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创作谈 -> 内容阅读

真实中的虚构

http://www.frguo.com/ 2015-06-08 湖南日报

  写《筸军之城》,似乎没有选择。因为,我生长在这样一个地方。我呼吸这里的空气,享受这里的微风或雨露,吐出的自是这里的气息。

  有很长一段时间,这气息、这声音曾经带着生命的忧伤,弥漫于我的周身,让我震颤,苦闷。但因为种种原因,我一直没有动笔。2006年,我剖腹产下一个儿子,却因为早产,儿子仅存活一天就夭亡了,他留给我的只是一个叫“匡嘎惹巴”的名字,以及低低地像呼唤“妈妈”一样的哭泣的声音。取这样的名字是因为随父姓匡,后面几个字为土家族语,意某家最漂亮的小伙子。这个儿子的离去让我在深深想念的痛苦中生活了两年。这期间,我开始动笔,而最初落墨处其实并非现在作品的开头,而是最后两章,其中有一段文字:“匡嘎惹巴被截杀后,莫歌觉得自己有多么地想念他,并本能地感到非常孤单……夜晚,她想来想去,觉得活着不再有什么意思了……”这种感受,就是自己当时生活的感受,主人公莫歌是对自己的一种想象,儿子匡嘎惹巴是想象中他应有的命运结局或者说生命的轨迹。这种想象对于我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在我生长的镇筸(即现在的凤凰古城),这样英勇活着英勇死去的男人太多,对于这样的男人,我一向倾慕而崇拜。

  我实在不知道,有没有人像我这样写长篇先从结尾开始的,似乎太不合常规。但有了这样的基调后,我终于找到了创作这部长篇的感觉,就像淤积于胸中多年的气息要吐出,飘荡于风中的时间中的声音要喊出一样。而历史上关于这座城、关于城中一个个真实人物的形象便成了我作品的故事架构和虚构中的人物原形。

  如果说,《筸军之城》是一部虚构的历史,但的确是真实中的虚构。包括其间古老神秘的地域文化,在外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而我,包括所有的镇筸人,自小就沐浴于此文化中,鬼鬼神神,巫傩怪诡,其实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不足为奇。作品写了有约两年时间,大概因为对自己不自信,一直放着。2008年冬天,我作为高龄产妇再度剖腹,完成了人生中的母亲使命。在怀孕到抚育的忙乱中,我断断续续,开始对《筸军之城》的完善和修改。而今仍然意犹未尽,欲说还休。

  《筸军之城》出版后,意想不到地得到了很多著名评论家及作家学者的好评,他们大都与我素昧平生。别人读《筸军之城》,大多会读出战争、死亡,读出心底的历史记忆等等,而我自己,读出的更多是一种爱,纯粹的爱、爱情、情爱,并常常为这种爱流泪,这都是我所投入的。

  雷达老师一度把这本书当成他没想到的意外的惊喜,是冥冥之中期待已久的一本书,他说:刘萧她就是为这个题材而生的,文字风格和写作方式、以及强大的感情因素……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如果是,那一定是受到某种命运的驱遣。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