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创作谈 -> 内容阅读

如实道来

http://www.frguo.com/ 2015-02-12 彭见明

  我十五岁的时候,农民的门头都要用石灰粉刷成白色,请人用墨汁画上木刻效果的毛主席相,我那时能够不打草稿一笔成相,到处请我去画。两年后凭这点本事被县剧团录用,做过近十年美工。我干艺术纯属野学,无知者无畏,不知深浅的好处是胆子大、没包袱。

  在干了四十多年艺术后,才觉得艺术这行,说高深是无比的高深,说简单也十分的简单。简单到只剩下两点:依自己的性情理解,按自己的语气说话。只要你时刻没有忘记自己,才有望干出与人家不同的东西来。读画比读书快,读过一个画家几幅画,就基本读懂了一个画家,加上互联网和博物馆提供的便利,能让我请教众多古今中外书画名家。在眼花缭乱纷繁灿烂的精神财富面前,我提醒自己记住:无论人家怎么辉煌,也不能忽略自己的存在,有句古话真好:天生我材必有用。大狗叫,小狗也能叫。但有一件事不能做:他人辛苦得来的技法,不能移为己有,最好是做到人家怎么画,我就不这么画。这样警惕自己的好处:一是避了抄袭仿制之嫌。二是有可能画出人家也有不及我的地方。这样坚持,或许有可能慢慢成全自家面目。

  我有幸降生于一个山青水秀的南方山地,溪水穿山越岩流进我儿时的梦中,这是予我最久、最近、最甜、最深的记忆。世间最柔媚的与最坚实的东西相存相守相依亿万年不变,能说透许多人性的、伦理的、哲学的、自然的道理来。我出山时先选择画这个,方便,是试图在画一个自我。

  按照《文艺报》这个版子的要求,要请一个美术评论家给写一篇文章,我师出无门,不知去请谁。要请个文友写不难,但大凡朋友来写,一般都会将三分好写成七分佳,这种奉承,明眼人都看得清楚,不如就请诸君直接看画好。不好意思,破了报社的规矩。不过,艺术不是流水线上的产品,是不能有规矩束缚的,也就释然。

  (2014年11月19日《文艺报》作家水墨专栏)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