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作家访谈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访谈
知名文化人畅谈他们眼中的“中国年”春节,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是中华民族极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更是渗入华夏儿女血脉的文化基因。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春节都是一年中特别重要的日子和情感时刻。...[详细]
  • 王彬:好散文是穿透生活的光“三峡书简”这篇散文是我写给妻子的几封长信,在这里作为这本散文集的题目,我还是有偏爱的。当然,不可能原文发表,有些部分已经删掉了,留下的是我对三峡的一些观察,还有我对三峡、对家人的情感,以曲折委婉的方式表现出来。...[详细]
  • 熊召政:从张居正到大金王朝在《张居正》获得成功之后,熊召政又利用十二年,创作了一部《大金王朝》。熊召政说,他长期喜欢写诗,又喜欢阅读历史,把历史和诗结合起来就是史诗,“我愿意选取中华民族历史上那些推动过历史前进的人物,作为我写作和讴歌的对象,过去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详细]
  • 莫言:真正的作家,一定来自现实生活上周末,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5年之后,作家莫言首度在上海公开露面。在思南读书会现场,莫言与复旦大学陈思和教授、浙江文艺出版社常务副社长曹元勇,围绕“中国文学传统的当代继承与转化”这一话题,展开了精彩对谈。...[详细]
  • 周大新:英雄主义是民族精神的筋骨无论是被改编成电影的《香魂女》,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的《湖光山色》,还是献给早逝儿子的《安魂》,军旅作家周大新的作品中,都充满悲情和暖意,让人沉重又使人解脱。与以往着重描写普通人的命运不同,近期推出德文版的“反腐小说”《曲终人在》聚焦的是一名高官。...[详细]
  • 易中天:阅读经典是最好的智力游戏12月初,记者在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与国内研学教育专业机构世纪明德举办的全国基础教育学习论坛上,就阅读中华经典、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问题,专访出席论坛的著名学者易中天。...[详细]
  • 刘海栖:把对读者负责作为惟一标准我是1976年到出版社工作的,直到2009年奉调去山东省作协,在出版社工作了33年。我进出版社时,就开始做童书,那时叫人民出版社文艺编辑室少儿组,我就在那里编少儿刊物。从此就没有离开过童书出版的岗位。1984年,明天出版社成立,我在这一年担任了总编辑,1998年又担任社长。...[详细]
  • 陶纯:我只能利用手中这支笔回报国家军旅作家陶纯终于放下了影视剧,重新干起了作家的老本行,经过十多年的积累和沉淀,加上讲故事的能力大大提高,三年来连续推出的《一座营盘》和《浪漫沧桑》两部长篇,立即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有评论家甚至十分肯定地说“是要进入军事文学史的”。...[详细]
  • 何平:诚实地做一个文学现场的漫游者和观看者何平认为,每一种文学发布行为、媒介和途径都类似一种“策展”。他尽量避免将自己的观感和见解施加到别人身上,只是诚实地做一个文学现场的漫游者和观看者,一个“报信人”。...[详细]
  • 高兴:世界上不存在完美无缺的译作高兴最著名的头衔,是《世界文学》杂志的主编。对于国内的文学爱好者来说,《世界文学》绝对是一本具有特殊意义的杂志,它曾经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正如高兴所说,如果北岛、多多这些诗人没有从《世界文学》上读到波德莱尔的诗,如果莫言没有读到威廉·福克纳和加西亚·马尔克斯,阎连科没有读到卡夫卡,他们的写作可能完全会是另外一番样子。...[详细]
  • 马识途:我有的是终身遗憾马识途,原名马千木,重庆忠县人;革命家,文学家;1959  年,在《四川文艺》发表短篇小说《老三姐》,此后陆续在《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等发表短篇小说;著有长篇小说《清江壮歌》《夜谭十记》《巴蜀女杰》《京华夜谭》《雷神传奇》等,...[详细]
  • 阿乙:作者需要在适当时机拂袖而去小说家阿乙的第一份工作,是警察,然而朋友却说他有一种“亡命”气质。这种气质用在小说上,就是孤注一掷闷头写。阿乙是紧张型人格,因为焦虑而写作,因为写作而焦虑。...[详细]
  • 红柯:我要在古老的皮影后边注入太阳的力量沈阳师范大学教授、评论家贺绍俊认为,在红柯的小说中一般会有两个地域的对话,“这使得红柯的不少小说具有复调的性质。红柯的这一特点在他的新作《太阳深处的火焰》得到了一次集大成式的展现,新疆与陕西不仅在亲密地对话,而且进入到热恋阶段,红柯的思想智慧也在这种热恋的状态中迸发出火花。”...[详细]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