左右一集进行出版,网文的一批先行者也以这种方式真正意义上将文字变成了金钱。也是从那时起,网络文学开始变得不是那么纯粹,大家不再为了单纯的兴趣,而是开始去考虑市场迎合读者,想方设法如何用文字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现实。

  2004年对网文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一年,起点中文网率先在业内推行VIP收费阅读制度,随着这种收费制度的推行,越来越多网络作家的作品得到了回报。

  网络作家的收入也出现了第一次的爆发性增长,到2005年的时候,单月稿费超过一万块的人已经超过了十人,让网络写手们第一次相信书中自有黄金屋是真实存在的。

  从这一时期一直到09年,网络文学始终在平稳发展,写手的稿费的增长和VIP用户的增长始终呈正比,出现了均订过万,均订过两万,三万乃至 四万的作品,但所有这一切只是一个量变得积累,直到10年,移动端阅读的兴起,让网络文学真正实现了第二次的飞跃,完成了一次全新的蜕变。

  智能手机的出现在悄悄改变我们生活的同时也改变了传统的阅读方式,网文读者从电脑向手机、平板上转移,越来越多移动端的出现,让网络写手增值不少,过去只能通过电脑VIP订阅的方式收费,改变为越来越多的渠道,越来越多的方式,支付方式也变得越发灵活,多渠道的打开让网文作者的收入倍增,我只举个简单的例子,当时起点当红的一本书,单月在无线的稿费收入就超过了一百万,这在单纯依靠vip收费制度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做到的,手机的覆盖面更广。影响力更大。

  质变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才能发生,在无线端爆发之后,又平稳过渡了几年,从去年开始,网络文学再次迎来了发展的重大契机,大家如果经常关注网文,关注新闻都会知道一个词IP,IP这个词儿就是知识产权,说得更明白一些就是你这本小说卖的不是小说本身的文字,一本小说可以做出多重渠道,影视、动漫、游戏、戏剧,当然我也不是这一行的专业人士,今天IP也不是我和各位的主要探讨议题,大家明白就好,有一点是实打实的发生了,那就是网络作品的价值因为IP时代的到来,而身价倍增。

  这其中涌现了不少的成功运作的例子,如鬼吹灯、琅琊榜、花千骨、盗墓笔记,这里我就不一一列举了,而且这个数字还如同滚雪球一般递增。

  我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要告诉大家一件事,网络文学是一个新兴门类,而且它发展的潜力极其巨大,也正在以越来越多的方式来证明自身存在的价值。这些年来其价值是在不断提升的。

  就我看来,任何事物都会经过发展沉淀再发展的时期,网文的门槛低,只要你会写字,就能写网文。可网文发展到了现在这种阶段,其价值获得越来越多认同的同时,也让许多的网络作者难免产生了功利心,我可以说现在的网络写手,已经不再像本世纪初那批写手那么单纯,为了兴趣而写作和为了钱而写作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开始去思考写作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我们的作品存在的最主要价值是什么?究竟什么才是一部真正的好作品?幸好在我开始产生迷惘的机会,参加了这次鲁院学习,虽然我的学习刚刚开始,各位老师已经帮助我认识到作品的社会价值高于一切,我们要学会在弘扬正能量,推行正确价值观的同时,兼顾经济价值,只有这样的作品才是一部真正的好作品。

  时间有限,我今天的发言就到这里,感谢各位老师,感谢各位同学,希望越来越多的同学进入网络写手这个队伍,如果我今天的发言带给你们些许的感悟和收获,那么将是我的最大欣慰,谢谢!

  二、三盅

  三盅,男,本名荣进,新现实主义著名作家,当代海派文学代表人物。1970年7月30日生于上海,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管理学院{MSM}工商管理硕士,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兼职教授,中国传媒出版社文学顾问,原华语中文网CEO,阅文集团签约明星作家,榕树下“名人圈”作家、“状元阁”作家,中国原创文学维权联合会会长,知名财经评论员。第6届中国原创文学大赛特等奖、蝉联5届地产界“最具思想博客奖”、千万名博奖得主。代表作:《9克拉的诱惑》《大负翁》《吕贝卡的救赎》《绑嫁》《生命的每一天都是奇遇》《伪善家》《营销大师》《私人健身教练》《资深掮客》《殇都迷菊》《时间玩家》《7宗醉》等。

  发言稿

  大家好。我本名叫荣进,笔名叫三盅。经常被人误读误写成“三蛊”,假如我叫三蛊,那就肯定是写玄幻的,但其实不是。三盅这个笔名的含义是这样的:人生难得三盅悟,清茶一盅品甘苦,浊酒一盅话悲喜,薄粥一盅写春秋。在寂寥中触摸灵感,于无声处倾听幸福。自古凡书大悲悯写大情怀者,无不于唱尽沧桑声嘶处,擿一朵野花自珍。

  这些年来我的创作成果,从最初的“都市丛林三部曲”:《9克拉的诱惑》《吕贝卡的救赎》《绑嫁》,一直到后来阅文集团感觉可以把我这个系列做得更大一些,又把我的另外两本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不完美情敌》和《大负翁》纳入进来,扩展成了风格统一的五部曲,做成图书合集,并且全部售出影视版权。此外,还有其他一些类型不是特别突出的都市、悬疑以及软科幻类的作品,比方讲《资深掮客》《时间玩家》《7宗醉》等等。

  但是,大约到了2013年,我遇到了严重的瓶颈,总感觉由我缔造的新现实主义风格的都市丛林文已经走到了尽头,很难自我突破。这一时期,在阅文集团的帮助下,我开始尝试转型,由虚构类的长篇小说转为文学类的创作,尤其是以叙事散文集的样式体裁,以及非虚构类的创作为重点突破口。由此开创了后来的“无龄感”系列三部曲,第一本是写“无龄感生活”,书名叫《生命的每一天都是奇遇》,第二本是写“无龄感爱情”,书名叫《唯有一人爱你灵魂至诚》,第三本是写“无龄感事业”,书名叫《我们都是自命不凡的人》。当然,这最后一本还在出版进程当中。

  了解我的人也许不难发现,我的写作模式是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结合体。写法是传统的样式和内容,包装也是传统的出版物,发行也是传统的渠道,但我所签约的图书经纪公司却是以网络文学为主营的阅文集团,营销方式更是高度依赖网络。需要说明的是,我最初是榕树下早期的用户,签约盛大文学以及后来的阅文集团,那都是近些年的事儿了。

  但不管传统与网络在我身上如何结合,也不管这二者最终能否殊途同归,仅从创作源头来看,我的写作方式与生存方式与其他人是有很大差异的。给我感受最深的是,只要是和大家一道参加某项活动,我总是被身边其他的网络作家们催得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码字,每天都有更新任务,而我却没有,一年写一本二三十万字的书属于常规,能写两本就感觉自己已经很高产了,相比之下,他们就显得特别勤奋,而我就显得我特别懒散,羞耻心油然而生。其实我明白,我离高产差得远了,一年到头,我把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了阅读、旅行、充电,以及规划新选题之上。

  下面,我想聊一聊我的网络文学之路。

  一提到网络文学,大家都会把目光聚焦在网络小说上面,而且是长篇或者超长篇小说。这其实有些片面,诗歌、散文、杂文、短篇小说这些全被忽略了。只能这么说,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只有网络小说真正找到了恰当的盈利模式,明确了商业价值,那些尚未体现商业价值的东西暂时被大家忽略了,但它们在网络上是真实存在的,比如在“榕树下”这个文学网站,这一类的数量还很庞大。

  我与网络文学结缘,最初就是从这些短篇开始的,当时我还在经营着自己的公司,一家集生产和贸易于一体的服装企业,写作仅仅是凭着兴趣爱好,主要是想舒缓神经、排解压力,没想过要赚稿费。由于时间与精力的关系,当时只能写一些短篇的东西,几天或一周就可以完成的那种,小说也只写5万字以下的短篇。我们那时候的网络小说,长篇的,10几万到20几万字不等,尽管是粗线条叙事、网络化语言、简单的结构,但总体还是比较接近传统文学的,几十万字已经算很长了,跟现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就这样没有丝毫功利心地写了几年,零零总总几百万字,其间也投稿给一些报刊杂志,什么文体都有。因为我本身是学金融的,当中不可避免还有一些财经评论文章。总体来看,比较杂,面向实用,弱情节。在此期间,我看到一个现象或者说是一种趋势,那就是传统出版业对一些具有商业价值的网络小说越来越感兴趣,只要是篇幅恰当、故事吸引人的类型文,通常很容易转变成纸质图书,然后受到某一类型读者的追捧。

  而在传统的纯文学领域,也就是前面说的诗歌散文那些,大多数作品却只能寻求网络发布渠道,在出版业反而无处容身,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络文学。我当时就意识到,正是市场经济催生了这一倒挂现象。基于两点,读者的阅读口味与习惯。故事性迎合了口味,篇幅满足了习惯。事实上,直到今天,读者口味与习惯的转变,正在潜移默化地重构文学发展的新格局。

  显而易见,现在的诗人大多出不了诗集了,要出也只能自费出,或者自己搞一些不正规的出版物,因为做出来市场不大。另外还有一条路,就是寻求报刊杂志的发表渠道,不幸的是,出版业整体在走下坡路,前景也不容乐观。可尽管如此,仍有大量的人在从事这方面的写作。我记得,榕树下以前就有很多自发性的文学社团,一直都没有放弃吸纳纯文学。他们的动机也许与我当年一样干净:兴趣使然,而不是利益驱动。

  所以直到今天,我始终不敢忘记当年的初衷。我是为什么而走上这条路的,我又该如何走下去。

  当初我弃商从文,显然是逆时代潮流的选择,但我经常会问自己,假如不能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算不算是对自己最大的亏欠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虽然短篇小说、散文诗歌、杂文、时评这些没有为我带来经济收益,但现在回过头来看,正是这些东西,为我日后所专注的长篇小说的创作打下了基础,使我的书不仅只有故事,也有对文学的审美和思想价值的追求。

  所以,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句话:有时种豆未必得豆,却可能为瓜棚追了肥,使我们最终实现了种豆得瓜。凡事只要我们有兴趣去做,总是会有收获的,至于收获的是豆还是瓜,到头来我们是不会太介意的,至少不会像最初设想得那样介意。这就是所谓有心栽花和无心插柳了,这其中也是有因果的。

  我目前的创作,主要精力都投入到文学类,但我相信,不远的将来我还会回归小说,甚至是剧本。如今既然搭上了网络的顺风车,我就想一直走下去,不求飞得更高,只求脚踏实地,走得更深更远。

  最后,这句话也同样送给在座的各位:自古凡书大悲悯写大情怀者,无不于唱尽沧桑声嘶处,擿一朵野花自珍。

  感谢大家。

  三、碧玉萧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硕士毕业,阅文集团云起书院大神作者,移动阅读基地名人堂作家,名下作品多以言情小说为主,所有作品均获得网络超高人气和点击。作品走年轻化精品路线,符合当前年轻读者口味,是高学历高人气的代表作家。代表作品有《神秘老公,晚上见!》,《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我是来自阅文集团网络作家,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的硕士,同时也是我们鲁迅文学院网络作家培训班第九届的学员,我的笔名叫做碧玉萧。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认识大家。

  上一次坐在教室里规规矩矩的听老师讲课还是四年前,从学校毕业之后,很少能再有这样的机会,系统全面的学习,深入细致的交流。尤其这一次面对的还是我们南开大学的学生,再坐的各位对心情既激动,又有点忐忑。

  南开大学这所著名学府,2019年即将迎来她的百年校庆。由著名的爱国教育家张伯苓和严修创办,抗战时期与清华北大在昆明组成举世闻名的西南联大,被誉为“学府北辰“。南开秉承“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校训,培养了周恩来,曹禺等一大批杰出人才。包括再坐的各位同学,也都是在高考之中拼杀出来都佼佼者,在南开大学里汲取知识,今后报效祖国的高材生。

  而我们鲁迅文学院,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延安时期,由丁玲等一批从延安来的革命作家筹备,在成立之初就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郭沫若、茅盾、叶圣陶、老舍、曹禺等一名师曾经任教。名师出高徒,鲁院培养了一批优秀作家和作品,使中国文坛变得多彩而活跃。一大批优秀的作品是在鲁迅文学院学习中创作出来的。尤其是开办了网络培训班之后,我们这些网络作者,也有机会接受系统的,全面的,有条理的教育和学习。这对我们今后的创作和发展,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同样的,南开大学和我都母校北师大学习交流也很多。我在大学和硕士期间也经常来南开交流学习,今天再次到这里,觉得很亲切。

  近年来,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新型的文学形式,越来越多的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和重视。网络文学,从一种边缘化的文学形式,也逐渐走到了大众的视野之中。尤其是一大批网络文学作品被改变为电影,电视,话剧等等形式出现,并且,成就了不少大IP作品。网络文学虽然发展迅猛,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网络文学在它的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也逐步显现。比如不符合社会主流的价值观,宣传色情暴力和其他不良思想,不少作品粗制滥造,精品比较少,跟风严重。这些现象,除了需要网络作者自己把控和网站的监管之外,也需要国家和社会的共同关注。

  最早接触网络文学,我也是作为一个纯粹的读者身份开始的。2005年9月,刚刚读大一,从高中比较严苛紧凑的时间解放出来,有闲暇可以丰富自己课余生活的我,被舍友介绍看了两本最新的网络小说。我还记得那两本书是《诛仙》和《甄嬛传》,从此,开始懵懂的接触到这个在当时还有些陌生的网络小说的世界里。

  五年后的春天,刚刚考上研一,有更多的闲暇时间,却在等待小说更新等待的厌恶的时候,突然产生一种“我好像也可以写出来这种故事”的感觉,于是开始动笔,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而这一动笔,至今已经六年的时间。

  我也是经历过高考拼杀考到北师大,一路读到硕士,也算是一个不高不低的高学历的人才了吧。作为一个历史科班出身的硕士,按照大众的眼光,我应该可以去找一份更稳定,更主流一点的工作。怎么会在六年前,就选择去参加网络小说这种当时看来是极不稳定的工作?

  首先是因为兴趣。我从小喜欢看故事书,高中的时候,传统名著世界名著基本上全都看过。尤其是《红楼梦》,十分痴迷,大学的时候还加入了《红楼梦研究会》,担任会长。我大学和研究生选择的是历史系,学的中国近现代学术史的方向。大家都知道,文史哲是不分家的,我在大学和研究生学习的时候,有更多的机会,对文学,尤其网络文学接触和研究。

  其次是喜欢通过网络和读者交流的感觉。文学的本质就在于思维的交流。尤其是在网络这个平台,看不见对方,只能通过文字看到对方的所思所想。每当有读者加我好友留言“我好喜欢你写的书”,就觉得特别开心。尤其是很多读者会跟着你小说都发展而喜乐,小说里的主角高兴,他们也高兴,小说里都主角们难过,他们也会很难过。每天上传的章节他们都能第一时间看到,第一时间反馈,第一时间交流,第一时间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就好像打破了网络和现实的界限,彼此之间根本没有距离,可以直接进行心灵和思想的碰撞。

  还有一点也不能忽略。我一开始写作网络文学只是为了好玩,结果写着写着,编辑通知我,居然可以上架赚钱了。我还至今记得收入的第一笔费用是2300块,在2010年春天。大家上大学应该都经历过吧,去打工兼职赚点生活费。我也曾经当过家教,去过拍卖会当兼职,监考什么的。那是第一次觉得,在网上写小说还有钱,对当时的大学生来说还挺不错的,可以自给自足。同年十月,发表的第二本小说赢得了网友的急速追捧,短短几个月点击破千万,书友留言热烈,想法设法的加好友,微博,网友的热情感染了我,后来,不管遇到了什么困难,都努力说服自己坚持下去。

  当然,写网络小说有一点好处就是自由。一天24小时,无论什么时候,你只要把规定的写作任务上传上去就行了。只要有一台电脑,有网络,你可以去世界上任何地方,在任何时间,自由自在的创作,不受任何拘泥,也没有人限制你的创作。当然了,你的创作不能违背法律和社会主流价值观。违法乱纪是会被警察叔叔叫去喝茶的。

  不过,网络小说的作者也有苦恼的时候。

  写作这门职业是十分寂寞的,一天24小时对着电脑,几乎不和外人交流,和社会好像脱节了似的——典型的“宅”。除此之外,每当思路阻塞,卡文的时候,就恨不得吃键盘,砸电脑。只是,这点“苦恼”,在一个你脑海中的故事可以运笔如飞,娓娓道来,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从思想中走到了文字里,走到了大众面前,可以和千千万万的读者交流,思维碰撞,一切的困难都是值得的。

  总之,能有机会在鲁迅文学院学习,在南开大学和同学老师们一起交流,是我最大的荣幸。非常希望能与大家一起交流,共同进步,谢谢大家。

  四、吴书剑

  (浪漫烟灰、未苍)简介:吴书剑,笔名:浪漫烟灰、未苍,31岁。江西省作协会员。2006年开始涉足网络小说创作,2007年开始全职进行网络文学写作。目前签约看书网、阿里文学。代表作 全职业天才、少年枭雄、桃花宝典、近身武王、超级基因。少年枭雄位列移动销售总榜前十,获得逐浪中文网最佳人气奖。桃花宝典移动销售总榜前十,掌阅男频总榜前三十,获得看书网最佳分成奖。近身武王获得中国作协重点扶持

  发言稿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学,各位嘉宾,你们好。

  很荣幸,今天可以走进南开大学。让我可以一睹名校风采。

  今天,我要感谢中国作协,鲁院,南开大学,天津作协的领导,举办了这样的一次论坛, 拥有一个这样和大家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让我可以把我自己对网络小说和网络写手的认识分享给大家。

  曾经在中国作协的一次会议上,有个传统文学大咖说,网络文学就是文学中的卡拉OK。由于那个时候时间还早,网络文学也不够成熟,我可以理解他的话。但是,在最近一次的某个活动上面,有个网络写手说’网络写手就是妓女,读者要什么,我就给什么’这就让我很不理解了。

  如果某个读者跑过来,说我要你那什么什么,那抱歉我给不了。

  其实在我自己心中,我从来没有把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真正的区分过。

  传统文学的文字。故事。架构。给我们的感觉精炼,精彩,严谨。而很多网络小说给大家的感觉,似乎没有那么美好,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很多网络小说连语句都不通顺。

  其实这不是网络小说本身的问题,而是网络小说的门槛问题。网络小说的门槛是很低的。以前,传统小说想要展现在读者面前,基本上是需要靠纸质出版的,但出版商要考虑成本,杂志社要考虑发行量,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传统小说,想要展现在大家眼前,是有严格审核机制的。

  也就是说,但凡可以出版的,基本是得到认可的。而没有出版的,只能留在家里自己看。

  但没有出版就不是传统小说了吗?也是啊。

  网络小说就不一样了,因为有文学网站的支撑,而且以前几乎是没有太严格的审核机制,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小说,都可以在文学网站上面发表,展现在大家眼前,所以才会出现网络小说良莠不齐的情况,甚至,有些网络小说纯粹的以暴力、色情为卖点,那样的小说我们也是不认可的。

  这要是有和传统小说出版一样的审核机制,以色情和暴力为卖点的网络小说,也只能放在家里你自己用了。

  刚刚我大致说了一下,网络小学和传统小说。我还想说一个事情,就是网络写手的情怀。

  如果谈到某个大神,比如今天在座的,石章鱼,大家的第一个感觉就,哇,大神,赚好多钱啊!

  其实我也很羡慕他们赚那么多钱。

  但是,网络写手可以赚钱,并不是就完全地冲着市场去的。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文雅一点来说就是情怀。

  我个人在初中的时候,受到金庸古龙武侠小说的影响,就萌生过写小说的冲动,大概写了几十个字吧,后面脑子里面就是一片空白,怎么也写不下去,但我真的特别想写。

  后来到了高二,受到《三重门》的影响,我再次萌发了强烈的写作念头。我再次动笔尝试,那个时候没有电脑,我写的全部是手稿,大约七八万字,家里一直说我不务正业,后来趁我不注意,一把火烧掉了。

  以前我以为只有我会这样,后来和很多的网络写手沟通后,我发现,目前写的比较成功的网络写手里面,大多有我一样的类似的经历。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进行写作。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是不知道写小说可以赚很多钱的,我们更不知道网络小说会有今天这样的繁荣,我们甚至不知道网络小说这个概念。但我们还是在写,我想,这多多少少可以证明一点,我们也有自己的文学梦。

  现在,我们进行网络小说创作,是会很大程度上考虑商业元素,可是衣食住行,很多网络写手是全职的,如果我连吃饭都吃不饱,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是全职的网络写手。

  像我这样的,这么瘦,当有人知道我是网络写手的时候,说不定会怀疑我是饿成这样子的,其实澄清一下,不是的。我养自己一家人还是没问题的。

  事实上,我也不认为商业写作就多么不好了,商业是需要市场需求的。有市场需求的东西不能说全部是好的,但完全没有市场的东西,也不见得就有多么高大上。

  我们度过了网络小说的萌芽期、发展期,现在算是迎来了网络小说的井喷时代,我们对自己的前景更加有信心,但我们在写作的时候,除了考虑一本小说的商业价值,也会想办法融入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有很多成功的网络小说,里面的内容都充满了正能量。譬如玄幻小说,可能有人会说天马行空,不切实际,可是西游记好像也有点吧。大家知道西游记也包涵了作者的情怀。其实玄幻小说是一样的,几乎所有成功的玄幻小说, 主角都是友善。宽容。积极向上,坚韧不屈的。也有一些小说的主角,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仗,你给我一耳光,我马上还你一脚,可是这样的主角好像也没有那么难接受哦。

  再说一下都市小说,几乎每个都市小说的主角,内心都是正向的,充满了国家荣誉感,民族荣誉感,做事喜欢打抱不平。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大家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

  当然了,网络写手也是有问题的,现在的网络小说影响力越来越大,受众面越来越广,我们应该严格自律,坚持作品内容的正向。

  只是,我们作为早一批的网络写手,有些网络写手学历不高,就像我这样的,更谈不上什么文学造诣。在我今后的创作过程中,也希望大家多多指正,多多批评。

  今天在座的各位南开的朋友,如果你们愿意进行网络小说写作,我相信,以你们的实力,肯定可以一枝独秀。也可以提升网络写手的整体文学水平。欢迎大家加入到我们码字大军的行列。

  最后,我要感谢一下作协的领导。

  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你们为我们网络写手做了大量的工作,你们扶持并且指导我们进行正确的创作。我本人有一本书也得到中作协的扶持。而且你们还在不遗余力地帮助我们网络写手得到大家的认可。

  在这里,我自己有一个深切的体会。我10年的时候,想要加入我们市作协,结果我只有台湾的繁体书,然后他们要求有简体书,所以进入市作协的事情也是一波三折。但后来,加入省作协,却是省作协的领导主动和我们联系的。

  谢谢诸位作协领导的努力,谢谢大家。

  五、风圣大鹏

  本名申大鹏 ,80后,吉林省人,目前长期居住在陕西省西安市,06年从事网络文学创作,曾用多个笔名,在起点中文网,塔读文学,3G书城皆有精品作品。

  风圣大鹏 - 网络作品:

  《上古圣主》在中国移动手机阅读点击超过1亿。

  《我意花丛》在塔读文学网订阅总榜名列前茅,点击超过2000万,中国移动咪咕阅读点击超过3.6亿,一度排名前十。

  《超级修真强少》首发起点中文网,移动点击2000万。

  2014年获得中国移动举办的网文之王之十二主神的提名。

  文笔老练,文风幽默热血,往往一句话就逗的读者哈哈大笑。同时每每一句话也会让人热血沸腾。

  《绝世狂徒》首发3G书城,一经发表,便成为该网站热门书籍,影响热烈,同时此书亦在台湾九星出版社进行繁体出版,花蝶排行一度靠前。

  《苍穹之主》在2015年夏天首发于中文在线集团17K小说网,目前网站点击1800万, 同时此书亦在台湾出版,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

  发言稿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嘉宾,大家好。

  我是中文在线的签约作家风圣大鹏。今天特别激动也非常高兴走进天津南开大学与大家谈谈我个人的创作经历以及对网络文学的一点浅显的看法。

  我个人走上文学创作这条路,对我来说是非常庆幸的,但也是必然的。我自幼喜爱文学,尤其是对作家这个职业充满了向往。当然,我小时候觉得只要学习好,长大了可以去当科学家,万万没想到最终真的走上了作家职业。

  在文学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各种新奇的故事,从记事起,就喜欢看各种小人书,后来爱看各种动画片,缠着家里的大人讲各种传说的故事。

  大概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就偷偷地开始独立阅读金庸,古龙等大师的武侠小说。

  直至今日,我每天在睡觉之前,总要翻看一本喜欢的小说,当然也经常书荒,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阅读确实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精神享受。

  2005年我开始接触网络文学,2006年3月开始个人创作直至今日,中间在08年和09年离开了两年,但一直关注网络文学。接近十年的创作生涯中,我先后创作了八本小说,每一本的字数都在百万字以上,共计3000余万字,其中有五部小说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网络文学始于1998年,从2004年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在2010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更多的读者不在局限在电脑上阅读小说,而是通过智能手机直接可以在线阅读。

  于是,整个网络文学开始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春天。几乎一年之中,读者的增长几乎以每年十倍、百倍的速度成长。

  当然,这也让更多爱好网络文学的作家加入了进来,目前全国网络作家有一百多万人。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最初开始创作的时候,我和众多作家朋友们一样,都是出于兴趣。为了想写而写。那时候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写出自己想写的东西。一边上学、一边写作,生活过得很充实。

  不过当时我由于在上学,每天要努力的学习,也没有属于自己的电脑,故此很少上网,每日阅读网络小说,也都是去学校附近的盗版书店租阅。

  当时我还感觉自己每次租来的书都是正版书籍,由于我的无知,看了盗版书之后,不但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埋怨作者为什么写的这么慢。

  所以,当我个人自己创作的时候,我的想法就是写在算草本子上,然后给出版社邮寄过去,准备当一个光荣的作家。

  可是当时单纯的我并没有任何出版社的联系,于是去找盗版书店的老板,跟他商量,看看是否能帮我联系到出版社,老板还真给我联系上了,那是一家盗版网站。

  我兴奋至极,幻想着自己的书稿印刷成册,顺利大卖。

  然而过去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仍旧没有任何回复。

  忽然有一点,我的同学对我说,大鹏,我在网上看到你写的小说了。

  我这才在放假的时候去了一趟网吧,在某家盗版网站上看到了我手写在算草本子上的小说。

  当时我充满了惊呆,我并没有将其发表,为什么会出现在网上?

  猛然想起自己投稿的事情,我明白了,是那家盗版网站将我的稿子敲打在了网上。

  为此,我还去盗版书店跟老板吵闹了一番。

  但是现在,我深深地想跟他道一个歉,如果不是他的缘故,可能我还不知道原来小说是可以在网上发表的。

  如果不是在那个盗版网站上看到我的书评区居然还有读者留言,大概十几条,都是追更和赞赏的,给我了很大的鼓励,可能我的网络文学梦也就终止了。

  由于读者们喜欢,加上同学们传看之后的鼓励和怂恿。

  我随即将稿子自己发表在网上,当然,当时去了起点中文网。前后大概写了一百零一万字,当然那时写作的水平很低,不过还是得到了很多鼓励和支持。

  最神奇的是,当时居然有稿费,我记得第一个月的稿费才100元,而我每天要去网吧敲打小说的费用,每个月下来至少要150元。

  即便如此,我能得到稿费,当时确实非常的震惊和欣喜,那种感觉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子女突然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孝顺父母的欣慰。

  每一部作品都是作家的儿女,至少我对每一部作品都倾尽了我的关爱。

  就这样,我的第二本书继续又发表了,由于第一本书太监,也就是未完结,于是我换了一个马甲笔名写的第二本书,当时由于第一本书积累的经验和技巧。

  那是在2007年,第二本书顺利签约,还出了台湾的繁体,第一个月,我拿到的稿费是2万3千多。其中电子稿费是5千,而繁体出书稿费1万8千元。

  当时我简直难以置信。

  在我上大学的地方,吉林省省会长春市,那里的房价当时均价不过2000块,两万多的稿费让我感觉到了从天而降的巨富。

  我立刻请全寝室的舍友狠狠地大吃了一顿。

  之后打电话给我父母,我底气十足的告诉他们,以后的大学生活费与学费通通不用给我了,我可以写小说赚钱供自己读书。

  不过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由于专心写作,从而导致了大学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

  甚至我想退学专职写作,不过在当时我身边所有的人看来,我是个疯子,至少他们认为写作赚来的稿费,只是一时,而非长期的。

  包括我父母亲人都这样认为。

  期末考试成绩,我几乎所有课门的成绩都是不及格,学校更是打电话到家里,告诉我了父母这件事。

  我爸妈来到学校,给我狠狠地教育了一番,甚至没收了我的笔记本电脑。

  甚至如果我还要不务正业,至少当时在他们看来写小说就是不务正业。他们就要跟我断绝关系,当时事情闹的很凶,我个人承受非常大的心理压力。

  综合了各种原因,影响到了作品的质量,于是收入顺价下滑了,从每个月的几万块下滑到不到一千块。

  由此,亲朋好友更有借口劝说我离开网络文学。

  在诸多压力之下,我并没有像小说中的主角一样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各种侧漏,而是妥协了,不再继续写小说,而是专心学习。

  由于心思放到了学习上,顺利毕业,走出校门,打工创业了两年,一事无成。

  在2010年时,智能手机的普及,整个网络文学的爆发,在我的好友鱼人二代的盛情邀请下,我从新踏入了网络文学。

  当时第一本书,第一年,为我赚了一套房子。

  第二本书在2010年年末,为我赚了一辆车。

  有了房子,车子,加上那两年我对网络文学始终关注的态度,让父母彻底的软化下来,从阻挡变成了支持。同时让我有了更多的动力和底气去专心创作。

  之后几年一路走过,我非常的幸运,每一本书都让我得到了高回报,甚至我写的玄幻小说也不在局限于纸质出版和网络载体,也得到了一些游戏公司的重视,将我的游戏版权买走,做成手游。为此,我个人也得到很大的回报。

  随着各种网络小说的影视剧和游戏改编,如花千骨,琅琊榜,芈月传。

  而今年斗破苍穹,诛仙,幻城等玄幻仙侠小说题材的影视剧与游戏开发,我相信我们网络文学的春天还在持续爆发,只要专心的写好书,写出质量书,而非滥竽充数的杂文,那么一定会在在这个行业中得到了很大的回报,我个人坚信如果继续走下去,我还会迎来我人生中的辉煌。

  谢谢大家,谢谢。

  六、疯丢子

  疯丢子,女,九零后,生于杭州,晋江文学网作者,主打科幻战争以及历史小说,十六岁开始在晋江发表第一篇小说,其后笔耕不辍,写作至今。目前已出版《战起1938》,《同学两亿岁》,《颤抖吧et》,《跪求一腔热血》等七部小说,目前有新文《百年家书》连载中,其中《战起1938》点击过千万,好评如潮,以网络小说之身入围2015年茅盾文学奖,获邀参加中国作协的重走抗战路拜访采风活动,同年凭借小说《百年家书》受邀参加东方卫视《东方直播室》抗战七十周年访谈。其写作风格诙谐,正经中穿插幽默,带有明显的贯穿八零和九零风格,其作品以小众,冷门但充满正能量受到不少读者的喜爱。

  发言稿:我在网络文学相亲十周年纪念

  老师同学大家好,很荣幸有这个机会在这个百年学府发言。

  鉴于我的母校几年前刚刚经历六十年校庆,从这方面讲,今天我站在这里,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

  当我得知我要来南开大学演讲时,我几乎条件反射的打开了我的随身小本本,那里记载了很多我要写的梗和一些可能会用到的资料,很巧,里面就有南开大学。这让我很激动,我从没来过这儿,但是如今站在这,却让我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毕竟我曾经在网页上那么认真的观察过你们,就好像心水许久的帅哥邀请我去他家喝茶,我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我目前正在连载的书,即将写到西南联大,为此我曾经浅显的研究过那一段历史,南开大学在里面有着相当重的分量,我想所有同学都应该看过自己学校的百度百科,上面讲了南开大学在1937年的时候被炸毁,当初我就觉得,这个学校貌似有点故事,可以用一用,结果仔细翻翻资料,发现果然有不少干货。

  虽然这应该是南开人都知道的事,但我还是要讲一下让我记忆深刻的地方。

  卢沟桥事变后北平陷落,紧接着天津卫便面临了日军的威胁,当时一个日本军官曾召开记者发布会特别表示说:先生们,今天我们要轰炸南开大学。

  当时全场哗然,各国媒体都在追问为什么要轰炸一个闻名中外的学府,直到最后那个日本军官恼羞成怒,说:“先生们,我是一个军人,我要通知你们,今天,我们要炸毁南开大学,它是反日的基础,一切中国的大学都是反日的基础。

  而你们南开,就是敌人向一切反日的基础开的第一刀。

  就在那天晚上,日军派遣了数十架飞机,就从这儿飞过去,扔下无数的炸弹,炸毁了教学楼秀山堂,科学楼思源堂以及图书馆等所有可见的校舍,并在随后派步兵带来了稻草和火油,将所有没有烧尽的建筑继续付之一炬。数十万资料和典籍就此消失于火海。

  1937年7月30日,南开大学毁于一旦。

  但是反日的基础被烧了吗?没有。从那天起,南开的大火惊醒了全国所有的学校,北至北大、清华,南至复旦、浙大,甚至位于厦门的厦大,近百所高校在南开的废墟中磐涅,开始了悲壮却充满希望的西迁。

  所有人都知道西南联大,它的基石和领头学校就是北大、清华和南开。

  西南联大的功绩我不再赘言,我将之简单总结为:用我八年,换祖国永远天真无邪。

  而最让我感慨的是,抗战期间很多学校或多或少出了一些而投敌的人,唯独南开,一个都没有,相反,南开师生投笔从戎的人数,堪称全国高校之冠。

  南开为中国而牺牲,有中国即有南开!这句话不仅对,而且反着说,也不算是夸张。

  南开的同学们,你们应该自豪,狠狠的自豪。

  我不知道诸位有没有被这样的故事感动到,但是我自己,却在那些看资料的晚上很是热泪盈眶了一把,而正是这样的感动,促使我摸上了键盘,开了一个坑……

  从某方面讲,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小学到初中我读的是九年一贯的学校,并没有择校的忧虑。而到中考时正遇上保送扩招,我几乎是捡漏一样的捡到了一个不好不坏的学校,而在别人为中考奋斗时,没钱没娱乐也朋友陪我逗趣的我,几乎是半被迫性质的走上了写小说的道路,每天上学发呆想剧情,晚上回去码字逗读者,回家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三件事,码字,看评论,傻笑。

  所谓习惯成自然,到了高中,虽然我住校,我依然保持着每天想剧情,周末回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码字、看评论和傻笑的作息。这么想来,我要感谢那些容忍我周更而没有把炸弹寄到学校的读者,是他们把我宠成了一个不负责任的键盘手。

  但也是他们,让我再也离不开这个世界,码字有毒,我已入骨。高考的时候我再次幸运捡漏进入提前批,比别人多出了一些自由的时间,再次回到没钱没娱乐也没朋友陪我逗趣的时候,我只能欲迎还拒的再次坐到了电脑前,自此开始正正经经的用我成熟了一些的笔调开始描绘那些快把我憋得内伤的故事。

  更幸运的是,我那些喷薄而出的冷门故事,竟然意外的吸引到不少读者。仔细一想,这个过程分明就像非诚勿扰,我举目四望无对象,于是走上了舞台,自我介绍一圈后,有人亮了灯,有人灭了灯,稍微不同一点的是,我不用纠结在亮灯的人中挑谁,因为他们都喜欢我。

  这么想来,自我十六岁开始码字,到现在2016年,整十年。好吧,我暴露年龄了。

  网络文学真正成为一个与富豪挂边的名词其实也就这两年,说到底在最初的那些年我的键盘几乎没有给我带来收益,那到底是什么支持我坚持下来呢?我不得不说,兴趣真的是很重要的事,而更重要的是,在发现兴趣的同时坚持自己的兴趣,而且,真的无须为了外力改变自己。

  当我发现我在学校图书馆看书专挑军旅和战争历史类,以及路过书报亭只买科幻世界和国家地理时,我基本已经清楚自己要走上一条什么路了,我并非不喜欢动漫,花与梦还有漫友我从创刊号就开始买,可是那些故事我看过就忘,唯独那些正儿八经的,让摊主以为我有个哥哥的书和杂志能让我一边看一边脑洞大开。

  我的脑洞并不是那么正经,我喜欢大长腿,喜欢制服,我喜欢那些挺拔而正经的感觉,以及阳刚和向上的气息,但同时我却又不希望与他们发生黏糊糊的爱情,我希望我的女主也是那么刚强、屹立,不会让百炼钢成为绕指柔,而是与他并行成为两条铁轨,中间连着枕木,两人相互扶持,背上能开火车。

  于是我这般努力的写了,从此我的读者纷纷表示,我的小说似乎不需要男主。

  好吧,没错,我写的都是女强文。

  经过十年锤炼,我的风格已经大致定型,并且越发明白了我到底是为什么而写作。

  我想把一些感动分享给其他人,我想在网络吹响我自己的集结号。

  自从开始明确了自己的兴趣爱好,我几乎已经无暇去顾及那些可能让我融入更多群体的话题和潮流,我分不清明星不是因为我脸盲,我进KTV不会唱歌不是因为我五音不全,我玩桌游百战百输也不是因为我蠢,好吧,可能有一点点是因为智商,只是我绝对不会承认的。

  我将更多的心思放进了我喜欢的书中,电影中和纪录片中,我从中获得了快感,然而每多知道一点,我就要发愁,因为很少有人感兴趣听我说那些。

  就好像姑娘们看到明星八卦会想和别人分享,男生们喜欢球队的胜利时会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在被一些书中的故事和电影感动到时,拔剑四望,最好的表达方式,竟然只剩下用小说写出来一条路。

  我没办法在看到一个小故事时很激动的找个微信群去说,你们知道吗,余华居然和我是老乡。或者跟别人嘚瑟,说诺曼底登陆有个代号叫霸王行动!

  这时候那些聊时事和八卦的朋友们估计要么不理,要么就是哦一声或者干脆来一句你快吃药吧。

  而如果我将这些发现结合进小说放上网络,很快就会有一大群人告诉我,她们一样被感动到,或者她们也一样感到惊讶。

  认同感,没错。包罗万象的网络给所有奇葩提供了生存之地,甚至将那些奇葩们渐渐的归拢到一起,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孤单的。

  在人的一生中,走过茫茫人海,有多少几率能在人群中发现许多志同道合的人呢?

  我用十年的时间为自己打造了一个自己的广播电台,我发声,有人听,不爱听的人走了,爱听的人留下,而留下的人,就是我相到的对象。

  我孤芳自赏吗?可能有点,我自负吗?大概还真是,我自信吗?那绝对爆棚。但我知道我在很多朋友眼中的形态,就是二,而且OUT。

  好吧,我越来越像非诚勿扰中被全场灭灯的相亲男了。但好歹我牵到手了。

  诀窍在哪呢?那就是数十年如一日的,任性的,抖M式的,坚持。

  我现在正在连载的小说,因为某些原因它不能上架,可我已经连载了八十多万字,我不想赚钱吗?当然想,我都快吃土了。我能停吗?不能,因为太多人嗷嗷待哺。当我每更新一章满足到其他人时,我自己也会对着屏幕傻笑起来。

  这其实是网络文学中一种常态,各种媒体上都展现了网络文学光鲜的一面,它的伟大前景,它的丰厚收益,它的超低门槛。可事实上,我见到更多的,是每天默默的更新,但是读者只有一两只的作者,但他们时常会在自我勉励时说一句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只要还有一个人看,我就会写完。只要还有一个姑娘亮灯,这个男孩就还有希望。

  而往往那些作者发出这样的感慨时,他们的小说也已经连载了几十万字,反响寥寥,俗称扑街。

  可他们任性的坚持下来了,所以他们只要不在某一天突然退出,那他们必会成功。

  网络文学好比相亲,惊才绝艳者一击必杀一本成神,而读者就是那群按灯的姑娘,相到是福,相不到的多了去了,但一旦放弃,那牵手几率差不多为零了。

  我用了十年时间获得了几盏灯,我很知足。我不指望全场亮灯,但我希望属于我的灯常亮。

  南开大学和南京国立中央大学曾经被并称为鸡犬不留的学校,南京中央大学是因为在西迁的时候不仅搬空了校舍,连畜牧场的牲口都没给入侵者留下。而南开,则是因为那一顿轰炸和一把大火。

  可是从无到有,涅槃重生,南开大学终究站在了这儿,屹立不倒,闻名内外。

  相信拥有如此精神传承的同学,不管在哪个行业,不管是否从零开始,都能霸气侧漏、马力全开,拳打炮灰,脚踢反派,走上一条斗破苍穹的成神之路。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