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文史钩沉 -> 内容阅读

陈白一评说

http://www.frguo.com/ 2015-07-09 杨福音

  陈白一(1926— )湖南邵阳人。著名工笔画家。现为中国当代工笔画学会副会长,湖南师大艺术学院客座教授。有《小伙伴》、《夏夜》、《欧阳海》等十件作品获全国奖,出版画集七种。

  陈白一评说

  去年,我写过一篇文章,叫《三个繁荣期》。说在中国绘画史上,宋代是山水画的繁荣期,清代是花鸟画的繁荣期,新中国成立至今是人物画的繁荣期。前两个时期都有相应的画家在画史上确立了大家的地位。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人物画的空前繁荣,决非包括唐代在内的历代人物画所能比拟,但可惜的是,我们缺乏总结,至今我们还没有确定人物画家在当代人物画史上的大家地位,这个空缺的一页,需要补上。

  艺术,是时代的产物,艺术家的活动,离不开他所处的那个特定的社会环境。因此,回到历史中去,客观地审视一个艺术家在他那个时代的创作活动,就能比较不带偏见地比较准确地判定他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也就能不带偏见地比较准确地将他安放在适当的地位。对待陈白一,我们正需要这样的一个态度。

  当代人物画的繁荣,首先是伴随着新中国的诞生应运而生的,崭新的生活,崭新的精神面貌,是那个时代的特征。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生活中去,热情地讴歌新的生活,是那个时期艺术家的天职。人物画的创作在当时则得天独厚地占据了中国绘画的主导地位,它的作用,也明显地站在了山水画、花鸟画的前头。有作为的画家,当以自己人物画方面有影响的作品而闻名于画界。作为工笔人物画家的陈白一,那时正值年轻,朝气勃勃,才情兼备,又能敏锐地把握时代的脉搏,他的创作活动,他的社会活动,他的作品,毫无疑问,自然而然地与这样的一个时代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作为一个画家,陈白一真诚地自觉地按照《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来树立自己的人生观、艺术观,真诚地自觉地模范地投身到人民群众的火热的生活中去(这方面的感人故事可以用一篇重头文字去记叙),真诚地自觉地要求自己的作品将革命的现实主义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结合在—起。而且,陈白一以他一贯的长者之风,宽厚仁慈的胸怀,诲人不倦的艺术品格,真诚地热忱地在湖南培育了一支美术队伍,致使这块本来贫瘠的美术土壤,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陈白一成为湖南画界的核心和领路人,这是大家所公认的。

  此段时期,陈白一的主题画创作有大量的作品问世。他的成名之作是《朝鲜少年崔莹会见罗盛教双亲》。《欧阳海》则是他成功之作中突出的代表。

  赞美英雄,可说是世界性的永恒的主题,有血有肉的英雄形象,总是那个民族积极向上努力进取的催化剂。陈白一先生创作的《欧阳海》,可以说是革命的浪漫主义和革命的现实主义相结合的典范之作。画幅不大,容量不小,站在它的面前,可感觉到火车呼啸着冲向画面,这与英雄欧阳海迎面推马振臂狂呼屹立如山的雄姿构成千钧一发惊心动魄的矛盾冲突。作者虚掉了火车,着力渲染欧阳海的血肉之躯,这种虚实相生的艺术语言,获取了浪漫主义的效果,凸现了一代英雄的真实而高大的形象。背景的渲染极为成功,火车的强大气流与英雄的气壮山河的呼喊,构成了一幕即将出现的悲壮景象。在这里,作者的成功在于全力凸现“壮”,隐去了“悲”,这样,艺术的品格便有了一种激奋人心的昂扬,英雄的生命意义也冲出了躯体得到升华。可以说,工笔人物画《欧阳海》创作的成功,标志着陈白一先生的绘画艺术,无论是对主题的深刻挖掘、素材的取舍、形象的塑造、场面的烘托,还是工笔绘画语言的运用,均进入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这种成熟的作品亦包括他那时创作的《迎春图》、《闹元宵》、《任凭风浪起》等等。20世纪80年代以后,从事艺术的环境更加宽松,艺术家自由创作的空间更为广阔。在这段时间里,陈白一先生一方面致力于振兴我国工笔画事业,与潘洁兹先生一道创办全国工笔画研究会并携湖南工笔画进京举办展览。同时拿出自己创作的一批全新的工笔人物画作品于1991年在北京举办个人画展,引起画界的关注和重视。一时间掀起了工笔画热,对全国的工笔画创作起到了一个推动的作用。这一点亦应该在当代人物画史上记有一笔。

  另一方面,陈白一先生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工笔画的研究上,通过创作,将他自己的作品推到了一个更新的阶段。20世纪90年代初,我在《中国绘画的发展》一文中谈到:“中国绘画的发展由四个因素决定,即题材的扩大、外来文化的影响、技法的演变、从写实走向写意。这四个因素不是孤立的。而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关系,其中一个因素的变化,必然引起其他因素的变化。这四个因素之中,尤以技法之演变至关重要。以人物画为例,线描的变革是其关键,历代的人物画大家,无不是握有了新的线描样式而确立他在人物画史上的地位。”

  毫无疑问,在当代人物画家中,陈白一先生握有第一流的线描硬功,他的线描可作大画,亦可作小画,他的大幅之作用线长大直圆且不失其韵味,他的小幅之作用线亦有逼人之感。我的用意尚不在此,因为这些功夫,我们在历代人物画大家的作品中,在艺术的宝库敦煌壁画中可以寻到。还有,陈白一一反先人的计白当黑,将丰富的环境和背景充满画面,与人物一起融合在美好的气氛中。他的背景的技法也有多种的运用,如冲水法、厚积法,显出厚重而透明的效果。我的用意也尚不在此,因为这些技法,在当代的一些工笔人物画家的作品中,我们也可以寻到。另外,陈白一先生在近年的创作中,尤其注重色调的统一,他喜欢蓝绿的调子,可以恰到好处地表达静美的意境,而这种意境正好是多雨的湖湘风光的特质。我的用意仍然尚不在此,因为色调的运用,并不难从西画中获得启示,何况日本的美人画已经有了这个讲究。我要在这里着重指出的仍然是陈白一的线,他的线描的最大特质,是它的“意”。这种“意”的味道,首先是“写”出来的,当然,还有它对于形的概括和提炼,同时,也有它对于形的不依赖性。这样的线,游离出画面,就有了它独立的审美价值,这种以写求工的线描,便上升到“逸”的美学高度。潇洒、飘逸、任性为之、无羁无绊,这便是陈白一线描的最大的特点。陈白一线描的成就,正是完成了从工到写到逸的这样一个过程。若以此来审视历代的或当代的人物画家,能够完成这个过程的,有,但终归是少数。

  陈白一在工笔人物画这块领域里,辛勤地耕耘了数十个年头,他对艺术的一往情深和执著的追求,他对美的依恋、钟爱和其纯真的赤子之心,终于使他用他的作品酿造了醇香的美酒,在人们的面前展现了一片多姿多彩的绚丽画图。

  陈白一用他艺术的实践奠定了他作为当代人物画大家的地位。

  我,如是说。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