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文史钩沉 -> 内容阅读

笔底雄风托丹心——记当代著名女书法家、教育家周昭怡

http://www.frguo.com/ 2014-12-10 

  周昭怡(1912—1989) 女,湖南长沙人。著名书法家。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有数百件作品在省以上展览中展出或获奖。

  笔底雄风托丹心

  ——记当代著名女书法家、

  教育家周昭怡

  长沙市南门燕子岭正街,是条不算繁华的小巷,而92号宅前却人客不断,因那里居住着一位受人敬重的白发如银的老人。她,就是曾任周南女中校长、长沙市十四中校长、省政协常委、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协湖南分会主席周昭怡先生。

  周昭怡经历了漫长的人生道路。作为一个独身自立的女性,她把自己宝贵的青春和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祖国的书法艺术和教育事业,赢得了众多学生的爱戴和书法同行的尊敬。她的书法作品曾参加过全国第一、二、三届书法篆刻展览,并出版了《周昭怡楷书帖》、《岳麓书院记》及行书帖《石钟山记》等书艺作品集。有的作品还选入了《中国现代书法选》、《中日妇女书法集》、《国际书法展览作品精选》等书,为省内外纪念馆、堂和名胜古迹题字刻石的更不胜枚举。1986年9月,老人曾应日本国书道联盟邀请,随中国书法家代表团到日本访问。她是我国各省书法家协会中唯一的女主席。将军、作家、书法家魏巍曾题赠条幅赞誉:“格超梅以上,品在竹之间”。而她则在进入古稀之年,回首平生,咏七律诗一首抒发胸臆:

  岁月峥嵘七十春,耕耘笔砚鬓如银。

  自惭冰玉才情淡,喜树芝兰品清纯。

  教育英才图济世,书研颜法欲传人。

  中华正是腾飞日,报国长怀赤子心。

  她经常静坐书斋,凝望着父亲的遗像和手笔,细细回味着父亲对自己的谆谆教诲:“人生有一艺之传,便不虚生,不宜妄自菲薄。”

  1912年,周昭怡出生在长沙市一个书香世家。母亲吴淑端贤惠开明。父亲周介淘是近代书法名家之一,曾在湖南第一师范当过经济学和书法课教员。省、市博物馆现在还收藏有他的手书。当年他曾积极参加辛亥革命和北伐战争,一度步入仕途。抗日战争期间,他在甘肃省政府任秘书长,有幸和当时驻兰州八路军办事处的中共代表谢觉哉交往甚密,晨昏倾谈,受其教益。他看透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后,毅然弃官归里,鬻字维生。以后官方又多次请他出来任职,他都坚辞不就。父亲精湛的书艺和洁身自好的刚强品格,对周昭怡一生有着极其深刻的影响。

  她从7岁起,便在父亲的严格要求和悉心指导下临帖习字。最初习的就是颜真卿楷书帖《麻姑坛记》。每天放学回家搁下书包就打水磨墨,工工整整写完十六个大楷字,才去做饭或做其他事,天天如此,从不间断。两三年后,她就写得一手字迹端正,行款整齐的楷书。十岁那年,她写了张漂亮的条幅送给级任老师周竹安,老师、同学们见了无不惊喜赞赏。她父亲收藏了许多古代名碑法帖和当代名家墨宝,为了防潮湿霉变虫蛀,每年夏季都要晾晒通风,这事也总是让她来做,使她有机会饱览熟读名家碑帖,择其所爱从容揣摩。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每个寒暑假,她更专心致志,认真聆听父亲当面批改自己的书法作业,讲解书艺之精髓,观摩父亲写字用笔之妙处。她在学颜楷的基础上,又临写了钱南园的一些楷书帖,后来又学隶书《张迁碑》、《礼器碑》、《石门颂》和清代隶书大家何绍基的法帖,还习苏轼、黄庭坚、米芾的行草字帖等等。她将正草篆隶熔于一炉,以篆隶笔法写行楷,下笔是颜而非颜,形成了自己的书风。横平竖正,笔笔中锋,笔力雄健而又有秀逸的韵致,气势开阔,蔚然大家风范。老人直至年逾古稀,仍能运笔自如,写出力扫千军如桌面的擘窠大字,足见其功底深厚。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启功先生题词评价她的书艺:“书源鲁公体端庄,篆隶精能草不狂,女史掾毫今迈古,吴兴拱手让三湘。”

  “是母校在我的心田里播下了立志做个新女性,

  献身教育事业的种子”

  周昭怡入学前,5岁启蒙学《三字经》。满了7岁她就随同已上学两年的姐姐周昭懿,到周南女中附属小学去报名。教务处老师要她写自己的名字,本来父亲为她取名“周昭仪”,那时繁体字的“仪”有十五划,颇不容易写好,她便自作主张改写成“周昭怡”。因为她曾问过父亲,书柜上刻“怡斋”二字是什么意思,父亲告诉她:“怡是兄弟怡怡,互相友爱之意,也可作怡然自得之说。”从这件小事上也可以看出,周昭怡小小年纪便是个处处留心好学,聪颖而有主见的女孩。从她写下周昭怡这个名字开始,她便从小学到中学,在这所先进的周南女中,度过了她朝气蓬勃的美好青少年时代。

  1936年,她从湖南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因品学皆优,一度被学校推荐到湖南省政府秘书处工作。不久,她就离开省府而终身从教。先后在省立长沙女中、省高级农校、省立工业专科学校、省立第七职业学校等处任教。而她最难以忘怀的是回到母校周南女中担任校长。

  1947年冬,解放战争节节胜利,革命形势发展很快。进步校友们倡议“校友治校,整顿周南”,一致推举她回母校当校长。当时她年仅35岁,要领导好这所久负盛名有千多学生的学校很不容易。社会上的阻力也不小,当权人士中就有人冷眼奚落:“周昭怡这条船,不知划得到岸不?”但是,她勇敢地挑起了这副重担,并暗暗立下誓愿:“一定要在母校光荣的史册上谱写出新的篇章。”她一片赤诚,团结依靠全体师生员工,大刀阔斧地实行了一系列整顿措施。首先安定教师,全部员工加聘留用,并登门拜访老教师,共商良策,改进教学。其次,整顿总务,改善学生生活,改进伙食,消灭臭虫,建设淋浴室。第三,兴建“剑凡堂”纪念老校长、周南女中创始人、革命教育家——朱剑凡,以鼓舞师生们的革新进取精神,并修缮校门,整饰校容。在短短时间内,便使学校的面貌为之一新。

  1949年春,长沙临近解放,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指引下,周南女中师生参加革命活动十分活跃。周老不仅热情支持而且积极参加。校长室外面辟有“民主走廊”,贴满了学生社团的墙报。校内的新民主主义学习小组如雨后春笋,周校长将卧室让给学习小组开会。暑假中周南学生举行舞蹈会公演募捐集资,作学生守护学校的费用。对此反动势力十分仇视,下令禁演。周老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一心系念在学生安危上,到明德中学联系毗邻互助,加强护校力量,积极为迎接解放而奔忙。8月4日,程潜、陈明仁领衔发出起义通电,唐生智等发起响应和平解放湖南的签名时,她立即毅然签上自己的名字。她还参加了长沙市“迎解联”的工作,发挥她书法的特点,书写宣传标语和广告。全市人民赠献给程潜“功书竹帛”的锦旗就是她的手笔。当年在周南女中工作的中共地下党的同志在回忆这段历史时写道:“当时周南女中的校长是周昭怡,她事业心强……在护校、迎解的斗争中,起了较好的作用。”(见1986年第l期《长沙党史通讯》16页)

  解放后,周老继续留在教育战线,先后在周南女中、艺芳女中(即第14中学)担任领导工作,为培养一代代青年呕尽心血。这样好的园丁,在“文革”中却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遭到围攻、批斗、剃阴阳头、抄家、软禁等种种打击迫害。最使她痛心疾首的是父亲赠她的书艺珍品,被一张张撕得粉碎。如今幸存的只有父亲写给她姐姐的几幅字。现在,她虽已退休离校,但党和政府奖励她对教育事业的贡献,给予她以崇高的荣誉,作为一名永不退休的教育工作者,享受在职人员一切应有的待遇。

  “周昭怡的字刚强挺拔,她的人品性格和她的字一样”

  周昭怡从小就极其欣赏崇拜颜真卿的字大气磅礴,如怒目金刚。她更敬佩这位唐代名臣、抗安史之乱的十七郡盟主的品格学问。叛贼李希烈要活埋他、烧死他,他正气凛然,临危不惧,最后被李贼缢死。后人称颂颜“精忠贯日月,书法冠群贤”。周昭怡从习字始,随着日将月就一笔一划的临池揣摩,也将这高洁刚强的品格精神,潜移默化铸入心灵,加之父亲的教诲,母校的培养,形成了她刚直不阿的倔强性格,对邪恶势力傲然不屈,对轻诺寡信者不屑与交,于国于民有益之事,她一旦允诺承担便义无反顾。

  1939年冬,她在一度停薪留职任教之后,又去省政府复职,恰遇省府主席薛岳借口个别女职员的作风问题,密令各厅、处将女职员一律“调训”,永不录用,致使60多名女职员行将失业。她们万分愤慨,集会请周昭怡写文申诉。她不畏强暴,挺身而出,写了一份历数薛岳十条罪状的控诉书,揭露他压迫妇女,实行军阀统治,践踏女子就业权利,歧视妇女等等。薛岳看了恼羞成怒,下令将她也“调训”。她不甘示弱,抗拒调令,愤然负笈回家,于是省政府将她撤职除名。通过这次斗争,她进一步认识了旧政权的腐败、顽固、专横,从此与官场彻底决裂而终身从教。

  在解放前夕的白色恐怖下,长沙《国民日报》刊载了一个“反共委员会”名单,平白无端地也写上了她的名字。她十分气愤,立即登报声明否认。此事引起当局不满,对她采取恐怖手段,派来三名带枪军警,气势汹汹地把她带到警备区司令部,政工处吴某威胁她说: “白(崇禧)长官非常震怒,说你们不反共,那就到武汉去吧,那里是解放区嘛!”她明知这是说的反话,很有可能要加害于她,但她临危不惧,回答说:“我就是不参加反共委员会,你们要送牢里就送吧。”后来,还是程潜主席出面发话,“她既不同意,就不要强加于人。”这才放她回校。

  书艺精湛、德高望重的周昭怡,在1984年中国书协湖南分会成立时,代表们一致推选她担任主席。她虽年高却不挂虚名,实实在在躬亲其事。1985年,以她挂帅,组织举办了空前盛大的“湖湘书法大赛”。她亲自负责和参加筹措经费,制定比赛规则等工作。这次大赛规模空前,全省有5000多人报名,4000多人参赛,评选出400多幅作品到长沙来复赛,从中涌现出了不少书艺人才。1986年,长江流域十省联合举办的“长江颂”书法大展,她强调要求在这次大展中,能反映出湖南的真面貌,她和书协其他负责同志一起,积极组织作品的征集评选。最后选送出20件参展作品,无论是内容和书写艺术都具有较高的质量,在这次大展中,我省名列第二,受到兄弟省书法家们的好评。1987年,在她的倡议和省教委的支持下,举办了全省“在校学生书法展览”,这在全国还是首创,受到各界人士的欢迎和好评。这期间,她身体不适,仍然抱病主持评选工作。从征集到的经过筛选的600多件作品中,评选出150幅作品展出。这次活动大大提高了学生们习字的热情和积极性,并荟萃到了一些书艺佳品。在1988年春季颁奖的“中日青少年书法竞赛”中,中国方面60件获奖的书法作品,其中湖南就有11件,唯一获日本内阁总理大臣最高奖的也是湖南的作品。她还主持召开了有老书法家、老考古学家、老理论家参加的座谈会,为中宣部编写的《当代中国》一书,提供了有关湖南书法方面的历史资料。这一工作做得深入扎实,受到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表扬。

  今年9月教师节,“周昭怡书法展览”将由中国书协湖南分会举办,展出她的书法作品140余件,包括正草篆隶各种书体,尤以颜楷为精,十分丰富多彩,充分展现出她独具一格的书艺风貌。

  周昭怡,和她同时代的许多有抱负的新女性一样,“五四”运动以后,为了争取妇女的解放和地位,为在事业上有所建树,矢志摆脱一切家庭羁绊而独身未婚。像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大学女校长、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名的第一位女学者吴贻芳,像饮誉国内外的著名妇产科医生林巧稚。她们不因缺少个人生活的欢乐而遗憾,却为自己能使更多的人欢乐而感到幸福。她们以其事业上的卓越成就和贡献成为中国当代杰出的女性载入史册。周昭怡作为她们行列中一位姊妹,也是当之无愧的。

  (原载《周昭怡同志纪念册》湘长文准字<1992>第299号)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