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作家访谈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访谈
余艳:让历史的力量照进现实《守望初心》是作家余艳耗时三年,走遍张家界,采访近百个红军、红嫂和其后代,而创作的用鲜活人物塑造的故事。余艳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讲述了创作的不易,希望通过寻找革命的原动力让历史的力量照进现实。...[详细]
  • 郑敏:中国文学太像一座庙郑敏,1920年出生,福建闽侯人。1939年考入西南联大外文系,后又转入哲学系。1948年赴美留学,先后在布朗大学和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学习。1956年回国,到文学研究所外国文学部,从事英国文学研究工作。1960年调入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其创作始于1942年,代表作有《金黄的稻束》等。1980年,与王辛笛、曹辛之、唐祈、唐湜、陈敬容、杜运燮、袁可嘉、穆旦等人合出诗集《九叶集》。曾翻译《美国当代诗选》等...[详细]
  • 阿来:我不是写历史,我就是写现实今天在我们国家,不管政府也好,学界也好,都有一个风气,就是我们说的问题都特别大,都是宏大学识。这种宏大学识可能会讲出一个大家很难质疑的道理,但这种道理在历史进程、实际生活中的呈现,并不像说的那么简单,它的形成过程势必要有很多曲折,这时候就需要提供一种微观的方式,从一个小的地方进入,就像中国那句话“窥一斑而知全豹”。...[详细]
  • 严歌苓:越做编剧我越觉得自己应该做文学她形容自己忙得“像个推土机”,她获奖无数的小说《陆犯焉识》将由张艺谋搬上大银幕,新的长篇《老师好美》也将交由路金波付梓。她的先生在另一座城市上班,她要在家带孩子,陪女儿上芭蕾课,但这个“翻手为繁华,覆手为苍凉”的奇女子,却不断地有好作品推出,似乎岁月沉淀在她身上的只有优雅的容颜和美好的文字。...[详细]
  • 王跃文:“相比清官意识,制度建设更重要”我曾这么概括陈廷敬的形象:清官多酷,陈廷敬是清官,却宅心仁厚;好官多庸,陈廷敬是好官,却精明强干;能官多专,陈廷敬是能官,却从善如流;德官多懦,陈廷敬是德官,却不乏铁腕。我认为,这些对当下官员仍有借鉴意义。...[详细]
  • 屠岸:用诗歌纯化民族的灵魂屠岸,著名诗人、翻译家、文艺评论家、编辑出版家。1923年11月22日生,江苏省常州市人。早年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194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开始写作并翻译外国诗歌。曾任华东《戏曲报》编辑、《戏剧报》常务编委兼编辑部主任、中国剧协研究室副主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现代文学编辑室主任、总编辑。著有《萱荫阁诗抄》、《屠岸十四行诗》、《哑歌人的自白》、《深秋有如初春》、《诗论·文论·剧论》、《霜降...[详细]
  • 乔叶:我们的许多问题都有源可寻近期,河南女作家乔叶推出了她的长篇小说新作《认罪书》,作品从女主人公“金金”的叙述展开,由“现有之罪”回溯“原初之罪”,以交叉叙事结构展开,在现实与记忆的交错中探讨特殊历史时期中社会畸变对于人性隐秘而漫长的侵蚀。...[详细]
  • 王蒙:永远不忘那个最初的年代《青春万岁》是王蒙19岁时创作的长篇小说,也是其进入文坛的处女作。这部小说集理想主义、英雄主义、浪漫主义于一身,描写了20世纪50年代的北京中学生生活,生动地展现了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学生们如诗似歌的青春岁月,具有浓郁的青春气息和时代烙印。王蒙在写作《青春万岁》时,是北京市东城区一名年轻的共青团干部,这部小说的写作素材、写作背景也与他的工作对象、生活经历密切相关,小说中的“北京市第二女子中学”正是如今...[详细]
  • 熊育群:谁控制了我们的生活?全球化背景下,地域性、民族性的文化正经历生死存亡的考验,如果哪一天我们丧失了文化艺术的多样性、丰富性,价值观、世界观都被同化,这个世界将失去参照与对比,失去选择与修正的可能,这对人类而言是危险的。方言是地域生活的积淀,是地域文化符码,是文明差异化重要的载体。我庆幸故乡的语言还没有从我身上消失。我从它身上发现了远比标准语言更丰富、更具历史意味和人文含量的表达方式,它的艺术性、精妙处常常让我惊喜。生活...[详细]
  • 西川:我的诗歌越来越直截了当在当今这样的环境里,你需要有巨大的能力去发现并非传统意义的诗意,发现同时伴随着强大的发明。这需要强有力的诗人。我的身体不再生长,但是我的灵魂依然在长个儿,每一次有所发现,都给我带来很大的乐趣,感觉依然在生长,依然在往前走。我不知道背后是什么东西在推着我走,也许就是创造力。——西川...[详细]
  • 刘心武:世道人心是不能量化的不谈文学,不论红学,这一次著名作家刘心武与记者深入对话的是时下颇为时髦的大数据时代的量化思维。在认同数据量化带给人们便利的同时,刘心武也表达了自己隐隐的不安和深深的疑惑,“不是什么都能量化的”,“良心多少钱一两?道德多少钱一斤?这些能称重定价吗?”...[详细]
  • 蒋子龙:我从不推卸对现实的责任蒋子龙是80年代改革开放的时代标签。1979年,《乔厂长上任记》首开“改革文学”先河,被公认为新时期中国文学的里程碑。人说性格决定命运,对蒋子龙来说应该换成“性格决定文学风格”——他直率的性格直接造就了笔锋的犀利。80年代,社会敏感,生活激荡,思想活跃,蒋子龙小说中的主人公都属于风口浪尖上的弄潮儿,自然也容易引发争议。1980年的《开拓者》、1984年的《燕赵悲歌》、1986年的《收审记》都曾在一...[详细]
  • 苏童:我不在先锋的江湖上苏童,中国当代文学先锋作家代表之一。本名童忠贵,1963年生于苏州。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著有中短篇小说《园艺》《红粉》《离婚指南》等,长篇小说《米》《我的帝王生涯》《城北地带》《河岸》等。今年8月1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黄雀记》延续了苏童惯常的小人物、小地方的叙事风格和节奏。故事并不复杂,就是一桩上世纪80年代发生的青少年刑事案。...[详细]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