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文化研究 -> 内容阅读

程千帆的大学生涯和文学生涯

http://www.frguo.com/ 2015-02-25 

  1928年秋天,15岁的程千帆从汉口来到南京,通过考试,进入金陵大学附属中学初中三年级学习。由一个私塾学童变成一个新式学校的插班生,这是他接受正规现代教育的开始。当时的金陵大学附属中学师资力量非常雄厚,可说是名师云集。带着浓重安微口音的张剑秋先生颇有诗人风度,讲授语文课时极富抒情,这使得在私塾里听久了之乎也者的程千帆感到耳目一新;后来成为海内外知名的明史专家黄云眉,在高中三年级一个学期的语文中,以曾国藩的《圣哲画像记》为纲,把国学概论讲得极为透彻,使得程千帆“受之者其思深”。化学教师王实铭先生授课时,不但条理清楚,而且循循善诱,使得程千帆对化学的兴趣大增,而且成绩特别的好。

  1932年高中将毕业时,程千帆的父亲已经失业,家里正是窘迫时候。而这年8月,他以高分升入金陵大学。根椐自己的兴趣和实际的需要,程千帆首先选择的专业是化学系。然而化学系注册要一百多元,而文学系注册只有五十来元,家庭的因境使得他继续走上了与文学结缘的道路。

  在大学里,程千帆接触了现代文、现代的科学和现代的意识,而且都受益非浅。他对于欧洲史、中国近代史、社会科学概论和经学通论、文学史、文学批评史等门类学得非常认真扎实;对于甲骨文、古文字学、诗词乃至唐人小说也深得名师的指点;他作为一个金陵大学的学生,还经常跑到邻近的中央大学去听课。

  在大学里,程千帆开始了写作的起步。当时在报纸副刊上发表小文章或诗,有五角钱或一元钱一个的字,这对于家境贫困的程千帆,写作投稿是一种诱因。开始时,他学做新诗。一个月下来,能拿到六元钱的稿费,差不多能解决一个月的饭钱。后来写各式各样的文章,只要报刊需要就写,每月竟能得稿费十多元,实现了“一菜一汤还带点点肉”的伙食标准。再后来写小说,他坚持着写,直写到经常有小说在《东方杂志》上发表。程千帆在金陵大学名气渐渐地大起来了,活动的范围也不断地扩大。他和好友孙望等人自费创办了《诗帆》月刊,还把在《诗帆》上发表的文章和诗的油印本,寄给当时的日本大学者、汉学教授铃木虎雄,得到了铃木教授的回信和肯定。

  程千帆在自己的学科领域里也同样地笔耕不止。他那时对目录学、校勘学就很感兴趣,于是在刘国钧先生指导下,写出了两篇学术论文。一篇题为《〈汉志·诗赋略〉首三种分类遗意说》,另一篇题为《〈别录〉、〈七略〉、〈汉志〉源流异同考》。这两篇论文受到刘先生的赞赏,均收入他后来传世的《闲堂文薮》文集中。此后从大学四年级开始,按照前两篇论文的轨范,陆陆续续写了多篇文章。1936春天,程千帆写出第一篇文学论文,题为《少陵先生文心论》。这既是他的毕业论文,也是他奠定文史学家地位的开篇之作。

  程千帆名列前矛的成绩,锦上添花的文章,加深了在金陵大学国学研究班的女学生沈祖芬*的注意。沈祖芬写有很多小说和诗文,是个作家。共同的爱好使这他们结成了夫妻。

  救亡图存的声势在金陵大学日渐高涨,程康先生家的经济危机也日渐加深。就是在这样的严峻形势下,程千帆以优异的成绩从金陵大学毕业了。

  抗战开始了,程千帆经人推荐,当上了四川省重庆西康建设厅的一个科员,其具体工作也就是给厅长私人写信。厅长是陈立夫的同学,名叫叶秀峰。由于陈立夫与四川的刘文辉发生了矛盾,叶秀峰只当了一年多的厅长就垮台了,厅长以下的人也跟着没事做了。这段时间里,程千帆为巩固自己的学习,连续写了《杂家名实辨证》、《杜诗伪书考》等论文,并辑为《目录学丛考》,于1939年由中华书局出版。面对自己的第一本论文集,程千帆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一气呵成写了一首五言诗:

  恒情恶贫贱,得饱更求余。

  吾亦常贫苦,而不乐簪裾。

  撑肠借旧业,发箧著我书。

  注杜称千家,幽闭*烦爬梳。

  孳孳事目录,顼顼及虫鱼。

  埋梦盈荒斋,聊可鬼载车。

  虚窗对平野,此意同春锄。

  1940年2月,程千帆到乐山中央技艺专科学校教语文。五个班的语文一个人教,也实在是够忙的了。当时武汉大学也搬到了乐山。武汉大学的刘永济先生是程颂万先生至交,也深知程千帆的学识。恰好武大正是要人之时,在刘先生极力推荐下,程千帆便在1941年8月进入了武汉大学,教授三个大一班和一个特别班的国文课。其授课内容就是程千帆自己一边教一边编的《文学发凡》,分上中下三篇,上篇是总论,中篇是骈文,下篇是散文。后来,程千帆进行补充修改,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书名为《文论十笺》。这本书一直作大学教材,连日本奈良女子大学的横山教授都千方百计来中国找,说这本书太好了。在教学之余,程千帆潜心研究目录学和《文史通义》,还写出了很有分量的学术论文《言公通义》,在武汉大学当时的学报《文哲季刊》上发表。

  1942年8月,已经都是副教授职称的程千帆、沈祖芬夫妇,一起到成都的金陵大学任教。此后还兼职在四川大学任教一年时间。1945年抗战胜利,武汉大学迁回武昌,程千帆应刘永济先生之邀,仍回武汉大学工作,于1947年升为正教授,1948年出任武汉大学中文系主任。

  1949年全国解放后,程千帆教授仍在武汉大学任中文系主任。1953年程千帆教授参加慰问团赴朝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在炮火中,他写了很多诗歌和文章,为鼓舞志愿军战士的士气起了很好的作用。当时朝鲜的古版书多,又很便宜。但程千帆教授遵守纪律,只跟一些朝鲜老先生笔谈一阵便离开了。从朝鲜回来后,程千帆教授深感国家必须图强,也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因此更加日以继夜地工作和写作。这年年底,他的《文学批评的任务》一书由中南人民文艺出版社出版。以后,他个人或与人合作,每年都有著作问世。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