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文史钩沉 -> 内容阅读

半世辛酸注笔端

http://www.frguo.com/ 2016-01-05 

  陈亚先(1948— )湖南岳阳人。著名剧作家。他创作的《曹操与杨修》、《宰相刘罗锅》等剧作影响广泛。曾获全国优秀剧本奖、文化部优秀编剧奖。现任岳阳市文联主席、湖南省文联副主席。

  半世辛酸注笔端

  ——记京剧《曹操与杨修》编剧陈亚先

  上海京剧院演出的新编历史剧《曹操与杨修》在天津的新剧目汇演中一举夺魁。这出戏的剧作者陈亚先是何等样人?此剧的创作灵感从何而来?

  从外表上看,他其貌不扬,被生活的屈辱和苦难压得脊背微驼,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仪态谦恭,神情抑郁,似乎已年近半百,其实他才39岁。

  新中国诞生之际,他降生在湖南省岳阳县渭洞山乡的村寨,两岁时父母双亡,由叔父代为抚养。他五岁入学,七岁时为少先队中队长,天资聪颖,品学兼优。不料从1963年起忽然备受冷眼和歧视,原来他的父亲曾在旧中国的县政府财政科当科员,属于伪职人员,于是,读高中时,全靠自己教夜校谋生。1966年的风暴降临时,他以全优的学业成绩刚从高中毕业,就背着“黑锅”被赶下乡务农,并被列入接受改造的地富分子子弟的行列,成了变相劳教分子,到处做苦工还不得温饱。他曾赋成《江城子》小词抒怀,谁知道词中的“渺渺予怀”(引自《楚词》)被曲解为向往反动派复辟,把他判定为反革命分子。他写“反省书”时,含着血泪倾吐出满腹辛酸苦辣,足有两万字,一位明达的公社书记读后,惜其才华,安排他当民办教师。此后县里搞文艺会演,他奉命写个剧本,立即被县城的巴陵戏剧团采用并获奖!然而,他仍是“控制使用”的对象,县里的文艺创作组经常将他雇为合同工,一旦需要他写个戏,便给36元钱一个月,随时调用。在6年内他还为湘剧、花鼓戏等剧种写出16个剧本,均被搬上舞台,至于改编整理的剧目更是不胜枚举了。

  陈亚先是位多才多艺的剧作家,“文革”后,他发表了约20篇中、短篇小说,近40万字,还有散文、杂文与诗词。1985年,他终于成为国家干部,现在是湖南省岳阳市戏剧工作室创作人员。

  《曹操与杨修》的剧本创作契机,孕育在陈亚先半世辛酸坎坷的阅历之中,他认为“过去是现在的历史,现在是未来的历史”,以史为鉴,可以识古今。他联想到炎黄子孙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互相倾轧、人才内耗的一幕幕悲剧,分明是封建文化中恶的积淀,这种对人性冲突的反思,激发了创作灵感,于是曹操与杨修的形象组合,便有了丰富而深邃的内涵。

  他非常推崇曹操的才华和气魄,认为应在建安七子中占居首席,然而曹操虽曾颁布过9次招贤令,也确实网罗了不少贤才,但仍亲手杀害了旷世奇才的杨修。在剧本中出现了一个“招贤者”,得到许多专家学者的赞赏,这便是从曹操的意念中分化出来的艺术形象。这个“招贤者”是陈亚先的神来之笔,有如一位历史老人在俯视人间。

  (原载1989年1月20日《上海文化艺术报》)

  《曹》剧一枝独秀 功在博采创新

  新编历史剧《曹操与杨修》已被戏剧行家们公认为是一出难得的好戏。为什么在戏曲普遍不景气的状况下,《曹》剧能够一枝独秀、大获成功?人们试图从各个角度去分析、探究和思索。笔者以为,《曹》剧成功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它在艺术生产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那种开放性的艺术胸怀和开拓创新精神,而这,恰恰是今天振兴戏曲的关键所在。

  《曹》剧剧本是由湖南作者陈亚先创作的。在上海京剧院接手《曹》剧之前,此剧的剧本曾辗转于其他几个京剧院,但始终未能推上去。后来,著名京剧演员尚长荣看到剧本,非常欣赏,便推荐给上海京剧院。按照通常的情况,在这戏曲剧本闹稿荒的年代,有了好本子应首先留给自己团里排。然而,身为陕西京剧团一团之长的尚长荣并没有从狭隘的局部利益考虑,而是着眼于整体的京剧艺术。他认为目前陕西京剧团还没有条件把《曹》剧搬上舞台,而上海京剧院在各方面都比较成熟。同样,上海京剧院当时手中也有几个水平不低的本子,但经过反复比较,觉得还是《曹》剧更精彩,所以,并没有因为此剧是湖南作者写的,便拒之门外。而是特地把作者从湖南请来,与导演共同排戏,并特邀了尚长荣饰演曹操一角。由于他们在艺术生产上具有这样一种开放的气度,使得这部戏以最佳的艺术阵容取得了较高的艺术效果。有趣的是,《曹》剧在天津参加汇演时,观众也没有因此剧的编剧、主演不是上海人而不承认它的“上海版权”。素来被认为比较保守的京剧观众的观念也开始变得开放了。

  《曹》剧在艺术上也表现了开拓创新精神。此剧在导演手法、舞美设计、服装、表演诸方面都大胆地吸收了电影、话剧及其他艺术品种的技法。如孔闻岱那场戏的“意识流”闪回处理,分明是电影手法的化用,但用得是那么自然妥帖巧妙,不露痕迹,又如二道幕上设置的一幅明清“九龙壁”图案,具有强烈的象征色彩,而这又是话剧舞美的特有手段。在表演上,导演要求演员排戏时先做话剧小品,从生活中找感觉。演员通过做小品,把话剧的表演技法糅进京剧的表演程式之中,开拓和丰富了京剧的表现力。

  平心而论,从总体上看,京剧同其他艺术品种相比较,在艺术生产方式和艺术形式方面还显得比较封闭和陈旧。京剧历史较长,有着丰富的遗产,因此就造成了它既有其独特的审美魅力又容易背历史包袱、墨守成规的双重品性。因此,如何打开京剧艺术门户,在艺术生产方式和艺术形式方面实行开放性的变革,就成为使京剧跟上时代发展的很重要的一步棋;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看,《曹》剧取得了比其他方面更具有开创性的成功,为京剧界乃至于整个戏曲界提供了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研究的课题。一些戏剧专家们建议:面对今天各式各样艺术品种的激烈竞争,京剧要想占得一席之地,应当把门户开得更大,集中优势兵力对抗之。不仅剧本、演员可以交流,而且导演、舞美、音乐、服装以及艺术管理人员及资金等各个方面都可以实行开放性的交流,兼收并蓄诸家艺术品种之长,生产出高质量的拳头产品,以适应时代的需求。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