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天下文讯 -> 内容阅读

《鲁拜集》:随着泰坦尼克号沉没

http://www.frguo.com/ 2015-01-07 光明日报  俞晓群

  1912年4月,泰坦尼克号巨轮在北大西洋沉没。英国《帕尔摩报》对这起沉船悲剧加以连篇累牍的报道,其中一篇题为《丢失的艺术珍品》的文 章谈到,有一本号称当时世界上最昂贵的书《鲁拜集》,不幸随船沉入海底。书上镶嵌着1050颗宝石,是“史无前例的装帧艺术典范”。

  这是一本什么书呢?《鲁拜集》是12世纪波斯诗人奥玛·海亚姆的一本诗集,Ruba's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四”,这里指两行一组的诗 体。1859年英国人爱华德·菲兹杰拉德将其译成英文,并于此后不断添修,使之名声大噪,各种版本纷纷出笼。泰坦尼克号上那本《鲁拜集》,其底本是 1884年美国波士顿霍顿·米福林公司出版的,对开本,伊莱休·维德绘画,只印100部。当时伦敦萨瑟伦书店进了几本销售,被书籍装帧家弗朗西斯·桑格斯 基见到,他决心以此为底本,装帧出一部世界上最豪华最富丽的书。在萨瑟伦书店高级职员约翰·斯特恩豪斯的支持下,桑格斯基用两年时间完成了此事,分别在封 面、封底、封二、封三和前后环衬上,实现了他超凡出尘的装帧设计:烫金用去了2500个小时,拼接嵌入4967块各种颜色的羊皮,烫有100平方英尺的金 叶脉络,镶嵌1050颗各种宝石。此书首次展出时,标价1000英镑,立即引起轰动。

  那么,这本《鲁拜集》怎么会跑到泰坦尼克号上去呢?话说回来,正是那次展览之后,一位叫魏斯的美国商人看中了此书,他愿意出800英镑买下 来,但萨瑟伦书店只肯降到900英镑,结果生意未成交。后来萨瑟伦书店认为美国人有钱,还将此书运往美国展览,却因为征税等原因未能入关,又返回英国。无 奈之下,英国佬又找到魏斯,同意以750英镑将此书卖给他。魏斯得寸进尺,将价格压到650英镑,结果还是不欢而散。没有办法,1912年3月29日,萨 瑟伦书店拍卖此书,却赶上工人罢工,经济萧条,魏斯再次乘虚而入,最终以405英镑竞拍得此书。原定4月6日将《鲁拜集》运往美国,因为罢工轮船停运,几 经周折,4月10日这本书登上泰坦尼克号。直到此时,英国还有人抗议,认为应该将这部独一无二的艺术品留在英国,但这都无法阻止厄运的降临。4天后轮船撞 上冰山沉没,那本装在橡木盒子中的《鲁拜集》也随之落入海底。《书籍装帧期刊》写道:“当代最豪华的书,与最豪华的邮轮一同沉没于汪洋之中,这也许是它最 好的归宿。”

  泰坦尼克号遇难10天后,《每日电讯》刊登了设计师桑格斯基所在公司的声明,希望得到委托,“再造一本这样的书”。但是7月1日,更大的不 幸发生了,年仅37岁的桑格斯基为救一位落水妇女溺水身亡。从此这件事情偃旗息鼓。直到1924年,桑格斯基当初的合作者萨克利夫,其侄子斯坦利·布雷进 入公司学徒。他发现桑格斯基的设计图和烫金版,决心再做一部《鲁拜集》。于是,他独自用7年时间,完成此书。时逢二战爆发,布雷将它放入金属箱子里,藏于 地下室中。没想到1941年德军空袭炸毁此屋,地面上的大火使地下室产生高温,箱子完好无损,书却化为灰烬,只有宝石还在灰烬中。此后,布雷用这些灰烬中 的宝石,又做了一部《鲁拜集》,现存大英博物馆中。

  我久已听说过这个故事,但真正引起我的关注,还是在三四年前。那时我与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合作,做一些模仿西方装帧的书。从此,我对西方书 装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恰逢此时,我又遇到台湾出版家吴兴文先生,他送给我一本台湾版的《鲁拜集》,黄克孙译,算是在我心中留下一点记忆。

  2014年10月,出版社安排吴光前、杨小洲去欧洲,重点考察莎士比亚著作的装帧,为即将出版的许渊冲新译《莎士比亚全集》做准备。临行 前,我嘱咐小洲顺便研究一下《鲁拜集》的情况,尤其是泰坦尼克号沉船中那本书的情况。结果他们在伦敦萨瑟伦书店中,发现一张沉船中《鲁拜集》的封面挂在墙 上,是彩色复制品,精美至极。(强调一下,他们去的这家萨瑟伦书店,正是当年出资制作那本《鲁拜集》的老店。)当即,吴杨二位要买下那张封面。书店老板 说,此图不卖,但是如果买一本书LOST ON THE TITANIC(《随泰坦尼克沉没的书之瑰宝》),就可以随书送这张封面画。于是他们买下那本 书,也得到了那张《鲁拜集》封面。从此书中可以知道,在桑格斯基遗留的文件中,这幅封面是一张黑白照片,摄于近100年前,后来电脑设计师花费几周时间, 才根据当时的设计资料和描述,将其色彩恢复出来。

  伴随着对这本《鲁拜集》一步步深入了解,我的内心中孕育出一个疯狂的想法:我们是否可以将这部奇书复制出来呢?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那就是通过上面的资料,我们虽然基本弄清了装帧的一些事情,但内文是什么样子呢?恰逢此时,杨小洲还要去伦敦,行前我再三叮嘱,顺路留心看能否找到那个对 开本《鲁拜集》的踪迹。奇迹出现了,当他再次来到萨瑟伦书店谈论莎翁著作之余,想起我的嘱托,顺便问道:“那本随着泰坦尼克号沉入海底的《鲁拜集》,其用 做底本的那个复本是否还存在?”书店老板几经踌躇,最终从秘不示人的书柜中,表情凝重地捧出一本对开本《鲁拜集》。他说:“就是这本。”当年该店买进几 本,现在仅剩下这一本,已经在店里安睡100多年了。

  就这样,我们基本上弄全了资料,现在正在做几件事情:一是翻译出版那本《随泰坦尼克沉没的书之瑰宝》,请原书作者来中国演讲,同时向他进一 步了解《鲁拜集》的情况;二是将这本1884年出版的对开本《鲁拜集》翻印出来,配上郭沫若的译文;三是出版杨小洲撰写的《伦敦的书店》,感受他这一番寻 书之旅的奇幻经历。

  那进一步呢?问题集中在这本豪华之书是否要制作出来。对此,我周围的朋友争议很大,他们大多反对再现此书,主旨是谈我国没有这样的文化传 统。不过,更大的心理障碍,还是这部书的传奇故事。当时支持做此书的约翰·斯特恩豪斯就断言:“厄运追随着这本书。”上面的故事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种种原因使我们至今举棋不定:是再现这本神奇的书,还是到此为止呢?

  (作者系海豚出版社社长)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