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名家讲堂 -> 内容阅读

陈迎耕:文学是不朽的

http://www.frguo.com/ 2015-09-25 陈迎耕(安徽省淮南市文联副主席)

  文学是不朽的——论文学对社会价值观的引领作用

  陈迎耕 1955年11月23日生人,男,汉族,籍贯安徽省望江县,安徽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自学)。现任淮南市文联副主席、党组成员、安徽省文联第五届委员会委员、《淮南文艺》副主编。1980年于中化三建公司参加工作,自1985年至2004年在淮南市委宣传部从事宣传理论工作长达19年之久,2004年6月17日至今在淮南市文联工作。

  文学是什么,文学的价值何在?自古以来,文人墨客与学者给出了无数答案。放眼当下的文艺理论专家,其理论或宏阔或重大,不断拓展着文学的广度与深度。本期大讲堂选载来自地方文艺组织工作一线的文艺理论工作者陈迎耕的文章,其对文学社会功能的体认朴实、炽诚、热烈、开阔、多元,对于文学在当前文化建设中的地位具有独到的认识。这种声音,对于地方文化建设自觉具有积极作用,我们应该给予足够支持和关注。

  2011年11月22日,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国文联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所作的讲话中,强调指出:“中华民族历来崇尚文化、热爱艺术,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历程中创造了源远流长、魅力永恒的文学艺术,在世界文艺之林独树一帜,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文艺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文艺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做出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发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伟大号召,对文艺事业和文艺工作做出了重大部署。作为文艺界的一员,我在学习贯彻中受到极大的鼓励和鞭策,有一种强烈冲动和表达欲望,写下一些关于文学的感受和体会,不自量力地对文学做些肤浅的解读和述说。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就文学论,我对“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浮想联翩。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生机盎然,中华文化血脉绵延不绝,文学的滋养厥功甚伟,无论口头说唱还是文字记传,起源生成繁衍聚能,细涓成河千回百转,是滋润人类懵懂心灵的雨露,是照亮世界天空光芒万丈的阳光,是人类文明长河中永动的精灵,是民族精神家园里绚丽的彩虹!

  文艺“润物无声”的育人作用,就个人成长而言,我至今记得少年时代在农村看过多遍的黄梅戏《女驸马》,记得务农时拔稻苗插秧田时泥水里埋头群体唱和的民歌,至今言犹在耳;儿时饥荒年代公社民主生产队大食堂全家喝大木盆盛的能照见人、由碎萝卜块和少量米熬成的稀饭时,墙壁上绘就的一条红紫黄蓝白长龙腾云驾雾脑海犹存;上小学时家贫用菜刀削尖杨树枝当毛笔在黄草纸本上写字,老师批改后居然有打了几个红圈的字;“文革”中在祭拜祖先的大堂轩里学跳时兴的“忠”字舞,精神压抑仍苦中取乐;生产队抗旱时一个人连夜守在南干渠边15匹马力立式柴油机带动的抽水机旁,随着机器有节奏的隆隆声,和着太湖县花凉亭水库给庄稼解渴的汩汩流水声,为排解孤寂面朝青山和星空,自唱《在北京的金山上》《我为伟大祖国站岗》等喜爱的歌曲壮胆,不懂音乐常识的我竟然唱得十分投入且陶醉不已;1978年春入城求学看到首部彩色电影《五朵金花》和美妙的曲乐《蝴蝶泉边》,电视剧《蹉跎岁月》和关牧村演唱的主题歌,给刚步入社会的我心灵慰藉和鼓舞;国有企业职工下岗再就业重组转型格局调整共渡时艰期间,从事宣传的我经常听唱刘欢的《重头再来》,感觉歌词贴切真情,曲调婉转感人,起到很好的稳心安神提力鼓劲作用,为推进改革稳定大局提供了精神动力。文学的滋养伴我走到今天,也必将照耀着我的未来。

  张深之正北西厢秘本五卷插图

  文学是人性殿堂的星空

  经典作家们精心塑造的典型形象,既是丰富多彩个性鲜明的文学典型,又是面面透视人性特征的历史宝鉴。

  文学是一种与彼时彼地生产力水平和生活方式密切相关的意识形态。群体生活创造和特殊的个体思维活动,深深烙下时代的印记和历史的变迁,且兴衰荣辱多与历代统治者喜恶取舍倡禁相关。诗歌的“兴观群怨”形象意境,小说的人物塑造个性刻画,散文的叙议抒情文思飞扬,剧本情节曲折悲喜效应,都是人们生活的艺术再现和纷繁思维的折射聚焦。文学形式流派风格异彩纷呈,始终激励或驱使人们不懈追求真善美,辨别假丑恶,顽强唤醒人们对自由平等的渴望、持续表达着斑斓个性和人性的张扬。巴尔扎克《人间喜剧》、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等世界名著,成功刻画了那么多的人物形象,展示了那么纷繁复杂的个性特色。人性的星空永远是那么神秘、深邃,文学的生命也就永无止境。诗人、作家的豪放婉约,悲剧喜剧,都能以自己的泣血扛鼎之作使读者、观众走到一起,或为佳句意境陶醉不已,或为生动情节品味再三,或为人物命运哀怒乐喜。正是文学的抒情功能和审美作用,使得“爱情是文学的永恒主题”的泛爱共识坚不可摧,历久弥新;使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自然禅境如诗如画,珍爱有加;使得“重于泰山,轻于鸿毛”的人生价值观成民族魂,铁壮士心;使得“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品官德成警醒标识和境界追求;使得“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趋避之”的精忠报国的雄心壮志得以世代传承与时俱进!早年我读过朱德元帅的《母亲的回忆》,让我终身铭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那对父母大海一样的感恩情怀;读到温家宝总理缅怀之作《再回兴义忆耀邦》,让我从中深切感受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风亮节,都堪称写人散文的佳作。从体裁上说,或称夹叙夹议抒情散文,或称微型报告文学;从风格上说,语言朴素无华,感情浓郁真挚,细节见微知著,思想博大精深;从功能上说,透视人物内心,塑造个性形象,展示美善真情,一个栉风沐雨忍辱负重平凡坚韧的伟大母亲,一个走近百姓为民谋福高瞻远瞩的伟人风采,跃然纸上,栩栩如生。读后不禁动容含泪,心旌神摇。其平实的文字、朴素的文风、真实的情节,叙事的细腻,饱蘸和浸透着作者的浓郁真情,正直襟怀和道德力量,让多少读者感动和沉思。这既是感人肺腑的平实叙事,更是不加雕饰的抒情美文,对青少年进行中华优秀文化和革命传统美德教育,其史料性价值倍加珍贵,其文学性滋养不同凡响。正如俄国大作家普希金说的:“精确与简洁,这是散文的首要美质。它所要求的是思想,没有思想,再漂亮的语句也全无用处。”文学作品塑造形象无论辞藻华美还是白描实刻,那闪耀着个性鲜明的人性光辉和透射作者思维能量引起读者共鸣的,都堪称上乘之作,都会在文学的星空中恒久地发光发热,给人类以温暖和向善的力量。特别是经典作家们精心塑造的典型形象,如巴尔扎克笔下的吝啬鬼葛朗台,果戈里笔下的群丑官钦差大臣,莫泊桑笔下的爱国者卖淫女羊脂球,吴承恩笔下的馋懒色贪猪八戒,吴敬梓作品里的疯举人范进等,皆称文学殿堂栩栩如生的性格人物,既是丰富多彩个性鲜明的文学典型,又是面面透视人性特征的历史宝鉴。文学经典灿若群星,装点着历史的天空;明暗无际的晴空夜幕,永远闪烁着人性的光芒!

  文学是代领风骚的路标

  文学始终作为一种特殊的力量,在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当中,陶冶人们性情,激励人民前进,引领社会进步。

  作为人类所从事的一种特殊精神活动,具体呈现为文学创作、文学作品和文学阅读三个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相互依存的基本环节的动态运作。特定的时代产生特色的文学,文学的孕育依托奋创的群才;伟大的时代必然呼唤伟大的精神,伟大的精神必然孕育伟大的作品。文学始终作为一种特殊的力量,在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当中,陶冶人们性情,激励人民前进,引领社会进步。李白瑰丽杜甫沉雄的诗篇,垒成中国诗歌高耸入云的峰峦,我们只能仰望敬畏虔诚承露无法逾越,这一人类精神家园的奇葩异卉,至今依然鲜艳夺目浓香扑鼻诠释永恒。鲁迅利刃痼疾唤醒民众的呐喊,郭沫若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热望,掀推文学革命的波澜,夯实了中国现代文学的坚实基础。根据红军官兵口述、回忆,斯诺作《西行漫记》、史沫特莱作《伟大的道路》和索尔兹伯里后作《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系列长征文学作品,中国红军的英雄壮举家喻户晓,红色文化先后走向世界。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至今指引文艺创作的方向。赵树理周立波柳青对农村题材的熟悉和专注,一部部现实主义的精品力作映射出一道道变革的辙痕。“文革”时期的浩然小说《艳阳天》《金光大道》、郭小川诗歌《团泊洼的秋天》等农村题材的作品,留下了鲜明的时代烙印。“四五”清明群众自发悼念周恩来出现的《天安门诗抄》,后起拨乱反正时的“伤痕文学”如小说《天云山传奇》等大量文学作品,深度反思和消解社会积怨,为新时期思想解放作了舆论上的铺垫。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文学作品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山花烂漫般争奇斗艳,翡翠珍珠般琳琅满目,星星点点般熠熠生辉,特区初闯禁区,农村责任承包,国企扩自主权,科教文卫勃兴,青藏铁路、西气东输、南水北调、西部开发、扶贫助残、抗灾救险、奥运世博重大题材,改革开放时代潮流、建设发展进程成就,催生了无数思想性、艺术性、趣味性俱佳的文学作品。进城务工农民的“打工文学”,给文学平添新鲜活力,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中篇小说《国家订单》,作者王十月就是“打工者”。现实主义文学传统和浪漫主义风格审美特质,各领风骚、代不乏人,努力地树起一座座文学的标杆和精神的丰碑。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设置、文学精品推出和获奖,形成了长效激励机制和实质引导举措,可谓追求经典、续写经典、推荐经典、阅读经典、传承经典的接力赛,文学事业发展繁荣可持续,风流人物时代路标潮头立,精神家园诗意栖居更美好。

老舍《四世同堂》插图 丁聪

  赵树理《小二黑结婚》插图 罗工柳

  文学是爱国主义的灯塔

  体现爱国精神、民族特色的文学艺术和天人合一、和而不同的价值追求,始终浸透在文化先贤前赴后继、漫漫探索的征程中。

  文学“火炬”作用对应“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一词,神合文学的执著传统。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最深厚的思想传统,最能感召中华儿女团结奋斗。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就是以爱国主义为根基为血脉形成和弘扬的,成为古往今来凝聚中华民族团结创造奋发图强的不息磁场、不朽支柱和不竭动力。体现爱国精神、民族特色的文学艺术和天人合一、和而不同的价值追求,始终浸透在文化先贤前赴后继、漫漫探索的征程中。他们用智慧和汗水,用理想和热血,为爱国主义树起了一座座清晰的标杆,酿造了一滴滴内涵丰美的乳汁,奉献了一部部照耀古今的血著,哺育了一代代芸芸众生的心灵。楚屈原汨罗江畔忧国忧民的吟唱,唐杜甫山河破碎心系黎元的咏叹,宋陆游九州大同河山一统的期盼,元张养浩天下兴亡百姓维艰的幽情,文天祥心若磁石忠君报国的丹心,明戚继光横戈马上外御强倭的驰骋,清黄遵宪杜鹃啼血精卫填海的悲愤,民国元老于右任遥望大陆血浓于水的乡情,当代艾青挚爱土地满含泪水欲零还住的眼睛,涓涓细流汩汩流淌绵绵不绝,一路高歌容纳江河汇集大海汪洋恣肆,文学以她的天赋秉性、顽强品格和光荣传统,传承历史记忆,启迪众生心智,滋养人类心灵,引领社会风尚,融合民族精华,提升国家共识,照亮精神家园,延续文化血脉,为中华民族精神的形成凝聚、发力和弘扬,发挥了无与伦比的悠久而巨大的“火炬”作用。

冰心《小桔灯》插图 周思聪

  老舍《骆驼祥子》插图 高荣生

  文学是艺术人文的乳母

  其他艺术门类都离不开文学素养浸润参与,或者本身就跟文学同根同源与生俱来。

  文学是语言的独特艺术,“石滚打人”和“滚石打人”的文字组合顺序,主观故意和客观自然,事实证据和诉状书写,无论口语述说还是书面语(文字)表达、感情色彩和视听效果,直接影响法律诉讼和判决结果,这是语言成为“艺术”的个例。文学的基础性源头性根本性的特征和作用由此可见一斑。其他艺术门类都离不开文学素养浸润参与,或者本身就跟文学同根同源与生俱来。“一剧之本”对戏剧、电影、电视是不可动摇的第一位的要素,电视剧《辛亥革命》的巨大成功,首先得力于作家王朝柱文学剧本写得精彩;音乐作曲排列音符写歌填词,要有足够的文学功底或深厚的文化修养;舞蹈谓之“肢体的语言”,动作设计和节目的编创都得靠文学涵养支撑,美术中的中国画和西洋油画,都深深植根在文学土壤里;摄影是时空定格情感固化灵感聚焦的文学作品;书法的临帖和个性抒写,一个“忍”字引申的“制怒”自律,都饱含文学意蕴,三百多个字的《兰亭集序》,就是文友游戏赋诗出集王羲之作序,文学为本先书法表现之;曲艺说唱的鼓词、段子,雅俗共赏的根源都是得力于文学的技巧;体育而言,在唐代杜甫、白居易和元稹等人把玩围棋中创作的诗歌,类似“闻道长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胜悲”的佳句,足以让棋迷引以为豪。文学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欧美基督教堂礼拜信众们诵唱赞美诗,场面威严气氛肃穆。农村道士做法事时的唱词,皆赞美颂扬雅俗诗词,内容大多为教人尽孝感恩劝善积德,押韵上口抒情入耳。文学更是哺育现代都市和新型乡村文化成长的乳汁,是一座城市一处乡村的灵魂。文学是关于人的精神层面上不断发酵的学问。凡是城乡居民生产生活的地方,就会有不同层面的精神活动和内容色彩迥异的文化现象,凡是在人类劳动生产实践和群体生活场景中,就会有文学的幽灵在游荡,在呼唤,在跃动,在灵光,在张扬,在繁衍,在生长。一个全是钢筋混凝土建构的城市,只有宽阔的街道,川流的人车,闪烁的霓虹,满眼的广告,林立的商铺,而缺少相应的书店、图书馆、阅报栏和科技馆、文化室,缺少相应的作家艺术家群和文艺人才培训等文化设施和阵地,缺少丰富多彩的群众文化和人才支撑,缺少相应文化底蕴、文化氛围和文化创造,那个城市就会缺少一种温暖心灵的东西,冷冰冰干巴巴感觉无味!多少魅力城市醉美乡村,美景和美文总是互为依存共生共荣相得益彰。文学与各艺术门类各个行业生活领域的关系一目了然。诚如华文作家赵淑侠说:“一个没有文学的社会,无论经济怎么繁荣,生活如何现代化,品质仍显粗糙。”著名评书艺术家田连元说:“只要人类还说话,评书就不会衰亡”。社会存在先,意识形态后。只要人类存在,精神活动不灭,文学永远都不会消停!祖先留下的文史富矿,生活实践的新鲜甘霖,文学有着不竭的源泉,不灭的火焰,不倒的托付。社会实践滋润着影响着文学艺术的创造,文学乳汁哺育着人类的心灵,周而复始,推陈出新,螺旋上升,生生不息。

  《琵琶记》三卷插图

  文学是修身励志的精灵

  文学修身养性济世治国的韧软功能和继往开来血脉传承的绵延气息,震古烁今明耀幽深,是和阳光空气一样人们须臾不可离开的。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诗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延伸开去,文学“济世”“修身”的功能则不言自明。文学修身养性济世治国的韧软功能和继往开来血脉传承的绵延气息,震古烁今明耀幽深,是和阳光空气一样人们须臾不可离开的。“读书使人进步,轻文叫人落后。”从党和国家领导人读书喜好来看,文学典籍的滋润必不可少。毛泽东视角独特,把《水浒》当政治书看,把《红楼梦》当历史书看,“文革”后期,赠许世友将军《红楼梦》,嘱其至少得读五遍,借鉴文史,意味深长。邓小平非常喜欢吴敬梓的《聊斋志异》,其中《画皮》《口技》和《驱怪》等篇是其最爱;他是香港武侠大师金庸在内地的最早的“粉丝”之一。江泽民1994年视察天津南开大学,当场背诵王勃的《滕王阁序》和苏轼的《中秋见月和子由》,令学生们大为叹服。胡锦涛在接见俄罗斯青年访华团时说:“我清楚地记得,在青少年时代,我们曾满怀激情地阅读过贵国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演唱过贵国的歌曲《红莓花儿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后来我们熟知了普希金、托尔斯泰、高尔基。”文学的修身之功,励志之效,致用之奇,魅力之特,蔚为大观。从“诗言志”、“文以载道”,到“文章合为时而著”、“语不惊人死不休”,就把文学锤炼和社会担当作为自己的天职。从先民群体创作《诗经》民歌中的地气草味原汁雅趣,到“气往轹古,辞来切金,惊采绝艳,难以并能”的《离骚》,楚辞艺术成就光芒万丈,屈原特立独行人格彪炳后世,诗人桂冠滥觞汇入中华民族爱国精神文化拓荒的洪流;司马迁《报任少卿书》是挚友诉说的千古绝响,《史记》中一波三折的情节故事,强烈浓厚文学色彩,成为谋略范本和文学经典,苏东坡《念奴娇·明月几时有》,是表达的宦海沉浮人生感慨的旷世之作;唐传奇小说《李娃传》《莺莺传》繁盛一时影响后世,曹雪芹《红楼梦》又是清代小说巅峰再造;从《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文学启蒙读物成为规范教材,到满清在入关之前,就把汉民族的演义小说《三国演义》当作启蒙教材,集历史人物文学典型于一身“义干云天”的关羽,成为长白山脉游猎民族崇拜的偶像;从奇书《金瓶梅》写影射明朝官僚富商恶霸勾结强取豪夺迫害妇女百姓的暗腐场景托古讽今,到陈忠实《白鹿原》描写恩恩怨怨地域风情的全景深度展示,对中华文化的时代传承,历代文人的痴情坚守,得以使文学的精灵穿越时空,文学的长河奔流不息延续至今。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曾说:“对心灵来说,没有微不足道的小事,心灵能将一切放大。”《周易》之问世,《春秋》之流淌,《史记》之言说,文王们“痛苦地生活,诗意地快乐”着,不懈励志着也顽强书写着奉献担当着,先贤作家们自励修身、经世致用的遥远足迹,至今仍在默默地强力牵引着后人。

  文学是亲近自然的情感结晶

  大自然默默地启迪着人类,源源地奉养着人类,韧韧地进化着人类,悠悠地升华着人类,成为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审美源泉。

  东晋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牧歌,王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五言禅意,谢灵运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的清新动静,杜甫“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色竞景随,热爱自然、歌赞自然、呵护自然是古典诗歌的美学传统。大自然给文学以滋养以灵感,文学理应发挥崇尚自然保护生态作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现实观照、精神慰藉和价值引导,今天追求人与自然和谐成为全球共识。夸父逐日的神话,象征着人类追求与日月同光的欲望。敕勒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铺展了广袤无垠的自然风景画;曹操《观沧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开启探索宇宙恢宏气象心智;李白《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千古一叹,“举杯邀明月”拟人妙思,依然回响在我们心灵的天空。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诗集《7+2登山日记》,记录了诗人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极端人生体验,作者骆英是唯一完成世界七大峰登顶和南极、北极探险(“7+2”项目)的中国诗人,中国诗人填写大自然极限写作空白,实现旅游探险和诗歌创作的完美结合。人类将来要走向太空时代,在开发宇宙的艰难进军中,文学早就捷足先登,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文学比科学更具想象力和前瞻性,调和的说辞曰“科幻”。我们的探月卫星取名“嫦娥”,从远古神话到真星奔月,美梦成真如愿以偿,文学存贮等待了多少宝贵时间?首个太空轨道飞行器取名“天宫一号”,美国探月飞行器取名“阿波罗”,都是以古代中国和希腊神话中的物人命名的。穷究视野亲吻苍穹拥抱宇宙,文学薪火延续发展深度广度多维度潜能量漫无边际。广袤大地、辽阔海洋,灿烂阳光、清新空气,林草植被、花鸟动物,大自然默默地启迪着人类,源源地奉养着人类,韧韧地进化着人类,悠悠地升华着人类,成为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审美源泉,提供乐此不疲想象无穷的精神生态家园,造就古往今来天人合一辉煌灿烂的文学财富。这就是自然的无价,这就是人性的光辉,这就是文学的力量!

  文学是奔涌起伏的河流

  文学的扩散和写手的激增,就像盐化在水里看起来品起来显而易见是“淡”了“轻”了“贱”了,作家们有被“边缘化”的感觉,但这岂能说是边缘化,焉不能看作是文学扩张的一种趋势?!

  当下文学的地位作用既直面着新形势新机遇,又跳不开新考验新挑战;受到现实多重拷问!

  “边缘化说”与“网络潮涌”消长起伏。当下作家评论家和文学编辑出版者们,都有一种“文学贫困”焦灼和忧虑,认为文学期刊尤其是纯文学期刊萎缩、倒闭,“文学人口”下降,大众的文学阅读率下滑,文学日益边缘化,还有人说“文学已死”,这是一个文学贫困的时代,雷达认为:今天这个新媒体时代、数字化时代、图像化时代,文学的生存空间受到严重挤压,在某些领域里文学作品显现出一种贫困,思想上的贫困、精神资源上的贫困,以及自我重复、互相重复,缺乏原创力的贫困现象……我们仍然面临着“文学怎么生存下去”的问题。面对着这样的现实,鄙人以为,教育的普及和逐步发达,国民的整体素质得以提升,文学的冲动欲和写作力,已不是少数人的专利和独大,大多数有点文化的人,都能会点“舞文弄墨”之“雕虫小技”,到处都有文学因子和合成元素在出现、繁殖和传播。随着现代科技进步普及和社会开放程度深广,文学创作发表的媒体和渠道大为增多拓宽,现代网络文学对传统纸面文学的挑战和进逼,微博客以其精微文本和多终端发布优势迅速成为网络写作的媒体新宠。人人都可成为或都以作家自居,在一些地域,一些专业作家或小有名气的作家,往往敌不过一些半道上和“想不到”的地方杀出的一匹或一批“黑马”,蹿红网络的“写手”,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和发展趋势。文学的扩散和写手的激增,就像盐化在水里看起来品起来显而易见是“淡”了“轻”了“贱”了,作家们有被“边缘化”的感觉,但这岂能说是边缘化,焉不能看作是文学扩张的一种趋势?!作家王晓明称:今天中国社会很大一部分精神能量,依然积聚在文学的世界里。诚哉斯言!第八次全国作代会上海代表侯小强用数据力挺之,“中国网络文学目前有用户1.94亿,超过了网上电子商务用户。有100万人在写作,每年有三四万部作品被签约下来,包括纸质、影视等版权。高度市场化的运作使作家在这个平台上通过写作挣到人生的第一个1000万元、100万元,以写作为生的职业的小说家由此而来。”可以说,“边缘化说”是文学分流文化表象。文学并未走向贫困,更没有宣告破产和轰然倒下,而是顽强地活着,湖广滇黔皖豫陕甘宁等地的民歌创作和基层唱响,呈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燎原之势;旧体诗词楹联匾额警句格言的创作吟唱群体兴起和扩展,中华传统文化的不懈传承,大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复兴感觉。文学并不寂寞,也未沉默,慨然是凉热无意,宠辱不惊,淡定神守,与时俱进,伏地前行。

  “地沟油说”与“精品主导”泾渭分明。网络作家成长迅速,得益于其草根性、便捷性和市场化,其文字锤炼上的欠缺、逻辑上的不严谨,“盗墓”、“穿越”题材泛滥等,粗制滥造档次低下残羹剩饭的东西充斥其间,更不乏初学者在网络世界追逐文学梦,初顾茅庐,浮想联翩,描红抄袭,东施效颦,踉跄学步。有的的确称得上是“地沟油”之作,就是有的纸质文学刊物,有的作品看起来凑凑合合,吃起来马马虎虎,接下来可就是迷迷糊糊了,大呼费眼了,要吐了!伤神了!一些作家和读者看不惯又气不过,没办法。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地沟油说”不确切,除了低俗媚俗恶俗的作品,严肃或通俗文学写作有规律可循的,谁也不能一出娘胎就能著书立说,作家成名奉献精品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那是所有作者成长的必须,是写作难以逾越的阶段和过程,文学盛宴更不是少数人独享的美食专利,全民狂欢又何尝不是文学的一件幸事!严肃执著韧性自许自谦自律的作者们,则是在一如既往地守望着坚守着创造着。麦家花了8年的时间写成的谍战特情新作《刀尖》,有人标榜为“伟大的小说”。他虽已人过中年,仍像个文学青年那样,怀有写作上的抱负,他希望他的写作不完全是跟商业相关。王朝柱出版《蒋介石与他的密友与政敌》等46部长篇著作总计2000余万字,还创作了18部电影和长篇电视剧,也有近千万字,可谓名副其实“著作等身”,蒋子龙称其为文坛上的一根“大柱子”。汶川诗歌爆发在灾难降临的特殊时期表现出其他文化、文学形式不具备的快速抒发苦难、精神疗救的应急功能,有效传达了民族国家和群体社会的情感和认同,划上一道铭刻诗歌星空的闪电。他们的不懈创作和精品迭出,用真心赢得人民的信任,用激情感动伟大的时代,用精品奉献可爱的祖国,不仅体现了中国文学中国作家的文化张力和创造精神,而且代表着中国文学勇于时代担当精神和中国气派中国风格中国特色的主流时尚品位。

  文学是勇于担当的天使

  文学既是苦行僧,又是奋斗者,更是布道家,天塌地陷都得往前走。

  《云南民间故事集》插图 米谷

  社会担当是文学的传统,是文学的使命,是文学的责任。作为人类精神活动社会精神现象个体精神成果,都是一种人性本能使然和人际交往消费所必须。文学既是苦行僧,又是奋斗者,更是布道家,天塌地陷都得往前走;文学人创作无论是自我欣赏,还是养家糊口,或是搏名逐利,改朝换代都会有传人。时代在变,文学环境也随之在变,稳定是相对的,变革是常态的。文学工作者当是淡定神守,波澜不惊,以静制动,以变应变,与时俱进,笃志有为!争做“火炬”传人,力奔德艺双馨。

  把握时代使命,自觉担当责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吹响了迈向文化强国的号角,这既是文艺事业发展面临的难得历史机遇,更为文学工作者赋予了新的时代任务。胡锦涛总书记对文艺工作者提出四个殷切希望:更加自觉、更加主动地承担起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社会进步的历史责任,承担起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放歌的历史责任,承担起推进文化创造的历史责任,承担起弘扬文明道德风尚的历史责任。这既是时代的召唤,人民的期待,更是文艺工作者施展才华、创造业绩、攀登艺术高峰的必由之路。崇尚德艺双馨,文明道德表率,人品作品留香,真真善善美美。切实承担起党和人民赋予的历史重任,意气风发加倍努力地投入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进程中去,共同续写中国文学的新辉煌。

  发扬前人创造,传播文明火种。前人的文化创造财富泽被后人,文学的社会担当由此管中窥豹。远的且不说,从陈独秀高张文学革命的大旗,胡适最早在《新青年》上发表八首白话诗,李大钊主张“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践行,到鲁迅作品“忧愤深广”给中国现代文学奠基的卓越贡献,沈雁冰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形成,发出“我们希望文学能够担当唤醒民众而给他们力量的重大责任”的时代呼唤,到刘白羽的《无敌三勇士》描写解放战争人民军队大家庭生活中的“家务事”,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对土地改革大变动中农村斗争复杂性的揭示,曹禺的话剧《北京人》中刻画的“一群能说会道的废物”,让人看到封建阶级没落的必然性等等。文学的社会担当一路走来,负重前行,薪火传承。当下的文学工作者,要珍惜美好时代和大好机遇,谦卑地不懈地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中,从文化先驱和文学巨匠的奋斗历程、伟大建树和惠世影响中,汲取前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艰辛创造和丰富营养,强健体魄,站稳脚跟,勇于担当,在前人宽阔的肩膀上,回望过去的辉煌,放眼未来的愿景,站得更高,看得更高,走得更远。

  立足厚沃丰壤,弘扬时代精神。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中提出“推出更多优秀文艺作品”,“文学、戏剧、电影、电视、音乐、舞蹈、美术、摄影、书法、曲艺、杂技以及民间文艺、群众文艺等各领域文艺工作者都要积极投身到讴歌时代和人民的文艺创作活动之中,在社会生活中汲取素材、提炼主题,以充沛的激情、生动的笔触、优美的旋律、感人的形象,创作生产出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人民喜闻乐见的优秀文艺作品。”生动时鲜的现实生活,丰富多彩的创作题材,个性素养的价值诉求,原创恒久的扛鼎之作,当下文学在艰难跋涉中百花盛开硕果满园,展望未来更是任重道远,前景辉煌,魅力无限。底蕴深厚的历史资源富矿远未枯竭,激流勇进的现实创作题材飞流直下,境外异彩的优秀进步成果吸纳中用,创作交流的机会载体转化发达便捷,开放开明的思维视野境界得以提升,都是我们勇于担当必须担当能够担当的良好环境和优越条件。出生文明的国度,身处勤慧的人民,时逢伟大的时代,贴近富饶的热土,我们当有充分的信心、充分的理由、充分的把握,努力做文学的守望者,文化的创造者,文明的传播者。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开拓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新境界,高擎文学“火炬”,把握“二为”方向,坚持“双百”方针,践行“三贴近”原则,沐浴灿烂阳光,吹响奋进号角,信步五洲大洋,深入再深入,贴近再贴近,创新再创新,奉献再奉献,为塑造美好人性呕心沥血,为造福和谐社会增光添彩,为中华文化复兴焚膏继晷,为迈向文化强国建功立业!让文学之树常青,让文学之根深扎,让文学之花盛开,让文学之果盈实,让文学之神耀世!

  人类在,灵魂在,文学不朽!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