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逸闻趣事 -> 内容阅读

从四川辗转到武汉大学

http://www.frguo.com/ 2015-03-19 

  抗战开始了,程千帆经人推荐,当上了四川省重庆西康建设厅的一个科员,其具体工作也就是给厅长私人写信。厅长是陈立夫的同学,名叫叶秀峰。由于陈立夫与四川的刘文辉发生了矛盾,叶秀峰只当了一年多的厅长就垮台了,厅长以下的人也跟着没事做了。这段时间里,程千帆为巩固自己的学习,连续写了《杂家名实辨证》、《杜诗伪书考》等论文,并辑为《目录学丛考》,于1939年由中华书局出版。面对自己的第一本论文集,程千帆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一气呵成写了一首五言诗:

  恒情恶贫贱,得饱更求余。

  吾亦常贫苦,而不乐簪裾。

  撑肠借旧业,发箧著我书。

  注杜称千家,幽闭*烦爬梳。

  孳孳事目录,顼顼及虫鱼。

  埋梦盈荒斋,聊可鬼载车。

  虚窗对平野,此意同春锄。

  1940年2月,程千帆到乐山中央技艺专科学校教语文。五个班的语文一个人教,也实在是够忙的了。当时武汉大学也搬到了乐山。武汉大学的刘永济先生是程颂万先生至交,也深知程千帆的学识。恰好武大正是要人之时,在刘先生极力推荐下,程千帆便在1941年8月进入了武汉大学,教授三个大一班和一个特别班的国文课。其授课内容就是程千帆自己一边教一边编的《文学发凡》,分上中下三篇,上篇是总论,中篇是骈文,下篇是散文。后来,程千帆进行补充修改,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书名为《文论十笺》。这本书一直作大学教材,连日本奈良女子大学的横山教授都千方百计来中国找,说这本书太好了。在教学之余,程千帆潜心研究目录学和《文史通义》,还写出了很有分量的学术论文《言公通义》,在武汉大学当时的学报《文哲季刊》上发表。

  1942年8月,已经都是副教授职称的程千帆、沈祖芬夫妇,一起到成都的金陵大学任教。此后还兼职在四川大学任教一年时间。1945年抗战胜利,武汉大学迁回武昌,程千帆应刘永济先生之邀,仍回武汉大学工作,于1947年升为正教授,1948年出任武汉大学中文系主任。

  1949年全国解放后,程千帆教授仍在武汉大学任中文系主任。1953年程千帆教授参加慰问团赴朝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在炮火中,他写了很多诗歌和文章,为鼓舞志愿军战士的士气起了很好的作用。当时朝鲜的古版书多,又很便宜。但程千帆教授遵守纪律,只跟一些朝鲜老先生笔谈一阵便离开了。从朝鲜回来后,程千帆教授深感国家必须图强,也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因此更加日以继夜地工作和写作。这年年底,他的《文学批评的任务》一书由中南人民文艺出版社出版。以后,他个人或与人合作,每年都有著作问世。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