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湖湘人物 -> 内容阅读

聂南溪

http://www.frguo.com/ 2015-08-14 

  聂南溪(1934— )湖南南县人。画家,美术教育家。曾任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有《聂南溪帛书书法集》等作品行世。

  清新 清雅 清正

  ——读聂南溪花鸟画

  今年盛夏,北京闷热难当,坐在屋中,如入桑拿浴室,汗流浃背,一动一身汗,我是南方人,居京城40年,很少遇到如此的桑拿天,做什么事也难静下心来的桑拿天。

  恰在此时此地,收到了南溪兄自长沙寄来的《聂南溪花鸟画》册,赶快打开翻阅。说来也怪,翻着翻着仿佛一阵清风,迎面吹来,燥热的情绪顿时消散,心也静了下来,于是又细细翻阅起来,探究画册令我心静的缘由。

  南溪兄的花鸟画究竟有何魅力,令我如沐春风,心静如镜?结论是南溪花鸟画中有一股清新之风,清雅之风,还有一股清正之风,三风合吹,焉得不清(凉),不(心)静?

  先说清新。清新者耳目一新,不落俗套也。平心而论,中国花鸟画,最易入俗套,匠人艺人有艺人的套路,名家大家也有各自的套路。俗话说一招鲜吃遍天下。梅兰竹菊,飞禽走兽,只要有一种题材画出了名,就可以“王”自居,称霸画坛,正所谓一登龙门,身价百倍。于是可以不断重复,不断复制,大同小异地复制。何谓套路?套路就是符号,就是程式。诚然,程式是风格的重要标志,没有程式,就没有风格。但是程式一旦形成,强化,成熟,也就是套路、俗套登场之时。师授徒,徒授孙,徒子徒孙,永无止境。由此而言,中国画家成也程式,败也程式,出路只有一条,就是要不断跳出旧程式,创造新程式,也就是创新。聂南溪的花鸟画,无论题材立意,章法布局,还是笔墨技巧,很少重复雷同。诚如他在《自序》中所说:“艺术贵在创造,力求常画常变,常变常新,不重复别人,不重复自己,重复别人是模仿,重复自己是复印,那便只有数量上的增加,并无质量上的突破。”难怪读他的花鸟画册令人耳目一新。

  再说清雅。清雅者,清淡雅丽也。南溪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早年专攻工笔重彩人物,色彩浓丽,《藏女》、《赶场去》、《苗歌》、《品优图》等名世。据他自述:“人到中年,双眼却到了老年,只好放弃工笔画,转向写意花鸟与书法。”由工笔人物到写意花鸟,由工入写,色彩上也由浓丽转向淡雅,所谓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当然他的花鸟画也有色彩,但不是大红大绿,浓丽强烈的色彩,而多淡妆素裹,雅丽平和的色彩。天地有阴阳五行之说,诗有阳刚阴柔之分,词有豪放婉约之别,我看南溪兄的花鸟,属于婉约派,“杨柳岸晓风残月”。

  三说清正。清正是说人的风操品格,即常言道的耿直之士。南溪兄秉性清正耿直,长期从事艺术教育,执教40余年,循循善诱,解疑释惑,言教身教,无私奉献,为人师表,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画为教之余,也可以说,他为了教学而画而创作。实践出真知,实践出教材。他的教材有不少是出自他创作的甜酸苦辣,心得体会,画如其人,在这里我借用南溪兄人品上的清正,来比喻他画品上的清正,画路上的正实。在艺术创作上,他也是一个苦学派,勤学苦练,苦思冥想,广采博取,举一反三。他反对重复,复制,但并不反对千锤百炼,废画三千;他反对符号化,程式化,但并不反对符号和程式。1990年,他赴美国一所大学作《中国画的符号与程式》的专题讲学。时值金秋,见校园内外许多松鼠穿梭觅食,煞是可爱,激发了他画松鼠的兴趣。回国后,他将符号学的观点运用于松鼠的画法中,千易其稿,最后用点、线的符号26笔画成了意象的松鼠,从而创造了他画松鼠的符号与程式,独具特色,所不同的是,他并不躺在自己的创造的松鼠程式上吃老本,一招鲜吃天下。

  欣闻聂南溪花鸟画展近日在湖南省美术馆举行,仅以此文赞之,祝他画展圆满成功。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