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研讨会 -> 内容阅读

彭晓立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研讨会在汨罗隆重举行

http://www.frguo.com/ 2015-08-25 湖南作家网

  (记者 欧阳林 彭晓)以真实的历史人物为背景,洋洋洒洒40万言,汨罗籍作家彭晓立耗时10载数次往返中日两国,撰写了一部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安东丰子和她的战友们》,反映日籍解放军现象,弘扬其精神。8月5日,汨罗市为《红樱花》举行研讨座谈会,该作品得到与会专家学者一致好评。

  研讨会现场

  汨罗市领导陈岭华、陈培宏、向进良,著名戏剧作家甘征文,湖南省军区正师职退休干部、词作家李木生、湖南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原专职副会长庞力平,汨罗市委宣传部、政府办、文联、档案局、文明办、作协、图书馆等相关负责人参加研讨会。

  《红樱花》记录了主人公安东丰子年轻时加入满铁株式会社并来到中国,转变立场投身于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以及她于上世纪50年代回国后受到歧视冷遇,但仍然致力于中日友好的故事。

  “《红樱花》涉及面广,具有历史性、真实性、独特性,既是一部历史纪实之作,也是一部立志之作。”

  “文章以几十年的时间为经度,以中日两地座标为纬度,构成一个复杂的经纬网,将国与家的理念交织,既有历史的粗线条,又将安东丰子的个人命运表现得十分细致,写法很有特色。”“《红樱花》对于读者了解日籍解放军官兵群体这一鲜为人知的历史截面,从主人公安东丰子艰难而丰富的人生故事中了解中国革命,了解日本,了解日本人的性格,有一定的价值。”

  “日籍解放军为中国革命事业浴血奋斗的故事,催人泪下,这是一群国际主义的伟大战士,他们血与火的经历及坎坷的命运,反映了日本侵略者对日本人民的彻骨伤害。彭晓立先生的巨著,则将尘封近70载且鲜为人知的史实付诸笔端,堪称纪实文学史上的奇迹。”

  座谈会中,专家学者充分肯定了作家彭晓立撰写的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彭晓立说,日籍解放军群体,担当了中日友好的和平使者,是中国革命的重要遗产,希望通过此书为热爱和平的中日两国人民提供历史读物,为中日和平友好尽微薄之力。

  会后,彭晓立还为市档案管、图书馆捐赠小说4本。


  《红樱花》内容简介

  本书为纪实小说,以纪实的手法描写了一个叫安东丰子的日籍女性的一生,以及数千名日籍解放军官兵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的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

  1944年,富裕的旅馆主女儿安东丰子为了躲避美国飞机轰炸,也由于战争需要,她和数十万日本青年一样,受日本政府欺骗参加日本开拓满洲的活动,加入了满铁株式会社。日本投降后,由于无法返回日本及生活所迫,她加入了八路军及人民解放军。在部队中又经历过多次关禁闭、受误解、被俘、失恋等,历经磨难;战后以湖南省军区正连职干部的职务转业回国。由于她参加解放军的经历,在日本社会备受歧视;家族家产由于全部登记在她名下,全部被日本政府没收。家人怨恨且不理解她;又找不到工作,回日本五年多,仅靠抄手稿和刻钢板艰难维持生活。安东丰子只好白手起家创业,1958年,她和数名日籍解放军战友创办安东诊所,几十年来不惧辛劳,建成了多座医院、养老院、商业大厦和电视台,赤手空拳在日本创造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成为亿万富商。

  她创业成功后反哺第二故乡中国。改革开放后,在中国兴办多家合资企业。她还在日本修建了专门供中国留学生居住的留学生寮。资助和支持了近百名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留学和生活。在日本中国留学生界传为佳话。她传奇的一生,被人称为红色阿信。

  

作者彭晓立

  作者简历:彭晓立, 男, 湖南省汨罗市人。五十年代生于湖南省汨罗市(原湘阴县)。 幼时随家迁居湘潭市。湘潭市一中高中毕业后, 下放湖南攸县当知青。1974年入伍, 在湘潭军分区任战士、文书。1976年调湖南省军区后勤部工作,历任保管员、军需处助理员。中共党员,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1979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14年发表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 。

  1988年转业后历任珠海明兴企业总公司经理;[湖南体育科学]杂志社副总编辑;湖南省三联工贸公司董事;多次赴日本考察并从事商务工作。现为长沙凯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


  陈岭华(中共汨罗市委常委,宣传、统战部长):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今天,中共汨罗市委宣传部及《汨罗周刊》社、汨罗市作协在彭晓立先生的家乡汨罗举办他的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研讨座谈会,既正逢其时,又具有特别意义。《红樱花》写了一群日籍解放军的故事,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但也是我们党的历史的一部分,是我们人民军队历史的一部分,它充满了正能量,像白求恩的故事一样,是我们党和军队的宝贵财富。它对于我们深刻体会历史内涵,弘扬抗战精神,珍爱和平岁月,共筑复兴梦想,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我们汨罗这块土地,从古自今,有着继承和弘扬优秀文化、敢于开拓勇于进取的好传统,脉管里流淌着汨罗血液的彭晓立先生也不例外,我们期待着彭先生今后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面世。


  陈 培 宏(中共汨罗市委常委,市委办主任):

  尊敬的彭晓立先生,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上午好!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在汨罗这片曾经为抗战作出贡献的红土地,举办彭晓立先生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研讨会,共同解读、研讨这部抗战题材的纪实小说,重温历史,具有特殊的意义。在此,我谨代表中共汨罗市委、市人民政府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同时,向彭晓立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向作品研讨会的召开表示衷心的祝贺!

  彭晓立先生出生于汨罗,源远流长的汨罗江孕育了彭晓立先生的聪明才智和艺术灵感,他深谙汨罗江历史文化的积淀,深受湘楚文化的浸润,几十年来,他笔耕不辍,经常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他创作的《红樱花》是一部优秀的长篇纪实小说,被誉为中国第一部最全面、最完整反映日籍解放军战士的文学作品。彭晓立先生是汨罗人的骄傲。

  《红樱花》这部小说,真实地记录了日籍解放军在战争年代为中国革命流血流汗的历史,真实地记录了这个鲜为人知的群体艰难的奋斗历程,真实地记录了他们在抗战过程中发挥的积极作用。阅读、研讨这部纪实小说,对于引导广大干群进一步弘扬抗战精神,缅怀抗战先烈,珍爱和平岁月,开创美好未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我们坚信,彭晓立先生将以扎实、踏实、充实的文学创作,带给我们更多的精品力作。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次作品研讨会,激发全市文艺工作者更大的创作热情,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历史、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推动汨罗文化建设迈上新台阶、攀登新高峰!

  最后,祝本次作品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祝各位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谢谢大家!


  甘征文(著名剧作家、汨罗市文联原主席):樱花多灿烂,含笑向君开。今天, 我把这两句诗作为开头语,献给彭晓立先生。一是我内心很高兴, 我们汨罗籍作家又出了一本好书。我们汨罗有着骄人的的文学传统。屈子的千古华章自不必说,近当代以来, 康濯、杨沫、韩少功等文学名家也是我们汨罗的骄傲,可以说他们是汨罗江水孕育和养育的,说明我们的文学传统生生不息,彭晓立先生也是我们汨罗山水养育出来的作家,《红樱花》的面世并获得良发反响可喜可贺。二是《红樱花》给我打开了另一扇窗户。我七十多岁了,日本籍解放军的故事我过去闻所未闻。特别让我感动的是,安东丰子资助一百多名中国留学生赴日本留学, 她负担全部费用, 唯一的要求是要和她签订协议, 学成后要返回中国参加祖国建设。这证明她帮助中国人是真诚的。过去,绝大部分中国人对抗战时期的日本人的印象就是烧杀掳抢,、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也一样。看了《红樱花》后,才知道有日本籍解放军, 有安东丰子, 日本人中也有好人,让我知道了每一件事件背后的复杂性。三是长篇小说《红樱花》洋洋近40万字,涉及面广,具有历史性、真实性和独特性,既是一部历史纪实之作,也是一部励志之作,是文学领域一道独特风景。


  李木生:(张家界市委原常委, 张家界军分区原政委、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湖南省音协音乐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著名词作家):我是张家界军分区原政委;也是彭晓立同志的战友。在省军区时, 他是省军区后勤部干部。我写歌词,彭晓立同志写小说。他在82年就发表了中篇小说[绿魂] ,荣获广州军区文学创作二等奖。尔后转业当过[湖南体育科学]杂志社副总编, 后来一直做企业管理, 但他坚持创作。出了不少作品。

  这部长篇小说[红樱花] 洋洋洒洒三十多万字, 更让我惊叹。我和彭晓立同志以及他的小说主人公安东丰子都是原湖南省军区的干部。我很高兴他写了这本描写我们湖南省军区干部的书。看他的小说[红樱花],翔实的史料, 生动而富于艺术的描写, 使当年我们解放军的大家庭中,战斗和生活的场景历历在目,读起来特别亲切。我是从野战军调来省军区的。我在老部队42军时, 就听过部队里日籍解放军的传闻故事。今天, 看了他的小说[红樱花], 更感到我们党和人民军队的伟大。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 部队那么艰苦, 没有武器, 没有给养;但这几千名日籍八路军、解放军战士不离不弃地跟着共产党的人民军队流血流汗,前仆后继。这真是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真感谢彭晓立同志把这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挖掘出来。听说他前后花了十年的时间, 写作此书。他多次专程赴日本和中国各地, 采访了数十名日籍解放军和军内外离退休干部;也查阅了大量的史实资料。使作品更权威,更扎实。

  更让我高兴的是, 他的小说[红樱花], 主要是围绕一群以安东丰子等日籍解放军女兵的战斗生活故事展开描写。有牺牲, 有担当。有爱, 有胜利。策马扬鞭, 青春的鲜花在战火中绽放,格外妖娆绚丽。加之彭晓立同志文笔细腻, 描写朴实而生动;小说时空穿错, 故事有战争, 有和平;现代当代,宛如一幅富于战场商场传奇的战地黄花风情画。,读来犹如声情并茂,栩栩如生。故事中主人公们,本是一群花季日本男女, 因为日本侵华战争背井离乡,日本战败后饥寒交迫沦为难民,是参加解放军后让她们的人生如凤凰涅槃。

  所以我们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时读这本书时有特殊的意义;它证实了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侵略者, 是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的共同敌人。决不能日本侵略战争再现是历史共识。特别感人是安东丰子回日本后, 受尽歧视, 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商的励志传奇。以及她成功后反哺中国,资助上百名中国留学生赴日留学的故事更令人称道。俗话说,一个白求恩让中国人认识了加拿大, 而数千名日籍解放军一定可以让人认识另一个日本。祝贺彭晓立同志的创作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他的成功.不仅仅是他几十年读书生活而具备良好的文学修养,更是因为他在人民军队的大熔炉中收获了丰富的阅历,几十年如一日的探索,最终积淀出中国第一部最全面、最完整反映日籍解放军战士的文学作品,它爱憎分明且充满血性、闪烁着时代的正能量。

  历史不能更改,更不容忘记,它是一面镜子,我们只有正视它才能看到当今的不足之处,深入思考并挖掘这个主题,在中华民族和平崛起阔步向前走向世界的今天,是具有极强的历史和现实意义的。最后我把我和他以他的小说为背景,而共同创造的歌词[红樱花] 奉献给大家。

  红樱花

  --------数千名日本籍解放军官兵, 被誊为美丽的红樱花

  一簇簇美丽的红樱花,

  绽放在骄傲的军旗下。

  历经战斗硝烟的洗礼,

  装点新中国崭新的图画。

  啊, 红樱花,红樱花,

  你是我的心中的英雄花。

  一簇簇美丽的红樱花,

  依恋纯朴的芙蓉花。

  飘香中日新时代的家园,

  催生永恒的和平之花。

  啊, 红樱花,红樱花,

  你是我的心中的英雄花。

  啊, 美丽的红樱花……

  谢谢大家!

  ( 根据李木生同志发言整理 2015年8月5日)


  庞力平:(湖南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原专职副会长):在我们全国人民隆重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的欢庆时刻,我作为一个在湖南外侨办工作了二十余年的同志,以及湖南省军区的一名老兵和彭晓立同志的战友, 共同策划出版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的亲历者;今天来到龙舟故里汨罗参加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研讨座谈会感到非常高兴。

  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以真实的人物和历史背景为线索,描写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安东丰子为代表的,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日本籍战士,投身于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 在人民军队中不断成长,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奋斗的经历,以及他们回到日本后, 倍受歧视,在艰难条件下创业和始终不渝的从事日中友好事业的故事。

  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自出版以来深受好评。2015年4月中国出版协会在北京举行该书出版的首发式及研讨座谈会。2014年6月,湖南对外友协、湖南国际友好联络会、湖南师范大学联合在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举办小说《红樱花》赠书仪式;2014年7月《长沙晚报》节选转载小说《红樱花》;2014年9月,全国友协还在日本大阪举行的笫14次中日友好交流会议上,举行了小说《红樱花》赠书仪式;作者向日中友协理事长冈崎温赠送了小说《红樱花》。在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湖南对外友协支持下,小说《红樱花》日文版今年十月将由国家外文局外文出版社出版,并将于今年底在日本东京举行首发式。

  小说主人公安东丰子是日籍解放军战士群体中的典型人物之一。她出生于一个殷实的旅馆主家庭。1944年,为了躲避美国飞机轰炸,也由于战争需要,她和数十万日本青年一样,受日本政府欺骗参加日本开拓满洲的活动,加入了满铁株式会社。日本投降后,由于无法返回日本以及生活所迫,加入了人民解放军。在人民解放军这所的大熔炉里,八年的战斗生涯,她和她的日侨战友们,亲眼目睹和感受到了中国共产党及人民军队为了实现国家独立,民族解放英勇奋斗的精神和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可贵品质。他们经历了东北战场最初的失败、撤退、胜利反攻,以及解放全中国的战斗历程。她与大多数日侨战士一样,对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经历了怀疑、傍徨,到自觉而奋不顾身地投入其中,真正成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一员,并终身将自己的命运和中中国人民紧紧相连。小说主人翁安东丰子经历过战争艰苦环境的的考验,战斗中,她曾被国民党军俘虏、并受到严刑拷打,但她以坚定革命信念维护了一个革命战士尊严,由于她工作认真,作战勇敢多次荣立三等功。她与数千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日籍战士一样,用自己青春的热血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书写了光荣的一页。1953年安东丰子以湖南省军区后勤部副连职干部职务转业返回日本。安东丰子与千百万日本人民一样,因为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而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感受到了战争的痛苦。目睹了无辜的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经历的战争创伤,以至她终生热爱中国,热爱中国人民,期望和平,期望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并始终为中日人民间的友好事业而努力奋斗。

  我在民间外交工作岗位上工作了二十余年,曾经多次接待过日本“回想四野会”等日本民间团体的代表团。大约在1990年,我曾在我国发行的《世界知识》杂志上看到过介绍安东丰子的文章。文章中刊有安东丰子穿解放军军装的照片,并介绍她在湖南省军区工作的情况,故这一报道引起了我的注意。为广泛的结交国外朋友,为国交友,我给她写去一封信。当年,我随中国青年友好代表团访日时与安东丰子在东京通过电话。由于日程安排太紧,我又是25分团团长,需率团访问湖南的友好城市――滋贺县,故未能与其见面。谁知20多年后又策划出版描述她的纪实小说《红樱花》。

  看了《红樱花》,它钩起了我在这二十多年的民间对外交往中两次难以忘怀的接待。1999年6月12日至18日,以桥本一郎为团长的,日本“长白山会”原中国人民解放军老战士代表团一行,来湖南祭拜在湘西剿匪战斗中二名牺牲的老战友,寻觅他们的战斗足迹。桥本一郎等在沅陵剿匪革命烈士陵园与当地青少年一道举行了隆重的纪念仪式,并捐款10万日元作为革命烈士塔的维修费用。代表团还参拜了辰溪剿匪胜利纪念塔,长沙烈士公园纪念塔,向革命烈士敬献了花篮,并与省相关部门联系,希望能将两位在湘西剿匪战斗中捐躯的日籍烈士名字刻在沅陵县烈士名录上。

  2002年9月29日,是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为纪念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应湖南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邀请,“原第四野战军日本籍儿女第六次回娘家访问团”来湘访问他们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代表团是从武汉乘火车抵达长沙市的。一下火车,他们立刻展开“原第四野战军日本籍儿女第六次回娘家访问团”的旗帜,胸前挂满了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时荣获的军功章,列队走过火车站广场,他们的举动引起广场旅客和行人的驻足观赏。他们的豪迈之情也溢于言表。10月2日我们安排了十多位在长沙的原四野军队老战士与其座谈、联欢。中日老战士们共同回忆了战争年代出生入死的战斗生活和中日战士之间的战友之情,表达了中日两国人民间的深厚友谊,原四野47军140师宣传队的女宣传队员李凤均借交流机会,向日本战友讲述了自己在东北负伤时几位抢救自己的生命的日籍医生,和给她打针换药,端屎端尿,无微不至护理她的日籍女护士。请他们帮忙寻找并转达她在心中积蓄多年感激之情。没想到,抢救过她生命的医生中就是回想四野会的第一任会长,照顾她的女护士就是此次代表团团长中村义光已去世的夫人。李凤均同志的亲身经历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一个个硬汉子都流下了眼泪。中日战友激动得共同高歌“解放军进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军队歌曲。

  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 以安东丰子人生轨迹为线索,第一次生动翔实的记录了人民解放军中的这一外籍战士群体,一支白求恩式的国际主义革命战士群体,全书约为40万字,附有日本籍解放军战士在解放战争、在日本的各类照片、图片,是进行对外民间友好教育工作的好读物。

  (根据庞力平讲话整理)


  潘绍东(汨罗市作协主席):首先,作为汨罗作协负责人,为汨罗籍作家彭晓立先生能创作出《红樱花》这么一部力作感到由衷高兴。近年来,汨罗本土作家、作者创作势头不错,接连在各大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20多部,部分被《小说月报》等权威选刊转载,并获得毛泽东文学奖等省内外重要奖项,而汨罗籍在外作家也有佳作力作频出,让我们看到了汨罗文学之花墙内墙外都在盛开怒放的喜人景象。由此说明汨罗确实是一方人文厚土,无论是古代当代,还是域内域外,都楚韵流芳,代有文才。其次,《红樱花》填补了抗战题材小说的一项空白。抗战题材小说承载着深重苦痛的国殇和不可磨灭的民族记忆,一直是作家目光的聚焦之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涌现了大量优秀抗战题材小说,特别是新世纪以来,抗战题材小说更是呈现多元化审美风貌和个性化叙事面向,然而众多的长篇小说中,以我的视野,还没有看到一部以日籍解放军为叙事主体的作品,从这个意义上说,《红樱花》填补了国内抗战题材小说的一项重要空白。第三,“非虚构小说”或纪实小说是近年来较为盛行的一种文体,也产生了不少好作品。将创作视角切入重大历史题材,在“实”与“虚”、“宏大叙事”与“小写历史”之间找到最佳结合点,广泛吸收社会学、历史学等领域的方法论及问题意识,《红樱花》为我们提供了良好参照和有益启示。


  彭晓立: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父老乡亲:大家上午好!

  今天, 在八一建军节刚刚过去, 全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正在隆重庆祝抗日战争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欢庆时刻, 我受到家乡领导和父老乡亲的盛情邀请,回到家乡, 参加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 研讨会, 心情万分激动。为此, 我向各位领导和父老乡亲汇报一下我的创作情况和小说《红樱花》过程。

  长篇纪实小说[红樱花] 是中国第一部反映数千名日本藉解放军战争和和平时代生活的大型文学作品。它用40万字的篇幅, 描写了安东丰子等日藉解放军老战士, 从青年时代被日本政府欺骗, 参加殖民中国东北, 日本投降后无家可归而参加解放军。在人民军队教育下, 她们成长为白求恩式的国际主义战士。很多人牺牲在中国人民解放战场。战后返回日本后, 她们终身从事日中友好事业,成为国际和平主义战士。近年来, 日本藉解放军老战士代表团多次访问中国, 受到解放军总部领导梁光烈、李继耐等多次接见。

  小说《红樱花》发表后受到社会各界好评。2014年4月,小说《红樱花》 在北京王府井图书大厦参加由中国出版协会举办的多部涉日作品首发式。全国人大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领导柳炳杰、邬书林等到会讲话。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网等重点报道;2014年6月湖南省国际友好联络会、湖南省友协、湖南师范大学共同举办小说《红樱花》赠书仪式,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将小说《红樱花》作为永久藏书收藏。2014年7月[长沙晚报]节选转载了小说《红樱花》;2014年9月22日, 第14次中日友好交流会议在日本大阪召开,在开幕式上举行的小说《红樱花》赠书仪式,是中方唯一的文化交流节目。作者在上千名中日两国友好使者祝贺下, 将小说《红樱花》赠送给日中友协理事长冈崎温。为家乡人民争得了荣誉。

  2015年,为配合庆祝抗日战争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活动, 在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湖南省对外友好协会支持下,由国家外文局外文出版社出版的小说《红樱花》日文版将于今年10月出版。并计划今年内在日本东京举行小说《红樱花》日文版首发式。

  小说《红樱花》 之所以让这么多人关注,在于它是从新的角度揭露日本侵略战争 。因而宣扬了反对侵略战争, 促进世界和平的主题。安东丰子等日藉解放军老战士一生命运坎坷,起因是日本侵略战争。日本侵略战争让她们生不如死,而在解放军的生活经历让她们终身难忘。为什么没有武器、没有给养的解放军能让这些日藉解放军不离不弃,甘愿为之流血牺牲?回到日本还念念不忘,不就是因为人民军队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有官兵一致的好传统。数千名曾经敌国的侨民, 参加了中国人民军队,终身为之奋斗,生死不弃;这在世界军事史上绝无仅有。这也是我们人民军队,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力量所在。值得好好地挖掘、总结。所以,历史是一面镜子。小说《红樱花》对我们改革的今天仍有警示的意义。

  我是一名部队培养的业余作家。1974年作为业余创作骨干被湘潭军分区特招入伍。1976年调入湖南省军区后勤部机关工作。1979年开始发表小说,1982年在《芙蓉》 杂志发表中篇小说《绿魂》 获广州军区战士文学奖。1988年转业后主要从事企业管理工作。

  小说[红樱花] 也经历了十年创作的历程。2005年,我赴日本展开招商引资工作。安东丰子是我们湖南省军区后勤部机关的战友,我们认识二十多年了。在日本,她和一群日藉解放军老战士在欢迎晚餐会上和我一起高唱人民解放军军歌,她们热泪盈眶,让我惊异万分。安东丰子战前是一个旅馆主独生女,17岁时为躲战乱来到中国东北,日本投降时由于生活所迫加入解放军。由于在解放军中呆了八年, 日本政府没收她和她家族名下财产。她回到日本后, 一贫如洗。社会上受歧视,找不到工作。五年后, 她和战友们创办安东诊所。我89年认识她时她己有两座医院, 一个养老院,一座电视台, 多栋商业大厦。成为亿万富商。她还在企业内兴建了中国留学生寮,资助一百多名中国留学生赴日本留学。在我看来, 安东丰子既是阿信, 又是雷锋。对于她们要求我写她们故事的事,我欣然接受。

  我从2005年起收集资料, 往返中日两国采访,于2007年写出初稿。省内外知名作家曾凡华、彭见明、出版家朱树诚等都很肯定。之后, 我找过省内外十几家出版社, 都不敢出版此书。到2014年出版时,己是十个年头了。不过我认为干这件事很值。

  我于50年代生于家乡(原湘阴县政府),3岁以前一直生活在家乡汨罗。随父亲移居湘潭后, 每逢暑假, 父亲都要我们回乡劳动。文革中停学我更长居家乡。我父亲彭铁干是从家乡走出去的土改干部。生前曾担任湘潭地委秘书长、宣传部长以及郴州行署副专员等职;还曾担任华国锋同志秘书。他老是跟我们说,是汨罗江和玉池山的山水, 滋润着我们这些家乡的游子,家乡是我们生生不息的成长动力。父亲于1999年去世时,汨罗县老干局曾专程到我家慰问,令我全家感动万分。此行临来汨罗时, 我告诉同为原湘阴县土改干部的母亲金秀莲时, 她嘱咐我,一定要为上述事好好谢谢家乡领导和父老乡亲。

  谢谢大家!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