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创作谈 -> 内容阅读

回望与寻觅

http://www.frguo.com/ 2015-04-15 王跃文

  其实,每一对爱侣都有一本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私人年历。但是,生活的光明和苦难常常不知不觉地销蚀这本日历上的印迹。比如孙离和喜子。我发现,我的小说慢慢往下写,竟然常常偏离了最初想表达的悲观主题,变得越来越温暖、宽容和悲悯,人性自然而然地向善与爱升华。小说里的每个人物,都在反省和忏悔中学会了去爱别人,自己也因此得到爱,得到救赎。他们找回了自己的爱历,并愿意将爱历续写下去。我也思考过,这样的人物发展轨迹和皆大欢喜的小说结局,是不是削弱了对人物在精神和心灵炼狱里的拷问和挣扎?是不是减弱了小说直抵生活本质真相的力度?是不是变得浅薄媚俗?应该说,这恰恰是由于我在写作过程中严格遵循了生活的规律,也严格遵循了我内心声音的指引。这不是一种粉饰生活的写作,而是我在生活困境中真真切切找到的答案。我希望借助我的笔,找到每个人物内心本能的向善力量,找到那条忏悔、宽恕、付出爱的自我救赎之路。这就是我在生活中找到的答案。托尔斯泰写《安娜·卡列尼娜》,也是背离了他的创作初衷,因为一旦深入到人物内心,他就只能遵循现实生活的逻辑,必须给安娜找一条出路,给她救赎。这是遵循现实主义创作原则的必然结果。

  现实主义在我看来既是一种写作手法,更是一种观察世界、观照生活的态度和方法。我很喜欢日常化的写作,有意疏离宏阔的场面、离奇曲折的情节、故作新意的叙述方式,努力把故事讲得顺畅好读、耐人寻味。写生活的日常状态,也许更能反映生活的本质。比如写出扎实而丰满的细节,生活靠这些细节充实起来,它让我们感到那些流逝了的时间不那么空洞而无意义。小说中的人物,他们吃过的饭,看过的天空,走过的街道,他们说某句话时的笑颜或泪眼,都通过小说的书写定格在时间里,浸润在意义里。

  在这种意义上,文学是一部爱情之书、命运之书和人性之书,也是一部回望之书、寻觅之书。时光依旧,人事常新。今后的日子,我仍会静静地看,细细地想,慢慢地写。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