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逸闻趣事 -> 内容阅读

年少的阳光

http://www.frguo.com/ 2015-08-07 

  宋祖英早早就出名了,因为她的低调、她的不事张扬,她的老家古丈县岩头寨镇老寨村近几年才跟着出了名,许多人不远万里去过这个小小的寨子。有些人回来后很神秘地说,祖英的出名是必然的,因为她的家座落在一个大型天然的舞台上,而周围的五座山峰恰似一朵盛开的莲花。我便也去了,第一次是陪着一个在全国都有了一些名气的诗人,后来又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去过很多次。

  也许是我的愚笨,终究没有看出那舞台,那莲花,但我却被那幢祖英从小生长的小屋触动了。那小屋的确是小,小得与放歌世界的宋祖英用怎样的角度都无法连起来。四排三柱,有木头也有泥巴,破旧的窗棂上糊了一层报纸,风吹日晒的影子像悠悠的岁月在四处游走。就是这样的房子,一半还是别人的,祖英家只有这小小的另外一半。房子的视野却极为开阔,远处是与天相接的青山,近处是稻田、是绿树,是隐藏在峡谷中叮咚的小溪。门前的小路是年少的祖英走过了许多年的,平坦着十几米便突然断了,陡陡的一下子落差了几十米。在这小路再复平坦的地方我回首望去,视线的尽头只有被树木盎然了的高高的悬崖。我想像着一个背着背篓的小姑娘为洗衣、为打猪草、为砍柴等等农家的活计以怎样的姿势一天一天走上这条几乎是挂在了悬崖上的小路。如果那小屋的所在真的像是天然的舞台,那么小小的祖英早就像多年以后一样每天都在攀登着舞台,不过一边是音乐艺术,一边是家和亲情,仅此而已。

  宋祖英家的小寨子只有十几户人,但附近大山的沟沟岔岔里散落着清一色的苗族,缭绕着淳朴的民风。山村里没有多少娱乐,人们渲泻感情的唯一方式就是山歌,茶余饭后、逢年过节,就连田间地头的短暂休息也会把清洌洌的山歌唱响满山满岭、浸透坪坝溪谷。小祖英的世界里不仅有青山绿树、溪泉畅流、鸟鸣啁啾,山歌更象一束靓丽的阳光映衬着她从乳名六英到学名祖英的童年,这也许就是她原生态音乐的无意识启蒙。有朋友说,宋祖英母亲的嗓音也是清亮甜美,可惜没有多少人听过。

  父亲的严厉,母爱的博大,外公、外婆等亲人的纯朴、善良、真诚让祖英的童年在困难的家境中享受着快乐。但是,十二岁那年,宋祖英父亲的不幸病逝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蒙上了阴影。母亲扛起了生活的重担,祖英也背起了长女对家的责任。母亲的双肩是柔弱的,却以湘西女人大山一样的伟岸与坚韧为祖英和弟弟、妹妹撑开了温馨的天空;祖英的心灵是幼小的,却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懂事与爱心在坚持初中学业的基础上奔忙于家和学校这两个扮演了全然不同角色的舞台之间。

  十五岁那年,一个全新的舞台向宋祖英敞开了。古丈县剧团的两位招生老师到了宋祖英就读的岩头寨中学,她那时不懂音乐、也不知道剧团是干什么的,就在学校老师的推荐下唱了《泉水叮咚》和《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这两首歌。尽管在第二首歌唱到“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这句歌词时停了下来,不好意思再唱,招生老师还是被宋祖英天生丽质的模样和清纯透亮的嗓音所折服,决定把祖英接收为县剧团的学员。

  剧团最初的培训是封闭式的,从早到晚就是上课、就是练功,宋祖英以特有的毅力迎接着一轮又一轮的考试与筛选。必学的,她加倍努力;可以不学的,她也会跟在别人后面一招一式地练习。在艰苦的环境下,她还情不自禁地流露着小女孩的顽皮与率真。她与一个小姐妹趁别人出去买菜的机会,把煮好的饭悄悄吃了,然后躲起来偷偷地笑。还是和这位小姐妹每晚睡下来后偷偷吃一两颗水果糖,时间一长,把床下扔了一大堆剥下来的纸。老师发现后,不怒反笑地说,你们这两个小女孩就不怕老鼠把你俩搬走?躁得俩人闹了个大红脸。

  培训结束后,已是1982年8月,十六岁的宋祖英以唯一一个七个评委全票通过的学员留了下来,正式成为了县剧团的团员,然后就是一年一百多场的下乡演出。由于交通不便,除了极少数的地方可以搭个顺风车之外,绝大多数的演出场地都得靠步行。男团员要背上一百多斤重的行礼,女团员也要背上几十斤重的道具。古丈是山区,一座座大山连绵起伏,从这个山头看见那个山头似乎是触手可及,但要走到目的地得经过一面面的陡坡,花上半天时间。许多女团员刚刚爬到一小半就会气喘吁吁,这时候的宋祖英往往会抢着登上山顶,再返回来帮助别的团员背上行礼。因此,宋祖英赢得了尊重与赞赏,许多那时年少的同事们至今还与她保持着深厚的友谊。这个习惯她从那时起一直保持着,就是成了别人眼中的大牌名星之后,也会主动帮化妆师们提提化妆箱,同时常常为身边的人作想。

  里耶,是湘西的一座古城,每一个在城中徜徉的人都会因为秦简在这里的出土而惊叹历史的厚重与悠远。没有人会想到,已经享誉全球的歌唱家宋祖英曾经在这座古城边上的酉水河畔为了艺术而苦练基本功。因为参加全州的培训,功底没有别人好,为了赶上步子,她只好一个人在课余时间早出晚归,自加压力,在河边苦思冥想,一招一式重新苦练。有人在文章中这样形容当时的宋祖英,“身材袅娜的宋祖英,往草坪中一站,犹如一株凤尾竹亭亭玉立,给碧绿的酉水增添了一道秀丽迷人的风景。”但是,有多少人体会得到这株“凤尾竹”美丽的背后流淌着的汗与泪呢,又有多少人感悟得出这其中蕴含的那种不言放弃的坚强和自信呢?

  就是因为这种不言放弃的坚强与自信,在培训的结业联欢晚会上,宋祖英以一曲《知音》赢得了所有与会人员的赏视,专家们也记住了这个清纯质朴歌声甜美的小姑娘。后来,观看过祖英在培训班结业晚会上演唱的专家抽调她参加了湘西自治州歌舞团排演的重点剧目《带血的百鸟图》。没过多久,又抽调宋祖英作为领唱,参加了全国乌兰牧骑文艺汇演,终于开始了她的第一次晋京参加全国性的文艺演出。从此以后,宋祖英在自治州的舞台上频频亮相,更多的人逐渐知道了古丈县有个宋祖英,歌唱得好,人也长得漂亮。1984年12月,正好18岁的宋祖英从古丈县剧团调入湘西自治州歌舞团,成为州歌舞团一名年轻的歌唱演员,正式走上了艺术的舞台。

  年少的宋祖英茁壮成长起来,山歌是阳光,父母的爱是阳光,同事们的呵护是阳光,老师们的培养是阳光,那种不言放弃的坚强与自信也是阳光,正是这一缕缕的阳光为她铺就了一步一步走近艺术圣殿大门的道路。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