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湖湘人物 -> 内容阅读

刘鸣泰

http://www.frguo.com/ 2015-12-08 梁瑞郴

  刘鸣泰(1947- )湖南江永人。剧作家,书法家。有《李白戏权贵》、《郭亮》、《野花情》、《刘鸣泰书法集》等作品行世。曾任湖南省新闻出版局局长等职。

  刘鸣泰先生印象

  江永这个地方虽不为世人熟知,但江永的女书闻名遐迩,如今,识得这种字的人存世不二,是一种非常神秘古怪的文字。江永地处湘西南,去的人不多,故它的种种优美风景,并不为人熟识。上世纪六十年代,一批长沙知青下放到江永,回城后不少人写了关于那里的文字。岁月艰苦,但人情温暖,风景优美。

  刘鸣泰就出生在这个地方,山清水秀,人们和睦相处,这种淳朴的地域文化,养育了刘鸣泰。难怪下放到江永的知青,几十年后还记得这个地方的乡亲父老,他们成群结队回乡“省亲”,那种场面非常感人。江永的知青也非常乐于行善怀慈,举凡公益事业,都很热衷。这正是当年江永人的淳厚,换得今天的投桃报李,让人格外注目。

  早年的鸣泰我并不熟悉,只知其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后即从事专职的编剧,有《李白戏权贵》、《张骞西行》、《陆逊拜将》、《郭亮》、《心明眼亮》、《末代苗王》等上十部大型戏剧和电视文学剧本。如果沿此途一路走来,鸣泰不仅会著作等身,而且其艺术文学成就,也会高歌猛进。然而,鸣泰先生是个非常服从组织需要的人,此后开始了“做官”生活,从处长一直做到省委宣传副部长和省新闻出版局局长。

  据我的观察,鸣泰先生做官,决非刻意地研究和做派,而是江永此地民风的自然流露。他长期做文艺界的领导,平实随和,谦逊严谨,和文艺家交朋友。不管是见解与自己相近,还是观点与自己相左的人,他都善于团结,兼蓄并容。文艺界许多名家都评说,和刘鸣泰这人打交道放得心,他总是成人之美,善解人意,从不以领导的身份拿腔拿调,也从不沾染官场上一些官员的作秀状,所以,文艺界每有犯难之事,鸣泰先生总以朋友的身份去化解。1994年省第五次作代会选举会时,几位名作家要上台发表“宣言”,鸣泰先生闻之,即和我一同去劝解,尽管当时场面激烈,但鸣泰先生非常诚恳地说:“您给我这个朋友一点面子吧!”便平息了当时那场风波。这让我深深感到鸣泰先生的人格魅力,没有与文艺家们长期深厚的友情,没有使人信服的力量,是无法达到如此境界的。鸣泰先生的友善,也决非一团和气、无原则的“友善”。他绵里藏针,坚持原则。我记得在如何贯彻“坚持主旋律,提倡多样化”的文艺方针时,他在许多场合,就对主旋律进行了较为深入的阐述。他一直认为,不能僵化、狭隘地看待主旋律,不能片面地理解写重大题材、歌颂英雄人物、直接反映工农业战线的作品便是主旋律。主旋律的概念,也应该更宽泛,更具有容纳性,而且,要将主旋律和多样化紧紧联系起来,二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鸣泰先生的这种阐述,为许多文艺家所接受。

  鸣泰先生因为自己有着切身的创作体会,故深切知道文艺创作的艰辛。他在做文艺界领导时,总是身体力行“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对文艺家,年长的,他奉为兄长,对年轻的,他视为弟妹,尤其对他们的保护深得人心。有才情的文艺家们,往往个性也十分突出,处事任性,说话随意,不分场合,恃才傲物,弄不好就捅一个“娄子”。每每这时,鸣泰先生总是竭力为文艺家们说话,总是设法平息事端。记得一位青年评论家写了一篇歌颂人道主义的文章,掀起了轩然大波。一些人要严肃处理这位青年评论家,但鸣泰先生却竭力保护,维护了文艺界的团结。文艺界的同行们认为,刘鸣泰是个好人。“好人”,这个评价看似普通,实际上是非常难得的。我与鸣泰先生相识近二十年,总在想一个问题,他曾经长时间主管一个省的文艺工作,处事总是那样稳妥,临危总是那样从容,而且在人前人后,他都能获得同志们很好的评价,这仅仅是因为工作能力,仅仅是因为人格魅力吗。除了上述因素外,我认为很重要的是,他广交朋友,广结善缘,处高位而言听四方,兼听则明;他团结大家而不是抱团谋自己的利益;他处世低调、内敛、平和,做朋友,是好朋友,做领导,是好领导,做同事,是好同事。

  说起刘鸣泰,还不能不说到他的书法成就。

  书家的刘鸣泰,老道而纯真。我曾经给朋友开玩笑说,“泰体”一看便知。处理一些笔法时,竹节梅骨,铁钩如划,让人感受到鸣泰先生性格的另一面,即他的坚强与韧性。

  书家的鸣泰,循的可能不是那种习碑临帖的中国传统路数,但他的书法,从二王到近代的何绍基,都留下了墨痕。他坚持自身书法的个性和特色,在吸取前人的养料时始终不忘自我。有的人认为他的书法几十年变化不大,颇有些微词,但我以为,这正是鸣泰先生书法的可贵之处。从表面看,鸣泰先生的书法变化不大,但观其十多年的书法演变,可以感受书家学养的不断丰赡,他的书法已经从拘谨走向舒展自如,在从容中透现神韵。

  为人、为文、为书皆有建树,人生取其一便可足矣,而鸣泰先生三者俱备,令人羡慕。丙戌年,鸣泰先生退居二线,这对于他波澜不惊的人生来说又是另一个新的起点。记得王蒙先生最近撰文说,人生进入退休卸任之后,方才进入了大自由的状态,时间、精力、志趣、饮食都可以自由支配,尤其是羁累的精神枷锁的打开,人生将会获得一种大放松。此言诚哉!我相信鸣泰先生在大自由的状态下,会更倾心于他热爱的书法,他丰富的人生和充盈的学养会让他的书法更上层楼。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