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创作谈 -> 内容阅读

不敢奢谈

http://www.frguo.com/ 2015-02-12 彭见明

 

  1 没有一个艺术家是先解决了理论问题然后才开始创作的。俗话说:铁匠没样,边打边像。一个艺术家的理论,都是出自于“边打边像”的过程中,而且最终的效果,还只能是指导自己。好的艺术不是流水线生产,因而无法指导。所以我在这里谈画,仅仅是个人的事情。但既然出一本画册,不讲几句话,似乎不合常规阅读中的诸公口味,姑且来一段。

  2 在写了三十年文章后,觉得写不出多少新鲜名堂来了,就有些坐不住了,就想玩点新的名堂。玩什么呢?有道是:外行莫钻,内行莫丢。别的玩不了,还是玩本行,惟一能上手快点的是画画。在写文章之前,我的职业是县剧团里的美工,虽说是野学,乱涂,但画什么还能像什么。弄文字时忍着没画,是我记住了一句古训:一心不能二用。凡做一件事,专心致志方能有望把这件事情做好。多年没画不等于不牵挂,几十年来,凡有好画必读,国内外的画册没少买,还是了解画里乾坤的,所以往这个方向走顺路。

  3 我没有上过大学,小说是乱写成的。花甲之年重拿画笔,不可能端着老脸去找个名家工作室当徒弟了,又只能是乱画。好在我平生很喜欢这个“乱”字。 我不喜欢逛公园,因为公园不乱,公园是按照设计师的个人意志来裁剪草木花卉的,看着那些植物的野性被驯服,觉得它们好可怜。我喜好静观任何一处野地,那些草木花卉一顿乱活,乱得野性十足,以最适合自己也最适合天意的方式自由自在地生长着,韵味无穷,妙趣天成。无拘无束的画,至少是生机勃勃的。

  4 纵观画界,无非是三个层级。一是学画。苦临各路诸侯,这个方法好,大树底下好乘凉,一出手就有大家风范,但怕就怕进得去出不来,永远只有人家,没有自己。二是做画。不满足学的,便想办法做,当下种种做功已至登峰造极,把一片树叶的肌理、一个人的毛孔,画得比真的还像,让照相机都汗颜。但把绘画做成了手艺,不可取,抢了手艺人的饭碗。三是画画。“画”是什么?是无形,无累,无忌。是随性,随意,随缘。好画由不同的基因、不同的血型、不同的性情、不同的学养构成。我很想进入第三个层级。

  5 看画看什么?是欣赏一个画家的智慧、才华、气韵、风度,只有这个才能区分艺术的高下,而其他指标如流派啊,题材啊,师承啊,风格啊都不重要。个人灵性、知识积累、审美格局才重要。能够信手拈来、随性而发还能意趣高远,不同凡俗,一定就是大师了。

  6 前人说文无定法,艺无定论。这话说得好。艺术只有好,没有最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什么是好的艺术?在我的阅读经验中,我常常发出这样的感慨:“啊,小说还可以这么写。”于是我会一辈子记住这篇小说。“啊,画还可以这么画。”于是这个图像一辈子会留在脑海中,时常取来享用。我想这就是我对于好的艺术的评价标准。“还可以这么画”,就是给予了观者的新鲜感,而不是似曾相识的面孔。这其实是一个很高的艺术门槛,我可要提醒自己,不要还没有开始走,就绊倒在这个门槛下。

  7 画画与写文章不同的困惑,是贴近了不行,跑远了也不行。近,是不能太贴近古今中外已有的绘画成果,也叫传统吧,太近了有抄袭挪用甚至剽窃他人成果和心血之嫌,有失艺术道德。远,是意气风发,天马行空,超越大众审美,这么干的结果,要么干成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业绩,要么是一塌糊涂,烂泥不如。我是在这样的困惑中,勉强拿出这本绘画的处女作的。我想我是一时无法摆脱这种困惑的,也就硬着头皮,先亮个相再说。我不知道下一步该画什么。

  (2014年湖南美术出版社《意想天开》画集)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